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八百八十三章、赤火蒙天宗
    “什么?”

    银鹤婆婆鸠玄霜的话,不止让大量青帝司中低级成员全部大哗,一个个人心惶惶,就连另外一位护法,赤火护法蒙姓老者,也不由面色大变,虽然因为蒙著面看不清具体表情,不过从他身上一瞬间显露出的恐怖气势,就知道他此刻有多么愤怒。

    “该死,司主他怎么敢?明明大占上风的局面,为何要突然放弃?”

    他想不明白。

    而雷霆崖上,不止是他,所有青帝司成员也想不明白。

    诚然厉寒,衣胜雪连灭极恶邪教,血堡,阎罗山庄,赤刀门,甚至连联手的白羽圣踪和燃烧蔷薇也挡不住他们,但那只能说,对方实力太弱。

    灭极恶邪教,血堡,阎罗山庄等,对方最多都只有一位高阶半步法丹,这样的战力,面对两名本届青年传奇之一,失败也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

    唯一让两人真正声威大震,甚至名动天下的,则是两人联手诛灭整个白羽圣踪和燃烧蔷薇的那一战,面对两大高阶半步法丹,以及还有蔷薇十八骑比拟的一位高阶半步法丹和其他人能比拟的一位高阶半步法丹,等于一战灭四大高手,这才是真正奠定两人实力的战役。

    但那一战,真实情况事后流出,也让众人明白,不过是因为白羽圣踪和燃烧蔷薇的宗主,做出了错误的选择。

    他们低估了厉寒与衣胜雪的实力,虽然知道他们不可小觑,但还是把他们当成了一般拥青年高手,而派遣手下进行围杀,准备消耗他们一两成战力再出战,以保安全。

    太过小心翼翼,没有一上场就全力以赴,让厉寒,衣胜雪先解决了他们的中下层高手,蔷薇十八骑还没有挥作用,阵势就被打散,最终,两人真正面对的,也就只有两位高阶半步法丹,一人对一位。

    这一战虽然胜了,但也只能表明,两人差不多有胜过普通高阶半步法丹的战力,却不能说他们真的是无敌的存在,凭青帝司的实力,一位顶阶,两位高阶,还有四位中阶,十二位初阶……

    如斯恐怖的阵容,只要一位高阶拖住一人,另外所有人全部围攻一人,白衣二人组再强,肯定也要瞬间陨命,而再围攻另一人,青帝司战胜的几率可想而知。

    但现在,堂堂青帝司最强战力,甚至凭一已之力,未必就不能与厉寒,衣胜雪一战,甚至战而胜之,将他们击杀的青帝司司主,堂堂顶阶半步法丹的存在,竟然不战而逃,而且还毁了好不容易建立的五龙金殿,将大好基业拱手葬送,这实在不是一位人君枭雄应该干的事情。

    怎么看,这中间都藏著无尽的诡异。

    不过,不管他们心中怎么想,毫无疑问,因为青帝司司主的突然举动,整个雷霆崖上方,原本大占上风的青帝司成员,一下子陷入了极其危险的境地。

    现在,场面上的战力,只剩下两大高阶半步法丹,四位中阶,十二位初阶,虽然依旧不弱,但是,厉寒,衣胜雪能诛灭联手的白羽圣踪,燃烧蔷薇,未必就不能将他们也一并诛灭。

    最重要的是,即使胜了,肯定也是惨胜,他们之中,能活下来一小半,甚至哪怕五分之一,十分之一,都算不错了。

    如果一旦真的爆大战,在场中人,也就两大护法,四大金刚有机会活下来,就是十二位实力达到初阶半步法丹的执刀使,都极有可能一上来就要陨命。

    这自然让在场中人不由人心大哗,脸上更是露出了畏怯之色。

    不过,退路已毁,唯一下山的道路又被厉寒,衣胜雪这白衣二人组占据,他们想要逃下山也没有机会,因此,场中声势,一时急转直下,气氛萎靡到了极点。

    看到这一幕,听到众人口中所言的大概,厉寒,衣胜雪也明白,那位青帝司司主竟然不战而逃了。

    虽然完全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原本以为的一场惨烈之战,竟然一下子简单了不止一倍,但是,既然青帝司司主逃了,如此机会,他们更不会放过。

    “杀!”

    当即,两人对视一眼,同时攻上,衣胜雪攻左,厉寒攻右。

    衣胜雪面对赤衣蒙面人,也就是青帝司两大高阶护法之一,赤火护法蒙姓老者;而厉寒,则对上了一身水蓝色长袍,鹤面银拐的另一大护法,银鹤护法银鹤婆婆鸠玄霜。

    玄冰剑气!

    衣胜雪一出手,就是玄冰剑胎,淡蓝色的玄冰剑胎之上,顿时冒出无穷无尽的冰蓝剑气,如同冻雨射落,一下子就笼罩了赤火护法以及身后的数百名青帝司成员。

    而厉寒也不敢怠慢,出手就是破气青芒剑,身形影动,化玄六剑最后一式,移影换剑已经被他挥到淋漓尽致之地。

    一时间,满场都是厉寒的身形,剑光,一道道厉寒的身形,剑光,先是包裹向他最大的对手,高阶半步法丹中期巅峰的银鹤婆婆鸠玄霜,其后又洒向其身后的两大金刚,六大执刀使,和大量青帝司普通人员。

    之所以如此强势,全因厉寒知道,这一战即使对方实力最高的青帝司司主不在,让他们两人的压力一下大降,但是,这一战,仍不容易。

    目前两人要面对的,还有两名高阶半步法丹,四名中阶,十二名初阶,也是一股不小的战力。

    十八名半步法丹,这战力,比起当初对上白羽圣踪,燃烧蔷薇的联军,仍要强上不少。

    毕竟仅只两大护法,就比当初面对的整个白羽圣踪和燃烧蔷薇战力强。

    赤火护法蒙姓老者可是高阶半步法丹后期,而银鹤护法银鹤婆婆鸠玄霜也是高阶半步法丹中期巅峰,两人的战力,都远不是当初的白羽圣踪宗主施白羽和燃烧蔷薇宗主符欢欢可比。

    白羽圣踪宗主白羽居士施白羽,不过高阶半步法丹中期,已经是白羽圣踪与燃烧蔷薇联军之中的最强高手,但即使是他,实力比之青帝司两大护法之中排名第二的银鹤婆婆鸠玄霜,都要弱上一大截。

    而燃烧蔷薇之主赤色蔷薇符欢欢,更不过才高阶半步法丹初期。

    两人中的任何一人,都不可能是鸠玄霜的对手,更不要说,实力高达高阶半步法丹后期的赤火护法了。

    再加上四大金刚,十二位执刀使,其中四大金刚中,有两人已经接近高阶半步法丹,达到中阶半步法丹巅峰。

    这十六人一旦联手,战力也绝对逼近两位高阶半步法丹,若再加上青帝司其他高手,而且又不会给厉寒,衣胜雪像对付白羽圣踪,燃烧蔷薇一样,先把他们的中坚战力击溃的机会。

    两人这一战,仍旧危险万分。

    如此凌厉的攻击,瞬间惊醒了呆中的众人,他们这时才意识到,前进无门,后退无路,战斗,是他们唯一的选择。

    生,或死,就在这一战的结果之中。

    “该死,给我杀!”

    见状,赤火护法蒙姓老者,气得面色通红,如果不是蒙面看不出来,只怕已经当场爆走。

    青帝司司主无故退走,已经让他心头怒火升腾,现在两名年轻小辈,居然不把他们看在眼里,悍然抢先动攻击,真当他们是泥捏的不成。

    “哼!”

    他心中冷笑,向银鹤婆婆开口道:“银鹤,你我联手,加上四大金刚,十二位执刀使,即使司主不在,我们也足以将他们这两个无知小辈击杀在此,何必要顾忌司主的离去!”

    “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不出手,就只有死,我可不愿成为别人砧板上的鱼肉,我要出大招了,你呢?”

    闻言,银鹤婆婆鸠玄霜脸色一阵变化,随即也点头道:“也对,即使司主不在,我们也不是这两位无知小辈可辱,出手吧,让我看看,你赤火蒙天宗,这十数年来,又有什么惊人能为?”

    “哈哈,不会让你失望的。”

    见状,赤火护法蒙天宗忍不住哈哈大笑,直接一把掀下了自己的蒙面巾,露出一张坑坑洼洼,满是伤痕的脸。

    而最恐怖的是,在其额头,竟然被刻了一个死字,隐隐散著淡金之色,这是真龙皇朝皇牢之中,被判定了死刑罪犯的特殊标志。

    皇牢死囚?

    谁也没有想到,堂堂青帝司两大护法之,赤火护法蒙面老者,赫然竟是真龙皇朝的皇牢死囚之一。

    而赤火蒙天宗的名字,落入那些普通青帝司弟子眼中,先是一怔,面露惊恐之色,随即又不由大喜,眼睛中重新绽放生存的希望。

    对于世人来说,赤火蒙天宗这个名字,象征著如山的血染,恐怖的灭亡;但对于处于绝境中的他们来说,有这样的一位大高手,再加上银鹤婆婆鸠玄霜在,即使厉寒,衣胜雪实力再高,又岂能拿他们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