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八百八十二章、异举
    不过,不管知不知道,他们最终都是会上山。

    因为早在他们上山之前,其实就早已预料过最差的结局,无论雷霆崖上,是高手如云,还是机关密布,都阻挡不了他们降魔卫道之心。

    而随著时间的逝去,五龙金殿之上,众人对于厉寒,衣胜雪的来犯,也做出了应对的措施。

    赤金龙椅之上,铁面人青帝司司主目光如水,抬头朝著下方的众人望了一眼,最后下达命令:“令,赤火护法,银鹤护法,各领两大金刚,六大执刀使,分击白衣双侠二人。务必全歼来敌,勿使逃脱。对方战力惊人,不可小觑,必全力以赴,不负本座之望。”

    “是。”

    “就交给属下去办吧!”

    闻言,‘银鹤婆婆’只是淡淡答应一声,但那名赤火护法,却极是兴奋,大声接下命令,随即一挥手,率先招呼他左侧的八人离去,显然是迫不及待,就欲与厉寒,衣胜雪一战了。

    “无智之辈。”

    见状,一身水蓝色道袍的‘银鹤婆婆’鸠玄霜,却并未急著招呼手下人一起出去,反而冷笑望著赤红长袍的蒙面老者出去,轻笑一声:“厉寒,衣胜雪作为本届九大传奇之二,岂是等闲。虽是后辈,但死在他们手下的高阶半步法丹,可已经不下六七位。

    以为他们年轻,就可随意虐杀,你也太小看这大陆真正的顶级天才了。也好,就让你先去打前阵,老婆子捡个现成,相信,有你的拦阻,即使那两人有些本事,也该用得七七八八,到老身这,就简单了。”

    这样说著,她竟在原地等了有六七分钟,直到估计赤袍蒙面人已经遇上了厉寒,衣胜雪两人,甚至战在了一起,这才不紧不慢,一挥手,带领剩下的八人,跟了出去。

    见状,坐在五龙金殿最上首的那位铁面人目光望著走出的那两批人影,眼神深处,却闪过一丝极其复杂的表情。

    “辛苦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才打下如此局面,本该趁机发展壮大,甚至成为助本王夺位的绝佳帮手,但大魔主的命令既下,也由不得我不从了,可惜了如此大好的局面!”

    “不过!”

    说到此,他却是一声冷笑,淡淡道:“虽然可惜,但能用区区十八位半步法丹,就获得解封魔祖的机会。这份代价,倒也不重。”

    说到这里,身为整个雷霆崖上,青帝司中,最强的战力,也是整个青帝司中,唯一有可能正面与厉寒,衣胜雪对抗的顶级高手。

    他竟然不但没有紧随而去观战,反而猛然一拍龙椅扶手,瞬间,面前的金殿石砖之下,竟然露出一个黑黝黝的洞口。

    站起身,最后留恋地望了这五龙金殿中的场景一眼,随即,他眼神中掠过一丝毅然,身形一动,竟然直接投入那黑黝洞口中,消失不见。

    在他离开之后,没多久,整座五龙金殿,竟然开始隆隆震动起来,随即,慢慢沉入地底,竟是整个开始崩毁了。

    “这……”

    ……

    另一方,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甚至不少保命手段,才勉强抵御掉那些轰掣惊雷,爬上雷霆崖顶。

    不过,刚爬上此崖,厉寒,衣胜雪便立感不对,果然,正对面,一共九位半步法丹级强者,将他们包围在一起,为首者,正是带领手下八大半步法丹级战力,遵青帝司司主之命,前来围剿厉寒,衣胜雪这两大青年强者的赤火护法,赤袍蒙面人。

    而在后方,身穿水蓝色长袍的另外一大高阶半步法丹级护法,‘银鹤婆婆’鸠玄霜,也随之走出,带领另外八名半步法丹级强者,不疾不徐地赶来。

    眼见一场惊世大战就要爆发,谁也没有想到,就要银鹤婆婆鸠玄霜等人也走出五龙金殿之时,没过多久,整座五龙金殿,竟然随著一场隆隆震动声,缓缓沉入地底。

    这一幕,不止是雷霆广场上,众多列队而来的青帝司弟子们惊呆了,就连刚刚走出五龙金殿,服从青帝司司主命令来剿灭厉寒,衣胜雪的赤火护法,银鹤护法等十八人,也都惊呆了。

    “这是?”

    “怎么回事,五龙金殿为何会突然沉没,司主大人呢,他不是还在里面么,怎么可能容许五龙金殿随意沉没?”

    “不对!”

    就在所有人面色大变,再也顾不得厉寒,衣胜雪,全部朝后跑去,查看五龙金殿沉毁的原因时,众人为首的两大护法,赤火护法赤袍蒙面人,银鹤护法‘银鹤婆婆’鸠玄霜,也不由面色猛然一变。

    “不对!”

    赤火护法还只是惊讶,为何五龙金殿会突然沉没,但思绪出众的‘银鹤婆婆’鸠玄霜,却不由面色陡然一沉,想到了什么,一个急掠,整个身形化为一道青蓝之光,只是一闪,就到了沉没的五龙金殿上空。

    “司主!”

    果然,随著她猛然一挥手,一道沛然无匹的掌劲,仿佛决提的河水,漫过崩毁的五龙金殿上空,可惜里面没有任何反应。

    就算五龙金殿是意外崩毁沉没,但他们的司主可是顶阶半步法丹境界的绝世高手,这样的存在,怎么可能预先感知不到危险,反而邀请他们全部在五龙金殿中议事?

    甚至就算议事完后,五龙金殿崩毁,凭他顶阶半步法丹的战力,也绝对不可能随大殿沉没,而是能瞬间冲出崩毁的范围,保住性命,甚至这大殿崩毁,根本伤不到其一丝一毫。

    可是现在,不但五龙金殿被毁,而且他也不曾出现,银鹤婆婆的掌劲更是半点作用未起,五龙金殿废墟中半点动静也无,这怎么可能是一位顶阶半步法丹的能耐?

    难道他真的就那么不济,直接随整座大殿,沉没下万丈深崖了吗,这怎么可能?

    没有人相信。

    再联想到之前,议事完后,身为青帝司司主,一宗主心骨,派发任务时,他居然不曾算上自己,只是让两大护法带领手下人却围攻厉寒,衣胜雪。

    若是说本来有八成把握,击杀厉寒,衣胜雪,保住青帝司基业。

    但只派两大护法,这份把握,可能性就不到五成,甚至四成,极有可能被两人各个击破,青帝司偌大基业,就此毁于一旦。

    可是身为青帝司司主,他不可能想不到这点,却偏偏这样做了。

    或许之前,众人想到可能他是想暗中掠阵,用两大护法来围困厉寒,衣胜雪两人,等到两人现出破绽,再一击致命,所以倒也没有过多怀疑。

    但现在,五龙金殿却突然崩毁,而他们的司主却也消失不见,如果说这不是一场阴谋,谁能相信?

    “我们被算计了,司主根本不是让我们围攻厉寒,衣胜雪,而是想让我们拖住他的脚步,他给他预留逃走的时间。”

    “五龙金殿被毁,不过是其遁走的一个方式而已。若不然,我们就能顺著其离开的通道追去,根本不会留在崖上死拼,到了这时,你还想维护他,看不清局势吗?”

    “也就是说到底,我们都不过是弃子,而这位司主,已经不顾我们,弃宗而逃了!”

    银鹤婆婆冷面看向依旧茫然无措,不知所对的那位赤火护法,冷笑一声说道。

    而他的话,却不啻于一道惊雷,让整个雷霆崖上,所有留下来的青帝司弟子,一阵大哗。

    身为宗主,堂堂顶阶半步法丹之一,面对不过两位初阶半步法丹,却不战而退,弃宗而逃,这岂是一位铁血宗主应该有的行为?

    可是事实俱在,而他们,俱都不过是对方拿来围困厉寒,衣胜雪,延缓他们追击脚步之一的棋子而已。

    这个发现,令在场所有人,瞬间心寒,本来高涨的士气,一时暴跌,陷入萎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