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八百八十章、龙潜十式
    甚至整个孤绝天界是存是灭,是生是死,都尽在这一战的结果之中。

    蓝袍老者绝玄老人,皱眉望著对面的暗金面具男子,淡淡开口说道:“衣道友真的打算不惜一切代价,非与我们孤绝天界为敌吗?纵使能胜,只怕也未必能讨得了什么好?”

    “啰嗦什么。”

    一身暗金衣袍,头戴面具,尊贵若天神一般的烈日侯衣南裘,足踏虚空,望著对面的法丹境绝玄老人,一挥衣袖,不屑一顾地道:“给你们两个选择,第一选择,臣伏我神魔国度,第二选择,死!”

    他的声音没有什么表情,但任谁都听得出他话语中的冷酷和无情,这一下,作为久居上位,孤绝天界四大宗主,一个个心中瞬间就被怒火烧透。

    他们在孤绝天界生存多年,一向是所有人的中心,何时承受过别人如此屈辱的话语。

    绝玄老人冷哼一声,淡淡道:“衣道友看来是吃定我孤绝天界了,既如此,绝玄也不吝啬与衣道友一战,看看真龙大6上的顶尖高手之一,到底有如何能为?”

    “那就来吧!”

    衣南裘手一伸,一股庞大的气势,瞬间自他的身上诞生,笼罩向对面的四大高手,即使如和他同在法丹境界的绝玄老人,都不由感到呼息一窒。

    “这!”

    知道遇上了从所未有真正的高手,绝玄老人也不由神色肃然了起来,他望了一眼衣南裘身边娇艳如花的七灵蛇女风嫣柔,暗中向站在身旁的另外三大宗主传音:

    “本宗先拖住这位衣南裘一会,你们三人尽快解决那名高阶半步法丹,然后与我一起围攻对方,如此,我们才有三分胜机。”

    “好。”

    听出他话语中的郑重,另外三大宗主,绝刀宗主刀王玄绝刀,绝真南宗宗主南尊百里坚壁,绝真北宗宗主北尊阎正奇,同时不由神色一凛,都知道哪怕是绝玄老人,都对这一战没有太多把握。

    而偏偏,决定今日孤绝天界命运的,却恰恰是他们那一战。

    所幸,两人都是法丹境界,虽然烈日侯衣南裘达到了法丹中期,而绝玄老人不过法丹初期巅峰,但境界相距并不大。

    只要他能略微拖延衣南裘一段时间,凭三人的实力,俱是顶阶半步法丹境界,联手对付一位不过高阶半步法丹的七灵蛇女风嫣柔,自然是手到擒来。

    到时候,解决了风嫣柔,三人再组合成阵势,联手围攻烈日侯衣南裘一人,一位法丹初期巅峰,三位顶阶半步法丹,联手之下,未必没有与法丹中期的衣南裘一战之力。

    “出手!”

    对视一眼,终于,绝刀宗主刀王玄绝刀,绝真南宗宗主南尊百里坚壁,绝真北宗宗主北尊阎正奇抢先出手,一把抽出一口通体赤红如火的长刀,猛然一劈,就是一招孤绝刀诀攻了过去。

    次极品名器,赤日落霞刀,以及地品刀诀,孤绝刀法第一式,千江劈!

    如同一道虹霞闪烁在人间,美伦美奂,又似一轮落日,照亮幽谷,点亮长空。

    然而,极致的美丽之后,却是绝对的危险。

    而见到这一幕,绝真南宗宗主南尊百里坚壁,绝真北宗宗主北尊阎正奇也不甘落后。

    绝真南宗宗主百里坚壁手一挥,背后一柄蔚蓝色长剑顿时出鞘,陡然飞起在上空,在他头顶盘旋了一阵之后,竟然一分为七,随后七化为十四,十四化二十八!

    只短短片刻间,在他头顶上空,竟然赫然密密麻麻,排列著整整一百多柄蓝色利剑,剑尖所指,赫然都是对面的七灵蛇女风嫣柔。

    绝真南宗秘传,地品中阶剑法,孤绝天剑。

    而他所使的那柄剑,也十分不凡,名为千水寒心剑,同样是一柄次极品名器。

    而绝真北宗宗主阎正奇的剑法,则更为奇特。

    他所使的,不似普通剑法,反而不断划圈,一圈又一圈,大圈套小圈,就像是在推衍什么天地玄奥一般,不是剑法,却是剑阵。

    绝真北宗镇宗功法,九孤剑阵,虽然因为不到法丹境界,他并不能真正使出九孤剑阵的精髓,但饶是如此,九柄一模一样的长剑,还是围绕在他周围,不断盘旋,划出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圆圈,如同一个个精妙到极点的陷阶。

    顶级剑阵九孤剑阵,论威力,一点不在玄绝刀的孤绝刀诀,百里坚壁的孤绝天剑之下,甚至在某些方面来讲,犹有过之。

    三大顶级高手,同时出手,联手围攻一人,即便七灵蛇女风嫣柔伤势全复,修为大涨,一时也不由捉襟见肘,落于下风。

    而另一边,却又是另一番模样。

    孤绝天界最强之人,唯一的法丹境强者,法丹境初期巅峰,绝玄宗主绝玄老人葛不平,运使孤绝玄功,浑身如同一个皮球不断鼓起,身上的威压越来越盛。

    他不用兵器,仅凭一双肉掌,一掌一掌,打得虚空都为之塌陷,可想而知,这些掌力,在加持了孤绝玄功的道劲之后,有多可怕。

    可惜,面对法丹境中期的烈日侯衣南裘,他却是完全落于下风,甚至几乎是被碾压著打。

    烈日侯衣南裘浑身,如散出万千金光,他一伸手,整个手臂就从指尖往后不断延伸,仿佛被一层金水包裹,最后整条手臂,都变成了淡金之色。

    “大日神天指!”

    一指点出,就仿佛一轮小小的太阳,在他的指间绽放,燃起刺目的金光,一点,绝玄宗主葛不平的所有掌法,便全部被破,明明相差不过一个小境界,以为能拖住衣南裘一段时间,没想到,两者根本不是一个级别。

    衣南裘修炼的功法,明显还在他的孤绝玄功之上,是另一门十分神奇奥妙的奇功,可以让全身都化为金属颜色,刀枪不入,水火难伤,甚至浑身上下每一处,都能变成武器。

    这种功法,玄之又玄,明显从来没有出现在真龙大6过,可是在衣南裘手上,挥出了可怕的威力。

    绝玄宗主葛不平所修的孤绝玄功,可是上古强者玄孤绝遗留下来的地品功法,可是居然不敌衣南裘的这门奇异玄功,显而易见,衣南裘此时所展露出来的这门金属玄功,论品阶,只怕尚在绝玄宗主葛不平所修的孤绝玄功之上。

    而这,自然是骇然听闻的,真龙大6上,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样一门玄功,甚至八大宗门所有的地品功法,世人早已熟识,其中没有一门,与这门功法有半点关系,也没有一点相似之处?

    那么,烈日侯衣南裘的这门金属玄功,是从何而来?他又是何时学会,竟能挥出这样恐怖的威力。

    如果再加上龙潜十式中的招式,堂堂法丹境初期巅峰的顶尖强者,绝玄宗主葛不平,竟然完全不是他的对手,被他压著打。

    短短片刻,葛不平就完全处于下风,眼看就要落败。

    他神色焦急,再也忍不住,大吼道:“你们还没有解决掉对手吗?”

    另一边,见到情况危险,但七灵蛇女风嫣柔虽然处于下风,却滑不溜手,硬是生生拖住了他们三人,最终绝刀宗主玄绝刀按捺不住,大急道:“我拖住她,你们去帮助葛老。”

    “好。”

    “玄宗主小心。”

    南宗宗主百里坚壁,北宗宗主阎正奇,也看出了战况的危急,再顾不得什么,直接脱离战圈,联手向烈日侯衣南裘攻去,欲要救援绝玄宗主。

    然而,结果却是让两人心惊。

    即使加入两个顶阶半步法丹的战力,这一边的战场,居然依旧没有多大变化,烈日侯衣南裘只是淡淡不屑一笑,手掌成金色,一圈一挥,一股沛然巨劲,就将两人格开,凭两人的实力,竟然如柔弱无力的婴儿,根本不能抵抗半分。

    “不好!”

    三人看出危险,但却没有好的办法,有心想退,但衣南裘,却根本不给他们这个机会。

    再战数招,终于,一个不慎,绝真南宗宗主,南尊百里坚壁,被衣南裘抓住机会,化为金属的手掌,如同一柄天刀,陡然朝下一劈。

    “唰!”

    金光绽放,陡然,百里坚壁的身形就定住了,额头从上往下,出现一道细细的血痕。

    随即,血痕破裂,“啪”的一声,百里坚壁整个身躯,一分两半,鲜血溅满一地,气息全无。

    一招,孤绝天界四大高手之一,绝真南宗宗主,身陨。

    “啊!”

    看到这惨烈一幕,绝真北宗宗主阎正奇,脸色大变,竟然吓破了胆,变得畏畏缩缩,再不敢全力出手,只敢在身边数十丈内游走,偶尔击出一招。

    如此一来,绝玄宗主葛不平,本来就是压力最大的一个,此时又要孤身一人面对烈日侯衣南裘,更见支绌。

    他大怒转头望向阎正奇,就要呵斥,但衣南裘立即现这个机会,嘿嘿一声冷笑,左掌一圈一推,龙潜十式第二式,赫然击出。

    “啪!”

    绝玄宗主一个不慎,直接被击飞落地,一口鲜血吐出,脸色彻底苍白。

    “你的死期到了。”

    他还来不及反应,陡然一道金光一闪即逝,再一刻他望向胸口,一把金色利剑,从他的胸口贯穿,又从另一边穿出,鲜血从其中,潺潺涌出。

    “呃!”

    他望了望胸口的剑,又望向佇立在另一边的暗金面具面子,眼神复杂,终于,眼睛一闭,彻底死去。

    一代法丹境强者,竟然如此轻易陨落,彻底震惊呆了现场仅存的另外两大孤绝天界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