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八百七十八章、绝刀之危
    怀著这样的想法,楚朝阳脚步逐渐加快,转眼已至绝真后院,正欲回转自己木屋。

    忽然,他神色一动,扭头看到另一旁,一间木屋还亮著灯,从敞开的窗户间,隐隐约约看到一个葛衣蓝青年,正在收拾行装,擦拭长剑。

    此人面相粗犷,自有一股不同于别人的豪侠气质,不是别人,正是楚朝阳的师弟之一,狄飞惊。

    敲了敲门,楚朝阳走了进去,看了一眼正在收拾行装的狄飞惊,奇怪地道:“飞惊师弟,你这是要出远门么?”

    “是你啊,师兄。”

    葛衣蓝青年抬起头,看到墨衣青年楚朝阳,不由一笑,放下了手中正在擦拭的长剑,将包裹往一旁挪了挪,示意楚朝阳落座。

    见楚朝阳在一旁坐下,他这才微微一笑,开口说道:“是啊,宗门的天鸽堂于数日前接到一个惊人的消息,七日之前,天界南部群山之中,有奇异气流冲天而起,天鸽堂怀疑是我们孤绝天界与外面的真龙大陆之间空间通道再次打开,甚至隐隐约约,看到两个神秘人从其中走出。”

    “经鉴定,这两人著装奇特,修为强大,根本不是我们孤绝天界之人,极有可能是外界之人从空间气流混入,所以宗主派我前去调查一下。若情况为真,立即飞鸽回报,早做对策;若是虚惊一场,便当下山游历一场。”

    “嗯?”

    听到此消息,即便是墨衣弟子楚朝阳一向心性坚定,也不由眉头微皱,喃喃道:“空间通道又一次打开了么?千余年来,我孤绝天界隐僻世外,不问尘事,但是即便玄祖法力通天,设下的孤绝天界,经历千年时光,也越来越不稳定了,空间通道出现的次数越来越频繁,现在居然有外客进入。看来,两界对接,孤绝天界崩毁,我们回到真龙大陆的那一天,是迟早的事了。”

    “是啊。”

    九耳灵猫狄飞惊虽然为人木讷,性格多趋向于沉默寡言,修为也远不如楚朝阳,但却自有其独特本事,是整个绝真北宗山门中,最为善长收集情报,探险历奇的一人。

    所以他年纪虽轻,却已渐渐掌握实权,成为了绝真北宗四堂之一天鸽堂的副堂主。

    这次孤绝天界南部群山隐现异相,疑有外客进入,绝真北宗宗主北尊阎正奇思考再三,还是派他前往调查,自然是对他极为倚重,对于他探查情报的能力也极为放心。

    因此,他才落了个九耳灵猫的美名,世人皆说猫有九命,但到了他这里,却是九耳,一字之差,意义截然不同。

    不过此时,他听到师兄楚朝阳的话后,也不由叹息一声,接道:“两界对接,原本是好事,若是千年之前,我孤绝宗未分裂,高手如云,一旦重回真龙大陆,自然立即崛起。无所隐忧,但现在……”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顿,才道:“天界分裂,先是一分为三,随后我们绝真一宗又一分为二,总共竟有四宗之多,而且后人青黄不接,目前竟然只有绝玄一派,有一位法丹强者,一旦彻底回归真龙大陆,一旦真龙大陆局势动荡,我们牵涉入其中,可是后果不妙,未必有自保之力,因此自然需要早做探查,早做准备。”

    “原来如此。”

    楚朝阳听完之后,也知道此为当前要事,不可阻拦,毕竟牵涉到孤绝天界未来的命运,涉及宗门安危。

    毕竟玄祖已逝世一千余年,孤绝天界也渐渐不稳,如果空间通道频频出现,就不得不早思退路,自然是第一要事。

    因此他也无心调笑,站起身拍了拍蓝衣蓝青年的肩膀道:“那好,狄师弟早去早回,一路小心,注意安全。若有消息,随时回报,师兄等你回来喝酒!”

    “嗯,师兄放心。”

    狄飞惊收起长剑,抓起背囊,转身朝屋外走去。

    经过楚朝阳身旁,楚朝阳愕然道:“师弟这就准备好了,不去跟大家告辞一下?毕竟此事重要,甚至可能有极大危险,不同于寻常,师弟还是要准备万全才是。”

    狄飞惊闻言,脚步一顿,回过头望了楚朝阳一眼,摆摆手笑道:“师弟办事,师兄还不放心?能做的准备师弟也都准备好了。事情紧急,反正我东西也收拾好了,就不多耽误这一会,不去跟大家辞别了,师兄替我跟大伙支唔一声即可。”

    说到这里,再次笑了笑,他又扬了扬手上的一个紫色酒壶,仰天大笑道:“何况,师弟酒瘾犯了,宗门虽然不禁酒,但是规矩也实在太多,而且产的那些酒都清淡如水,和果子汁差不多。”

    “我爱喝烈酒,宗门里的这些酒早就腻了,难得有机会下山,岂不是海阔凭鱼跃,天高凭鸟飞,自然是早走一步!”

    楚朝阳闻言,虽然早就知道他不仅搜集情报的能力十分强大,最重要的特性却是嗜酒如命,不由一阵无语:“……”

    狄飞惊看著楚朝阳的表情,忍不住再次哈哈一笑:“逗你的,师弟自然知道,此事紧要,下山之后自然还是任务为重,我狄飞惊又岂是为了喝一顿酒而误事的人吗,师兄尽管放心。”

    “走了,回来再找你讨教!”

    说完,狄飞惊身形一纵,化为一漆黑弹丸,直接朝著绝真北峰,飞驰而下,转眼不见了踪影。

    看著其离去的背影,楚朝阳不由摇了摇头,对这个师弟实在没有什么办法,不过对其办事的能力的确十分放心。

    当即收起心思,回头继续朝自己的木屋走去,一夜无话。

    ……

    在狄飞惊走后,绝真南北宗弟子,依旧维持著表面的平静,不知孤绝天界隐忧将现。

    明地里,楚朝阳作为绝真北宗之中,声望极高的存在,依旧常去天海云坪修武习剑,更时常有绝真北宗弟子缠着他讲解剑术阵法。

    他来者不拒,声望日隆,即使是在绝真南宗之中,声势也是一时无俩。

    而元怀柔亦未曾落后,每每与楚朝阳在天海云坪之上比武练剑,修为增涨极快,两人难分难解,俱为一时之翘楚,越得到大家的尊敬。

    两人虽宗分南北,他们之间的关系却亲如兄弟。

    不过有了阎正奇的提醒,楚朝阳再没有与元怀柔在明面上冲击天人合一之境界,怕引起阎正奇的不快。

    只是暗中,两人却常常私会,于夜半时分,大多数宗门弟子都下山修炼之后,再回到天海云坪,继续练剑,感悟天人合一之奥义,进境增涨飞快,一日千里。

    不过即便如此,天人合一之奥义毕竟没有那么容易掌握,两人虽然初入此门,但毕竟仍有不足,所以依旧只是暗中修行,从不曾将其露面于人前。

    所以绝真南北宗弟子,谁也不知道自那一日之后,两人依旧在冲击天人合一之奥义,还小有所成,以为他们早已放弃了而已。

    若是这些弟子知道,必定惊讶不已,两人在绝真南北宗之内声名必将更盛。

    不过楚朝阳与元怀柔都不是喜欢揽名之人,所以还是决定等到奥义真正掌握的那一日,再行公布,尤其是,距离阎正奇给楚朝阳定下的一月之期,已经只有七八天时间了。

    所以两人还是决定等一等。

    光阴如梭,时光飞逝,转眼,距离北宗弟子九耳灵猫狄飞惊离宗探寻南山消息,已过接近一月,距离楚朝阳参加绝真剑考的时间也越来越近。

    这一日。

    绝真北宗主殿之内,数名北宗青年弟子,拉著楚朝阳,围在一起,请求他讲解剑境之妙,忽然,门外响起一阵喧哗声。

    随后,一只赤眼青鸽,从门外窜入,落于殿梁之上,轻轻一啄腿部,一道红绳顿时解开。

    一个竹制圆筒忽然落下,掉在大殿中间,落于正在讲解剑境的楚朝阳面前。

    他伸手接过,将其打开,里面只有一张小小的纸条,楚朝阳看了几眼,忽然双目一睁,猛地站起身来。

    “天界破裂,法丹进入,绝刀将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