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八百七十六章、北宗剑考
    连对别人尚且如此,不过举手之劳,对于同交好友,元怀柔又怎么可能拒绝得了眼前这个跟他相识了六年之久的北宗师兄呢?

    所以当即,两人并肩而起,再次来到天海云坪中心,面对面而立,举剑肃然,准备重演一下方才的那奇妙感觉,看能否重现天地异相,再次出现天人交感之境界……

    ……

    另一方,天海云坪之北,有一株接天高松,足有三千年之岭,其松冠如盖,浓荫重绿,洒下片片清凉。

    古松之下,两名道者相并而立,一者头戴高冠,须发皆白,仙风道骨,正是绝真南宗之首——‘南尊’百里坚壁。

    另一边,一者粗布道袍,简约普通,一片长髯,洒落胸前,看起来如寻常老农。

    然而他站在崖边,却似渊停岳峙,气度从容,竟有不逊于旁边绝尊百里坚壁的气势,正是绝真北宗之首——‘北尊’阎正奇。

    两者站立一侧,观看众多南北弟子舞剑,口中偶尔发出一两声点评,俱是切中要害,扭转战局之能。

    可惜众多弟子远离两人,却俱都不从听见。

    忽然,两人的目光落到正中央再次练剑的墨银两名俊秀青年身上,左首老者,绝真南宗之首南尊百里坚壁,眼中不由掠过一丝赞赏。

    他目不斜视,口中却身旁另一人道:“阎道兄,贵宗弟子楚朝阳,果然乃不世奇才,看其年纪轻轻,便已达到剑道极境,看这速度,或许用不了几年,便可练习成贵宗无上极阵,九孤剑阵,成为一代剑宗了。”

    “呵呵……”

    另一旁,那名布衣老者,绝真北宗之首‘北尊’阎正奇,闻言却不由双目微眯,狭长的眼眸注视著太极八卦图上的两人,眼中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不快与阴沉。

    “九孤剑阵,为我绝真北宗最高剑阵,一旦练成,必成为我绝真第一人,连本宗都无法修习成功,楚朝阳何德何能,有此能耐?

    他虽然剑道天赋惊人,但毕竟年纪尚轻,修为不足,一旦强练此霸道强悍的剑阵,轻则经脉尽断,成为废人,重则万剑穿体,走火入魔而亡。

    故我看,还是不要轻易冒险,等其通过了本宗剑考再说吧!”

    “北宗剑考?”

    听闻此言,左首老者,南宗之首‘南尊’百里坚壁,微微沉吟,随即神色也不由沉静下来:“北宗剑考身为我孤绝天界三大考验之首,历来成功者寥寥。但一旦成功,也就说明楚朝阳已悟剑道至境,具备了突破法丹的资格。到时候北宗至宝,那千余年下来,仅存的一粒天人造化丹,也就只有交给他来服用了,阎道兄真的舍得将其给他吗?”

    “哈哈……呵……”

    绝真北宗之首阎正奇闻言,眼皮不易察觉地一跳,随即,表面上却露出一脸微笑地说道:“天人造化丹,是先祖留下镇宗之宝,一向只有通过了剑考的弟子才有资格服用。阎某虽然身为北宗之首,但也不可能将此丹私占。一旦楚朝阳真的有那样的能耐,成功通过本宗剑考,阎某自然会遵守祖宗遗训,将其交给楚朝阳,由其突破法丹,带领我北宗更加繁荣壮大。”

    闻言,另一旁的‘南尊’百里坚壁,神情微怔,略带一丝意外地看了一眼‘北尊’阎正奇,最终点头道:“阎道兄胸襟开阔,吾辈不及。既如此,我也当开放南宗传承了。我看怀柔这孩子就不错,心地善良,道心天成。若他有缘,我也必将此本宗至高功法,孤绝天剑倾囊相授,一旦他有机会突破法丹,南宗之主也不是不可以易人而主!”

    “孤绝天剑!”

    闻言,北宗之首阎正奇目光陡然一缩,眼中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精光。

    不过想到了什么,随即又隐藏开去,干笑了两声,道:“哈哈,这是自然,这是自然。楚江后浪推前浪,既然有后辈天赋更加惊人,没有道理不全力支持,助他们登上巅峰。”

    他声音有些古怪,言毕,也没有回头去看百里坚壁的表情,没有再说话。

    南宗之首百里坚壁见状,也就止了声,同样只是专注地盯著前方,观看那一墨一银,两名顶尖青年道者之间的比剑场景。

    片刻之后,在满场数百名南北绝真弟子的眼中,比剑两人的头顶虚空,再次猛地一晃,一丝玄之又玄的感觉骤然而生。

    一个隐现轮廓的黑白太极,一闪即逝,虽然短暂,却震惊了在场大多数人的心灵。

    “天人奥义,太极现形,这……”

    巨松之下,南宗之首百里坚壁眼现赞叹之色,为斗剑中两人的天资惊艳不已,北宗之首阎正奇却眼神冰冷,“呵”了一声,没说什么,一拂袍袖,竟然直接朝下一跳,仿佛飞仙临空,视数百丈的绝壁如无物,直接纵身离去了。

    ……

    入夜。

    绝真北宗驻地,一片清逸出尘的宫观殿宇之中,‘绝真北宗’四个气势纵横的大字,正横在第一座宫殿之前。

    夜凉如水,清月上浮,练了一天剑,正有些疲累的墨衣青年楚朝阳,回到自己房间,正准备休息,忽然一名剑童叩门求见,说是宗主相邀,请楚朝阳回来后便直接去他的住处一见。

    “嗯?”

    闻言,墨衣青年楚朝阳虽然不明白到底有什么事,不过还是沉吟了一声,当即答应,随即吩咐那剑童稍侯,取来一盆清水,拿出一条干净丝布放入其中,打湿之中,净了净脸和手,这才随著那名剑童走了出去。

    左转右转,绕过这片巨大的宫殿建筑群,最终,两人竟然来到北峰一间简陋木屋,绝真北宗之首,‘北尊’阎正奇负手而立,正站在一幅青年倚鹤道者画像面前,背对著他。

    如果不是熟悉的北宗弟子,只怕任谁也想不到,堂堂绝真北宗之首,居住之地居然是一间如此简陋的小木屋,连一些多余的摆设都无。

    这居住环境之差,只怕连绝真北宗中的大多数中下层弟子都不如。

    不过,对于这一点,早已看惯的楚朝阳已经习惯了,也不以为怪,直接走了进去,作揖一拜:“宗主!”

    “嗯,来了?”

    听到声音,一身布衣道袍,却仍是尽显宗师风范的北宗之首阎正奇,看著面前这个俊逸非常,如同太阳一样耀眼的年轻弟子,忽然沉声一喝:“楚阳朝,你可知错?”

    “嗯?”

    墨衣青年楚朝阳不由一愣,犹豫了片刻,还是不由抬头道:“弟子不知,还请宗主指教。”

    “还敢顶撞!”

    阎正奇语气更重,伸手一指面前画像,道:“玄祖画像之前,还不跪拜行礼?”

    所谓玄祖,自然便是孤绝天界的创始人,也就是上古孤绝宗的创派始祖,虽然孤绝天界一分为三,而三派之中的绝真一脉又划分为了两北两脉,但是四派共尊的共同始祖,依旧是孤绝宗创派始祖玄孤绝。

    在孤绝天界各脉弟子中,一直对其以玄祖相称。

    然而,听闻此言,墨衣青年楚朝阳却是不由再次一愣,因为除了入门之时,和平时有什么大典,否则平常时候,并没有要求见到玄祖画像就必须要跪拜的规矩。

    不过这既然是宗主吩咐,再加上他心中对身为北宗之主,却一向简朴自处,为人公正大方,待人和善的阎正奇,极有好感,因此虽然有些不明白,还是缓缓跪了下去。

    只见他抱了抱拳,不卑不亢地抬头道:“弟子若有失礼之处,愿受教规责罚,只是朝阳今日,都在天海云坪与师弟练剑,实在不知所犯何错,还请宗主指正!”

    “嗯,还不知悔改?”

    闻言,北宗之首阎正奇脸上,故意浮现一丝严厉之色。

    他铁青著脸,厉声道:“玄祖有训,修道之人,当首修道心,最忌急功近利,你与元怀柔皆不过一三代弟子,今日在天海云坪之上,居然就敢妄自感悟天人奥义,不知道此事极端危险,轻则道功溃散,走火入魔,重则道心不纯,甚至直接丧命的吗?宗门培养你十余年,你如此不自惜,还不知罪!”

    “啊,原来宗主是指此事,朝阳知错了……”

    楚朝阳这才恍然,不由低下头,认错地道。

    ps:祝大家元宵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