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八百七十章、联军
    至于危险,他们又岂是害怕危险之人?

    当然,因为白羽圣踪以及燃烧蔷薇的联手,两人一次要面对的高手急剧增加,难度肯定会因此倍增。

    只要想一想,厉寒,衣胜雪都只是初阶半步法丹,两人实力,以衣胜雪稍强一些,接近中阶半步法丹,但也没彻底突破。

    虽然两人的真实战力,都媲美高阶半步法丹,但就算一对一,对方共有三大高阶半步法丹级战力,再加上两位中阶半步法丹,四位初阶半步法丹,以及大量混元,气穴境。

    哪怕相较两人的实力来说,混元,以及低阶气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光只那三大高阶半步法丹级战力,以及两位中阶,四位初阶半步法丹,就是一股不小的战力。

    两人这一战,还真是危险了。

    如果把那两位中阶,四位初阶,以及大量气穴境也算作一位高阶半步法丹级战力的话,也就是说,两人这一战,等于一共要面对四位高阶半步法丹,一人面对两个,这难度,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而这,很显然,也就是白羽圣踪宗主白羽居士施白羽,以及燃烧蔷薇宗主赤色蔷薇符欢欢所打的如意算盘。

    两人为了自保,总计拼凑出了共四位高阶半步法丹级战力,无论厉寒与衣胜雪这两个年轻人如何厉害,都不可能是四位高阶半步法丹的对手。

    ……

    很明显,厉寒,衣胜雪看到两宗联军,而两宗联军,自然也看到了厉寒,衣胜雪两人。

    他们能如此准时的在此排列成阵,等待厉寒,衣胜雪的到来,显然这一路上,早有哨探将他们的一举一动报告给两大宗门宗主知晓。

    所以,在厉寒,衣胜雪上山之时,他们就已经准备好,以逸待劳,只待给厉寒,衣胜雪致命一击。

    不过,因为暂时并不清楚厉寒,衣胜雪的具体来历,以及真实修为境界,再大宗门宗主仍抱持著谨慎的心思,打算能不动手就不动手,如果能直接吓退两人自是最好,避免干戈相见。

    看到两人上来,其中站在最中央的两人之一,那位一身白羽雪袍,模样温和俊秀,一点不似一位大宗宗主,反似一普通中年文士的白羽圣踪宗主,白羽居士施白羽缓缓走上,朝两人打了个稽首,微笑道:

    “两位,施某不知何时得罪过两位,但俗话说冤家宜解不宜结,在下自认与两位并无仇怨,何不就此相逢一笑泯恩仇,大家得过且过,互相放过一马,如何?”

    他的话听起来简单,其中意思,却大有玄奥。

    第一句不知何时得罪过两人,也就是说他白羽圣踪,即使为祸东北,但于厉寒,衣胜雪两人,并无直接利害关系,何必为了一时的正义之举,得罪两大势力?

    第二句冤家宜解不宜结,就是说如果厉寒,衣胜雪执意与白羽圣踪以及燃烧蔷薇为难,那么,两大宗门,也会不惜一切代价与他们周旋到底。

    只看他们拼凑出来的阵容,一眼就能看明白,即使厉寒,衣胜雪真有通天之能,今天,在四位高阶半步法丹级战力的情况下,也一定会碰掉一嘴牙。

    最大的可能,甚至不是解决掉白羽圣踪,燃烧蔷薇这两大邪教,而是两大邪教,合力灭掉他们,为了一时的义愤之心,赔上自己的性命,何必?

    而最后一句,便更简单,那就是,白羽圣踪以及燃烧蔷薇,并不欲与两人为难,如果两人能就此退走,大家可以相逢一笑泯恩仇,各退一步,互不相干,双方都能得以保全。

    这自然是最好的事情,但很可惜,厉寒,衣胜雪根本不作此想。

    因此,听到对方的话语之后,衣胜雪只是双眼一眯,淡淡道:“邪魔之道,人人得而诛之。当你们为祸一方,手中刃朝向那些手无寸铁的普通人时,可想过要放那些被你们荼毒之人最后一马?”

    他的话语,冰冷无情,却字字如刀,直插心脏。

    这话,瞬间让对面的白羽居士施白羽脸色一冷,同时,在他身旁,另一名赤衣妖娆女子闻言,也不由面色一变,脸色沉了下来。

    “既然如此,看来是没得谈了。”

    施白羽轻轻一叹,抖了抖身上的白羽大氅,淡淡道:“原以为世上总有几位聪明人,没想到,有时候,也愚蠢得可怕。”

    另一旁的赤衣女子笑道:“是啊,为了一时之正义,却搭上自己的性命,即使修为再高,天赋再强,前徒再光明,又有何用,今日,仍不过是这白羽殿前,两具尸体。”

    “不用跟他们啰嗦了,战吧!”

    “战!”

    白羽殿前,白羽圣踪的弟子以及燃烧蔷薇的弟子,共有两千多人,这么多人站在一起,气势冲霄。

    即使如今的厉寒,衣胜雪,因为连灭极恶教,血堡,阎罗山庄,赤刀门等邪恶门派而闻名天下,但他们却一点不惧,反而个个人面露不屑,冷笑,跃跃欲试。

    场中气氛,一时紧张起来,两千多人激起的杀意,直令风云都变色。

    这一刻,毫无疑问,最后的谈判不妥之后,就是一场流血杀伐。

    “杀!”

    终于,白羽圣踪的宗主白羽居士施白羽下达了命令,再也懒得跟厉寒,衣胜雪啰嗦。

    虽然两人战绩惊人,但他心中,仍是对自己这方的联军充满了信心。

    最重要的是,对方两人根本不卖他的面子,这让久处高位,习惯了一言九鼎,无人敢违的作风,如何能忍受得了当面顶撞他的两人,心中已经直接宣判了两人的死刑。

    他一挥手,身后的近千白羽圣踪门徒,就齐齐涌动,从他身边穿过,直接杀向了厉寒,衣胜雪两人,一时白羽如雪,蔚为壮观,远一看去,就如一道白色洪流。

    而另一旁,赤衣妖娆女子,也就是所谓的东北另外一大邪教,燃烧蔷薇之主,赤色蔷薇符欢欢,也同样手指一指,“杀!”

    在她身后,那七百赤衣蔷薇门徒,再加上在白色蔷薇秦楚楚带领下的蔷薇十八骑,结成阵势,同样冲向了厉寒,衣胜雪两人,一时,如赤龙经天。

    两大宗门俱动,中间的那些小宗门小世家的弟子,自然不可能干等著。

    在两边人流的裹挟之下,也只有不情不愿地朝前奔去,挥舞著手中的大刀,欲要成为碾碎孤崖的一粒棋子,三千大军中的一批杂流。

    再加上仍然静立不动,但站立那里,浑身气势同样提升到巅峰,只待致命一击的白羽圣踪宗主,燃烧蔷薇宗主,副宗主等九大半步法丹级战力。

    一时,白羽圣仙山上,风云变色,杀意骤起,大战已经正式打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