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八百五十七章、赤刀沙漠
    赤刀镇,是从西南之地,进入赤刀沙漠的最后一座城镇,和东面的荒刀镇,西面的破刀镇,北面的凉刀镇,共称赤刀四镇。

    此镇上的人估计也是懒习惯了,取名水平极为低劣,因为靠近赤刀沙漠,所以自然而然,取名赤刀镇,也算是相得益彰。

    而另外三面,取名水平和赤刀镇上的人也差不了太多,其实镇上的原居民,本身跟赤啊刀啊什么的,全然是没有半分关系。

    在半年以前,赤刀镇其实也算一个还算繁华的中等集镇,不过自从赤刀沙漠之中,出现一个赤刀教之后,赤刀镇上的人,要么被杀,要么就是逃走了。

    现在,镇上还幸存的人,可以说极少,阔大的集镇上,到处都是凋零死寂的景象。

    残破的酒旗,被黄沙淹没小半的客栈,倾颓残破的民居……一派荒凉的景象,偶尔一阵风吹过,便兄见漫天黄沙飞舞,再也没有人清理。

    然而,这一天,却突然有两名一看就不是本地民居的白衣年轻人,突然光临。

    看他们风尘仆仆的模样,明显是赶了不短的路途,不过一身衣物,却依旧光鲜如新,洁白似雪,和这茫茫大漠,滚滚黄沙,一点也不匹配,格格不入。

    初一看去,更像是自江左水乡,结伴而来,邀游沙漠的世家公子。

    两人到达镇前,本来似乎是想找个酒家歇歇脚,看到这镇上残破凋零的景象,却不由俱是一怔。

    左面的白衣年轻人道:“哎,看来我们来晚了一步,这赤刀镇上的人,逃得都差不多了。没早点覆灭赤刀教,是我们的过错。”

    右面的白衣年轻人道:“衣兄,你也不必自责,这和我们来得早晚没有关系。大陆四处,都是邪魔四起,我们人力有限,只能一处一处消灭,肯定先处理较近之处。而且……”

    说到这里,右面的白衣年轻人顿了一顿,这才道:“虽然残酷,但有一件事却是事实,那就是东南西南,鼎盛繁华,人口亿万,仅极恶一教,波及人口,就至少百万。但西北之地,却是遍处黄沙,人丁稀少,要说危害,肯定还是东南以及西南两处危害最大,优先处理。”

    不过,说到这里,他也不由感叹了一声,叹息道:“不过人无贵贱,虽说我们理智可以将危害分先后,但是也不能说东南百万人口,就贵过西北千人,所以一切,还是赤刀邪教作恶,而我们今日,不就正是诛灭其而来,为此地居民报仇么?”

    “也只能如此了。”

    左面的白衣年轻人点了点头,两人再不犹豫,并肩跨进赤刀镇之中。

    迎面的狂沙,扑面而来,远处的风中,似乎还传来干透的血腥味道,怪怪的,但两人却似早已习惯,并不以为意。

    任何狂沙风暴如何剧烈,都无法侵近他们身周一丈,所以奇迹般的,明明镇上风沙席卷,到了两人身周,却风平浪静,半点尘埃不染。

    这也难怪,一路走来,除了面上略染风尘,他们衣衫之上,居然仍能保持白衣如雪。

    若非有这神魔一般的手段,寻常人只怕就算也学他们,想要干净,但穿上一袭雪白衣衫,只怕过不了片刻,也会变得污黑一片,和一件衣服穿好几年的人没什么差别了。

    这也是西北一地,人人都是面黑衣旧的原因,不是他们生性如此,而是此地缺水少粮,又风沙连年,没有那个条件保持身体和衣物的清洁。

    刚开始可能人人都不习惯,但久而久之,也只能适应此地的环境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但两人明显都不是寻常人,进入镇中之后,一路向北而行,沿途看见那些被黄沙淹没,或干脆因无人打理,渐渐倒塌和荒废的居民,眉头都不由微微皱起。

    “邪教之害,一至如此。民生百年,不敌一瞬。”

    右面的白衣年轻人,感慨道,左手一拂,一块不知从哪里吹来的木板,顿时被他用一股无形劲力,拂到远处,“啪”的一声,砸到后面的一堵土墙。

    土墙“扑籁籁”抖动了两下,估计本来就是根基不稳,直接“砰”的一声,委倒了半截,化为又一堵荒丘。

    那名白衣年轻人眉头皱了皱,最终,也只能无语。

    “咦!”

    忽然,左面的白衣年轻人,目光亮起,看向前方,目光微微亮起:“这里居然仍有一间客栈,似乎仍在营业?”

    “嗯?”

    右面白衣青年闻声望去,果然见到就在他们前方不远,一间斜挑布帘的两层土屋,出现在他们面前,布帘用一支木杖挑起,绑得极牢,即使风沙这么大,居然仍顽强的不断招展,向外人显示它的存在。

    灰蓝色的布帘,上面是四个写得歪歪斜斜,粗浅不一的漆黑大字:“边荒小栈!”

    如果不是这四个字尚算简单,只怕凭那歪扭的模样,稍微复杂一点的,写出来别人也不认得。

    “走,进去歇一歇,喝口老酒再走,距离赤刀教的老剿赤刀血窟,还有三日以上的路程呢……出了这赤刀镇,可就只剩莽莽黄沙,真的什么也看不见了!”

    “好。”

    两名白衣青年,好奇地推开半掩的木门,走进客栈之中。

    然而,进到客栈之后,两人却不由一愣。

    客栈之中,风停沙住,即使看起来简陋无比,却收拾得十分干净。

    大厅中只摆著四五张木桌,都是用几块木板随意拼凑而成,但都擦得光洁明亮,唯一奇特的是,柜台之后,没有酒保,而大厅之中,也没有客人。

    但是,中间的那张木桌之上,却摆著一坛老酒,两只瓷碗。

    隐隐有淡淡的香气,从那老酒撕开一半的封口中,不断溢出,冲进人的鼻腔,勾引人的。

    两名白衣青年的眼神,一下子都变得凝重无比。

    他们都感受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

    按理说,以他们的身手,就算这客栈之中,埋伏下七八十位刀斧手,也休想伤到他们分毫,更不会为此感到丝毫担忧。

    但是,此时此刻,风沙席卷的小镇,明明刚刚收拾干净没多久的客栈,客栈中却一个人都看不见,偏偏桌子上,却似提前知道两人的到来,已经有人提前奉上了美酒,摆设好了碗筷……

    收拾这个客栈的人呢?酒碗是谁摆设?这个客栈中原来的主人,又去了哪里?

    两人神色一动,各自戒备,俱都没有向中间的桌子走去,就欲走向二楼,好好查探一下这间客栈的秘密。

    但就在此时,猛然,屋外……

    “呜嗷!”

    一声奇特的惨叫声传来,似乎就在不远处。

    左面的白衣年轻人身形一动,整个人陡然穿门而出,几乎是在惨叫声出的瞬间,就化为一缕轻烟,飘出了屋外,直向那惨叫声处扑去。

    右面的白衣年轻人,却没有动,仍然停在原地,但脚步,也不由停住了,站在原地,静静地听著屋外的动静。

    然而,左面的白衣年轻人出去之后,以他的修为,无论外面生了什么事,也应该马上解决,回到客栈;抑或无法解决,肯定也有声晌传出,抑或求救声传来。

    但是,什么也没有。

    左面的白衣年轻人掠出去之后,除了最开始时的一道身形掠动声,整个天地,就似陡然寂静了下来,什么声音也听不见。

    他的人,就像突然消失了一般,再没有一丝一毫的踪迹,哪怕就是一丝打斗声,也听不见。

    右面的那位白衣年轻人的脸色,不由沉寂了下来。

    他眼睛之中,闪烁著奇异的锋芒,左手一动,一柄青光闪烁的长剑,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而后,手持长剑,他缓缓推门,也走了出去。

    ps:第三更,补欠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