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八百四十九章、并肩
    没有想到,他竟然也出现在此处,而且最近流传得颇广的白衣邪魔,居然指的就是他。

    师傅没有找到,却意外看到他仗剑诛邪的一幕。

    不过此时的他,若非那一身独特的剑修气质,直入凌云,怎么也抹灭不了,几乎让厉寒认不出来了。

    因为此时的衣胜雪,浑身散著一股浓重的落魄气息,不是衣著,而是那种感觉,死气沉沉,再也没有原来那种意气风,自信张扬的感觉。

    仔细一想,厉寒也能明白过来。

    很显然,衣胜雪还没有从那场天大的打击中回复过来,他现在的模样,就是一幅自暴自弃,却又嗜恶如仇,似乎是想替自己的二叔洗清罪恶,又或许是想从剿杀恶徒中,寻找一丝心灵的安稳。

    那处山寨中,不过区区几十名匪徒,又如何是半步法丹境界的他的对手,剑光连闪,不过片刻,便是哀嚎声声,可是衣胜雪听而不闻,身形闪动,几个闪烁,便将所有匪徒清扫一空。

    就在他收剑入鞘,准备转身离去的时候,厉寒不禁喊道:“衣胜雪!”

    第一声,衣胜雪似乎没有听见。

    直到厉寒再喊了一声,他才不由一怔,随即停下脚步,回过头,一脸沧桑表情,还略带一丝惊讶地望著站在另一边屋檐上的厉寒。

    “是你?”

    过了片晌,他才似乎终于认出来人,犹豫了一瞬,终于是走了过来。

    这时厉寒才看清,其下巴上布满了青茬,似乎已经很久没清理过了,面色枯败,明显也很久没有清洗,如果不是熟悉他的人,如何能认出,这就是数个月之前,还曾名动天下,大陆传闻的顶级剑客,三尊六王中的第二尊,剑尊?

    两人默然相视,久久无语。

    终于,厉寒虽然跟衣胜雪也不过数面之交,而且跟衣家并不对付,但对这位衣胜雪,观感却怎么也厌恶不到哪里去,看到他这幅模样,不由皱了皱眉头,问道:“你……你怎么成这幅模样了?”

    “哦……呵呵……”

    衣胜雪无言地笑了一下,却没有提这个,反而问道:“正好,最近东南之地,成立了一个邪魔组织,名叫极恶邪教,我正准备去捣了他们的老巢。原本还担心一个人,可能会陷入他们的围攻,虽然不怕,也是麻烦。”

    说著,他看向厉寒,目光热切:“不知厉兄弟可有心,陪衣某去一趟极恶灵峰,铲除盘踞在那里的极恶邪教,既为行我侠义,亦为拯救东南数千万民众于水深火热。”

    “嗯,极恶邪教?”

    厉寒闻言,眉头不由微皱。

    对于这个名字,他当然不会没有听说过,下山行走一个多月以来,他多次从别人口中听到过这个名字。

    东南之地,最近崛起的最为强大的邪恶组织,教主极恶头陀,高阶半步法丹境界,除非八大宗门中出动顶级高手,否则没有人是他们的对手,难怪能猖獗一时。

    而其座下的蓝黄二使,天杀十二刀,也俱不是简单人物。

    那蓝黄二使,蓝衣使刀飞虹,黄衣使剑十四,都是一等一的顶尖高手,修为至少达到初阶半步法丹,是极恶邪教中,仅次于极恶头陀的顶尖人物。

    而天杀十二刀虽然略逊于三人,但也基本有著气穴初期到气穴后期的战力,难怪极恶邪教横行东南,只要八大宗门没有出手,就人莫能制,势头展得极快。

    这样的存在,便是八大宗门,也要头疼的存在,衣胜雪居然想单枪匹马,就去独闯龙潭虎穴,虽然他的实力不俗,但是,谁知对方会有什么阴谋诡计,而且人多势众,在敌对的地盘上,衣胜雪即使能胜,只怕也是惨重。

    只是如此厉寒也加入,结果便会截然不同了。

    衣胜雪一人,足以战胜那位高阶半步法丹的极恶头陀,还绰绰有余;而厉寒,对付什么黄蓝二使,天杀十二刀,也不费吹灰之力。

    如果此两人真能联手,天下除了拥有法丹的势力,大可去得,这极恶邪教,自然距离覆灭没有多远。

    只是让厉寒奇怪的是,为何衣胜雪那么仇视这些邪魔势力,这等势力,连那些顶级宗门,暂时也懒得抽出手来管,他一个三代年轻弟子,却要覆灭极恶邪教,这可是对自己的实力,极为自信,而对于那些邪恶势力,却又憎恨到极点了。

    “这个?”

    厉寒犹豫。

    他倒并不是不愿意替天下除此一祸害,为东南数地数千万民众谋平安,不过他此行,最大的任务,却不是诛灭邪教,路过见到,顺手为之倒无所谓,但他此行,可是为了寻找突破中阶半步法丹的契机,以及寻找自己的师傅,通天铃冷幻而来。

    “不愿意?”

    衣胜雪见厉寒犹豫,也不勉强,淡淡转头,就欲离去。

    “就算你不愿,衣某也会一个人去,平了极恶山。”

    他声音冷淡:“这些邪魔之人,人人得而诛之,杀魔卫道,正是我辈正道中人该做之事,我一个江左世家的弟子,也知该当为此,不惜心力。如果人人都如你般袖手旁观,正道气数也尽,更何况,你还是代表伦音海阁的正道顶峰弟子。”

    “杀千万山匪,不及除邪魔一人。铲除这极恶邪教,至少能保东南数十年太平,相信就凭衣某一人,也足矣。数日之后,你便准备听到极恶邪教覆灭的消息吧!”

    “嗯?”

    闻言,厉寒忽然念头一转。

    他忽然想到,衣胜雪既然是衣南裘的侄子,烈日侯衣南裘既然已经露面,说不定就会跟衣家之人联系,而衣胜雪,身为衣家第三代最强弟子,说不定就会被衣南裘联系。

    跟著衣胜雪,说不定就能知道衣南裘的踪迹,而知道衣南裘的踪迹,说不定就能现自己师傅的踪影。

    反正师傅也是探询衣南裘的消息而去,如果她没有遇上衣南裘,那自然是最好,她也不会有什么危险;如果遇上,自己说不定就也能探到消息,一施援手。

    最重要的是,反正目前,厉寒最重要的目的,寻师,本就是漫无目的,不知方向。

    听到的一些所谓的消息,也不过捕风捉影,作不得真。

    因此,跟著衣胜雪,说不定反而是最有效的一个办法,而且,寻找进阶中阶法丹之路,光靠四处行走也是办不到的,跟著衣胜雪一路行侠仗义,一是能为天下诛奸除恶,二,从不断的战斗中,厉寒也许能寻到自己的进阶之路。

    而且,最重要的是,那些邪恶魔教,肯定搜集了大量的顶级资源,如果战胜了他们,诛灭了他们,也许就能得到一些增加异种道气的办法,令厉寒的修炼再入正轨。

    如此一来,他才有可能在一年时限之内,踏入中阶半步法丹之境。

    如此一举数得之事,为何不做?

    因此,略一犹豫,他终于点头,道:“且慢,我跟你去!”

    本来都已欲直接转身离去,不抱希望的衣胜雪,却没有想到,厉寒突然转变了主意,他一人虽然也能做到,但终究不是两人来得简单和痛快。

    因此,他面上也不由露出一丝喜色,转过身,用力一掌与厉寒的左掌交击:“明智之举!”

    两人相视而笑,而后再不停留,同时起身,身形一转,化为两道电光,朝著东南之地,那最新崛起的最大邪魔组织,极恶邪教的老巢,极恶灵山,疾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