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八百四十一章、修炼紫气玄躯(四)
    时间一分一分过去。

    此时此刻,两者相较的,就是比拼耐心和毅力。

    虚空神蜘需要时间织网以捕食猎物,给它的时间越久,它织的网越完美,越密集,越让敌人无法逃遁,只有等死。

    但厉寒,既然发现了它,自然也不可能束手就缚。

    不过,首先,他必须要将自己的身体状态恢复到巅峰才行,至不济,也要保持到能连续激烈战斗的状态。

    因为经过连续这么长时间的战斗,饶是前面几十层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仅靠气流就能撕裂一些低级凶兽,但仅只这后面的二十几层,就足以让厉寒元气大损。

    即使以他上品气穴的补充速度,也远远无法回复过来。

    而想要与这头青级妖兽一战,如果不在全盛状态,如何是它的对手?

    所以,趁著虚空神蜘织网的时间,厉寒悄悄伸手,从储物道戒中摸出几个紫晶玉瓶,灌入口中。

    玉瓶中,装的不是别物,正是这数月以来,厉寒以麒麟万象玉浸泡成的灵水。

    平时没机会,也不舍得动用,但此时此刻,为了以全盛状态面对这头青阶妖宗,厉寒也是不惜代价了。

    麒麟玉水入口,厉寒体内的道气,顿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著,一成,两成,三成……

    只是短短几个呼息时间,之前连续大战造成的肉身疲累就已经消失一空,厉寒损耗的道气也近乎完全恢复。

    此时此刻,他精神熠熠,哪还有半点之前大战的疲态?

    这就是麒麟万象玉玉水的神奇效用了。

    此玉浸泡成的灵水,可是能消除使用禁忌秘法造成的身体虚弱状态,区区一点疲累之症自然不在话下。此时服用,不过明珠暗投,暴殓天物而已。

    不过,值此关健时刻,不想前功尽弃,功亏一篑的厉寒,却也顾不得了。

    反正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几乎不会外出,而是准备留在宗门中安心修炼。

    因为必须争取一年之内突破到中阶半步法丹,不然无法吞服天人造化丹,将其药效发挥到极限状态,致使突破法丹概率大减。

    天人造化丹炼制不易,炼制这样宝丹的材料更是可以说绝难再寻,而且也没有那样的时间去损耗,所以厉寒不可能在修为不够的情况下,强行服丹。

    那样太浪费了。

    所以,既然如此,接下来自然是以安心修炼为要,不会出宗。

    不出宗,短时间内,自然不会有什么恐怖战斗,也就没有需要用到麒麟玉水的地方。

    因此,厉寒才不怕消耗。

    区区几瓶麒麟玉水,给他几个月的时间,有麒麟万象玉在手,自然就能源源不断地制造出来,有何可惜?

    反而能在这样的状态,这样的环境下,又不虞有性命之忧。

    能在气穴境界,就与一头削弱版青级妖兽战斗,这种机会可不是谁都有的,十分难得。

    而且更能在此境界,提前体会法丹境的强大,甚至给厉寒提供突破法丹境瓶颈的经验和心得,他自然不会甘愿放弃。

    吞服下麒麟玉水,身体状态恢复完美的厉寒,浑身道气密布。这一刻,除了九天刑印,几乎是毫不保留,所有功法全部催动至巅峰。

    修炼至二层中期的万世潮音功,第一次展露人前,恐怖的水蓝色气息,开始在厉寒身周闪现,一圈一圈,如同大道伦音,给人以难以想像的美感和震撼。

    “杀!”

    终于,在虚空神蜘网将织成的那一瞬,也是它最得意最松懈的那一瞬,厉寒率先悍然发动了攻击,不退反进。

    “嗤嗤嗤嗤嗤……”

    双手十指交并运用,疾点如飞,一道道剑形指劲,如疾电破空,纷纷朝著那道虚空神蜘击去。

    虚空神蜘眼露不屑之色,只是轻轻吐一口气,一张缩小版的紫色蛛网顿时出现,将厉寒所有指劲包裹,然后再张口一吞,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直接吞入了腹中。

    而虚空神蜘身上,没有任何异状。

    见状,厉寒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禁忌指法‘神刃指’,可以说是厉寒所会的远程攻击道技中,威力最强大的几种之一,自传承古村得到以来,虽然只修炼到小成境界,但威力也绝非寻常道技可比。

    其中蕴含的一种‘破罡’之能,更是强大无匹,然而此时此刻,这百发百中的神刃指劲,居然直接被对方吞入肚中,却全无异常。

    媲美法丹境的凶兽,果然非比寻常,即使只是削弱版的法丹境凶兽,也远不是寻常气穴境弟子可比。

    不过所幸,厉寒若仅有如此一点能耐,自然也不敢与它交手,眼见虚空神蜘露出骄傲自满的神色,厉寒却又不由陡然一笑。

    因为,击向虚空神蜘的神刃指劲,不过是虚招,真正的要害,在另外四道更隐避的指劲。

    四道指劲,呈四角形状,一闪即逝,不是攻向虚空神蜘,居然是攻向虚空神蜘所结虚空蛛网其中的四处节点。

    “嗤!”

    恐怖的撕裂声响起,饶是虚神蛛网坚韧异常,远非寻常道技能破,但神刃指本就是以锋锐著称,又有破罡属性,也就是说,专克防御道技,这虚空蛛网,其实也可以看作一种防御道技。

    如此一来,又是全力击出,加之虚空神蜘没有防备,顿时那四处节点,同时被破,厉寒身形一闪,就从即将成型的虚空蛛网中脱身而出,到了外围。

    而这一招,将虚空神蜘积蓄了许久的杀招,顿时化解。

    虚空神蜘反应过来,顿时脸现大怒,那张蜘蛛型的脸上,居然露出了极为人性化的表情。

    随后,它身躯一涨一缩,透明的身躯,居然慢慢地一分一分地在虚空中显形出来,就和本来平静无比的水面上,忽然慢慢浮现出一张人脸。

    这般场景,本是极为恐怖的,可惜,原本就在厉寒眼中无所遁形的它,显形出来,也不过更方便厉寒查看而已。

    但就在此时,他心中不由忽然一紧,因为看到了虚空神蜘眼中的红光。

    它眼中的红光聚成光束,猛然朝厉寒一射,瞬间,厉寒就感到了可怖的杀意,背脊感到发凉,知道如果这一下,自己不躲,几乎是必死无疑。

    于是,想也不想,道气灌入双足,覆雨腾云靴随之亮起,随即,厉寒身法大增,“嗖”的一声,就平平横移开去,这一瞬间,生死压力之下,竟然爆发出了瞬移一般的速度。

    不过,虚空神蜘的第二次攻击又来。

    于是,厉寒只能不断压榨自己的极限速度,仿佛白光在整个八角型空间中不断闪移,来避开这些红光,但有时红光多了,密集成网,厉寒闪避不及,心几乎都要提到嗓子眼。

    所幸他运气还不错,有几次险之又险,终于都避过了,而连续不断的闪避,厉寒的道气消耗,也是剧烈的。

    可以说,他从踏上修炼道路至今,几乎从来没有哪一刻,会如此无所保留的释放道气。

    不过厉寒的消耗是剧烈的,但是,随著不断闪移,厉寒却发现,那虚空神蜘眼中的红光,也越来越淡,越来越稀疏。

    这让他心中不由一喜,知道这种近乎禁忌般的攻击,即便连虚空神蜘,肯定也坚持不了多久,于是信心更浓了。

    果然,厉寒的消耗是巨大的,但那虚空神蜘这种红光光束攻击,消耗的,似乎却不是妖能,而是精神能。

    于是,随著精神能的急剧消耗,它的攻击越来越慢,越来越慢,红色光束的攻击也越来越无力,到最后都淡若似无,终究消失无踪。

    漫天红光一散,厉寒停住身形,急剧喘息的他,却第一时间,望向那头虚空神蜘,发现它的体型,在这短短片刻间,竟然缩小了有十分之一。

    这让厉寒不由大喜,知道对方比他,消耗的更为恐怖,如此一来,拖垮它就有了希望。

    于是,接下来,厉寒不断服下麒麟玉水,补充消耗,虚空神蜘的各种攻击,无论是光束攻击,吐网攻击,八爪穿击,全被厉寒闪过。

    直到虚空神蜘削弱到一定程度,厉寒忽然身形一定,站住不动了。

    随即,他脸现冷笑,手一招,掌心中再次出现那柄紫气金剑。

    之前不用,是为了避免这头虚空神蜘产生威胁感,现在,却是该结束这场战斗的时候了。

    精神力疯狂涌动,这一刻厉寒毫无保留,借助震魂秘法,不断刺激精神力,使其精神剑意越发壮大,最后脱体而出,依附在紫气金剑之上。

    从来没有哪一时刻,紫气金剑上的紫光会这样耀眼,那里就仿佛点燃了一轮紫日,那刺目的紫光,甚至超越了对方虚空神蜘带来的威压。

    虚空神蜘也知不好,顿时身躯一颤,急剧收缩,就欲再度遁回虚空中。

    然而就在此时,厉寒好不容易等到这样一个机会,岂会让它逃离?

    身躯之中剩余的道气,一股脑全部灌注入掌心紫气金剑之上,随即,以精神剑意将其催发。

    “轰隆!”

    如同紫日爆炸,紫气金剑之上发出恐怖的颤鸣,随即,足足有六千余道紫色剑气,疾飞而出,密密麻麻,如铮铮古剑,飞快地将那头虚空神蜘包裹其中。

    最重要的是,此刻这些紫色剑气,不仅本身威力强大,而且上面每一道,都依附著一道精神剑意。

    错非厉寒精神力非比常人,此刻也是毫无保留,否则绝难使出如此一记杀招,而效果,也是显著的。

    紫气金剑加精神剑意的组合,超出了厉寒的想像,六千余道精神紫色剑气,不断地刺击在虚空神蜘之上,让它身上如同爆开了一阵阵的电火花。

    饶是虚空神蜘本体强大,那一身紫甲坚若晶石,寻常道技绝难击破,但在不断攻击的紫气剑气之下,亦不由慢慢崩溃。

    最重要的是,因为连续不断的打击,它周围的虚空都一阵不隐,让它也没办法发挥出化虚之能,这就注定了它的死期。

    足足半刻钟时分过去,漫空铮鸣一断,紫色剑意消耗,厉寒身躯一阵不稳,只感体内,识海内,俱是空空如也,前所未有的虚弱。

    跄踉一下,他差点当场跌倒,但是他却死死地忍住了,抬起头,朝著前方本来被漫空剑意覆盖的那一小块区域。

    这一刻,厉寒顿时不由就脸上露出一丝喜色,疲惫顿时再也压抑不住,如潮水一般涌来,让他“扑通”一声,再也坚持不住,一屁股坐倒在地。

    不过,虽然虚脱,但是,他的脸上却没有半分懊悔之色,反而充满喜意。

    因为原地,那头虚空神蜘已经消失不见,反而缓缓浮现出一枚紫色令牌,令牌不过一指来长,小巧玲浮。但令牌中,却闪烁著迷蒙紫光,似乎并非凡物。

    ps:第一更,补昨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