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八百三十四章、顶峰弟子排名变动
    短短的一句话,只有区区十来个字,本身没什么太大的含义,但在这一刻,却让厉寒忽然觉得无比的悲哀与凄凉。

    他不由自主,脑海中观想出那样的情境,一名女子,站在满园花树下,独对花语,可惜百花,却始终无言。

    只有我一个人,独自喃喃,慎日孤独,永远不知何时到头。

    一个人,落寞到要与百花讲话,要跟花树为伍,没有一个朋友,亲人,或者即使有,此时此刻,也不想跟他们倾诉。

    那该是寂寞孤独到了什么程度?

    何等孤凉?

    厉寒抬起头,望著师傅的背影,感受到这一刻她的失落和孤独,忽然一瞬间明白了许多。

    他低叫了两声,冷幻没有再应,甚至没有回头。

    只是痴痴地望著那幅古画,呢喃著那两句诗句。

    这一刻,厉寒明白,师傅的心境,想要短时间内恢复,只怕困难。

    他知道,自己师傅现在,需要的不是劝慰,而是自己一个人疗伤。

    只有等她自己真正从过去的阴影中走出来,旁人的劝说,才有效果。

    所以,至少要等她自己先适应一段时间。

    而这期间,自己就想方设法,化解她的创痛,抚平她的心境,令她恢复过往,重现当初认识衣南裘之前,那个行走天下,风华绝代,世人皆知的通天铃冷幻的风采。

    所以,厉寒爬起身,悄悄地退出去,顺带替自己师傅关上了殿门。

    当殿门阻隔,屋内屋外,又是两重天地。

    ……

    片刻时间后,厉寒回到自己的小屋。

    和青铜大殿一样,厉寒的小屋,也被打扫得干干净净。

    显然那些记名弟子,不但将大殿清扫,连厉寒居住的房屋,也时常有人清扫,不使积落灰尘。

    见此,厉寒心头稍感快慰了一些,暗想,也许,有几个师妹师弟,也许还是件不错的事情。

    他没有沉浸在刚才的心绪中太久。

    因为明白,那没有任何意义。

    而是把有限的时间,放在如何想出替师傅解决抑郁,化解心境的办法来。

    不过,念头闪过千百个,想起师傅冷幻的性子,最后又被厉寒一一推翻。

    心中莫名生出一股郁气,厉寒陡然一挥手,“噗”,一道气劲挥出,石室靠墙的一张石桌顿时被他劈成两半,“啪”的一声栽倒在地。

    听著那一声闷响,感受著心中的戾气,厉寒不由陡然一惊。

    望著那张分开了躺倒在地的石桌,他的神色终于如浸冰水中,渐渐冷静下来。

    今日的自己,太不同寻常。

    以往任何时候,遇上再艰难再困苦的事情,自己也能淡然处之,今天似乎有些过于情绪化了。

    为什么?

    是因为师傅吗?

    想到区区一个衣南裘,居然能让自己的师傅有如此变化,忽然,之前进门之前,面对自己师傅冷幻时那种后悔,忐忑的心境,全部没有了。

    他反而再无一丝后悔。

    如果早知今日这一幕,上次在葬邪山,说什么他也不能说衣南裘逃走。

    哪怕拼著反噬,拼著后果,使用九天刑罚,他自己也出手,也要永远的把衣南裘留下。

    只可惜,时机一去不再来,再不可能遇上和秦天白,隐龙之主同时联手,对付同一个人的时候了。

    不过所幸,也正因如此,自己才有机缘,得到葬邪山副山主白幡书生潘皓月的储物道戒,得到其中的那株天人五衰草,有机会炼制成上古宝丹,天人造化丹。

    从而,为厉寒打开了通向法丹的大门。

    所以,一饮一啄,莫非前定;一因一缘,自有造化。

    自己那次没能趁衣南裘重伤,杀了他;那就等自己突破法丹,再亲自动手,堂堂正正,一对一地将他击杀。

    厉寒相信,这个时日,也不会太远了。

    眼神一厉,如有寒芒闪过,厉寒暗下誓言。

    “待我成就法丹之日,就是衣南裘授之时。”

    闭上眼睛,盘膝坐在石榻之上,厉寒再修炼了几圈万世潮音功,心情才渐渐平复下来。

    不过他下的誓言,却不会改变。

    而且这是他心底暗暗下的誓言,也是此生最重,最想达成的一个誓言,绝不容悔!

    ……

    厉寒回到伦音海阁的消息,随著那两名幻灭峰记名弟子的相传,很快震动整个幻灭峰上下,八名记名弟子,俱是兴奋不已。

    而随著他们的口耳相传,很快,又传至整个伦音海阁,引起巨大震动。

    就是一些长老,执事,也纷纷惊喜地赶来幻灭峰,想求见厉寒一面,为他恭喜。

    此时此刻的幻灭峰,再也不是原来的清冷孤寂,山下围了一大群人,其中不乏一些伦音海阁高层。

    可惜,厉寒回到自己石屋之后,很快就宣布闭关,短时间内,不能出来。

    这让那些急于一见妖尊真面目的隐丹门弟子和长老,执事,俱都郁郁不已,但也只能解散离开,等他出关。

    三日之后。

    厉寒终于出关,依旧拒绝了那些人的求见,自幻灭峰后山,一条偏僻小路下得峰来,信马游缰,不知不觉,却走到了七峰之西,名剑潭排名石的所在。

    他看到那里围了一大群人,想像自己昔日初次望见排名石的场景,心中一动,忽然也不由起了一丝好奇,走了过去,靠在人群之后,目光朝黑碑巨石之上望去。

    厉寒先查看的,自然是所谓的外宗弟子榜。

    外宗十大弟子。

    厉寒目光微动,喃喃念出声:“第一名,李玄器,修为,准混元境界;第二名,朱光赫,准混元境界;第三名,冀文轩,准混元境界……第八名,秋灵霜,纳气十层巅峰……第十名,燕孤霞,纳气十层中段。”

    “呵呵!”

    轻笑了一声,厉寒不由感叹不已。

    这外宗弟子榜前十,自己一个都不认识,一个都没有听说过,估计都是新来的弟子。

    老牌外宗十大弟子,是一个也不在了。

    而且,从这个榜单和几年之前的外宗弟子榜对比,也可以看得出一个答案,如今的伦音海阁,是越的兴盛了。

    当年的外宗弟子榜,第一名紫剑边天华,是半步混元境界,比准混元略低一筹。

    但现在,这里直到第三名,都是准混元境界,直到第四名,才是半步混元巅峰。

    也就是说,如果当初厉寒在的那一届,外宗弟子榜排名第一的紫剑边天华,最多也就在这个榜单上排个第四,甚至可能更低。

    而最后一名,第十名燕孤燕,修为也是纳气十层中段,而当初外宗弟子榜第十名,解碧落,才不过纳气八层生死玄关初段。

    一个是纳气十层中段,一个是纳气八层初段,可见修为上的差别,简直天差地别。

    如此看来,随著荒天君秦天白的崛起,突破法丹,伦音海阁声势大盛,想要加入伦音海阁的弟子大增。

    再加上后辈弟子中天才层出不穷,如厉寒,应雪情,尹青瞳,黑马频出,再加上牧颜北宫,牧颜秋雪等外来之人都算上。

    近几年伦音海阁突破气穴境的弟子,简直过了以往数十年的总和,想不兴盛都难。

    如此一来,表现在外宗弟子榜上,也就格外显眼了。

    如果不是突破混元即入内宗,这里面,只怕出现混元境都不奇怪。

    随后,厉寒又看向内宗弟子榜,终于看到了几个熟悉的名字。

    “内宗弟子榜第一,一掷千金左神京,准气穴境界……内宗弟子榜第三,紫寒光剑周紫鹃,半步气穴境境界……内宗弟子榜第三十五,紫剑边天华,混元中期巅峰……”

    除此之外,都是陌生的名字。

    排第一的左神京,让人无语,厉寒还卖过半地品秘笈碎片给他。

    数年之前,他就是内宗弟子榜前五,现在也不过进步了几名,数年时间过去,他也不过从半步气穴晋升到了准气穴境界,居然至今没有突破。

    排名在他前面或者后面的几人,如清风吹雪灵离歌,谁人不识唐飞仙……天刀修罗党血烟,六指公子燕龙花等,都先后突破了气穴境。

    他居然仍在原地徘徊,居然还捞了个内宗弟子榜坐坐。

    不过这个第一,却成了笑话。

    倒是和厉寒同时入门的周紫鹃,成了内宗弟子前三,修为也达到了半步气穴境,让人赞叹,凭她的资质,倒也不是一件太奇怪的事情。

    原外宗第一的紫剑边天华,虽然不算太显眼,熬了几年时间,终于熬了个混元后期,也算不差了。

    其余的人,却要么陨落,要么数年时间,境界不升反降,黯淡离去,或谋个外宗执事,或小地方管事,都不在内宗弟子榜上了。

    而内宗弟子榜上,原来非常著名的几个人物,如排名第六的罗霄剑神傅一羽,排名第十的魅影千蝶白木仙等,却俱都葬身在了玄冥真渊一行中,算是十分可惜。

    本来排名尚在傅一羽之后的六指公子燕龙花都突破了气穴境,成为顶峰弟子,所以人之际遇,各自不同,让人唏嘘。

    有人死去,有人光荣。

    随后,厉寒才看向了顶峰弟子榜。

    这也是他最关注的一个榜单。

    因为如无意外,他自己,也将在这个榜单上,只是具体排名第几,厉寒还不清楚。

    而这一打量,厉寒才不由真正感叹了一声,世事无常。

    ps: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