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八百三十三章、东风恶
    荏苒年华,岁月流逝。

    伦音海阁也不可能一成不变,有些原本是被厉寒等人所仰望的名字,如顶峰弟子榜,内宗弟子榜上的一些风云人物,随时间流逝,修为受阻,要么成了执事,要么成了外放的一地主管,要么干脆自立家族,成为了伦音海阁的附庸。

    依旧活跃在伦音海阁明面舞台上的,已经越来越少。

    有些甚至因故去世,因战伤残,下场凄惨,早已不知去了哪里。

    新来的弟子换了一批又一批,一年一变,早已不是原来那群人了。

    岁月在这里,将无情描写得格外残酷。

    仅仅几年时间不见,一切就已经完全不同。

    不识庐山真相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这就是厉寒此刻,最好的写照。

    他自己因为每时每刻都在变化,所以感受不明显。

    但对于外人看来,从昔年一个废柴弟子,一无是处的下品资质,晋升成为现今的三尊六王,风光无限,名动大陆。

    这其间,有多少的传奇,多少的故事?

    是以,厉寒不自知,但别人知,当年那几名懵懂幼童,如今已经成长为伦音海阁的参天大树。

    厉寒,应雪情,甚至刚刚加入伦音海阁没多久的尹青瞳,都广为人知,成为伦音海阁众多弟子的骄傲,甚至整个修道界的传奇。

    这一次回宗,对他带来的震撼,显然不过才刚刚开始,绝不是最后一次。

    ……

    并不知道身后两名年轻弟子的对话,厉寒一路疾行,沿途再无人阻拦。

    他一路畅通无阻,沿著熟悉的山道,很快回到了熟悉的青铜宫殿门前。

    和上一次回这里不同,满是尘埃,无人打扫。

    现在,整个广寒殿,到处一尘不染,显然是经常有人打扫,收拾。

    不用想,也肯定知道是师傅新收的那几名记名弟子。

    不知为何,厉寒忽然有点心酸。

    以前,这里只有自己与师傅两个人,虽孤单冷寂,却也单纯如一。

    而现在,这里终于多了别人。

    虽然比起以往,热闹许多,但总是觉得,少了些什么。

    或许,还有不能独占师傅弟子名额的失落和缺憾吧。

    不过,振兴幻灭峰,不止是师傅的愿望,也是他自己的期望。

    他不愿看到师傅的不开心,自然也只有接受这个结果,并且,将来还要将其更发扬广大,广招门徒,重振幻灭峰的声威。

    一切,只是希望能看到,师傅脸上发自内心的笑颜。

    虽然不知道,为何自己走了之后的这段时间,师傅为何会忽然起心思收起记名弟子。

    但幻灭峰,终究变得不同,虽然失去了师徒两个人的独立空间,但也再没有原来的孤寂清冷的模样,多了一丝人气,多了一丝温暖。

    再不是原来师徒独住一峰,孤家寡人,几乎快被人遗忘的模样。

    曾几何时,谁能想到,曾经无人愿意光顾,几乎如被下了诅咒,没人愿意加入的幻灭峰,居然如今也成了伦音海阁七峰中的香饽饽,选择。

    可惜和以前是想收人都没人愿意拜入不同,现在的幻灭峰,无数伦音海阁新人弟子,挤破头都想破入,却少有人能如愿。

    最终,冷幻也只收了八个记名弟子。

    而且,厉寒感觉,自己师傅一向是个怕麻烦的人,虽然愿意幻灭峰兴盛,只怕也讨厌这种师徒之间的琐碎事情。

    所以她之所以会收徒,可能更多的原因,不是想给幻灭峰多添几个徒弟,给自己添几个师弟师妹。

    而是不胜其扰,想找几个人来守门,所以才美其名曰记名弟子,而不是真正弟子罢!

    若非如此,她就应该直接收徒,和自己当初一样,而且不是叫记名弟子,而是正式弟子,并且越多越好了。

    “记名弟子……记名守卫才差不多……可能自己师傅,连他们的名字都未必一定记得住吧?”

    厉寒偷笑,这一刻,心绪终于平复了一些。

    不过,当他仰头,再一次看著那块熟悉的牌匾,看到那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广寒宫”时,这一刻,厉寒还是不由思绪万千。

    “师傅……”

    他喃喃地道,本来飞快的脚步,到了此处,却忽然不由一缓。

    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

    衣南裘的事,多半还有他从中作梗。

    若非他,查出衣南裘昔日与牧颜家族的过往,未必会请动宗门太上长老荒天君秦天白,请他出手对付烈日侯。

    若非他,串联隐龙之主与荒天君之间的联系,定下计策,烈日侯衣南裘此次,未必会败得那样惨,更不会身受重伤,计败而逃,狼狈不堪,不知所踪。

    所有这一切的一切,都跟厉寒在暗中有所关系,或许关系不算太大,但却绝对是不可缺少的一环。

    而那人,却偏偏是自己师傅昔日的情郎。

    如果对方知道,这件事还有自己徒弟掺合在其中,现在该是什么反应?

    如果对方知道,衣南裘之所以重伤而逃,计败而遁,跟自己也有著莫大的关系,自己这名她的亲传弟子,又该以什么样的面目,去面对她多年的养育培养之恩呢?

    纵使此刻的厉寒,一身荣华,身怀三尊六王的巨大荣誉,重回此处,本应是高高兴兴,衣锦还乡。

    但是,厉寒却全没有一点意气风发的天骄感觉,站在这座青铜宫殿门前,反而心中只剩忐忑,一如多年之前,他站在此门前,一无所有,用仰慕,崇敬的目光,望向自己师傅的那一刻。

    这一回,厉寒变回了当初拜师无门,幸得冷幻收留,满心感激,孜孜学艺的时刻。

    纵使时光变幻,一切已经不同,厉寒也早已名动天下。

    在他心中,师傅的身影,还是一样的高大。

    师傅的存在,还是一样让自己敬仰,崇拜。

    小心翼翼,如学子面对严师,顽童敬拜严父,心怀敬畏。

    不过,既然回到伦音海阁,早晚要求见师傅,一切还需面对。

    经过这许多年,厉寒的心境,终究有了些许不同,比起原来更加勇敢,更加坚毅,更敢于承担。

    所以,深吸一口气,目光微定,随即,厉寒再不犹豫,伸手推门而入。

    ……

    “吱嘎”声起,石门开启,厉寒缓步走进古殿。

    一步迈入,厉寒陡然一怔,望著殿中站立不动,如同亘古冰霜的一具身影,孑孑而立,心口忽然一阵剧烈的疼痛,让他几乎站不稳身形。

    空寂的青铜大殿,古老空寂。

    一位白衣女子,俏然而立,白衣素淡,若海月清辉,绝美动人,俨然一绝世丽人。

    然而此刻,她神情怔忡,望著面前悬挂的一幅古画,缥渺似在另一处世界,不可接近。

    阳光从殿顶打下,却驱不散殿中的阴寒。

    女子的身上,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死寂之意,久久不动。倒影在她背后,越拖越久,慢慢转移,而她始终一动不动。

    也不知这样站了多久,也不知她还想站多久。

    “师傅?”

    厉寒颤声问道,猛然一屈膝,“扑通”一声,重重跪倒在地。

    这一刻,什么隐瞒,什么劝说,全成了托辞。

    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感觉心中好疼,好疼,前所未有的剧痛,此生从未尝试过的疼痛。

    眼前之人,明明白衣素裙,空灵绝美,如同星空中的明月,大海上的明珠。

    但是,这一刻,明明如此绝美的景象,为何却带给人一种空洞,死灰槁木的感觉。

    这一刻,不用问,厉寒也明白,自己的师傅已经知道了衣南裘的一切消息,也知道了所有的前因后果,他不用再说,也没法多说。

    “厉寒……”

    陡然,也不知过了多久,大殿之中,那具身影终于缓缓转过头来。

    依旧是熟悉的面容,但面容上,却少了昔日的那种生气,如同灵性被全部抽走。

    望著面前的爱徒,明明知道他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可她脸上,却看不到丝毫喜悦的表情。

    “你回来了……”

    她勉强想挤出一个微笑,但试了几次,都不能成功,终于,重新转回头去,叹了口气。

    “回来就好,不怪你。”

    “是你师傅自己眼拙,看错了人,牵挂错了对象……”

    “只是可惜了那段时光。”

    喃喃说著,也不知是说给厉寒听,还是说给自己听。

    大殿空寂,只有她自己低低的声音,一如冰雪静冷,厉寒没有插话,也不敢插话。

    “寒儿,你看……”

    忽然,冷幻伸手一指面前悬挂的那幅画。

    面中,是一片花树,树上开满桃花。

    树下阴影中,站有一女子,似在说著什么,却无人应答。

    只有一阵风来,吹散漫天桃花瓣。

    女子就站在花树下,痴痴地看著,神情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眼泪却流下面颊。

    厉寒的师傅冷幻,念著最左角上首的一句诗:“吾在花中与花语,只是吾语花不语。”

    ps:祝大家圣诞节快乐。

    这一章写了改改了写,总是不是很满意,但也只能做到如此了。晚上还有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