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八百三十章、毁血誓
    而且提的要求,却又不是为自己,而是为宗门。

    隐丹门身为天下八大宗门之一,人脉广泛,与人为善,与另外七宗都有著交易往来,互有牵系,他们不可能出手针对隐丹门。

    甚至若有一日隐丹门若有难,只要有闲暇,他们必会出手相帮。

    而除了七宗和三大王朝,这天下,又有谁,能威胁到隐丹门的存在呢?

    白妙女居然说隐丹门会遇到危险,即使这只是未雨绸缪之说,也太过不同凡晌。

    因为厉寒明白,如果她认为,隐丹门的存在固若金汤,未来安危稳如磐石,根本不会有危险,是绝对不会提出这样的一个要求的。

    莫非,她已经有所感应,提前知道,隐丹门未来,会发生一件大难吗?

    而她身为法丹境存在,居然也照顾不及,难以扭转过来。

    厉寒深深地震惊住了。

    他不由想到,不久之前的梵音寺之变,和葬邪山之乱,天下两大顶级宗门,已经先后出现几近倾覆之祸,整个修道界,似乎一瞬间进入了风雨飘摇的时期。

    之前的和平乐土,都是假像。

    只是到如今,难道连一向与世无争,避居一隅,只是炼丹炼药为生的隐丹门,最终也难逃这样的下场?

    如果这样,那自己所在的宗门,伦音海阁呢?

    声势日隆的伦音海阁,是不是门内也有著这样的危机?

    自己的师傅还待在伦音海阁,那里还有自己大量的师兄姐妹,如果有朝一日,伦音海阁遇难,他们,又会遭遇到些什么?

    自己,有力挽狂澜,挽救他们的能力吗?

    一想到此,厉寒就不由心急如焚,对炼制成天人造化丹的需求,更加迫切。如果他能成为法丹,不管如何,至少都有著一丝抵抗之力吧。

    想到此,他再不犹豫,重重一点头,道:“好,厉寒承诺!”

    虽只五字,字字千钧,他明白说下这五个字的意义。

    可有什么,比得上让自己突破法丹,带来的强大威慑力上呢?

    有了法丹境的实力,自己就能守护自己想守护的,未来帮助一次隐丹门,只是应有之义。

    哪怕就算白妙女今日不提,有炼丹之恩,有万璇纱,叶清仙等相熟之人俱在隐丹门,厉寒也绝对不会放任不管的。

    所以,他答应得很决然,很冷静,没有一丝后悔之色。

    金座上首,隐丹门主’千世丹仙’白妙女看得不由一怔。

    她没有想到,厉寒答应得这么痛快,这样决绝,这样理所当然。

    不过随即,看一眼旁边站立伺侯著的自己爱徒万璇纱,她隐隐有所悟,严肃的气氛顿去,心中忽然冒起另一个想法。

    “也许,如果一段感情的羁绊,会远比一个口头的承诺,要重要,更牢固得百倍呢!”

    心念一动,她看向厉寒的眼神,立即变得不一样。

    ……

    而底下,厉寒,万璇纱并不知道她此时突变的想法。

    对厉寒来说,答应白妙女一个要求,并不算太过份的事。

    唯一难的,只是要求的内容。

    没想到,白妙女说的,居然只是隐丹门遇难时,前来营救一次,这种条件,甚至都不能算作条件。

    是以厉寒自然答应得无比痛快,根本不会后悔。

    要说那个条件里面,唯一比较难做到的,便是要厉寒无论正在什么地方,正在做什么事情,都必须无条件离开,赶往隐丹门,前来救援。

    如果当时厉寒正好无事,自然最好。

    如果正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耽搁一段时间,或者刚好碰上自己另外的朋友遇难,情况更急,一时两难,却不得不只选隐丹门,可能会有所怨怼。

    但是,任何事情,有付出就有收获,有得到就要失去。

    想让隐丹门付出如此重大代价,来帮助自己炼制天人造化丹,却又什么都不想付出,不想承担,那不是厉寒的做法。

    所以,哪怕为难,厉寒还是一定会答应。

    因为成就法丹之后,他能护佑的东西就多了许多,而且哪怕真遇上那样的危急时刻,他要救的,也是万璇纱,叶清仙等相熟之人所在的隐丹门,是为救朋友而来,而不是只为承诺。

    这就没有差别了,是以厉寒毫无心理负担。

    而且,厉寒暗暗猜测,即使‘千世丹仙’白妙女隐隐感应到隐丹门有危机,也绝不可能就在现在。

    有她这样一位法丹存在,镇守,至少可以肯定,隐丹门短时间内是不会有事的。

    甚至在两人炼制出天人造化丹,厉寒吞下晋升为法丹境之前,都是不会有事的。

    所以,他也不用太担心,现在就要面对什么,略有些放心。

    而且,为显诚意,空口无凭,避免‘千世丹仙’白妙女认为自己可能会不守诺,炼丹之时不尽心力,厉寒还当众发下了心魔之誓。

    表示只要万璇纱口令一到,无论自己正在做什么,正在何方,一定会星夜兼程,赶来隐丹门救援,算是熄了白妙女最后的忧虑。

    所谓心魔之誓,不是天道,但是,却涉及自己心灵圆满的程度。

    一旦发誓不遵,心灵就会有缺陷。

    修为低的时候尚不觉得,等到以后修为高了,再要突破瓶颈之时,极有可能就遇上心魔障。

    一旦抵御不过,就是晋阶失败,轻则伤残,重则毙命。

    所以心魔之誓也是修道界一种特别流行的誓言,一般修为较高,前途较远的这种人,发下这种誓言,都不可能会主动违背。

    厉寒年纪轻轻,就已经是伦音海阁顶峰弟子,气穴巅峰修为,未来甚至还有希望晋阶法丹,自然不可能做这种事。

    白妙女彻底放下心,此事就此商定下来,算是条件谈成。

    至于那几个贪图厉寒三株灵药的人,自然更不必提。

    有堂堂法丹境存在,‘千世丹仙’白妙女掺合其中,隐丹门中,谁敢打那两株药草的主意?

    只怕夹著尾巴做人都来不及,更不会有什么危险。

    所以,厉寒也不由放心,知道只要不出意外,炼制天人造化丹之事,就是稳稳当当,只能丹成的那一刻了。

    他询问过万璇纱与白妙女,得知,虽说三大主药齐聚,数十种珍稀辅药,隐丹门也应有尽有,不用再外出寻找。

    但炼制这样的下品宝丹,无论是万璇纱,还是白妙女,其实都是第一次,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所以,为免失误,增加成功率,两人要一起商讨一些时间,拿出一个最佳的炼丹方案出来,并再寻找一些可以增加炼丹成功率的物品,和提升自己的炼丹术,调整自己的心态。

    约在半年之后,等她们心境圆满无缺,诸种准备齐备,炼丹方案也纯熟无差,才会正式开炉炼丹。

    而正式丹成之时,若无意外,大概在一年之内,请厉寒回去,也做好准备,先将修为提升到至少中阶半步法丹之境。

    不然,服下天人造化丹,就是暴殓天物了,而且会降低成功率。

    所以,听到要一年左右才能成丹,厉寒也就不准备继续在隐丹门停留下去了。

    对他来说,留在隐丹门,不过就是为了探查隐丹门发生了何事,和跟万璇纱见面碰头,将天人五衰草交给她,拜托她炼制天人造化丹。

    现在知道她们还需要时间准备,和调整心绪,真正成丹,还有一年之久的时间,他也担心自己宗门内,是否出现了什么危机,所以打算先回宗门看一看。

    其实担心宗门,莫不如说是担心自己的师傅,孤身一人,留在峰内,是否有什么危机?

    自己那几位朋友,‘赤刀’裂红裳,‘千机鸟’有琴诗霜等,又是否会遇有什么危险?

    所以,厉寒要先回宗门,确定安心之后,再找一个地方,觅地闭关。

    争取在一年时限之内,将自己的修为,从刚晋升的气穴巅峰之境,再作突破,晋升成为至少一位中阶半步法丹的存在。

    厉寒如今的修为,虽说已达到气穴巅峰,但距离初阶半步法丹都有好些距离,更不用说中阶半步法丹。

    虽说只要给他时间,早晚都能达到,但现在,厉寒欠缺的就是时间。

    一年之后,天人造化丹炼制成功,他却修为不够,放在身上,引人窥伺,那是最危险的事情。

    天下不知多少卡在法丹之境,不能突破的人,会为此而疯狂,不惜代价,无惧生死。

    隐丹门中,只怕也不例外。

    到时候,即使厉寒修为大涨,也绝对抵挡这滔滔大潮。

    因此,如果能在丹出之时,一口服下,是最好的事情,也能将危机,降到最低。

    因此,虽然感觉时间有些紧急,但因为有服气秘卷存在,又可以持续不断的炼化异种道气进行晋级,厉寒还是觉得,有不小的希望。

    这也是他要找个安全的地方闭关的最重要原因之一。

    在隐丹门这等地方,虽说也算安全,但毕竟是客居,不算方便。更难保持在自己宗门时那种纯然如一的心境,影响他修为的晋阶。

    在伦音海阁自己宗门,身边一切都是熟悉的场景,身心彻底放松,自然最佳。

    于是,厉寒张口,准备向金座上首的‘千世丹仙’白妙女和旁边的‘罗绮素手’拜别,准备等一年之后再来。

    却不想,就在此时,隐丹门主‘千世丹仙’,却又向厉寒提出了一个奇怪的要求。

    “等一下。”

    见厉寒顿住,她开口道:“听说你身上,有一张璇纱给你签下的血契誓贴。如果你信任隐丹门,请你现在拿出那张血誓之书,当众撕毁,我们会如约为你炼丹。”

    顿了一顿,她注目厉寒,眼神中露出奇异的神彩,淡淡道:“如果你不信,现在就可以带著三大主药离去,我保证不会为难你。”

    “什么?”

    厉寒一时怔住。

    而万璇纱,也完全没有预想到这个变故,一时不由急了,急切地道:“师傅?”

    可是白妙女不答,只是望著厉寒,摇了摇头。

    一双明亮的目光紧紧地盯著厉寒,想从他脸上看出些什么,大殿中气氛一时紧张起来。

    ps:第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