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八百二十五章、我只相信你
    他没有责怪万璇纱,知道这也不是她想要的结果,是有人故意在她身边安插了眼线。

    谁会想到两名平日里伺侯她饮食起居的普通侍女,居然是别人布下的眼线。被她们探知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并禀告了上去,才引起别人的贪欲。

    甚至,之所以会如此,还是因为万璇纱太想帮助厉寒,也太喜欢钻研丹道,所以自得到第一株主药开始,其实就已经一直在钻研炼制天人造化丹的手法和增加成功率的办法。

    后来又得到地剑玉兰,机会大增,自然钻研得更热衷更勤快,才终于被别人看出端倪。

    毕竟没有谁会无缘无故,突然莫名其妙的对一种丹药感应趣,而且还是上古早已失传了的丹药。

    别人能猜测得出来,也不奇怪。

    万璇纱是想升华自己的丹道,也是为了帮助厉寒成功炼制出天人造化丹,在此其间付出过巨大的努力,这一切辛劳,她都没有跟厉寒说,但厉寒也猜测得出来。

    所以当万璇纱一直在说自己不够小心,对厉寒抱歉时,厉寒阻止了她,摇摇头道:“万姑娘你大可不必如此,听你这样一说,要解决这件事其实也很简单,不过有两个选择,等下我们再探讨不迟。”

    他没有再在这个话题上多作纠缠,反而笑问道:“无事不登三宝殿,万姑娘没有猜错,厉寒这次找你,还真有要事。万姑娘,你可猜得到,这是件什么样的要事?”

    “啊?”

    万璇纱先是一怔,随即,似是想到了什么,眼瞳猛然睁大,神色间充满了无边地激动,道:“难道?”

    “不错。”

    厉寒一笑,先是肯定了万璇纱的猜测,随即也知道万璇纱的急切心情,手一伸,右手便已经从储物道戒中,掏出一个小小的寒冰玉盒,递到万璇纱的面前。

    “炼制天人造化丹的第三味主药,天人五衰草。万姑娘,你看看,这草可对?”

    “啊,啊……”

    惊叫了两声,万璇纱此时,已经实在不知道用什么来表达自己的心声。

    刚才忧虑那几名隐丹门高层手段的她,此时已经完全把这一切都抛到九霄云外,眼中只有那个散发著淡淡冰雾的寒冰玉盒。

    “这真的是天人五衰草吗?天啊,没想到厉大哥你竟然真的有朝一日,可以将此三大主药聚齐。太好了,炼制天人造化丹有望了!”

    她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接过玉盒,似乎还有些不敢相信,将其打开,露出里面缺了半叶,散发著一股淡淡死气的淡灰色小草,掏出一枚鉴灵镜,仔细研究了片刻之后,终于不由再次一脸震惊地抬起头。

    “真的是天人五衰草,天啊,没想到厉大哥你真的能将其找到,太好了,太好了!”

    她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不言而喻,甚至不输于刚得到天人五衰草时的厉寒。

    这兴奋,不是因为即将有可能炼制出真正的上古宝丹,天人造化丹,见证一位法丹的诞生而兴奋,而是有生之年,居然能看到将失传的宝丹重现,并将即将亲手炼制这样的宝丹,参与进这样的传奇事件中,足够让她兴奋到难以自制。

    原本,根本没有抱多大希望,厉寒真的能将这三大主药闪齐,虽然一直有这个鼓励,但也不过是内心深处的一种盼望而已。

    就和明知前路艰难,仍会劝告勇敢前行一样,都不过是一种希冀。

    厉寒能得到第二株主药地剑玉兰,已经足够让她惊讶,现在居然真的寻到了其中最重要最珍贵的一味,天人五衰草,就更让她意外和惊喜了。

    三大主药齐聚,真的就能尝试炼制天人造化丹,这是何等的造化?

    虽说炼制这样的宝级丹药,即便连她,也是极大的挑战和考验。

    但不管如何,只要有这个过程,就足以对她今后的丹道,产生巨大的影响,甚至可以说是质的飞跃,等闲人哪有这个机会。

    莫说四品灵草的珍贵,而且还一次要三株。

    最特殊的是,这三株,还刚好是炼制失传已久的下品宝丹,天人造化丹的主药。

    这样的机会,莫说万璇纱此生是头一次,对于隐丹门很多长老甚至隐丹门宗主来说,只怕都未必有这样的机会。

    所以,她如何能不激动,如何能不兴奋?

    只是,兴奋兴奋著,忽然,万璇纱似是想到了什么,陡然脸色又不由一黯,伸手默默合上玉盒,然后又将其推还到厉寒身边。

    “这是?”

    厉寒见状,不解地望著她,不明白为什么刚刚见到这天人五衰草,还兴奋如斯,转头又将玉盒递还他身边。

    面对厉寒的眼神,万璇纱低下头道:“璇纱答应好好帮厉大哥保管这两味灵药,却不想不但未曾履职,反而给厉大哥带来了如许多麻烦,让别人对这两株灵药窥视觊觎。厉大哥还肯将这炼丹的重任,交到万璇的手中吗?”

    闻言,厉寒先是一怔,随即不由失声笑出来,指著万璇纱笑道:“当然是你了,傻瓜,舍你其谁,没你谁替厉某炼丹,厉某又不会自己炼丹!”

    万璇纱道:“厉大哥完全可以找一个丹道技术更高的人,炼丹更安全,成功率也更高。”

    犹豫了一下,她低声道:“譬如如果厉大哥愿意,璇纱可以亲自出面,求见我的师傅,隐丹门宗主‘千世丹仙’白妙女,或者太上长老‘丹王’祖青柏,他们极是宠我,炼丹技术也远高于璇纱。只要璇纱出面请求,他们应该愿意为了璇纱,出手一次,厉大哥炼丹的成功率更增。”

    苦笑了一声,她再次道:“何况,哪怕没有璇纱,只要厉大哥拿出这三大主药,求上门去,只怕看在炼制的是下品宝丹的份上,他们也是愿意破例出手一次的,这天下,又有哪个丹师,抵制得了亲手炼制一次天人造化丹的诱惑呢?”

    闻言,厉寒望著茶桌对面,略有些失落的万璇纱,先是一怔,随即,不由哈哈大笑。

    万璇纱不解地望著他,不明白他为何发笑。

    终于,厉寒笑毕,脸上的神色也变得前所未有的认真。他深深地凝望著万璇纱,目光炯炯,片刻时分后,终于一字一顿,说道:“不,我不需要别人为我炼这炉丹,万姑娘……”

    “嗯?”

    万璇纱看著他。

    却见厉寒淡淡地开口道:“自始至终,我只相信你!”

    茶室中,忽尔变得无比的安静起来。

    静得这个世界,听不见一丝的声音。

    简简单单的九个字,随随便便的一句话,可是当厉寒那句‘我只相信你’落入万璇纱的耳中,却瞬间犹如一道霹雳,震开了所有迷雾,震散了所有阴霾,也震碎了所有犹豫不舍。

    短短五字,如一股暖流,注入心间,足见其温。

    “好。”

    终于,万璇纱再次伸手,将桌面上的那个玉盒取了回去,望著厉寒,神色也是前所未有的严肃,郑重承诺道:“璇纱定为厉大哥炼好这炉丹。只要璇纱不死,此三大灵药必然属于厉大哥,就算璇纱死去,炼制出来的这炉天人造化丹,主权亦依旧属于厉大哥。”

    “不用这么严肃。”

    听她说得这么郑重,厉寒不由笑道。

    虽然心中,他也无比重视这炉丹药的结果,但他不可想因此,动辙就生不生死不死什么地。他望著万璇纱,静静地道:“尽力就行。”

    望著著厉寒无比认真的眼神,万璇纱心头忽地一跳,眼神一个闪缩,不敢再与之对视,转移开头去,郑重点头道:“是,厉大哥,我知道了。”

    她将玉盒收入储物道戒,没有多说,一切已在刚才那寥寥数语中定下。

    只是过了片刻,她才似乎又不由想起,再次好奇问道:“哦,对了,刚才好像听厉大哥说,对那些窥视这三大主药的人有办法解决,不知是什么办法?真的吗?”

    厉寒闻言,也收回刚才的异相情绪,收起心绪,温声开口道:“对,其实解决这事不难,不过目前我们有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可能略有后患,依旧会引来一些麻烦,甚至麻烦更大;第二个,其实成功几率更大,但是,需要由你出面,找到一个你确认百分之百可以相信,而且大公无私,并且手中有权之人。”

    “哦?”

    万璇纱闻言,也不由被引起了好奇心,询问道:“那厉大哥快说,什么是有后患的办法,什么又是没有后患的呢?”

    厉寒伸出一根手指,在万璇纱面前摇了摇,开口笑道:“先说有后患的。”

    见万璇纱盯著他,认真的在听,厉寒当即也不卖关子,直接道:“其实很简单,你刚才说,那些人最怕什么?”

    万璇纱闻言,不由面露思索之色,不过一时半会还是没有想出来,不由摇了摇头。

    厉寒开口道:“他们怕此事公布出去,怕隐丹门上层知道,怕天下人也知道。”

    万璇纱眼睛一亮,道:“你是说?”

    厉寒点头道:“不错,正如你所想,那些人怕我们,我们只要反其道而行之,自然就可以遏阻他们的行动。那就是将此事公布出去,引起天下人的关注,有了别人的关注,那些人自然也就不敢伸手了。”

    “啊,这?”

    万璇纱呆住。

    这个办法她还真是从未想过,一是之前没想到这点,只想为厉寒保密。

    二,也是因为这个办法,优点和缺点同样明显,那就是,即使解除了这一群人贪婪的危机,却可能引来更多贪婪的人群。

    这也是厉寒所说,有后患三字的意思了。

    这何止是有后患,而且简直是后患无穷。

    一旦别人知道厉寒和万璇纱手中有赤凤化形花和地剑玉兰这等顶级灵药,只怕无不疯狂。相比于那几名隐丹门高层目前还算隐晦怀柔地举动,那些人可能有过之而无不及,手段更要激烈得多,什么手段都用得出来。

    所以,这个办法,等于前驱狼后引虎,智者所不取。

    所以万璇纱也只是一怔之后,随即就很快明白过来,佯嗔道:“厉大哥逛我,这还不如不说呢。第二个没后患的呢?”

    厉寒闻言,忍住了逗笑的心思,微微一笑,继续开口说道:“第二个手段,其实我之前已经说了,和第一个办法虽有不同,其实异曲同工。”

    “哦?”

    万璇纱眼瞳一动,似有所思。

    ps: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