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八百二十四章、人性本贪
    我等了你好久。

    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在此时此刻,却似有一种特殊的意味在其中。

    这一刻,即便心坚若厉寒这等铁人,心中也不由泛起一丝淡淡的涟漪。望著万璇纱那特殊的清颜,心中涌起一种特殊的意味。

    他一时讷口,久久难言。

    良久。

    万璇纱一笑,道:“远来为客,请坐吧!”

    “好。”

    厉寒也从万璇纱带来的特殊感受中脱身出来,见到此幕,不由尴尬一笑,道:“好。”

    在万璇纱的牵引下,两人来到内室,一间素淡典雅,别人看不到模样的茶室之中,分宾主坐下。

    万璇纱道了两个字:“稍等。”

    随即,走到一旁,引泉烧水,最后给厉寒端上一杯清香碧绿的香茗,开口道:“此为我隐丹门的特产,青茶,厉大哥尝尝,看可还合口味?”

    “好。”

    厉寒答应一声,接近茶盏,轻轻一抿。

    茶温不冷不烫,温度刚好。入口微涩,但片刻之后,却自有一股奇异茶香,冲入鼻端,久久不散。

    这让也算见多识广的厉寒,一口饮下之后,也不由双目猛亮,脱口而出:“好茶!”

    “多谢厉大哥称赞。”

    万璇纱微微一笑,接过厉寒喝剩下的茶盏,放到一旁,又再冲泡了一杯,递给厉寒,这才坐到厉寒身边,道:“厉大哥哥这次前来隐丹门找我,可是有什么要事?”

    “没有要事便不能找你吗?”

    厉寒开口。

    不过随即,他便收起玩笑,目光隐晦地瞥了瞥院外的那几名哨探,开口问道:“万姑娘,隐丹门到底发生了何事?为何连你这位丹榜第一,都要受到监视?”

    “这个?”

    闻言,万璇纱先是沉默了一下,随即苦笑一声,开口道:“说起来,还是璇纱自己不小心,泄露了秘密,此事倒是跟厉大哥也有所关联。想必,这次厉大哥上山来看我,也没有那么容易见到吧?”

    “不错。”

    厉寒淡淡点头,心中却是暗道,何止是不容易见到,是根本没有机会见到。

    别人一听说自己要找万璇纱,便先跟自己说万璇纱在跟炼丹司的司主在炼丹,要一个月才能出关。

    再想找叶清仙打听一下消息,又说叶清仙也在闭关,不成半步法丹绝不出关。

    再想问问风无鞘和养乐欣两个人的消息,又被告知他们已经出宗,执行一项特殊任务,最低要一个多月才能回来。

    所以无论如何,总而言之,就是无论厉寒想要见谁,至少都要一个月之后。

    如果能得知确切的消息,等上一个月也无所谓。

    但银令金剑管仲平所说的,只是至少一个月以后。如果厉寒真等上一个月,最后的结果,可能又是一个月,再一个月,月月无穷尽,谁又知道呢?

    所以,厉寒才会想方设法,自己夜探隐丹门,这才来到圣丹院,见到万璇纱本人。

    不出所料,她果然没有和什么炼丹司司主在炼什么顶级灵丹,而是自己一个人待在圣丹院,周围还有一大圈人监视,形同囚禁。

    说是囚禁可能也不太准确,但总之,就是有人故意蒙蔽了她的耳目,遮蔽了她的视听,阻碍了她与外人见面的机会,从而让她形同一座孤岛,只能在自己的炼丹房之中,孤独生存。

    万璇纱闻言,果然无奈地笑了一声,随即,才将缘由对厉寒娓娓道来。

    原来,自当初与厉寒同行,冒险得到四品低等赤凤化形花,万璇纱带回隐丹门之后。

    可能是猜测到这等灵花,极有可能引起别人的窥视,尤其是涉及到炼制天人造化丹,所以万璇纱一直小心翼翼地隐藏著这个消息,将得到赤凤化形花的消息隐瞒了下来。

    后来,在五境青年修士擂后,万璇纱又得到厉寒寻来的第二味天人造化丹主药,地剑玉兰。

    她心知炼制成天人造化丹的机会越大,被别人窥视的可能性就越多,所以同样,不敢将此事告知隐丹门上下,而是选择了自己研究。

    只是,世上没有不漏风的墙。

    万璇纱太低估了隐丹门众丹师对顶级灵草和上古丹道的追求欲望,可能他们中一小部份人,反而不是冲著赤凤化形花和地剑玉兰有机会炼制成功的天人造化丹,是对人突破法丹有极大帮助的下品宝丹的功用而来。

    而是他们就是想得到这种顶级灵花灵草,再现天人造化丹的神话,想到早已失传的那种上古丹药,在他们手中重现,复原,他们就有一种无上的成就感,浓浓的满足感。

    所以,一旦让他们知道了万璇纱手中,拥有炼制天人造化丹的两大主药,只差最后一味,只怕任谁,也要疯狂。

    甚至就算只有其中一味,也足以让人疯狂。

    不管为武道还是丹道,结果都一样,肯定会引起别人足够的窥视。

    万璇纱正是因为明白这点,所以才隐藏这些消息。

    但是她的小心,却引起了有心人的怀疑,有人悄悄在她身边安插了两名炼药待从作为眼线,对她每日研究的丹书,炼丹术,一一记录下来,然后通报自己。

    就是从这些记录之中,有人窥到了可能,然后一次试探。

    终究万璇纱不是太有心机的人,可能是慑于一向以来,长辈应有的威严和慈善,她终于还是招认了出来,而结果,便可以想见。

    那几名隐丹门高层,隐晦地向她求借这两株灵药,她自然不肯给,那几名隐丹门高层详加盘问,百般诱导,但万璇纱就是坚持,开口说这两株灵药都不是她自己的,所以她不可能借给那几名隐丹门高层。

    这就让隐丹门高层郁闷了,开始还以为她是托辞。

    直到万璇纱详细说明这两株灵药的来历,那几名隐丹门高层才最终相信,不过随即,就更抑郁了。

    如果这两株灵药是万璇纱自己的,凭她的单纯心思,挟隐丹门对她十数年的培植和养育之恩,那几名高层相信,想全要这两株极品灵草可能略小,但要一半乃至大部份,却极有可能。

    甚至让她心甘情愿的全部献上,为隐丹门的丹道未来考虑,也十分有可能。

    但结果,这两株灵草,居然不是她自己的,而是别人寄存在她这里的。

    这就头疼了。

    万璇纱就是这样一个人,认死理。虽单纯,却不傻。

    她的东西,隐丹门想要,难度不大,但如果是别人的东西,寄放在她这,隐丹门想要,却绝无可能。

    是她的就是她的,可以送给别人,但别人的就是别人的,既然是寄存在她这,也就说明她没有支配权,在没有得到厉寒的同意之前,她不会让任何人动一根手指。

    所以,她坚决地拒绝了,连委婉一句都没有。

    那几名隐丹门高层自然不甘,这样两株四品灵药,本就少见,便是隐丹门的宝库中,都没有几株。

    更何况,这两株刚好还是炼制天人造化丹的三味主药之二,他们就更不可能放弃。

    软压不行,因为他们已经试过了,万璇纱不可能因为隐丹门对她的恩情,就将厉寒的草药献上。

    但来硬的也不行,因为万璇纱的身份,是隐丹门的丹榜榜首,未来宗主继承人的人选之一,更是宗主千世丹仙白妙女的记名弟子,也是唯一一名记名弟子。

    这样的身份,在没有禀明宗主之前,谁敢对她硬来?

    一旦让宗主知晓,后果不难想像,除非他们敢叛逃出隐丹门,不然天下绝难有他们的容身之地。

    只是,就算叛逃出隐丹门,凭隐丹门的强大人脉和势力,也可以让他们接下来的生路举步维艰,甚至陷入无穷无尽的追杀之中,痛不欲生。

    偏偏,当初安排侍女,探知到那个消息之后,他们出于自私的目的,别说上报,就连自己人,也只告诉了几个。替万璇纱隐瞒还来不及,怎么肯光明正大的告诉别人。

    这样做原因有二。

    其一,是如果他们真这样做了,那凭他们的身份地位,就算最终万璇纱交出这两大灵药,也不可能是他们的。

    不说隐丹门宗主,光副宗主,太上长老那几个,就有好几个,他们还不够分的。

    其二,便是如果他们真这样做了,那岂不是昭告天下,他们用无耻的手段,谋求自己宗门下弟子们手上的东西。

    传出去不但沦为笑柄,更易让这两株灵草广人为知。

    这样做有两个后果。

    其一,便是隐丹门宗主,也知道这个消息了,如果看不惯他们这样的举动,可能会制止,他们也扭不过一位法丹级强者。

    其二,便是即使隐丹门宗主不阻止他们,全消息被传得全天下都知道了,所有人都知晓世间有这样两株灵草在他们手上,他们日后的日子也别想好过,甚至说不定还痛苦不堪。

    有人便可以为了利益,而刺他们,强抢此草,这也不是完全没可能。

    所以,如果能悄无声息,得到这两株灵草,又不惊动其他人,岂不是更好?

    所以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别说主动将消息上报给宗主大人,还刻意阻扰别人与万璇纱见面的机会,就是想减少这两株灵草泄露的机会,再寻其他办法。

    但让那几人没有想到的是,消息没有泄露出去,灵草的主人自己去先找上了门来。

    他们误以为厉寒此来,是想带走那两株灵草的,自然要百般推辞和拖延,不让厉寒与万璇纱见面,甚至不让厉寒与所有有可能告诉他万璇纱真实动向的人见面。

    就是想逼他,先无功而返,然后他们再加快速度,谋夺两草,弄到手再说。

    到时候,就算厉寒想要回,也无处可要了。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厉寒居然胆大包天,敢夜探隐丹门,并闯入圣丹院之中,再见到万璇纱,终于明了了一切。

    “原来如此。”

    厉寒点头,终于明白前因后果。

    ps: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