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八百二十三章、相见
    就这样小心翼翼的,过了约摸数刻时分,厉寒终于悄悄的蛰摸到了圣丹院的门外,沿途没有被一个人发觉。

    到达圣丹院门外之后,厉寒隐于一株烟树之后,悄悄朝前观望。

    这一望,顿时就让他发现异常。

    本来丹榜弟子,身份尊崇,有几个护卫也算正常。但是,绝无如此一身劲装,明里暗里,至少有四五处岗哨的规模,而且最重要的是,此为隐丹门中心地带,别说寻常仇敌摸不上来,就算能摸上来,一般护卫也绝难抵挡,有等于无。

    所以,很明显,这些人最重要的作用,不是保护万璇纱,而是监视万璇纱。

    从他们隐隐约约合围的架式中,厉寒看得出来,他们很明显,对外松驰,对内,却极是严密,关注的对象,大多是圣丹院之中。

    而他们这样的动静,反而让厉寒眼睛一亮。

    因为有护卫,就表明里面有人。如果里面没人,这些护卫也就没有必要存在了。

    而让人奇怪的却是,这些护卫,监视的却不是外面来的人,而是里面存在的人。

    这就耐人寻味了。

    毫无疑问,厉寒的感觉没有错。

    隐丹门中,必然出现了某些自己所不知道的变故。而这个变故,很可能还跟自己请求万璇纱帮助自己炼制天人造化丹有关。

    之所以有这样的猜测,原因很简单。

    其一,若非跟自己有关,那隐丹门弟子对自己不会是那般表情,隐丹门三司之一,戒律司四大主事之中的‘银令金剑’管仲平,对自己的态度,也不会那样奇怪。

    而其二,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也就是,有些人似乎不希望自己查到什么,或者说,不如不希望自己见到什么。

    由求见万璇纱,叶清仙,风无鞘,养乐欣等人先后受阻,厉寒不难猜测,这些人,就是为了避免自己与隐丹门中熟悉的弟子见面,从而探查到他们的消息,或者与他们接上头。

    那原因是什么,毫无疑问。

    能让自己跟万璇纱,叶清仙,风无鞘,养乐欣等,有所关联的,只有自己请求万璇纱炼制天人造化丹一事。而能让隐丹门对自己如此态度的,更明显只有这一个原因。

    所以,要么是万璇纱被软禁,不让她与外人见面;要么,就是有人蒙蔽了她,断绝了她消息的来源,让她不知道自己上隐丹门求见的事。

    不管是哪样,只要万璇纱还在圣丹院中,自己就有见到她的机会。

    只要见到她,一切就会真相大白。

    想到此,厉寒再不犹豫,小心翼翼绕著圣丹院转了一圈,终于让他发现了那些明哨暗哨的薄弱之处,趁著一个人低头的瞬间,启动一门隐形幻术,整个人仿佛一个透明的水人,缓缓靠近,最终避过了那些明哨暗哨,身形一闪,躲进了圣丹院的院内。

    一进入院内,景象便截然不同。

    似乎是因为圣丹院内,布置过特殊阵法,所以外面是烟雾弥漫,但在圣丹院之中,却干干净净,清清楚楚,什么异常也看不见。

    显然,当初建造圣丹院的时候,就想到了这个问题,以院子为大阵,设置了驱雾之阵,所以这圣丹院中,所有烟雾便全无藏身之地,而且明显还有聚灵之阵,使得院中的灵气,比起其他地方格外浓郁。

    在这样的地方修炼,一日可抵外界半月,一年差不多就可以抵得上外界苦修十五年。

    时间短尚不觉得,时间一长,那差别简直是天差地别。

    不过一想也觉得理所当然。

    这可是隐丹门最具炼丹天赋,将来甚至有可能继承隐丹门门主地位的丹榜第一,‘罗绮素手’万璇纱的居所。

    毫无疑问,别说普通丹榜弟子,就是隐丹门丹榜前七中,除去‘罗绮素手’万璇纱之外的另外六人,居住肯定也不及这圣丹院高明,院中的聚灵阵法,也不可能有这般逆天的效果,最多四倍五倍就算了不起。

    排名第二的,可能达到七倍八倍,但也绝对达到十五倍之多。

    当然,如此逆天之功效,肯定也跟圣丹院建立之地有关,此地极有可能是隐丹门的灵眼之一,若非如此,丹榜第一弟子所居的圣丹院,也不会建在这里。

    想必,他们的宗主,甚至太上长老的居所,也不会比这里差,甚至犹有过之,能达到一比几十的概率,都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当然,这些都跟厉寒没什么关系,伦音海阁也有这样的居所,只不过厉寒成为顶峰弟子后就出来了,基本没怎么回去,自然难以享受这样的福利。

    不过等他这次回去,身兼刚在五境青年修士擂上前五之势,回去肯定要重新排名,到时候,他的待遇,也未必就差于万璇纱多少。

    甚至从某些方面来说,万璇纱只是丹榜弟子,并不是武道第一,而厉寒,在整个伦音海阁年轻一代弟子中,目前已经超越了绝大多数人,仅次于‘飞雪剑王’应雪情一人,而且他是以武道称雄,在这个唯武独尊的世界,厉寒的待遇,怎么也不可能输于万璇纱多少。

    厉寒小心翼翼朝前行进,每每将身体掩映在院墙树影之中,以躲避外面各种哨探对圣丹院内的监视,终于,约摸片刻时分后,他越过一面假山湖泊,终于看到了圣丹院中,有一间小小的丹室,还亮著灯火。

    丹室外,还有两名女待等待,而丹室中,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个窈宨的身影,正在一尊丹炉前忙碌著什么,有缕缕丹香,从丹室中飘出,给人以清逸雅致之感。

    “肯定就是这里没错了!”

    虽然跟万璇纱认识不久,但厉寒与她,可是有过一段患难生死之情,同时从玄龟内丹世界中探险出来,又千里同行,两人之间的感情,已经越越了生死,达到一种难以言喻的境界。

    所以,即使相交尚短,而且又很多没见面,但厉寒还是一眼,就认出,这绝对是‘罗绮素手’万璇纱的身影无疑。

    “既然是她,那就证明自己的猜测没有错误。现在唯一的问题,便是如此引开旁边侍侯的两名侍女,潜入室中,见到万璇纱一面了。”

    目光转动,略作思索,片刻,厉寒就有了方案,忍不住微微一笑。

    ……

    片刻时分后。

    一道黑影一闪而过,当两名侍女惊觉,却发现黑影已经不见。

    两人吃惊,对视一眼,其中一人悄悄走上前一步,就想再看一看,但就在此时,鼻中闻到一股甜香,整个人顿时一软,就要栽倒在地。

    但就在此时,一阵清风吹来,顿时托住其身形,稳稳倒地,没有让其摔倒,更没有弄出丝毫动静。

    另一名侍女看得一呆,忙张口欲叫,只是“啊”字刚半个字出口,脖子后便是猛然一记刀掌袭来,她闷哼一声,双眼一闭,随即也人事不知,整个人软软倒地,被一个黑影接住,缓缓平放于地。

    黑影一笑,自然是厉寒无疑。

    凭他此时的身手,能力,对付区区两个不过混元期的侍女,还不是手到擒来。

    他走到窗前,轻轻敲了敲窗。

    屋内,那个窈宨的身影顿时一顿,不过却没有如常人一样大惊大呼,引来岗哨,而是轻轻地道:“谁?”

    “是我。”

    男子的声音响起。

    屋内,女子怔了一下,随即,并无起身,只是淡淡道:“请进。”

    厉寒推开窗外,整个人快若闪电,如同一片纸片一般一飘而进,看到丹炉前那个美得不似人间的绝世女子,轻轻一笑,道:“万姑娘,好久不见,我们又见面了。”

    少女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定定地看著面前男子的面庞良久,方才轻轻地道:“厉寒,是啊,好久不见。不过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找我的,果然,你终于来了,我等了你好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