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八百二十章、诡氛
    隐丹门,既称为天下八大顶级宗门之一,又是整个真龙大陆最强大的炼丹门派,其门内,自然,也有著详细的分工和织织体系。

    伦音海阁有七脉之别,葬邪山分两阁六道三护法。

    而隐丹门,则分四坊三司九院,可谓分工最严密与细致的一个宗门。

    不过,九院的地位较低,俱是负责一些炼丹的辅助事宜,基本没什么存在感。

    四坊三司地位最高,堪称隐丹门的中坚力量。尤其是其中三司,武道司,炼药司,和戒律司,地位最高,为隐丹门中势力最强大的三个组织。

    武道司,顾名思议,这是一个纯粹以修习武道,传授剑术的地方。

    这个地方出来的人员,最后都是加入了隐丹门的护卫组织。可以说,没有武道司,也就没有如今的隐丹门。

    毕竟,能炼制丹药的宗门,太稀少了,能炼制顶级灵药,甚至有可以提升人突破法丹几率丹药的宗门,更是稀世之宝。

    如果只是纯粹一些炼丹师,早就被人当肥肉吞掉,瓜分一空,不掌控在手谁肯甘心。

    但是,正是因为有著自己的保护力量,武道司存在,所以隐丹门才能屹立如今,并跟另外七大宗门条件交换,以丹药换资源,换和平。

    隐丹门炼制出来的传说级灵丹,皓月烈心丹,是目前世人所知,除了已不可能炼制成功的下品宝丹,天人造化丹外,最大几率助人突破法丹的丹药。

    即使是以隐丹门这样的顶级炼丹宗门,三十年也才能出炉一粒,隐丹门自己都嫌不够用。

    但这种情况下,却仍要与另外几大宗门交换,每一百多年,才能自己留下一粒,可见代价。

    正是因为有著武道司的威慑,和隐丹门的良性展政策,这才维持著隐丹门的和平展,让一群主要由炼丹师组成的宗门,成为如今天下八大顶级宗门之一,而且地位不低。

    这算得上是一个奇迹。

    所以,武道司,可以说是整个隐丹门,最强大的震慑力量。

    这个组织内,光高阶半步法丹强者,便有两位,其他中低阶半步法丹,约近十位,气穴巅峰,更是至少有著数十位之多。

    实力最低的,也有气穴中期修为,不然,根本没资格进武道司。

    不要小看隐丹门的武道力量,和其他宗门相比,真实战力如何不好评论,但是,因为有著源源不断的顶级灵丹供应,隐丹门的顶级武道力量修为,其实不比八大宗门任何一个宗门差。

    甚至在某些层面上来讲,纯粹论修为境界,隐丹门的高阶修为者,还比八大宗门其余七大宗门要多上一些。

    譬如即使世人公认的天下第一宗门天工山,也不可能像隐丹门一样,如此无节制无限量的供应大量顶级灵丹供门人服用修炼。

    近水楼台先得月,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和保证自己不受威胁,隐丹门对自己的武道力量,自然是不吝投入,优先供应。

    所以,这才有如今隐丹门武道司如此恐怖的规模,甚至过了一些低级宗门的实力。

    而武道司之下,排名第二的炼丹司,毫无疑问,不用说。

    隐丹门既然是一个以炼丹研究丹道为主的宗门,这个炼丹司的地位,不用多说。

    他们有九院中的灵药院源源不断地从各地搜集灵药资源供他们炼丹试药,有九院中的交易院将他们炼制的丹药售卖或兑换出去,给他们换来更强大的丹炉或灵草,有后勤院为他们提供一切生活所需和日常保养,甚至有了品级的炼丹师,至少有著自己的一座小院和单独的炼丹炉,甚至还有侍女和几十位炼丹童子服务。

    而他们唯一的任务,便是炼丹,研究丹药。

    可以说整个隐丹门下属的九院,其中至少有七八成,是为他们一司服务,可见尊贵之处。

    当然,最后他们也反馈整个隐丹门,也正是因为有他们的存在,才能为隐丹门带来源源不断的丰厚收入,支持武道司的展,以及其他九院的生存。

    而三司的最后一司,戒律司,顾名思议,自然是掌握戒律,刑罚的一司。

    各大宗门中,无论分工如何,戒律司的地位,都是不容忽视,而隐丹门的戒律司,自然也不例外。

    尤其是,因为炼丹司炼制出来的那些丹药,涉及到的价值太过惊人,为免有人中饱私囊和走私通敌,隐丹门的戒律司刑罚极为严苛,管制极严。

    所以这一司,地位也非同小可,管辖范围,甚至在其余七大宗门之上,任何人一落到他们的手上,往往都要脱一层皮。

    想要保证戒律司的正常运转,自然也要有著人一筹的威慑之力。

    所以隐丹门的戒律司,人数虽然不算多,但高端战力者,却未必输于武道司多少,甚至戒律司司主,正是隐丹门两大顶阶半步法丹强者之一,被人称之为法主拓拔九五,是隐丹门的三大强者之一。

    而另外两大强者,排在第一位的,自然是隐丹门宗主,法丹境初期修为的千世丹仙白妙女。第二强者,就是隐丹门的太上长老,丹王祖青柏,隐丹门唯一一位无限接近炼丹神境的顶级丹师。

    最后的第三位,便是这位戒律司司主,法主拓拔九王。

    其后,才能轮到武道司司主,炼丹司司主,以及四坊九院这些领头人物。

    刚刚被厉寒惊动,下山前来迎接厉寒的这位银衣中年人,银令金剑管仲平,就是戒律司下属的四大管事之一,地位尊崇,实力极高,据说已是高阶半步法丹初期之境。

    即使在整个戒律司中,他的地位,也是排在前三位。

    是以,对于他的迎接,厉寒自然感到一阵吃惊,和不解,心下不由暗暗起了一层戒备。

    按理说,他厉寒虽然成为了三尊六王之一,又出身伦音海阁,地位崇高,隐丹门知道他的到来,派一名高层来迎接无可厚非。

    但是,纵然他实力再强,地位再高,终究只是隐丹门的一名三代弟子,犯不上出动戒律司管事之一的银令金剑来迎接,随便派一名高级执事就可。

    莫非,隐丹门出什么事了?

    怀著挥之不去的疑问,厉寒跟随管仲平,慢慢地登上了地焰神山。

    一登上地焰神山,厉寒就察觉到不对。

    有一些人神色闪烁,望见自己的到来,指指点点,还有一些人,躲在暗处,窥视著自己,不知目的为何,但又不像有太大敌意的样子。

    “到底怎么回事?”

    摇了摇头,厉寒紧跟银令金剑管仲平,看到他将自己带到一处客房,安排住下之后,顿时再也忍耐不住了,直言开口,要求见他们宗门的丹榜弟子,罗绮素手万璇纱。

    然而,让厉寒没有想到的是,他的求见要求,却被管仲平拒绝了。

    对方一脸微笑,满含歉意地告诉他,实在不巧,本门内的丹榜弟子,罗绮素手万璇纱最近正跟随炼丹司司主炼制一炉顶级灵丹,刚刚炼丹到最紧要的时刻,不知道他的到来,不能打扰,至少一个月之内,是无法出关了。

    见状,厉寒顿知有异。

    罗绮素手万璇纱虽然炼丹天赋惊人,在隐丹门原席弟子,丹武王司徒尚季陨落之后,隐隐有成为丹道第一青年弟子的趋势,平常会辅助炼一些灵丹并不奇怪。

    甚至她单独炼丹都有可能。

    但她再怎么强大,也不应该会和什么炼丹司司主一起炼什么顶级灵丹,还刚好在他来的时候,一月不能出关,这也未免太巧了吧?

    就算炼丹中途不能出关,但有炼丹司司主那样的存在在,能出什么问题?

    还真需要她一个小小的炼丹弟子时刻在旁把握方向,控制火侯不成?抽空出来,见个朋友,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所以,除非银令金剑管仲平说谎,罗绮素手万璇纱目前根本不在炼丹,而是做其他的事情。

    或者,隐丹门有人,并不想让对方见到自己,所以才故意说个慌。

    想到此,厉寒心中,掠过一层阴霭,隐隐感觉到,这次上隐丹门,求见万璇纱炼制天人造化丹,只怕没那么容易,顺利了。

    不过他并不死心,毕竟天人造化丹实在太重要,也是自己突破法丹境界的最大希望所在,他根本不容有失。

    所以他目光一转,决定迂回一下,于是问道:“那竹笛玄女叶清仙叶姑娘呢?万姑娘炼丹,不方便见客,是厉寒来得唐突了,没有提前通知。”

    “那叶清仙叶姑娘,曾经与在下同行过很长一段时间,是生死之交的好友,请叶姑娘出来见一下客,应该不会妨碍什么炼丹了吧?”

    他故意把炼丹二字咬得很重,因为他认识叶清仙可不是一天两天,知道她根本不会炼丹,也不想学习炼丹术。

    她之所以会来隐丹门,不过是家祖遗愿,并拿博天鼎,来换一个出身而已。

    如果管仲平说她也在炼丹,出不来,那厉寒就敢百分之百确定,对方在敷衍自己,蒙蔽自己了,隐丹门中,肯定是出了什么自己所不知道的变故。

    然而,银令金剑管仲平闻言,神色依旧不变,微微笑道:“还是要令厉公子失望了,叶长老回来之后,已经闭关,闭关前留下话来说,此次不突破半步法丹之境,决不出关。短时间内,恐怕厉公子也无缘得见了!”

    “嗯?”

    眼芒微微闪动,闻听此言,厉寒却反而一阵犹豫起来。

    原本,他是想通过叶清仙,看看万璇纱目前正在做什么,是不是真的在炼什么顶级灵丹,但现在,连叶清仙也见不到,如果按厉寒之前的推测,更敢肯定是隐丹门出了事。

    但是,管仲平所传达的留言,却与叶清仙当初在南境青年修士擂结束之后,叶清仙与自己分别之时所说的话一模一样,管仲平应该不是无的放矢,不然不可能知道得这么清楚。

    难道,叶清仙真的闭关,而万璇纱也真的是刚好在炼丹,自己来得不巧而已吗?

    不过,就算如此,厉寒脑海中闪过刚才上山之时,一系列异常表现,还是觉得,太过巧合,这一切,都不正常。

    他“喔”了一声,也不再问,反而道:“那无影之风风无鞘风公子,青玉丹师养乐欣养姑娘,也曾与在下有过一些交集,厉寒求见一下他们,应该不为过吧?”

    “还是不好意思。”

    谁知,侍立于侧的银令金剑管仲平,还是微笑拒绝了,抱歉地道:“无鞘这个孩子,三日前带著养乐欣,李思源等七八位弟子,出山处理一件事情去了。去的地方比较远,估计回来,至少要一个多月之后了。”

    “哦,原来如此?”

    听闻此言,厉寒的眼睛一下子眯了起来。

    如果说,万璇纱只是意外,叶清仙真的在闭关修炼,那么,风无鞘不会炼丹,养乐欣也不会刚刚巧一样在闭关炼丹,所以这四个人,自己总有一个能见到。

    但现在,四个人中,万璇纱被推说在闭关炼丹,不便见客;叶清仙在闭关修炼,同样无法出关;不会炼丹也不会刚巧同样在闭关修炼的无影之风风无鞘,青玉丹师养乐欣,却刚好在三日前出任务。

    这样的理由,一个厉寒也许相信,四个集合在一起,这世间断无如此巧合之事。

    不过他也知道,他只是一个外人,既然管仲平这样说,他就这样信,再问是问不出什么来的。

    因此他笑了笑,也不再提,只是道:“那真是遗憾了,厉某本次路过隐丹门,原本想拜访几位故人,看来是不能如愿了。”

    他没再提是送天人五衰草上山请万璇纱炼丹的事情来,而是借口路过访友,就是因为,看出了隐丹门气氛的不同寻常。

    所以,顿了一顿,他才又道:“不过厉某对天下风景都甚是喜欢,每到一地必一览当地名胜古迹,以求不留遗憾。这次好不容易经过隐丹门,素闻地焰神山与众不同,为北地第一奇山,厉某想在隐丹门借住几日,饱览一下地焰神山的奇景,不知可否?”

    “嗯?”

    银令金剑管仲平眼眸之中,异色一闪而过。随即带笑,满含微笑道:“厉公子是伦音海阁高徒,又是刚刚出炉的三尊六王之一,天下闻名,来访我隐丹门,隐丹门上下,荣幸之至,欢迎都来不及,自无不可。只是怕偏僻小地,照顾不周,怠慢了贵客。”

    “厉公子随便住,住到觉得满意为止。若有任何差遣,吩咐一下门房即可。管某还有戒律司一点杂务要处理,不便久留,等下会命人送来晚饭。厉公子先休息一下,明日管某请假,再来请厉公子一览隐丹门胜景,如何?”

    “好,那便麻烦管主事了。”

    厉寒点了点头,状甚欣喜道。

    “如此,管某就先告辞了。”

    银衣中年人告辞离开,还顺带为厉寒带上房门。离开之时,双眼之中,寒芒一闪即逝,回头望了客房内的身影一眼,冷笑一声,转身离开。

    而屋内,厉寒在对方走后,瞬间起身,贴近窗前,目光之中,亦闪烁著奇异的光芒。

    “看来,还真不出所料,这次隐丹门之行,比我想像得有趣啊!”

    他没有妄动,因为知晓此时肯定有人监视,等下还有人要送饭过来,所以直接装作一副疲累的样子,仰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ps:补昨晚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