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八百一十九章、隐丹门下
    厉寒站在原地,目光不动,静静等待。

    果然,没片刻,那几名青衣,年轻背剑弟子,俱已赶到,眼神不善地盯著他。

    “阁下在我隐丹门山脚下大呼小叫,成何体统?纵使同为仙宗弟子,亦不应该如此放肆!”

    为的弟子,是一名二十四五许的刀眉青年,其眉宇间带著凌人的傲气,望向厉寒,一脸不屑,甚至还有隐隐的挑衅。

    “伦音海阁厉寒,好大的来头,好大的口气,在下隐丹门下院座,四尺刀青锋,敢问厉妖尊,可敢与刀某一战?”

    “嗯?”

    厉寒闻言,略感意外。

    他只是按正常程序,报名谒见,本以为可以顺利进入。

    却不想,仅仅只是入门这一关,就有人拦阻。

    这名自称四尺刀青锋的傲然青年,一出口竟然就是指责与挑衅。看到他眉宇间那丝隐隐跳动的战意,厉寒转念一想,就已明白过来。

    自己现在,声名再外,再不是原来默默无名的一个小人物。

    这人是把自己看成自己成名的踏脚石,想战而胜之,从而取代自己,一鸣惊人,扬威天下的那种热血弟子了。

    不过想到此,厉寒就不由好笑。

    本次五境青年修士大会,这个什么隐丹门下院座,四尺刀青锋,连北境出线名额都没有拿到,却想挑战在五境青年修士擂上排名前五的自己。

    他到底是对自己的实力太过自信?还是真的无脑到了一定程度,都不考虑双方实力的对比了?

    不过转念一想,厉寒也明白过来。

    此人只怕抱著的并不是一定要战而胜之的打算,而是在隐丹门的山脚下,自己肯定要看隐丹门几分薄面,绝不可能下死手杀手。

    如此一来,如果自己刻意留手,这人只要在自己手上撑过十几招二十几招,传闻出去,就可以说成是与自己一番大战,与三尊六王之中的妖尊大战数十回合,不分胜负。

    如果被他抓住机会,能让自己退上一步或者中上一招,那说出去就更动听了,曾险胜妖尊,或十招之内,将其在山脚下逼退一步,或击中一招!

    这样,哪怕不能跟战胜厉寒的名气相比,也绝对和他现在这样默默无闻要强大得多了。

    陡然之间,厉寒才第一次觉得,原来名气,真的也是一种负累。

    没有的时候,很多人都想著出名,想尽各种方法,不惜一切代价,甚至耍弄心机,譬如此时的这名四尺刀青锋……

    但真有了名气,可能就是挥之不去,避之不尽的无穷麻烦。

    些想要成名的人,最快的方法,不是一步一步,慢慢自己登上高峰,而是只要打败一名拥有相应名气的人,他自然会因此成名。

    这也是历来,但凡高手,以挑战为乐,战胜高手,自然取而代之,一旦失败,也可能身死魂灭,为了成名,付出生命的代价。

    以前厉寒都觉得自己只是一名小小弟子,所以也从来没有人想过要战胜他,从而成名。

    但当来到这隐丹门山脚下,看到隐丹门一名小小的下院弟子都敢挑战他时,他才忽然觉,原来今时不同往日,今日的厉寒,再也不是原来,背著包裹,任人斯凌,赶下长仙宗,四处碰壁,无人收留的那名小修道弟子了。

    今时的他,已经成为又一个时代的传奇,走在巅峰的人物,三尊六王,媲美昔年的五君七侯,成名的烦恼,也会随之而来。

    不过,这却是幸福的恼烦,因为很多人,欲求这一步,而不可得。

    想到此,厉寒一笑,却也不觉得生气,因此他直接一摆衣袖,淡淡伸出手,道:“来吧,让厉某领教下隐丹门高徒的高招!”

    “好,这可是你说的。”

    刀眉青年见状,大喜过望,眼眸深处,闪过一抹隐晦的喜色,以为计谋得逞。

    他挥手令身后的师弟师妹退后,猛然一抽腰间,一抹雪白的寒芒脱鞘飞出,仿佛一弯银虹,赫然是一柄中品名器级的长刀,雪弯虹。

    “请妖尊指教!”

    话声方落,刀眉青年持刀纵身而起,手臂微颤,刹那间一下子劈出了七七四十九刀,刀刀凌利,式式惊人,汇合在一起,形成了恐怖的刀浪,一般人还真的接不下。

    “好招法。”

    见状,厉寒也不由赞叹了一句,眼神微眯。

    他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桀骜不驯的刀眉青年,刀法竟然真的不错,这门刀法,疾如风密如雨,有霹雳惊雷之感,绝非一门普通刀法,难怪他有此信心,敢于挑战自己。

    不过……

    想到此,厉寒不由一声轻笑。

    可惜,他遇上的是自己,挑中的,是自己。

    如果换一个人试招,也许真能被他取胜也说不一定,但自己嘛……

    到了他如今这个修为境界,如此刀招,却是破绽处处,虽然成名的烦恼令人觉得麻烦,但面对这种对手,厉寒却实在兴不起缠斗下去的。

    因此,他也不出剑,手指一推一转,带著巧劲,身形一闪之间,整个人就已在刀招之前消失不见。

    就在那刀眉青年一愕的瞬间,一道身影插入他无穷刀浪之中,只是随意一伸手。

    “咔嚓!”

    令所有人大失所望,甚至大惊失色的一幕生,一只雪白的手掌,已经握在了刀眉青年劈出的雪弯虹刀柄之上。而刀眉青年却“蹬蹬蹬……”连退十七八卡,再一看手中,掌中空空,自己的武器,竟然已经不在了自己的手中。

    “这,这怎有可能?”

    一招败北,自信满满的刀眉青年,不敢置信自己的眼睛,整个人失魂落魄,呆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双手不住的轻颤。

    “不好意思,此刀不错,倒是一柄名刀,可惜用在你的手中,没挥出这把雪弯虹一半的实力,可惜了。”

    轻轻一叹,厉寒一甩手,手中的雪弯虹名刀,顿时一动,雪光一闪,随即,就消失不见。

    众人再看之时,赫然现,这柄刀已经到了那刀眉青年的脚下,刀柄不颤,稳稳当当,就如原本就插在那里一般,直没直柄。

    看到这一幕,众人大骇,这才知道,自己等人与三尊六王之中的天骄弟子,差距有多大,神色颤颤,再也不敢随便插话。

    就在此时,一声轻笑,一名手托银令,气质尊贵的中年人,自山顶缓缓走下,人尚未至,声已传来。

    “厉公子,门下弟子轻狂不懂事,以为在北地这个小地方称王称尊,就可以在天下英雄面前为所欲为,让厉公子见笑了。”

    “山门已开,难得伦音海阁的高才来访我隐丹门,蓬荜生辉,请,请随管某来!”

    “银令金剑”管仲平!

    看到来人,厉寒眼瞳一缩,没想到竟然惊动一名隐丹门高层,眼神一眯之下,虽觉意外,并无畏惧,跟随在那兄银衣中年人身后,缓缓向山上走去。

    众隐丹门弟子,落后他们一步,在他们走远之后,这才敢惊觉,过去拔起宝刀,又唤醒四尺刀青锋,一脸惭愧地跟随上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