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八百一十八章、长别
    数日之后。

    当通红的火光冲天而起,前半生繁花似锦,后半生凄凉哀婉的那位昔年牧颜家族小公主,塞北莲花牧颜夜月,终于在一把大火之中,被燃烧成了一堆灰烬。

    凡世种种,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无论是美艳娇娘,还是无盐夜叉,最后都只能化作一坯尘土。

    两日后,星极原出口处。

    厉寒望著直到今日,依旧没有从丧母的悲伤中回过神来的牧颜北宫,牧颜夜月,轻叹了一口气道:“你们真的要回去吗?”

    “是的,厉大哥,再见了!”

    一身素衣的牧颜秋雪,手中捧著母亲的骨灰坛,眼睛还有些红红的,但神情已经平静许多。

    她望著厉寒,有些不舍,但最终,依旧只能化作离别。

    “外祖要带我们回牧颜谷,将母亲葬在家乡的牧颜山之上。这是我们牧颜一族的规矩,男儿死,则洒于河水,意为男儿志在四方;女子死,则葬于高山,意为守于故土。”

    “同时,我们也要回牧颜谷祭拜一下枉死的那些先人,同时重振牧颜家族,日后有缘,我们再见!”

    闻言,厉寒先是沉默,继而点了点头,道:“一路保重。”

    他明白,自己不能阻止,也没有立场阻止。

    牧颜古雄要带自己的两个外孙女回牧颜谷祭拜,并把自己的女儿葬在牧颜谷,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别说厉寒只是一个外人,便是他真跟牧颜家族有什么关系,在这种时节,也不方便说出口。

    更何况,也许,回谷继承牧颜家族的遗愿,也是一件好事,至少可以暂时脱离江湖的纷争,天下的纷扰。

    世间有众苦,凡世人皆不得脱,能短暂逃避一下,也是好事。

    同时,牧颜北宫,牧颜秋雪都已突破气穴境,短时间内,难有大的展。

    传说牧颜家族有家传追日弓,为一件准宝器,是世间最为顶级的名弓之一,内藏追日三十六式绝技。

    两人回谷,牧颜古雄修为尽废,这镇族宝物追日弓,势必传于两人之手。如此一来,两人也算福缘深厚,未来未必不能成为一方豪雄,共鼎天下。

    当然,这个时间绝不会太短,三人这一分别,可能就是很长时间不能再见了。

    不止厉寒明白这一点,牧颜北宫,牧颜秋雪也同时明白。

    此次回归牧颜谷,不等到外祖父终老,牧颜家族重新振作,他们很难再有机会出来,更别提见到厉寒,不由一时都有些感伤。

    望著厉寒,他们心中生起浓浓的不舍,却也不得不挥手与厉寒拜别。

    此一去,再见不知期。

    因为就是这个男子,改变了他们的一生。

    刚刚掉下山崖的时候,牧颜北宫还百般看他不顺眼,是牧颜秋雪定要救起。

    可那时候的厉寒,身受重伤,又受蛊毒,本已命不久已。

    结果,在他们的帮助下,才找到赤帝长生火和大日炎功的修炼方法,炼化蛊毒,甚至转祸为福,修炼成神火罗网这样的神妙秘技,实力大涨。

    那时的他们,谁能想到,这个偶然坠崖而不死的年轻男子,最后会改变他们一生的命运……

    因他,他们才得以走出这浮屠谷,见到外面的繁华人世。

    因他,他们才得以知道自己真正的身份,和母亲昔年的仇恨……也知道了自己的父亲,竟然是那样一位人物。

    又因他,他们得以加入伦音海阁,修成气穴境,踏入仙妖战场,一时名为之传,享受过不知多少欢乐的时光。

    又因为他,让他们找到了本以为已经身死的外祖父牧颜古雄,得以继承牧颜家族的传承,甚至将来极有可能得到家族至宝追日弓……

    这一切一切的机遇,让他们此生难忘,不得不铭记在心,纵使分别,也不可能或忘。

    想起不久之前,厉寒回江左,还给他们带来了珍贵的上品极等名器,紫玄武道剑,地品奥义,九霄雷神拳拳法秘谱……

    他们固然对厉寒有救命之恩,但厉寒对他们的恩惠,更是倾尽江河都难以数尽。

    “再见了。”

    两人向厉寒挥手作别,语带哽咽,深惧别后无期。

    但也不得不各自分散,各奔东西,在他们的外祖父牧颜古雄的带领下,一路向北,越走越远,身影渐渐没入荒草残阳中,消失不见踪影。

    在他们身后,厉寒也挥手无言作别。

    “再见!”

    没有出口,也不用出口,因为一切,已经俱在眼中,俱在心中,俱在送别的那一刹那之间。

    随后,厉寒也没有再犹豫,收起感伤,收起忧怀,纵身一跃,身化电芒,朝著西方,紫魂王朝与凤舞王朝的交界之处,边荒地焰神山的方向疾纵而去。

    牧颜家族一事已毕,短时间内难有再见的机会。

    而现在,他也要去做自己的事情了,前往隐丹门,求见万璇纱,详细询问炼制天人造化丹的一切事宜。

    ……

    一个月后。

    真龙大陆,北边紫魂王朝与西边凤舞王朝的交界,世人皆称之为边荒。

    此处,有一座耸入云霄的通天巨峰,相传上古年间,有天火从天而降,将整座山峰化作了一座火海。

    其后百年,火焰渐熄,收入地底,形成火脉,时常依旧有火焰流浆喷的异相。所以当地山民,称呼此地为地焰神山。

    地焰神山之上,云雾俱呈金红之色,底下却掩映著无数亭台楼阁,青白殿宇,间或者修士不断化光,进进出出。

    山顶上,缭绕无数之不尽的祥云丹气。

    此地,便为天下八大顶级宗门之一,第一炼丹大宗,隐丹门所在地。

    山上多避世修士,不与俗人接壤,一心只钻研丹术,简是一方化外仙境,少有外人踪迹。

    然而这一日,却有一道白光,从东边而来,度极快,形如电芒。刚开始时,尚在数百里开外,眨眼已逼近十里。

    再一睁眼,白光已经投射至地焰神山山脚下,化出一道身影,一袭白衣胜雪,长垂下,两手空空,眉眼淡然,站在地焰神山山脚下,仰望著山腰之上的亭台殿宇,眼中不由爆出两道炫目的神彩。

    须臾,一道声音响彻霹雳,震惊所有隐丹门下院弟子耳膜:“伦音海阁顶峰弟子厉寒,求见贵宗丹榜弟子万璇纱,还请大开方便之门!”

    哗声响起,显然,厉寒之名,这段时间,早已传遍大江南北。

    五境青年修士擂上,隐丹门全军覆没,三尊六王九天骄一个不属于隐丹门,引为耻辱。

    而厉寒,却是三尊六王之中,排列在三尊的其中一位,封号妖尊。

    如此一尊大人物,又是报的伦音海阁名号。

    此时的伦音海阁,一门双法丹,九英三天骄,堪称是极其显赫的一世。

    如今的伦音海阁,早已不是原来排名垫底的小门小派,而是堪比长仙宗,天工山,神王陵等,还要气势更盛一筹的顶级宗门,过了如今没落的梵音寺,葬邪山。

    隐隐有争夺第一大门派的势头。

    所以,听到厉寒的名号,又有伦音海阁顶峰弟子的身份,瞬间,隐丹门下院之中,一片沸腾,喧哗渐起。

    片刻之后,脚步奔促,几名年轻弟子,背剑而出,飞朝著山脚下纵身而来,迎接厉寒的到来。

    ps: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