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八百一十七章、紫气金剑
    厉寒没有料到,牧颜老夫人给他的,居然是这柄金剑。

    “这还真是有些贵重了,绝非一般的宝物。”

    厉寒暗暗地想道,不过心中也有些欣喜。

    毕竟到他这个级别,一般的宝物早已看不上眼,譬如连上品极等的名器紫玄武道剑,如果是在进入四相石殿之前得到,厉寒会视若珍宝,兴奋无比。

    但等他从四相石殿出来,拥有了更强大,更锋利一些的次极品名器,破气青芒剑,上品极等的紫玄武道剑,也就都看不上眼了,直接一挥手,大放地送给了牧颜秋雪。

    若没有这柄剑,牧颜秋雪也无法那样简单地将她的外公救出。

    所以,世之宝物,对于人的重要性,都是相对的。

    如果有用,自然珍贵,哪怕级别低上一些;如果没用,哪怕品阶再高,主人也可能看不上。

    有心试一试这把剑的威力,厉寒走到屋外,来到一块平地。

    前方有一块巨大的山石,形如卧狮,所以又称卧狮石,是牧颜北宫,牧颜秋雪兄妹偶然发现的。

    厉寒极其喜欢此地,曾经曾经在此石之上躺卧,听风赏月,此时要试剑,这块山石坚逾金刚,最是合适不过。

    他伸手掏出紫气金剑,注入一丝道气,随即见到紫气金剑之上,光芒大涨,紫气一时间似乎满溢而出,盈盈欲动。

    厉寒将其朝向面前巨石,信手一挥。

    “嗤嗤嗤嗤……”

    极其锋利的锐啸声响起,下一刻,至少近百道紫色剑气,密密麻麻,犹如群蜂出巢,瞬间洞穿巨石而过。

    这些剑气洞穿巨石之后,犹自劲头不减,继续飞行上百米,再次削倒一片竹林,这才慢慢消散。

    厉寒走近一望,只见那块卧狮石,此时早已大变模样,中间多出无数小孔,形如蜂巢。

    而且一个个小孔,大小规模俱一,简直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周围不存在任何碎石的痕迹,直接被这一道道剑气穿成了虚无。

    再望向远处尘土飞扬,砸断的竹林,厉寒不由咋舌。

    荡天八剑之中,攻击力最强的紫气金剑,果然不同凡晌,仅仅只用了半成力不到,就有如此效果。

    厉寒很难想像,如果自己全力催动道气,灌注入这柄紫气金剑之中,将造成何等可怕的结果?

    不过他已经不用再试了。

    知道此剑威力巨大,已经足够。如果没有必要,厉寒不愿使出这柄紫气金剑。

    毕竟此剑明显属于群攻性质的一种奇剑,只要催动道气,剑身自己会将其分散分流成一道道剑气激射出去,据说最多可瞬间激发数千道,甚至近万道。

    那规模,那威力,自然是一扫一大片。

    如果附近有人或其他生物,很容易伤及无辜。

    当然,想做到那一步,每一秒需要消耗的道气也是恐怖的,需要极其强大的道力支持。

    不然,厉寒宁愿不用,也不用如此大威力却大消耗的招式,很难支持持久战。

    厉寒将其收回储物道戒,小心翼翼藏好,再来到那块卧狮石前,轻轻一拂手。

    面前形如巨狮,横卧于地的青色巨石,顿时无声无息,化为一堆粉末。

    这就是紫气金剑的威力之所在了,有时并不止是表面的,内里可能也同样化为了虚无。只是没有外力所引,表面看不出来而已。

    厉寒有些欣喜,又有些骇然之余,不禁想到,衣胜雪当初跟他说,此剑在衣家失落已有数百年,原来并不是失落,而是落到了他们的家主烈日侯衣南裘的手上,又被他拿来送人。

    难怪别人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它的下落,剑在牧颜老夫人的手中,牧颜老夫人又一直在这无人会到的深谷之中,谁能找到?

    找得到才奇怪了。

    这样一来,衣家失传三剑,太阳,紫气,俱已现世。

    太阳金剑,原本在锦衣秀士华赤轩的手中,被他用一个条件,交还给了衣胜雪。

    等于衣家现在只遗失两剑,不知下落。

    但现在,紫气金剑也已出现,那最后一柄,像征福运的勾陈金剑,不知又下落何处?

    如果能找到那最后一柄金剑,勾陈金剑,那荡天八剑就已聚齐。

    虽然不在同一人手中,但是总有再会之时,说不定,还能被厉寒得全呢?

    想到这,厉寒笑笑,也知道只能想想。

    别说衣家不可能把手中的四把金剑让出,就算他们肯,厉寒要付出的代价,也绝对是昂贵的,未必值得。

    更重要的是,现在衣家表面上出了一个神魔国度的魔主,暗地里,就厉寒所知,五君七侯中的另一侯,踏花侯衣轻欢,也是神魔国度的人,为十三王爵。

    表面上的两个领导人都是如此模样,暗地里,江左衣家还不知有多少人投靠了神魔国度,现在厉寒等于是与他们敌对的关系,想从衣家得到这荡天八剑中的后四剑,更是没有可能。

    所以他也只能想想,暂时不思考这些,把目光转而思考起牧颜北宫,牧颜秋雪兄妹,经此一事,接下来可能的去向起来。

    留在谷中,陪伴其母?带领牧颜老人,一起回去,重振牧颜谷?还是继续出去闯荡,做回两个普通修道者,一路直向巅峰而行?

    想了半天,最终厉寒只有苦笑。

    他不是牧颜兄妹,无法对他们接下来的动向预测和作主,只能叹一口气,看他们自己的选择了。

    而自己,虽然心切,急著赶往隐丹门,寻找万璇纱交上最后一株炼丹灵药,但到了这里,无论如何都要停留几天。

    等到几天之后,如果牧颜兄妹还是没有结果,自己也只能告辞离去,先行一步了。

    ……

    所以接下来的时间,厉寒就待在木屋中,继续修炼他在传承古地得到的那六项秘术。

    心法服气秘卷,指法神刃指,紫皇问心经之春风化骨手,身法衍月禁空,秘术三圣截元手,剑术化玄六剑。

    其中后五者厉寒都已入门,甚至其中的春风化骨手和化玄六剑等,还已经达到小成地步。

    但服气秘卷他之前一直无法入门,直到厉寒想到从白幡书生潘皓月身上得到的极厄化阴丹,这才终于修炼成功。

    此时自然是趁热打铁,巩固其境界,并将其推升到更高一重境界的时候了。

    同时,厉寒也配合著服气秘卷一起修炼伦音海阁的镇宗功法,万世潮音功,想看看能不能凭借服气秘卷,把他身体里的另外两种道气,全部融合。

    从而促使万世潮音功的境界,直接连续突破,进入二层中期,达到气穴巅峰之境。

    这是他的一个方向,也是他如此急切想修炼服气秘卷的原因,不过能不能成功,还是要尝试才知道。

    转眼,六天时间一晃而过。

    厉寒忘记所有,几乎是废寝忘食,不断修炼服气秘卷,终于,这一天,一道小小漩涡在他身体中形成。

    随著漩涡转动,一道道天地元气投入其中,但又很快出现,只是颜色深了许多,数量少了许多。

    如果打个比方,那就是一百道天地元气,也许可能才只有一道天地元气从漩涡中出现,并被身体吸收。

    看似数量少了许多,修炼速度只有原来不到百分之一,但厉寒却明白,绝不能如此衡量。

    因为他发现,自己体内的道气,随著这些新吸收的天地元气的进入,也在一分一分慢慢变得精纯,最后甚至接近那吞服大宝神丹,而形成的一团小小紫色道气模样。

    厉寒的修炼速度,不减反增。

    他发现,即使不吞噬另外两种道气,自己的修为,也在飞涨。

    当初在葬邪山上,饮用下隐龙之主所赠的那杯九饮龙泉之后,没过几天,厉寒的修为,已经水到渠成,突破到二层初期。

    但现在,不过过去短短月余的时间,他却发现,原本可能还需要三个月到半年以上,才能突破的万世潮音功第二层中期,已经越来越近。

    这速度,至少缩短一半以上。

    如果厉寒一直闭关,也许只有两个月左右的时间,他就能顺利突破第二层中期,进入梦寐以求的气穴巅峰之境,距离传说中的半步法丹,也不过一步之遥。

    这让厉寒甚至都忘记了要前往隐丹门的事情。

    直到第七天,一件事情,打断了他的计划,也中断了他的修炼。

    那件事是一件噩耗,那就是,就在牧颜一家团聚,知道了烈日侯衣南裘消息后的第七天早晨,牧颜秋雪起床之后才发现,自己的母亲,那位痛苦了一辈子的母亲,已经永久的停止了呼息。

    虽然这一幕早有预料,但初次见到至亲辞世,牧颜北宫,牧颜秋雪,还是难以忍受,几乎心痛得难以呼息,泪流满面。

    通知厉寒消息的,还是那位得知爱女辞世,似乎也一瞬沧老了许多,却仍然坚持脚步蹒跚,赶过来告知厉寒消息,去见老夫人最后一面的牧颜族长,牧颜古雄。

    当厉寒来到竹屋时,发现这里,经过短短时间,似乎已经布置成了一个灵堂。

    山居简陋,一切从简,就连白布,都是牧颜秋雪用几件自己心爱的白衣裁剪而成,但这一点也不影响此地的悲伤气息。

    牧颜北宫,牧颜秋雪并肩跪在蒲团之上,面朝自己母亲的棺椁,肩膀不住抽动。

    对此,厉寒也只有无言,走过去拍了拍他们肩膀,以示无声的安慰。

    ps: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