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八百一十四章、回谷
    过了良久,老者才似乎回过神来,从那贪婪吸收外面空气的神情中回过头来,望向厉寒不由歉疚一笑:“年轻人,怠慢了。多谢你的救命大恩,老夫这辈子没齿难忘。”

    “前辈客气了。”

    虽然的确是自己救出了对方,让他得脱十数年的囚禁之苦,但毕竟对方身为牧颜北宫和牧颜秋雪的至亲,这份恩情厉寒无论如何都不会自居的。

    再说,当年,也是因为牧颜兄妹,才救了他一命,此刻最多也只能算是还恩。

    是以他微微一笑,并不居功,反而客气地向老者行了一礼,神情恭恭敬敬,一点也没有施恩望报的样子。

    见状,老者暗暗点头,目光闪动了一下,稍微适应了些外面的光线,不再一直流泪不止,若有所思的样子。

    他自然不会忘记厉寒。

    这些年来,除了那位守护龙族的左腾鹤,他就再没有见过其他外人,厉寒是第一个,虽然只有一次,但却让老者足以对他印象深刻。

    而现在,又是此人救了他的性命,而且还能让他们一家团聚,这份恩情,大破天去都不奇怪,而对方毫不居功,心性,人品,都超过了一般的年轻人,让他也不由赞叹。

    只是让他有些奇怪地是,那位这些年来,一直照顾他的那位老人,却不曾出现,难道,他不知道厉寒前来救人的事?

    如无意外,只要一有人靠近这瀑布石牢,他肯定就能有所感应的,但直到现在,牧颜秋雪都用紫玄武道剑斩断了两条铁链,他依旧不曾出现,这可能只有一个解释……

    果然,见到他的疑惑,厉寒微微一笑:“那位前辈任务已了,目前已回玄京,不会再出现了。”

    顿了一顿,他这又继续道:“前辈脱困之后,这瀑布石牢也没有任何存在的必要了,所以他回不回来,结果一样。至于前辈脱困的消息,晚辈早已通知了对方,前辈不必担心。”

    牧颜北宫,牧颜秋雪兄妹,听得一头雾水,目光奇怪地望著两人。

    他们并不知道当初厉寒被左腾鹤带来过这石牢,见过牧颜老人一面的事情,还以为这是他第一次知晓自己外公的消息,所以带他们来解救,自然对他们口中所说的‘另一位前辈’感到讶异,甚至吃惊。

    不过厉寒和牧颜古雄,都没有解释的意思。

    两人相视一笑,识趣的都没有再提这个话题。

    “走吧!”

    老者在石牢中,明显已经听牧颜北宫,牧颜秋雪两兄妹提过自己母亲还幸存的消息,知晓她遭遇过何等可怕,残忍的对待,早已怒发冲冠。

    此时得脱囚牢,自然有些迫不及待,只想尽快飞到那处浮屠幽谷,见自己女儿最后一面,连自己一身伤残,满身污垢都不想花时间去清理一番了。

    然而,厉寒却摇了摇头,道:“前辈,思女心切人之常情,不过牧颜老夫人想必也不想看到她的父亲,今日变成了如今这番模样,不然不知该如何心疼。”

    “不如我们先回城,前辈先洗漱一番,进食一点,再涂点药膏,我们连夜赶往浮屠幽谷,必不耽误前辈的殷切之心,如何?”

    牧颜北宫,牧颜秋雪虽然也心切见到自己的母亲,但也知道不能让一位老人才刚从囚牢中出来,立即连夜赶路,因此也是齐齐点头,从旁边相劝道:“外公,不急这一刻,如果您伤势好一点了,我们速度也能更快,这一点时间,很快就能补回来,不是吗?”

    “嗯?”

    听著三人的声音,牧颜古雄想了想,再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身残破的衣服,满身的污臭,终于也反应过来,没再勉强,点了点头道:“也好,你们三人说的都有理,磨刀不误砍柴工,而且的确不能让夜月看到为父的这身样子。”

    “走!”

    牧颜北宫兄妹,一左一右,也不避老人身上的污臭,架起老人,脚下生风,飞速地向无边城赶回。

    厉寒守侯在侧,不快也不慢,老人虽然因为琵琶骨被贯穿,一身修为尽废,但有牧颜兄妹帮扶,速度也不可能慢,不过小半个时辰,四人就回到了无边城。

    接下来,替老人准备浴桶,衣物,药膏的事情,就全由牧颜北宫兄妹两人包办,而厉寒,却来到七楼雅间,再次唤来了唐白手,陈胖子两人。

    他将自己即将和牧颜北宫,牧颜秋雪远行一趟的消息,告知了唐,陈二人,又说了下接下来的期待,最后,才问到他安置在这里的周绮罗,和那个突然自己要求加入天蓝海阁的凤东凰的消息。

    从唐,陈二人口中,厉寒得知周绮罗一切尚好,没有什么意外发生;凤东凰也一如往常,只是时常有些神秘举动,令人不解,但并无危及天蓝海阁的举动后,也就放下心来。

    厉寒交待,对于周绮罗,依旧以放任为主,随她心性,凤东凰亦是如此。

    只要他没有做出危及天蓝海阁的事,就由他闹腾,这中间的尺度,由唐陈二人自己把握。

    他以后基本不会再管这些具体事务,都交由唐白手,陈川海自行裁诀。

    等再过一段时间,天蓝海阁彻底走上正轨之后,两人也可以选择留一人镇守,另一人回宗修炼,反正平时只要保持一人在此掌握大局就好,修道之人,还是以修炼为先。

    对此,唐白手自然满口答应,只有陈川海有些不以为然。

    只是既然是厉寒的吩咐,他自然也不会反驳,反正他的兴趣是在商业一块,心里想著最后实在不行,直接让唐白手回宗待著,他留在江左就好。

    当然,这中间的心思,厉寒也不是不明白。

    只是如果陈川海真的志不在此,那也随他。已经有著气穴境的修为,一般危险,也难以威胁到他了。

    再说陈川海也不是一个笨人,自然会掌控尺度。有这样一个人在,厉寒等人,反而可以少省不知多少心力。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估计那边牧颜老爷子也该收拾得差不多了,厉寒最后去见了周绮罗一面,两人没有多聊,随即,厉寒就告辞离开,等侯在大堂中。

    果然没过多久,洗去一身污垢,头发也打理过,衣服也换了,身上也涂过药膏,简直似换了一个人的牧颜家族族主

    牧颜古雄,精神熠熠,在牧颜兄妹的陪伴下,重新走了出来。

    四人对视了一眼,这一次,再没有任何迟疑,同时起身道:“走吧,我们尽快赶回浮屠谷,希望还来得及!”

    三年之期,虽说牧颜老夫人自感自己大限时间是三年之后,但这种事谁能说得清楚呢,如果提前出什么意外,厉寒无所谓,牧颜兄妹,牧颜族主,肯定要痛不欲生。

    而这,自然也不厉寒想看到的。

    因此,四人出了无边城之后,一路向北,疾掠而行。牧颜古雄伤势未复,依旧还要靠牧颜兄妹帮持,不过就算如此,因为牧颜兄妹都是气穴境修为,速度依然不慢。

    转眼间十数天过去,牧颜古雄因为连续服用顶级灵药,他那被铁链贯穿的几处伤口在迅速结疤,渐渐的,竟然恢复了一丝行动力,虽然速度依旧没有厉寒牧颜兄妹三人快,但也比得上寻常人了。

    如此一来,牧颜兄妹就可以略微加速,终于,再过数日,浮屠幽谷渐渐在望。

    牧颜北宫,牧颜秋雪兄妹,牧颜家族族主牧颜古雄,三人气息都不由急促了一些,速度更快,心念更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