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八百一十三章、救祖
    “厉大哥?”

    牧颜秋雪有些怯生生地问道,双手虚握在小腹,缓缓靠近厉寒身边,似是想从他脸上看出些什么,既含期待又带著一丝隐隐的忐忑。

    果然,厉寒没有辜负两人的期望。

    只见厉寒望著他们,微笑招了招手:“北宫,秋雪,三年之期已至,我们也该回谷,见见你们的母亲了。”

    “啊,真的?”

    听到厉寒确定的话语,牧颜北宫,牧颜秋雪一瞬间俱都兴奋起来,难以自已。

    纵使在谷中之时,如何梦想出谷,到外面的世界看一看,不愿困在那个单凋死寂的地方。

    但当真出来,把自己的母亲一个人留在谷中,身为人子人女,两人心中总是有一丝歉疚和怀有对母亲浓浓的担心……

    毕竟谷中空无一人,就剩母亲一人生存,而且她手筋脚筋俱断,自理能力不足。

    虽然离开之时,她为了让牧颜北宫,牧颜秋雪等放心,展示了自己拥有自我生活的能力。但一旦远离,亲情之重就不得不涌上心头,担忧随之而来,不因对方有所能力而转移。

    这才是亲情。

    是以,三年之别,两人其间其实无数次想过,要回谷看一看。

    只是一直以来,厉寒要么忙于仙妖战场,事关人族兴衰,他们不敢提;要么忙碌于五境青年修士擂,他们不愿打扰,阻碍厉寒的前途志向,所以又不能提。

    只是,时间渐至,想到三年之前,自己等人在与母亲离别之时,母亲清楚明白地说过,三年之后,她的寿元将近。所以,希望三人能在这之前,能回去看她一眼。

    若有可能,带回那个人的人头,更是能够令她含笑九泉,无憾而去。

    是以一直以来,对于母亲的那位大仇人,三人明查暗访,最后更是来到此江左之地,查探对方的消息,只是虽有进展,也不过片毛鳞角,难以追觅到对方的踪迹。

    两人心中暗暗焦急,也一直在等待厉寒的回归,害怕他忘记承诺,可能不记得自己的母亲了

    没想到,这次厉寒回来,真的说出回谷之期,这自然令他们心中既高兴又激动,还有一份暗暗的感动,为厉寒如此清楚明白地记得他与自己母亲的承诺感到高兴,自然情绪难以自持。

    牧颜秋雪悄悄地垂下脸,她那本来就明净艳丽的脸宠上,升起两朵可爱的红云。

    便连一向粗放莽拙的牧颜北宫,听到此话,也不由得笑得嘴角咧到耳垂,大声道:“谢谢厉大哥,那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北宫早等不及,想回去看看母上大人了!”

    牧颜秋雪害怕厉寒听到此话,以为是斥责他忘记了承诺,不由侧目怒瞪了一眼自己的哥哥,只是不想,厉寒听到,根本只是笑笑,不以为意。

    “明天一早就动身,只是在此之前,我们还有一件事情要做。”

    “什么事情?”

    这下,便连牧颜秋雪也不禁升起好奇了,望向厉寒道,不知道他要说的,是什么事情。

    “救出你们的外公,夸父无形牧颜古雄!”

    “啊!”

    陡闻此语,之前一直并不清楚自己外公依旧存活于世的牧颜北宫,牧颜秋雪相继讶然。

    继而问清楚之后,两人又不由一瞬间,同时双目通红。

    “厉大哥,真的吗,外公他老人家还活著?……吃了那么多的苦,那个衣南裘真可恨,一旦让我们见到,一定要为母亲和外公报仇……”

    牧颜秋雪双眼垂泪,而牧颜北宫直接恨恨一挥拳,道:“厉大哥,我外公关在哪里,我们快去,我已经等不及了!”

    知道他们听到这个消息时所能造成的冲动,厉寒也十分理解他们的心切,当下也不顾长途跋涉,刚回到古阁一身风尘仆仆,都来不及休息一下的心情,直接点了点头道:“好,我现在就带你们去,让你们牧颜一家团聚。”

    “走!”

    话声方落,他率先踏出古阁,身后,牧颜北宫,牧颜秋雪兄妹相继跟上,三道身影,恍若风驰电掣,很快地离开了天蓝古阁,挑了一条寂静少人的道路,飞驰而行。

    ……

    片刻之后,厉寒带著牧颜北宫,牧颜秋雪兄妹二人,就一路疾奔,转眼就到达了当初左腾鹤带他赶至的那座无名小山,再拐了片刻之后,终于,熟悉的场景映于眼前。

    寂静山林,幽僻老谷,一道瀑布,从天而降,鸣珠溅玉。

    “我外公被关在哪里?”

    牧颜北宫,牧颜秋雪两人,经过这一路疾驰,终于稍微稳了稳心境,见到如此一幕,实在看不出哪里像有什么监牢的样子,不由齐齐一怪,动声发问道。

    “瀑布之中。”

    厉寒一笑,指了指那道从天而落的巨大瀑布,随即,也不顾两人的惊愕,直接身形一展,就朝那道瀑布直冲而去。

    牧颜北宫,牧颜秋雪见状,虽大感不可思议,但厉寒的话,他们绝对不会怀疑,因此也是身形一展,衔尾追去,瞬间同样没入瀑布之中。

    “噗噗噗……”

    三声轻响,没入瀑布之后的三人,眼前一亮,眼前出现一硕大石洞,石洞内挂长明灯,阴森潮湿,一路下行,终于,厉寒将两人带到了之前看到,囚禁牧颜老人所在的那间石室之前。

    打开石门,顿时石牢呈现,一个老者,肩头被两根巨大铁链贯通,上面生满铁绣,披头散发,不正是左腾鹤眼中,那位牧颜家族难得的雄主,昔年北地一位绝顶强者,夸父无形牧颜古雄是谁?

    “外公?”

    虽然认不出那位老人的身份,但是看到老者受难,自然有一股难受莫名生起。

    两人心知,这位必定就是厉寒口中所说的他们牧颜家族的家主,虽然不明白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看到外公受人如此折磨,还是不由瞬间眼泪就流了下来,同时冲了过去。

    “外公,外公……”

    声声叫唤,如断如续,在厉寒与左腾鹤赶至此地之时,全无动静,几乎死去的老人,先是浑身微微一颤,随即似是感应了什么,抬起头来,吃力地看向正向他狂奔而来的牧颜兄妹。

    “你,你们……”

    嘶哑苍老的声音响起,当他们看到牧颜北宫,牧颜秋雪腰下佩的一块古玉,蓦然神色一动,陡然激动起来:“莫非,你们是……北宫,雪儿?”

    “外公!”

    牧颜北宫,牧颜秋雪,也不顾老者身上的恶臭,眼泪横流地抱住了老者,见到这爷孙相聚的那一幕,厉寒眼角也不由莫名微微湿润。

    他不欲打扰他们的亲情重聚,所以悄悄后退一步,退了出去。

    他相信,不会让他等太久,三年就会重新出来的。

    果然。

    石牢之中,先是响起一阵低泣,随即,响起低低的交谈之声,过了片刻,“跄踉……”一声龙吟声响起,随著一道紫光闪耀,那囚禁牧颜古雄的黑绣铁链,顿时从中而断,分为两半。

    “外公,我们先出去吧,厉大哥还在外面等我们呢?”

    “厉大哥,难道那位小少年姓厉?救命之恩,没齿难忘,只要老夫日后能恢复一二,必将售报今日此恩。”

    “嗯,我们先出去吧!”

    声音渐渐低沉,没过多久,两道年轻身影,搀伏著一位白发老者,缓缓走出洞穴。

    当望到外面的太阳的一刻,老者的身子忽然不由猛然一颤,停住了脚步,浑浊的双目中,缓缓流出一行一行泪水,打湿了他的面颊。

    十数年囚禁,终于得释没想到今生,还有重见天日的那一刻。老者心中,百感交集。

    双眼流泪,既是因为十数年第一次重新见到阳光,双眼刺痛,难以忍受那日光照射的原因,也有激动流出的泪水。

    厉寒站在一旁,静静看著,忽然也不由产生一丝羡慕。

    牧颜一家的遭遇虽惨,但此刻,终于能团聚,而他呢?

    他虽然出身贵为王侯之家,但最终,还不是孤身一人?

    如此看来,从这一方面讲,他还比不上牧颜家三人此刻的幸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