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八百一十一章、相见
    无边城。

    放眼望去,青黑巨岩,堆砌千丈;如镜巨石,高立城头。

    城墙似乎插入白云中,不见其顶。

    左右两边,望不见头。阔大门洞,摩肩接踵,人头幛幢,一眼看不到底。

    这里,就是江左第一大城,无边城。也是页零六珠之首,最为最为璀璨的一颗明珠。

    就是在这里,发生了众多的事情,衣家召开蓬山武会,厉寒认识周绮罗,陨石凶坑偶得五品神材,造化玄铁,击杀神魔国度一位王爵……

    更是在这里,厉寒得到神山盘碎片的第二块,神山盘碎片意外合一;认识隐龙一族的暗探之一,左腾鹤,从而知道牧颜一家的所有往事,彻底了解昔年江左衣家那位目空一切,如日中天的家主,烈日侯衣南裘的一切,尤其是其血腥双手,罪恶过往。

    随后……又是鸿武道会,蚩尤,腾蛇两柄金剑,认识衣胜雪这个江左天骄。

    正是在这里,厉寒踏上了登往南境青年修士擂的舞台,从而慢慢一步一步,走到如今的三尊之一,名传天下。

    一切的一切,就是在这里,变得不同。

    站在那个巨大的城门门洞之下,厉寒的目光,也不由变得幽深,感慨万千。

    “唐兄弟,陈胖子,我厉寒,回来了!”

    “北宫,秋雪,半年时间不见,不知一切可还好?”

    “当初我们在此地建立的第一座势力,天蓝海阁,如何又发展到如何了?”

    “留在天蓝海阁养伤的周绮罗,莫名来投的那位神秘鉴定师,凤东凰,如今又变得怎么样了,可还习惯,可还扔在?”

    ……

    一切的一切,疑问在厉寒的心头,让他迫不及待,恨不得立即插上一双翅膀,飞回天蓝海阁,了解这一切。

    不过心虽焦急,表面上,他却依旧是一派镇定从容,也并没有立即寻人通知牧颜北宫兄妹,唐白手,陈胖子等四人前来迎接,而是顺著人流,缓缓踏入城中。

    进入城中后,厉寒熟门熟路,顺著早已熟悉的道路,一路向著天蓝海阁的所在地,百宝街走去。

    ……

    百宝街,位于城西,是无边城最繁华的几条街道之一。

    今夜,百宝街更是通火通明,人声鼎沸。

    因为今夜,是百宝街上一家商铺,天蓝海阁,在无边城中,增加第三座分阁的日子。

    一路之上,锣鼓喧天,鞭炮震耳,屋檐之下张灯结彩,一派喜气洋洋。

    就在这样的喜气之中,位于街中段的一座紫黑古阁,门口更是汇聚了数之不尽的人流,个个满脸喜气,挤在那里水泄不通。

    值此天蓝海阁增开第三座分阁的大喜时候,这座位于无边城的天蓝海阁总部,也举办了数个十分优惠有趣的活动,吸引到大量的人气,生意兴隆。

    就在这样的热闹之中,一名白衣青年,顺著人流,施施然走到,目光掠过门口汇聚不散的众多人群,眼睛中不见厌恶,反而略带一丝喜意。

    他看大门处已被挤得水泄不通的景象,微微一笑,干脆也不走正门,直接绕向阁后,通过一条幽僻小径,进入了一扇只有阁内高管人士才知道的隐秘小门。

    片刻之后,顺著旋转玉梯,来到七楼,进入一间雅阁,白衣青年拉响一串铜铃。

    不片刻,“蹬蹬蹬……”一楼大厅中,一名本来正自忙得不可开交的灰衣青年,似是感应到了什么,蓦然一惊,随即脸色一喜,似是想到什么,急忙把手中的事情交给一旁侍侯的掌柜,道:“这里你接待一下。”

    说完,也不管那名掌柜什么表情,急忙转身,朝著二楼以上走去,留下身后目瞪口呆的掌柜。

    那些小二侍女,亦是同样的表情。

    唐大公子一向是待人宽和,待已严苛,这等重要的时候,一般从来不缺席,而且会做到比大多数员工更晚,今日这是怎么了,典礼只进行到一小半,他竟然脱手而去,当起了甩手掌柜,这可不是他平常的作风?

    不过,不管如何猜测,这位唐大公子,在天蓝海阁中,素有威严,众人也不敢冒犯。

    因此虽然心中怀疑,还是只得接过了他的工作,在一片狐疑中,毕恭毕敬的继续接下来的典礼。

    不过,接著,让他们更为狐疑,甚至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

    原以为只不过离开片刻,很快回来的唐大公子,直接不见了不说,过不片刻,在另外两处,举行另外两座分阁的盛典仪式的几位主管,陈大公子,牧颜公子,牧颜小姐,居然同时赶回,然后缓缓朝楼上而去。

    所有天蓝海阁的员工,望向消失在旋梯尽头的三位天蓝海阁创始者,一时都是满头雾水,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平时向来敬业的三位主管,同一时间回到天蓝海阁,并向七楼之上赶去。

    七楼?

    忽然,有人想到了什么,不由惊讶得齐齐咦了一声。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天蓝海阁虽然最近生意越发红火,一二三四五楼都满足不了蜂蛹而至的顾客,但是,几位老板却坚决不将上面的第六第七楼开放。

    尤其是第七楼,据说,便连四位主管,也很少上去,因为那里只属于一个人,这间天蓝海阁,真正的大老板,那位神秘的厉公子的居所,平时,便连下人,也不能上去。

    屋内所有卫生,布置,都由四位主管亲自完成,尤其是那位牧颜大小姐,大半布置,都是其亲自手笔,绝不假手于人。

    平时四位主管面容温和,其好说话,便是犯了什么错误,也不会说什么,最多随便斥责几句,罚点俸禄了事。

    但一旦有人,打破规矩,敢上到第六楼,不管平日业绩多好,为人多精明能干,最后无一例外,都是绝不姑息,只有被解聘一个下场,便连上一次,一位位高权重的副掌柜,只因好奇上六楼看了一眼,最后被四位主事知晓,都是直接驱遂,从此,再也没有人敢轻上第六,第七楼。

    今日,四位主事,竟然同时聚集向第七楼,莫非,是天蓝海阁真正的大老板,那位传说中,神秘莫测,神魔一样的厉公子,回来了?

    不过随即,这些掌柜侍女就同时变色噤声,谁也不敢再多想下去。

    因为他们想到了那个规矩,连不小心靠近一下第六,第七楼的人,都有那样的下场,关于天蓝海阁幕后的大老板,那位神秘莫测的厉公子的事情,他们更不敢打听,不想打听。

    好不容易有这样优厚的一份差事,即使再好奇,他们也不愿因为触犯禁忌,而被辞退,那可是比让他们死亡,还更惨痛的惩罚。

    所以,众人都小心翼翼,只面面相觑过一阵之后,又很快分工明确的忙碌著自己的事情,待人接物,不但不敢打听楼上的动静,反而要更加卖力的保证今天盛典的成功。

    ……

    天蓝海阁。

    七楼。

    唐白手,陈胖子,牧颜北宫,牧颜秋雪兄妹,分别走入那间已经近半年没有点起过灯盏的雅间,随即,便见到一名白衣青年,正微笑坐在椅子上,望著他们。

    “你们,回来了!”

    四人的表情,先是果然,随后便是惊喜,再然后,便是眼睛纷纷通红。

    最后,四人同时想起了什么,同时抱拳一礼,走上前去,对著上首的白衣青年作揖一拜,充满喜意地道:“厉大哥,你终于回来了!”

    这一刻,十目相对,千言万语,一切尽在不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