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八百零七章、意外惊喜,上
    取出那只断臂之后,洞中不由弥漫起一股浓浓的血腥气,久久不散。

    厉寒见状,皱了皱眉头,随即一伸手,直接手一挥,掌心中燃起一团幽幽紫火,将其断臂焚成灰烬。独留灰烬中,一枚幽黑小戒静静躺著。

    无论是帝王将相,名士乞丐,小姐娼妇,一旦身死魂灭,肉身都不过是一具臭皮囊,没有什么好看,最后也只能或随时间的流逝,在地底腐蚀成枯骨,亦或随一把烈焰,燃烧成飞灰。

    显然,生前,‘白幡书生’潘皓月的这只手臂,肯定握过最珍贵的银环,抚摸过最美的女子,翻阅过最顶级的秘笈,斩下过高手的人头!

    但是死后,他这一只对他来说,价值万金的手臂,在厉寒面前,却也是一文不值,最后只能被其一把火焰,烧成飞灰,只留下他的储物道戒。

    等到厉寒用赤帝长生火将潘皓月的左臂烧成灰烬之后,洞中的血腥气这才消散了许多。

    又过片刻,彻底感觉不到那种味道了,厉寒才一伸手,重新将‘白幡书生’潘皓月的那枚储物道戒拾取了起来,并暗运精神力,解开其上的禁制。

    如果主人尚在,想强行破解一位高阶半步法丹强者设下的精神禁制,简直是痴人说梦,不说厉寒一个气穴后期,便是顶阶半步法丹,也很难办到。

    但现在,‘白幡书生’潘皓月已死,那他留在这枚储物道戒上的精神禁制,就仿佛一层薄膜,不堪一击,被厉寒随便一冲,便即击溃了。

    随即,厉寒感觉到,那枚储物道戒上有什么东西似乎随风消散了,知道那就是‘白幡书生’潘皓月留下的精神禁制。

    随即他再不犹豫,精神一动,瞬间,石洞中光芒耀眼,一堆东西,随著厉寒的意念所控,飘出储物道戒,呈现于地面之上。

    还好厉寒早有准备,早就在那里铺了一块兽皮毯,所以那些东西没有沦落到跌落泥土,沾染一身污秽的下场,全部整整齐齐,平放于那块兽皮毯之上。

    五色光芒流转,映花人的眼目,仔细一看,果然不愧是一大宗门的副宗主,所拥有的东西之多,品质之高,简直让厉寒晃花了眼睛。

    一块剑型令牌,数十瓶各形各色,样式不同的各级灵丹,四卷古朴玄奥,呈棕,赤,黑,黄四色的古卷,一面黑暗无光,仿佛将所有光芒,都吸附于其上的漆黑古甲……

    除此之外,还有下品名器七八柄,中品名器六柄,上品名器一柄。

    最重要的是,这些都不是重头戏,最重要的是,里面还有一柄呈紫色,古朴沧桑的长剑,一面散发著晶莹之光,灰白色的小小布幡,大量灵草,顶级矿石。

    尤其是其中一株灰色灵草,和一块暗蓝矿石,极为特殊,引人注意。

    除此之外,剩下的东西倒是普通了下来,数套衣物,一幅黑玉棋盘,一张月牙石椅,堆放在了储物道戒一角,应该是‘白幡书生’潘皓月平时嬉玩之物,不属于灵物一类,所以厉寒没怎么细看,直接将其重新扔回了原处,没打算处理。

    这些东西,对他没什么用,只有先前拿出来的那些东西,都有价值,厉寒首先,决定从那块剑型令牌开始。

    他将其拿起,打量了起来。

    此令牌入手奇寒,修为稍逊一筹的人,只怕握都握不住,因为令牌之上,不断散发著一股阴森寒气,如果不运功抵抗,只怕手掌瞬间就要结满一层白霜,难以忍受。

    令牌正面,有一个‘白’字,不知来历,背面刻著的图案则是一件衣物。

    不过这衣物的样式也有些奇怪,似衣非衣,依裙非裙,图案奇古,像是祭祀大典时领舞舞女所穿的霓裳羽衣,不类男子,应该是女子所穿的衣物。

    厉寒实在不明白,堂堂葬邪山两大副山主之一,‘白幡书生’潘皓月,储物道戒中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物品,他也从来没有听说过,真龙大陆上有某个势力,使用过这种令牌。

    所以略一犹豫,还是将其扔回了原处。

    此物不知来历,不知作用,模样又如此奇怪,还有奇特的奇寒属性,想必不是普通令牌。

    厉寒虽然不知道‘白幡书生’潘皓月是从何处得来?但他也知道,这枚令牌必定十分不凡,偏真龙大陆上没有听说过,不然,如此奇怪的令牌,如果真的拥有,肯定有其传说留存,既然不存,要么是远古之物,要么,就不是真龙大陆本土所有。

    因此,暂时还是将其留著,以后说不定,就有明白的机会,到时候,说不定另有一番重用,反正平时也不占空间,随手扔在那里便是。

    将令牌扔回储物道戒之后,第二件物品,厉寒拿起了那些灵丹,一一打量起来。

    堂堂葬邪山副山主之一,收集的灵丹,自然都不是凡物。

    这数十瓶灵丹,最低的都有中品灵丹的等级,大多为上品,小半为极品。

    除此之外,还有两瓶灵丹,最为特殊,因为这柄个丹瓶之上,萦绕的灵气最强,而且丹瓶一呈金黄,一呈深紫,显得极为与众不同,显然不是凡物。

    那些上品,极品灵丹虽然也算珍贵,但以厉寒如今的身份地位,也未必弄不到,所以他只看了一眼,随手就将其放下,多是一些辅助修炼,或者特殊灵丹。

    但这最后两瓶丹药,厉寒却极其重视,小心翼翼打开其中一瓶,顿时,两粒金黄色的灵丹滚了出来。

    浓浓灵气,瞬间充斥整个石洞中,四周的野草都似变得鲜绿了起来,不断摇动,仿佛欲将那两粒金黄灵丹据为已有。

    厉寒随手一挥,四周如遭禁锢,一切才静止下来。

    这时,他才有空,细细打量。

    只见这两粒金黄灵丹,散发著淡淡的黄金光芒,上面有九条小龙在游走,栩栩如生,似欲腾空而起,只是被禁锢在灵丹之中。

    仅微微一吸,体内道气,竟然有一种随之沸腾的感觉,充满了可怕的力量。

    厉寒将丹药重新塞入丹瓶中,翻转过正面,看到五个墨绿小字:“天命化龙丹!”

    原来是这种丹药!

    厉寒一见,这才不由恍然大悟,继而,又是既惊且喜,充满了难以抑止的激动。

    天命化龙丹,是世间已经存世极为稀少的一种次传说级灵丹,传说服用此丹,有改良道气的能力。譬如你修炼的,不过是普通道力,但一旦服用此天命化龙丹,可以将道气修炼成拥有一丝龙气龙威的真龙之气,堪称威能暴增。

    这种灵丹,如果能得一枚,都是罕世之幸,能一下见到两枚,厉寒真不知是走了什么狗屎运,他也不知道那‘白幡书生’潘皓月是从哪里得到的,应该是留到自己突破顶阶半步法丹时所用,结果却便宜了厉寒。

    拿起另一个丹瓶。

    此瓶深紫,形如一只灵鹤,丹瓶中,是一粒暗紫色,散发著浓郁香气的奇异灵丹。

    灵丹之上,螺纹一圈一圈,如同水中涟漪,仔细一看,竟然有头晕目眩的感觉,因为旋纹一层一层,竟然看不见尽头,看多了,就感觉脑袋涨裂,难以忍受。

    又是一枚次传级说灵丹。

    极厄化阴丹,功能可以化尽世间任何异种道力,如果一个有,体内积蓄了大量其他异种道气,有此丹在,就可以将其化去芜杂,化为已有,堪称是极为珍稀的一种灵丹。

    当然,大部份人,没有用上它的机会,也不知这‘白幡书生’潘皓月从哪得到,又要这极厄化阴丹作何种作用?

    不过厉寒没有细想,反正现在这些东西都变成了他手中之物,要怎么动用,都成了他的事,而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先看看剩下的物品再说。

    所以,他的目光,又落到了那些灵草,矿石之上。

    尤其是那株灰色小草,和那块暗蓝矿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