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八百零四章、对决高阶半步法丹
    逃逃逃,奔奔奔……

    也不知逃了多久,也不知奔了多远。

    只知道,当厉寒的道气终于消耗得差不多的时候,他身形终于不由停了下来,转过身来。

    既然逃不了,不如留点力气,坦然面对。

    果然,没有让他等太久,片刻时分后,同样一脸疲惫,还带著一丝惊讶的天工山副山主,‘霹雳金环’勾青峰疾赶而至。

    当他看到站在原地,居然停留等他的厉寒,先是一愣,随即不由哈哈大笑:

    “小畜生,怎么样,知道逃不了,不逃,要乖乖等在本座掌下授死,以报俊儿的仇了吗?”

    “是等侯在此,但未必是要让你报仇,谁杀谁还不一定呢……”

    到了此刻,知道隐藏不了,厉寒干脆不隐藏身份,直接一挥手,抹去了面具,换上了自己原来的衣服,将那名葬邪山弟子的赤色衣服随手一震,震成了碎片,毁去痕迹。

    他明白,对方若非看穿他的身份,不可能这样追他一路,千里不放。

    此时不止是他,已到强弩之末,‘霹雳金环’勾青峰,又何尝不是如此……

    厉寒相信,虽然他的道气浑厚一些,修为高深一些,但此时也未必比自己好得到哪里,此时肯定也是疲惫不堪,不然之前在厉寒速度渐渐慢下来的时候,早就赶上来追上他了。

    他也不担心,在刚才勾青峰还未追至的那一刻,他就服下了一份这些时日积存下来的麒麟玉浸泡的水,喝了之后,此刻体内的道气,在快速恢复著,比之寻常时候,要快上数倍。

    他相信,只要给他一段时间,必能很快恢复至巅峰状态。

    甚至,就算不能,就这样对战的情况下,他的道气恢复速度是对方数倍,依旧还能觅得胜机。

    不过如非万不得已,他还是不想与勾青峰一战,因此抱著最后一次尝试的心思,他望著对面,一身青袍,面色阴贽的中年男子,‘霹雳金环’勾青峰,淡淡地开口说道:“勾副宗主,真的要这样不死不休吗?”

    “哈哈,哈哈……”

    听到厉寒的话,勾青峰还以为厉寒是在害怕,服软,顿时不由仰天哈哈大笑起来,笑得眼泪都差点出来了。

    笑著笑著,他的眸神,又变得阴冷,可怕。

    他望著厉寒,声音仿佛自九幽之底涌出的狂风,又自数九寒天中飘过来的一阵风雪,让人心中不由一寒。

    “厉寒,因为你,勾某独子身死。勾某这一生,就这一个儿子,你等于替勾某断了后,你还想勾某放过你,你觉得,可能吗?”

    “哎!”

    一声长叹,厉寒早就知道,此事没那么容易了结,现在果不其然。

    纵使百般避让,终究还是避免不了这一战。

    不过幸好,此时的他,也不是当初那个毫无反抗之力的普通弟子了,如今,他是这一代九天骄之一,封号三尊六王中的‘妖尊’,实力纵然不及勾青峰这位堂堂天下第一大宗的副宗主,但要说勾青峰就能那样轻易击杀他,那也是笑话。

    “来吧!”

    他不再废话,知道这一战誓不可避免,干脆也不啰嗦,直接退后一步,随即摆出一个防守的资势,对对面的勾青峰勾了勾手指道。

    “哼,小子,你还真狂。本座这一生,见过的年轻人不计其数,有天赋的更是多了去了,光我天工山,各种杰出弟子就数不胜数,但也没几人能放在本座眼中。”

    “你别自以为成为了三尊六王之一,便不把天下人放在眼里了,以为成为三尊六王,便能纵横天下没有敌手吗,错了,今天勾某,就教你敬老尊贤,试试何为屈辱,何为绝望!”

    话声方落,‘霹雳金环’勾青峰擦的一声,迈出一脚,地下的枯叶一时纷纷扬起,而后,身形一纵,他果然如电飞来,闪电般向厉寒劈出了一拳。

    勾青峰根本没有把厉寒放在眼里,认为他纵使身法惊人,估计也只有身法一道能说得过去,他身为天下第一大宗的副宗主,实力有多强不言而喻,怎么可能把厉寒这样一个三代弟子放在眼里,哪怕他在刚刚的五境青年修炼士上,获得了前五的好名次,但在勾青峰眼里,这仍不过后辈,年轻一代而已。

    也许再给他们十几二十年,勾青峰未必是他们这些年轻一代的对手,但现在,还没有成长起来的天骄,再天才,也还只是手下败将,不堪一击。

    见状,厉寒不敢怠慢,无影身法一展,整个人就疾速朝后飘去,同时左手一拂,如若无骨,恍似一阵春风吹过,刚好化去勾青峰这一的余劲。

    “嗯?”

    对面,见识过厉寒的身法,勾青峰倒不如何惊讶。

    但厉寒这无骨一拂的手法,却让他神色不由一惊,随即,脸上露出震惊的神色:“这是?真龙皇朝的春风化骨手,怎么可能,这是紫皇问心经中的秘术,早已失传,连真龙皇朝的人自己也不会,你从哪里得来?”

    不过随即,他脸上就露出恍然大悟地表情:“好啊,原来你是进入传承村得到的,据传传承村中,藏著真龙皇朝收集的所有功法和秘术,有紫皇问心经自然也不奇怪,只是一直都没有人得到过其传承而已,想必,你一定有过其他人都没有的天大机缘。”

    “很好,很好,这样,勾某就更有杀你的理由了。不止是替俊儿报得杀身大仇,更要夺得这紫皇问心经的修炼之法。”

    说完,忍不住再次大笑起来,一点不为厉寒修炼了如此神功而担忧,反而笑得极为得意和猖狂。

    很显然,即使厉寒身法厉害,又练就了如此一门顶级的手法,但毫无疑问,目前距离传承村结束,总共也没有多少时间,厉寒即使能将这春风化骨手练会,但最多也不过小成左右的境界。

    如此境界,很难发挥这门地品绝学的全部威力,甚至,能有其一成威力都算不错。

    因此,勾青峰根本不为能不能击杀厉寒忧心,而是喜悦自己即将得到这样一门顶级秘术。

    要知道,隐世八宗,真龙皇朝,看似同气连枝,但那也只是表面上的。背地里,自然也有明争暗斗,风起云涌。

    尤其是真龙皇朝和天工山。

    因为真龙皇朝是帝权,天工山却是教权,帝权与教权在某些时候,可以同存,却必有斗争。而真龙皇朝是真龙大陆最为强盛的王朝,天工山却是真龙大陆最强大的宗门。

    最强盛的王朝与最强大的宗门之间,既有合作,自然也有斗争。

    谁也不会介意,多对对方了解一点,更不要说,提前掌握对方的根本大法,也就是真龙皇朝的紫皇问心经,或天工山的通灵大法。

    这样,如果真有翻脸为敌,互分生死的一刻,就有更多获胜的把获了。

    “小子,刚才不过小试牛刀,下一招,让你真正知道我天工山的厉害!”

    话声方落,勾青峰再次扑上,而这一次,明显认真了许多,就是天工山一门顶级爪法,地品奥义残招,炎魔裂天手。

    只见他双手变作赤红,赤红中却又泛著阴森黑气,双爪撕出,天都似乎要如幕布般被从中撕开,一分两半,这就是炎魔裂天手这五个字的由来,即使在天工山中,也是属于一等一的秘术。

    见状,厉寒的神色凝重了许多。

    很显然,别说他不过刚刚练成没有多久的春风化骨手,就算是大成巅峰境界的春风化骨手,最多也就和这炎魔裂天手相当,而现在,勾青峰修炼这裂天手不知多少年,显然早已达到化境。

    自己修为不及对方,现在功法境界也明显远逊于对方,这一战,还真的有些危险了。

    不过他也夷然不惧,还是展动身法,同样迎了上去。

    既然选择在此正面迎敌,他自然早有万全打算,不会毫无机会就盲目反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