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七百九十七章、冥罪幡
    厉寒发现得早,再加上他的身法实在强大。

    自从清虚四重影融合进无影神功之后,厉寒的身法已经不在一些普通的地品身法之下,因此,这一急掠,速度竟然不比‘霹雳金环’勾青峰稍慢,似乎还略快一线。

    如此一来,厉寒出了殿门,只是左转右转,几个纵掠间,竟然投入了远处的一座密林,消失不见。

    ‘霹雳金环’勾青峰衔尾追去,竟然没有发现人影,四处寻找,也没有看到厉寒的身影,一时不由气得大怒。

    他愤怒地一抬足,一道金色震波扫出,就把附近的一小片树林给铲平。然而他依然不甘心,如此大好的机会,错过这一次,可未必就有第二次。

    因此他四处乱转,根本不管大殿内众人杀得你死我活,四处寻找厉寒的踪影,欲将其寻而杀之,以报杀子之仇。

    不过,他却不知道,就在他身后不远处,厉寒躲在一株大树之下,目光朝他的背影望了两眼,忽然微微一笑,伸手自储物道戒中掏出一张黑色的柔软面具。

    这面具通体冰凉,如同玉质,摸在手中,却轻若无物,柔软之极,正是厉寒当初自醉歌太平城花五千道钱购买,后来却几乎没什么机会用得上的焚花面罩。

    此物也没有什么其他效用,就是可以改识换容,为佩戴者更换另一张不同的面孔。

    厉寒暂时还不想与勾青峰这样的一位天工山副山主对上,不是害怕他的实力,而是暂时还不想与天工山全面开战。

    毕竟一位天工山副山主,干系重大。

    他若身死,天工山绝对严查到底,不查出个结果誓不罢休……

    因此厉寒虽然气愤,免于麻烦,他还是决定,先暂避一时,如果对方真不死不休,他也不会客气。

    到时候,怪就只能怪对方自己找死了。

    伸出手,在掌心幻出一泓清水,在脸上拍了拍,随即,厉寒低头,将手中那黑色面罩戴在了脸上。

    面罩覆面,随即融化,大小合缝,密不透风。

    厉寒随手一挥,以幻术施展出一个‘水镜术’看了两眼,水镜中的自己,赫然已经变成了完全陌生的一张面孔,略嫌高冷,面色稍黑,十分孤傲。

    若非极为熟识之人,自然根本没有可能认得出自己来。

    唯一破绽,就是自己身上穿的这件白色衣衫了,对方注意自己良久,必然认得出来。

    厉寒也不是没有其他备用衣衫,只是想将一滴水藏起来,自然是放入大海最不引人注意。

    想了想,厉寒趁‘霹雳金环’勾青峰离去,去另一边追查自己身影时,悄悄纵了出去,在殿口提了一具刚刚死亡的葬邪山弟子尸身回来,几下一剥,瞬间就将他身上的赤色衣衫除下。

    厉寒再将自己的白色长袍脱下,收回储物道戒,这才穿上赤色衣衫,整了整头发,赫然就是一名葬邪山普通弟子。

    他从密林中走出,施施然地走回到了大殿。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他刚一回到大殿,因为穿上了这件赤色衣衫,竟然也成为了另一群赤衣弟子攻击的对象,而且自己这边,赫然处在弱势。

    他这才知道,自己刚才捡取的尸体,竟然是葬邪山‘推恩阁主’风嫣柔座下的百来名叛变弟子之一。

    衣袖上那一个白色圆圈中的‘恩’字,说明一切。

    他纵想不战,也不可了。

    因为对方只要见到手臂上绣有‘恩’白字的推恩阁弟子就杀,根本不容他辩驳。

    先前那些投靠潘皓月的推恩阁弟子早就把衣袖除了,厉寒不知这一点,一时自然陷入危机中。

    不过所幸的是,有万彩金蛇在前面阻挡,他们这两百来位弟子,危险还不太大。

    再加上他的实力,在一群低级弟子中,自然是游走自如,自保足够。

    不过为免引起太多人的注意,他还是稍微降了一些实力,只用基本和别人差不多的修为,与别人周旋。加上一些本门功法不适合在此动用,自然有些支绌。

    不过此时此刻,目光微扫,厉寒忽然发现,人群外一直没动的两名八宗代表,隐丹门的那名青衣长老和名花楼的那名蓝衣长老,好像分别是叫‘青龙’和‘蓝云’的,似乎终于看不下去万彩金蛇如此屠杀潘皓月那一边的低级弟子,对视一眼,同时一动,身形一纵,竟然朝挡在他们前列的万彩金蛇扑了过去。

    如此一来,两名中阶半步法丹巅峰的存在同时出手,虽然不可能直接就击杀那头准青阶的巅峰妖兽,万彩金蛇,但也足以牵扯它大部份精力,令其顾此失彼,再也无法肆意屠杀普通葬邪山弟子。

    潘皓月那方的众多葬邪山弟子见此,自然精神大振,看得有人牵扯住了那头令他们头疼惊惧的万彩金蛇,顿时高兴起来。

    危机一失,他们忽然想起刚才跟在金蛇身后,对他们肆意屠杀,蹂躏的邪无殇这边的葬邪山弟子来,顿时双目赤红,同仇敌慨,纷纷朝他们围来,大举攻伐。

    如此一来,厉寒等两百余名邪无殇方面弟子,顿时如孤僻小舟,在汪洋大海中艰难支撑,频频遇危,似乎随时有倾覆之祸。

    见状,厉寒自然不甘束手就戮。

    他暗暗多增了一两分劲力,出手力道重了许多,一边重拳击飞向自己靠近的潘皓月那派葬邪山弟子,一边悄悄扯下了自己袖上的‘恩’字白纹,朝著战圈外围摸去。

    刚开始时,很多人还认识这位刚才出手狠辣的邪无殇那一派弟子,不断向他追来。

    但随著他渐渐靠近圈外,加上他又扯下了‘恩’字白纹,别人又不认识他了。

    一个机会,他低头一纵,终于彻底纵出圈外,忽然目光一转,反过身来,装作潘皓月这边的葬邪山弟子,装模作样地向邪无殇那派的两百余名葬邪山弟子攻去。

    几名本来靠近他的潘派葬邪山弟子一怔,不过看到他袖上被撕裂的衣袖,犹豫了一下,还是当成了投效过来的推恩阁弟子,没有朝他攻击。

    如此一来,厉寒出功不出力,混在众葬邪山弟子中,一时轻松万分起来。

    他又不想肆意屠杀别人,只是不想被别人屠杀而已,故而根本不曾认真出手,目光却朝四周打量起来。

    这一打量,才让他不由微微一怔。

    因为不知不觉,随著他刻意往战圈外围靠近,竟然从外圈进入到了内圈。

    旁边不远处,就是大殿内的四大主要战团之一,‘破锋’邪无殇对‘白幡书生’潘皓月。

    厉寒反正也没什么危险,但他现在身份是葬邪山弟子,又不能独立特行站在一边观战,引人注意,所以一边胡乱出手,一边目光,却不由朝战圈中的‘破锋’邪无殇与‘白幡书生’潘皓月看去。

    却见过了这么多时间,两人早已打出真火,此时一举一动,有著千钧万马之力,许多奇妙招数,也是厉寒平生仅见。

    只看了一眼,就再也回不过神。

    ……

    邪无殇手中的破锋长枪如天龙出世,点,劈,刺,戮,挑……一式一式,尽皆精奇得无以复加,抖出万千枪影。

    然而,纵是如此精妙的招式,亦是久久压不下从来有著‘废体’之称的‘白幡书生’潘皓月,邪无殇一时有些不耐了。

    扭头一看,自己这方,除了‘推恩阁主’风嫣柔这边,算是占据上风,其余战团,基本都是难以短时间内分出胜负。

    而万彩金蛇那边,有隐丹门与名花楼的两名长老出手挡住,自己这边的弟子却彻底落入下风,渐渐死伤怠尽。

    一声怒吼,邪无殇终于不再藏拙,瞬间收起长枪,而后双掌猛然一合,又使用出了一门新的功法。

    “役天穷罪掌!”

    此掌不是葬邪山门内的掌法,而是他受伤这三个月以来,‘烈日侯’衣南裘从神魔国度的宝库中取出送给他的,说是最为适合他的近身掌法。

    此掌一出,铺天盖地的黑色掌影,携带著灭罪之威而来,一时间,邪无殇气势大盛,竟然渐渐压过了‘白幡书生’潘皓月一筹。

    见状,‘白幡书生’潘皓月自然不甘束手就戮,也陡然转换了打法,身形一纵,略微后退半步,却是一伸手,从储物道戒中取出一枚散发著晶莹之光,灰色白的小小布幡。

    布幡呈三色之形,上面有三道血色丝线,如同龙身一样,散发著诡异的血色气息。

    ‘破锋’邪无殇见状,眼瞳不由陡然一缩,认出此为潘皓月的成名兵器,特殊秘宝,‘冥罪幡’!

    一幡挥出,有万千鬼哭之音乱耳,甚至可以召唤鬼神,乱人心神,堪称无上邪宝,价值一点不在普通极品名器之下。

    ps:第五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