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七百九十五章、死神的舞蹈
    没有人看到,原本靠在一边,神情莫测的真龙皇朝代表,‘铁面王’司玄天,在‘荒天君’秦天白站出后,铁面具下的脸孔,却急剧变化了一下。

    随即,趁著殿中动乱之际,他悄悄溜走了,不知所踪。

    片刻后,一名身穿赤色葬邪山弟子服,脸色苍白,长发落下,遮住大半个头脸的诡异弟子,又从殿外走入,悄悄走到了处于弱势的‘破锋’邪无殇那一边。

    同时,一道暗语,悄无声息,被传入邪无殇,风嫣柔,以及刑无咎三人耳中。

    三人原本见到强弱逆势,本自萎靡的心思,瞬间一震,竟然再次放出光华。

    邪无殇走上一步,冷冷一笑道:“潘皓月,你想争夺这葬邪山山主之位,可敢与邪某光明一战。你胜,邪某甘愿双手奉出,并任你处置;你败,就当众自裁,免得在这天下群雄面前丢人,如何?”

    “哈哈哈哈哈!”

    看到自己这边占据上风,‘白幡书生’潘皓月仰天长笑:“邪无殇,你以为潘某会怕你吗?世人皆传你邪无殇多天赋惊人,资质如妖,潘某今天倒不信这个邪,来吧,今日潘某定要教你什么是师长为尊,岁月为王!”

    两人当众走出,对面而立,一股飓风,无端在他们之间形成。

    而邪无殇,神色冷漠,直接伸手,将背后的幽古长枪解了下来,握于手中,明显打算全力以赴。

    见状,‘白幡书生’潘皓月也不敢怠慢,脚步微张,似弓非弓,双手一合,然后朝两边一拉,一道虚幻的白色长刀在他掌指间形成,刀身似乎隐隐有水光在闪烁。

    葬邪山镇宗功法,邪极心典第三卷,天刀六式!

    他竟然是要以气劲凝虚刀,与邪无殇一战,知道这一战的意义之重大,很显然,两人都决定要全力以赴,以这一战来决定他们之间的名位之争。

    谁胜,谁就能名正言顺继承葬邪山大权。

    潘皓月本来不需要这么做,只要一声令下,邪无殇那边必定大败亏输……

    但他太自信了,隐忍数十年,就为了这一日,他自然不愿放过,定要一鸣惊人,让天下人都看看他的能耐。

    而邪无殇,也完全没有把这个数十年前,就被人称之为“废物”的葬邪山第二副山主放在眼中,这一战,他也是信心满满,志在必得。

    因此,除了天神山巅的秦天白和衣南裘,另一场巅峰之战亦由此而开。

    葬邪山天赋最出众的三代首徒,宗主亲传弟子,‘破锋’邪无殇,对上葬邪山第二副山主,高阶半步法丹中期的‘白幡书生’潘皓月。

    两人将为葬邪山山主大位而争。

    终于,邪无殇率先动了,“啪”的一声,一震手中长枪,名枪‘破锋’顿时如毒蟒出洞,瞬间点出。

    一朵水缸大的黑色枪花,携带著惊人的气劲,一瞬间震得潘皓月身后的几人面目模糊。

    而长枪在他手中,如同变成了一条活蛇,活灵活现,上下翻滚。黑色枪尖,震出枪影如山,密密麻麻,杀意汹涌。

    天地之间,似乎只剩枪影,再也不见其他。

    邪无殇的绝技,飞雪六月一字枪,再次出现。

    对上‘九黑玄君’黎千幽时,邪无殇都没有动用破锋名枪,而是全凭肉掌在对敌。但此时,自知此战万不容失,表面虽然张狂,他仍是全力以赴,一心要瞬杀潘皓月,占据主动权。

    而见状,‘白幡书生’潘皓月也不则神色微惊,不过随即就变为冷笑。

    “如此只是如此,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话声方落,他亦再不犹豫,双手一推,掌心中凝结的虚幻长刀,顿时一颤,横向一削!

    一道透明如波澜的恐怖气劲,横扫而出,直似排天巨浪,拥有著无穷无尽的威力。

    ‘天刀六式’第一招,惊天怒澜!

    长枪虚刀在半空中交汇,犹似引爆了星辰大海,无穷巨浪如珠玉四溅,发出恐怖的震鸣之声,整个大殿,都陡然一声剧颤,似乎要倒塌。

    邪无殇,潘皓月两人,不过略为一顿,随即再次迎上,都为对方的手段实力所心惊。

    但此时此刻,却是谁也没有退缩的理由,势必以这一战,判定生死!

    见状,似乎引动了导火线,主将已经出手,其余人也不能只是干看著。

    邪无殇身后,一身紫色凤凰长袍,身姿傲人的葬邪山‘推恩阁主’风嫣柔,在‘烈日侯’衣南裘离开之后,早已率众站了起来。

    此时她目光闪动,忽然嫣然一笑,率先走出,向著潘皓月阵营这边挑了挑手指。

    “一群喽啰,可有人敢与本座一战?”

    见状,面面相觑了片刻,潘皓月身后,一名金衣中年人站出身来,来到风嫣柔对面,神色凝重地道:“风阁主,属下向您请教!”

    这名金衣中年人,眼睛暗赤,身上隐隐有一股煞气环绕,明显也不是一个小角色。

    “六道之主,阿修罗道道主!”

    见到来人,即使身为葬邪山两大阁主之一,‘七灵蛇女’风嫣柔也不由面色微微变化,略现一丝凝重。

    不过随即她便是一笑:“很好,六道道主之中,只有你与天道道主是高阶半步法丹初期,的确有资格与本座一战,来吧!”

    “请阁主指教!”

    阿修罗道道主自知实力不及风嫣柔,也不废话,直接抢先出手,一出手,就是阿修罗道的至高功法,幽罗解心掌。

    一道一道赤红色的掌影拍出,在半空中凝成一座小山模样,气势惊人,气焰惊天。

    见状,推恩阁主风嫣柔轻笑一声,毫不在意,身形微转,整个人就仿佛灵蛇一般,在虚空中借影换形,一步一步,完全避开阿修罗道道主的这些掌力。

    同时指尖七彩之色旋转,随即化为一道尖梭,朝底下的阿修罗道道主飞速击去,越来越近。

    指尖之上,似乎凝聚著可以燃烧灵魂的能力。

    “七梭破魂指!”

    见状,底下的阿修罗道道主面色大变,惊惶不迭地避开,显然对这所谓的‘七梭破魂指’,十分忌惮,小心翼翼。

    随即,他也不敢再与风嫣柔硬拼,反以身法辅以幽罗解心掌,以游走为主,只求尽量拖时间,根本不求战胜。

    而推恩阁主风嫣柔也不以为意,根本不曾出什么绝招,就以这‘七梭破魂指’与对方周旋,明显处在上风,犹有余力。

    她的目光则望向其他几处战团,观看局势,再考虑要不要出动绝招,立即分出胜负前往支援。

    阿修罗道道主与推恩阁主风嫣柔战在了一处,一时似乎也难分胜负,见状,潘皓月身后,另外三名金衣道主,对视了一眼,随即也同时走出。

    三人望向对方阵营中,目前剩余的唯一一名高手,由其中为首的一人开口道:“‘不败灰鹰’刑无咎,你真的打算与我们葬邪山为敌,要与与邪魔为伍的邪无殇,风嫣柔一起吗?”

    “如果现在退出,还来得及,不然,今日我们三位道主,也只有以下犯上,共同与你刑阁主一战了!”

    “哼!”

    闻言,站得稍远的‘赏刑阁主’刑无咎,面色变化了几次,似乎终于想通了什么,一声冷笑道:“胜者为王败者寇,目前还胜负未分呢,代表葬邪山不要说得那么理所当然,最后到底是由谁主掌葬邪山,还不是你们一群跳梁小丑说了算。”

    “来吧!”

    他一振衣袍,也随之大步踏出:“便让刑某看看,你们三位道主,今日实力,提升到什么层次了?”

    说完,手一翻,两手衣袖顿时滑落,露出两只布满赤色龙鳞的手掌,邪异阴森,赫然是他的成名功法,赤蟒龙蛇手气劲,已经布满双掌,只待与三位道主一战。

    见状,剩余的三位道主,亦即分别是高阶半步法丹初期的天道道主,中阶半步法丹中期的人道道主,以及中阶半步法丹后期的地狱道道主,对视了一眼,再不犹豫,联袂踏出,一同向刑无咎出手。

    三人中,以高阶半步法丹的天道道主实力最强,在六道道主之中,一向只在排名第一的阿修罗道道主之下。

    但饶是如此,他的实力也不容小觑。

    “化天春蚕手”,“飞凤灵蛇指”,以及“水月秘咒”,就是他主修的三大功法,此时一齐施展,威势惊人。

    稍逊一筹的中阶半步法丹境界的人道道主,地狱道道主,亦同时施展顶级功法,一时间,招式共兵器飞舞,衣袖同气劲同色,加上‘赏刑阁主’刑无咎的赤蟒龙蛇手绝学,又是一番惊天大战。

    一时间,整个极邪魔殿中,两股势力被分成了三部份,战得激烈,‘白幡书生’潘皓月对‘破锋’邪无殇;阿修罗道道主对‘推恩阁主’风嫣柔;三大道主共战‘赏刑阁主’刑无咎。

    底下的葬邪山弟子,也各自捉对撕杀起来。

    本来,邪无殇那边的葬邪山弟子,数量要少得多,总共只有一两百名,根本不可能是潘皓月这边数量几乎是对方九倍的弟子对手,眼看覆灭只在倾刻间。

    但关健时刻,风嫣柔见状,一声呼哨,召唤出一头蛇形灵宠,正是方才一口吞掉两位金衣道主的黄金蟒蛇,半步法丹境界的妖兽万彩金蛇,加入战场。

    瞬间,那些低级弟子如何是这样一头顶级妖兽的对手,碰者即死,遇者即残。

    再加上万彩金蛇那庞大的身躯,随便一横扫就有数十人被击飞,可怖的实力让无数葬邪山低级弟子心颤。

    一时间,邪无殇那边的葬邪山弟子见状,顿时胆气顿壮,气势如虹,尾随反杀。

    反倒是人数众多,本来大占优势的潘皓月这边弟子,死伤惨重,无一人是那头万彩金蛇以及两百名葬邪山弟子的对手,纷纷朝两边退避,惨不忍睹。

    一时间,大殿中是刀枪齐飞,剑影纷乱,加上断手断臂的惨叫,充斥整个葬邪山山顶。

    本来神圣的葬邪山宗主继位大典,变成了一场彻头彻尾的乱战。

    厉寒等还停留在葬邪山顶的各宗观礼弟子,一个个面面相觑,作声不得,只得尽量往两边退避,让开正面战场,不愿掺合进去。

    但看到这一幕,也不由一个个心中发怵,感到惊悚莫名。

    谁能想到,一场隆重的持剑大典,本以为是修道界难得的盛事,最终却演变成了今日之形状,简直难以置信。这还是堂堂天下八宗之一的葬邪山吗?

    他们一向以自己身为八宗弟子的身份而骄傲,感觉超人一等。

    但此时此刻,他们第一次觉得,隐世八宗也是人,在凡人眼中,的确是超然物外,出神入圣。

    但一旦遇上利益之争,生死之危,也会不惜一切代价。

    再大的盛世繁华,亦抵不过少数人的人心紊乱。

    就因为几个人的贪婪,威震千年的天下第一邪宗,变成了现在的这样一个屠宰场,人命在这里,不过蝼蚁,不值一提。

    ps: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