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七百九十二章、烈日侯
    不止是‘白幡书生’潘皓月,便是天工山副山主‘霹雳金环’勾青峰,长仙宗剑派首座之一,‘无心剑君’君无恨,神王陵‘紫神长老’等人,见状也不由心中一沉。

    如果连代表真龙皇朝的‘铁面王’司玄天都不愿出手,在场中人,又有几人,真有底气与胆量,敢与那样恐怖的存在对上?

    偏偏,‘铁面王’司玄天的态度极其古怪,一点不像是维持公平公正的真龙皇朝鉴察司司主所应有,更让所有人心中有所忌惮。

    只是,幸好众人最期待出手的对象,不是这‘铁面王’司玄天,而是伦音海阁太上长老秦天白。

    所以,虽然他的退出,让众人意外,士气大受打击,但是所有人还是将最后的希望目光,望向了站在所有人之首的那名灰衣青年。

    如果秦天白愿意出手,他们自然就有勇气与胆量,跟上。

    如果秦天白不动,毫无疑问,在场所有八宗的人,都不可能跟潘皓月蛮干,宁愿自此之后被人视为怯懦,背负骂名。

    所有人都明白,潘皓月此举,明显是看出自己那方没有胜算,所以打算拉上大殿内所有人。

    不管是葬邪山弟子,还是八宗代表,大家团结在一起,一齐出手,替他擒下邪无殇,围杀暗金面具人,他自已才有活命的机会,也才能因此获得最后最大的利益。

    他打的自然是如意好算盘,只是,众人还真不得不出手。

    不然,今日葬邪山大变,及有可能变成一场悲剧。

    如果隐世八宗之一的葬邪山,被神魔国度剿灭了,或者说掌控了,那日后各宗,将要面对的对手又多了一个。

    这就等于自身实力减掉一成,而对手的实力却增加一成。

    而成的力量对比,此消彼长,后果如何,不用多说。

    更何况,神魔国度本就是人人得而诛之的对象,现在葬邪山副山主当众请求,如果不帮,传出去,日后自己等人,就算活著离开葬邪山,又如何面对世人的议论?

    他们可是八宗代表,而八宗与葬邪山,向来同气连枝。

    虽然在小事上,他们互有冲突,但在这种正魔之争的大事件上,却是必须要团结一心的。

    潘皓月的小心思虽然可恶,但是他们也的确只有这一条路可走。

    最重要的是,所有人都明白,那名暗金面具人虽然强大,但是世间法丹总共就只有那么多……如果说对方是顶阶半步法丹,他们信。

    但要让他们相信莫名其妙又多出一名陌生法丹,他们还是认为这个可能性效小。

    所以,对方虽然看起来深不可测,实力强大,一击就击杀了葬邪山太上护法,但自己这边,更有秦天白一位货真价实的法丹。

    只要能请动秦天白出手,所有人都相信,不管来人是谁,有多强大,自己这边一定能赢。

    这就是他们此刻的心思,因此所有人一齐望向秦天白,等待著他的答案。

    就连殿门边,厉寒,尹青瞳,应雪情三人,也不由向依旧站在原地的‘荒天君’秦天白望了过去。

    其实三人心中,早已答案。

    只是此时此刻,他们还是不由自主,受到众人感染,想看看‘荒天君’秦天白作何选择……

    至于葬邪山众人,如‘白幡书生’潘皓月,几位金衣道主,还有大量葬邪山内宗,外宗弟子,更是将最后的希望,全部望向了秦天白那边,眼神中带著恳求。

    大殿中的气氛,一时紧张到近乎窒息。

    就连邪无殇,风嫣柔等一群人,也望向秦天白。

    他们也同样明白,如果秦天白出手,自己这边希望渺茫。如果对方袖手旁观,自己这边胜算几乎是百分之百,因此一时也是摒住了呼息,眼神焦急。

    忽然,一声闷响。

    “扑通!”

    葬邪山这边,为首的‘白幡书生’潘皓月,在恐怖的生死压力之下,在‘铁面王’司玄天的袖手旁观绝望心境下,知道这是最后的救命稻草,再顾不得其他。

    他一袭白袍,直接一撩,当众跪倒在地,再一次嘶声高呼道:“请求秦长老援手,葬邪山感激不尽,天下苍生亦同样感激不尽!”

    “请秦前辈援手!”

    看到这一幕,有人还在惊愕,但有人反应更快。

    几名金衣道主相继跪下,一个个仰天高呼。

    跟在他们身后的葬邪山弟子,先是一怔,继而面色发红,但是看到前面跪倒一片的葬邪山高层,忽然一咬牙,也成片的跪倒在地。

    “请秦前辈援手!”

    “但请秦前辈看在八宗之谊,救我葬邪山!”

    “请秦前辈挂念天下苍生,救我葬邪山!”

    “……”

    声声呼喊,句句恳切,发自肺腑。

    虽说有绝境求生之嫌,但他们说的,的确是真实境况。

    如果今日葬邪山覆灭,隐世八宗八缺其一,从此只剩七宗。或者葬邪山直接投靠了神魔国度,对于天下苍生而言,都的确是一大祸事,甚至不啻于睛天霹雳。

    就是对于另外七宗而言,也不是好事,而是代表著毁灭的开始。

    见状,一直静默不动的那道伟岸灰色身影,终于微微一动。

    他踏前一步,身上的沧桑气息如同云雾流转,刹那间生动起来,却没有去管跪倒在地的那些葬邪山高层和弟子,而是看向十数丈外的暗金面具中年男子,忽然开口道:“衣道友,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秦天白!”

    暗金面具人微笑著,转过身来,面对秦天白,左手一拂,刚刚用来擦手的白色丝绢,就蓦然碎裂,如飞一地蝴蝶。 再一拂,所有白色蝴蝶碎片,再次一震,就仿佛灰烟散去,直接消失不见。

    “嗯?什么情况?”

    本来,看到‘荒天君’秦天白动了,大殿中大部份葬邪山弟子,以及八宗代表,无不由同时心中一喜。

    有秦天白出面,自己这边等于多了一位法丹,还有八宗数名顶尖长老,以及葬邪山九成以上弟子,对上暗金面具人,邪无殇,‘推恩阁主’风嫣柔,以及她身后的一小群虾兵蟹将,这一仗想不赢都难。

    只是,现在是什么情况?

    ‘荒天君’秦天白走出来之后,不是出手帮助葬邪山对付暗金面具人,却反而向其打起了招呼,而对方居然也微笑相对,似乎认识,而且关系还不浅?

    见状,本来心中大喜过望的‘白幡书生’潘皓月,心中大起大落,又是不由瞬间一沉,几乎如坠冰窟。

    如果秦天白也帮对方,或者干脆只要袖手旁观,今日此事,葬邪山千年基业,基本必毁。而自己,也是绝对死无葬身之地。

    只是,秦天白接下来的一句话,却又让他由忧反喜,再由喜转惊。

    “是啊,好久不见……已有十多年了吧,一向可好,‘烈日侯’衣南裘?”

    秦天白缓缓开口说道,语气带著岁月的沧桑,还有著一丝淡淡的悲哀。

    “嗯,衣南裘?”

    此话一出,满堂皆惊,大殿内一时静得落针可闻。

    不止是葬邪山众人,就是八宗代表,如‘霹雳金环’勾青峰,‘无心剑君’君无恨等人,亦是齐齐目瞪口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什么,衣南裘?哪个衣南裘,‘烈日侯’衣南裘?”

    “江左衣家的衣南裘?”

    “这暗金面具人,击杀了葬邪山太上护法的暗金面具人,竟是衣家那个消失已有十多年,传闻早已入魔的‘烈日侯’衣南裘,传闻中的七侯之首?”

    这一刻,所有人心中,如闪过天雷滚滚,所有人脑海全被震得完全一片空白。

    其中更有一人,失态地睁大了眼睛,望向那暗金面具人,一袭白衣胜雪的他,脸色雪白,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什么,那人就是大伯?”

    这身背古剑,白衣如雪的年轻身影,毫无疑问,自然便是本次五境青年修士擂上,大放光彩,仅在‘幽尊’玲浮屠一人之下,被封‘剑尊’,和厉寒等一起前来这葬邪山参加持剑大典的,江左衣家年轻一辈第一人。

    原名‘江左游龙’衣胜雪!

    他嘴巴大张,和别人几乎是一个模样。

    显然也万万没有想到,那名出手凶残,击杀了葬邪山太上长老,几乎要被大殿内所有人群起而攻的无上魔人,居然是他衣家失踪已有多时的大家主!

    这一刻,他内心之复杂,以及怀疑,真是倾尽江河水,亦难以洗清。

    ps:第二更,补欠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