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七百九十章、魔主
    “嗯?”

    没有想到变生肘腋,太上护法之一的‘笑菩提’端木万年突然站到了对方那边,邪无殇一时有些发怔,才反应过来是自己之前说错了话。

    他本是向那位‘大人物’示好之意,毕竟见识过对方的手段能量,他已不作任何他想,一心只想讨好对方,拿到葬邪山山主之位,并将对方所要之物双手奉上。

    如果能就此结好此人,从此登上法丹,挥手间天下景从,日后成为威震一方,甚至打破界面壁障,前往传闻中的神灵之界一窥究境的存在,也不是没有可能。

    邪无殇的野心一向很大,不然他也不可能在红血林中,选择冒天下之大不韪,对上厉寒,梵空冥,应雪情等各宗天骄,却独自把邪魔千花树占为已有,并将其中邪气一吸而尽,融入到自身的功法之中。

    他从来就不是甘于人后的人物,区区一个葬邪山山主,还远不到他的极限。

    他的要求,是飞天遁地,雄霸一界,甚至进入上界,打破真龙大陆的极限,追求那永生的霸主之位。

    只不过,现在仅仅第一步,就遇到了难关。

    先是原来的第一副山主,‘九黑玄君’黎千幽率众偷袭,他本来注定要继承的葬邪山宗主之位,竟然生了波澜。

    接著,等他实力大增,回来复仇,原以为解决了黎千幽,这下继位就是稳稳当当的了吧……

    但没想到,关健时刻,却又冒出一个‘白幡书生’潘皓月。

    而且,连宗内第一高手,太上护法端木万年,也站到了对方那边……

    这让邪无殇,一时不禁有些头疼,更有些恼火。

    他目光阴沉地盯著对面的‘白幡书生’潘皓月和‘笑菩提’端木万年,没有去看潘皓月那阴柔的面容,反而注目‘笑菩提’端木万年,沉声开口道:“端木护法,你真的要与邪某作对吗?”

    ‘笑菩提’端木万年闻言,神色很冷:“邪无殇,不要逼端某再说第三遍。葬邪山不容邪魔染指,说清楚你方才所提‘魔主’二字来历,静等赏刑阁查明,如果无错,端木万年愿亲自向邪少宗主请罪,并支持你登上宗主之位。但若查明果真有染……”

    下面的话他没有说,但里面的意思,谁都听得清清楚楚。

    那就是说,一旦查明,邪无殇真的跟神魔国度有染,那么,就不是能不能继承宗主之位的事情了,而是能不能活著离开葬邪山的问题了。

    不管神魔国度在真龙大陆上势力有多强大,多猖厥,但对于八大宗门而言,自己宗门内,绝对是他们的禁地。

    任何人一旦跟他们有牵连,所有人都不可能放过他们。

    或许有的人,已经暗中投靠了神魔国度,那也绝不敢明面上说出来……邪无殇一时口误,终酿成了此刻大祸。

    邪无殇的神色冷了下来。

    他自然不敢让对方放手去查,更不会让对方打断他今日的继位大典。

    错过今日,谁知日后又出什么变故?

    自己当时身受重伤,即使有天网秘甲为护,也不过挡住了致命一击。

    但天网秘甲,也不过中品极等防御名器,虽然强大,但依旧无法完全挡住一位高阶半步法丹的蓄势一击!

    所以自己仍然伤势严重,因此纵使那时会使‘控心术’这等顶级秘法,但也不敢施展,而是抓紧机会,逃出了葬邪山。

    不然哪怕自己会控心术也没有用,鲜血流尽,对手众多,自己还不等用出,只怕就是自己的死期。

    所以,他逃下了葬邪山,重伤垂死之际,却遇上了那位名动天下的人物,更让自己震惊的却是他的新的身份……神魔国度的三魔主,位高权重的顶级人物。

    就是他,治好了自己的伤势,并且用无数顶级元气灵丹,以及一块中级灵地,让自己在三个月的短短时间内,不但伤势尽复,而且将自己提升到了中阶半步法丹初期的境界。

    差不多等于碛生生横跨了一个大等阶,这是何等的手段,实力?

    因此自己心中,对他当然是感激,膜拜的。

    那位“大人物”,是他心中模仿的对象,他愿意为之效力,更想借助他的帮助,让自己登上巅峰,离开此界。

    所以,他自然不能让别人随便去查自己的过去,因为一个说不好,就有可能泄漏秘密。

    虽然那位“大人物”,他十分欣慕,但对于世人而言,任何沾染到神魔国度的存在,却皆是十恶不赦,绝对不能容忍的存在。

    一旦查明,自己别说成为葬邪山山主,不被追杀就不错了……

    而且不只一个葬邪山,到时候天下虽大,只怕也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处。

    所以,他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强行扭转局势,击杀潘皓月,端木万年,强行坐上葬邪山山之位。到时候一口咬定,不过口误,也就能找到机会补救了。

    众人总不可能强行击杀自己这位葬邪山山主。

    只可惜,他想错了。

    他的想法虽美好,但是他背后的那位“大人物”,却不可能遵照他的意志行事。

    因此,当端木万年此话一出,蓦然间,大殿之顶,响起一个仿佛磁石一般的中年男子嗓音:“哪条老狗在底下狂吠,看来,还得本尊亲自出手不可了。”

    “无殇,何必与他啰嗦?有反抗者,直接击杀岂不痛快……”

    话声方落,陡然间,整个大殿之顶,无声垮塌,破开一个圆洞。

    人未至,无数金色光芒,化作漫空金色的花朵,从空飘下。

    一道人影,自天而降,一步一踏,晃如天神。

    他从漫空金花中出现,身披万千金光,无穷华彩,那份身姿之潇洒,气度之雍容,刺痛了在场所有人的眼睛。

    大殿内似乎陡然一亮,万事万物都同时发出光。

    等到众人终于恢复视线,就见到一个身穿暗金长袍,头戴面具,背负双手的儒雅中年人,不知何时,已经落到了‘笑菩提’端木万年的身边,一只手,直直插入了对方的咽喉。

    潺潺鲜血从对方的咽喉中不断溢出,又自那名儒雅中年人雪白的手腕之上滴下。

    但此情此景,却不见一点血腥,残酷,反而有一种独特的美感,让人心底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寒颤。

    “魔主大人!”

    蓦然间,见到来人,出乎大殿内所有人预料,堂堂葬邪山两大阁主之一的‘推恩阁主’风嫣柔,竟然蓦然“扑通”一声,跪倒在来人的面前,神色柔顺而恭敬。

    仿佛她自己,不是什么手掌大权的人物,而是那人养的一条狗。

    ‘推恩阁主’风嫣柔跪倒之后,在她身后,也当即有成批成片的人跪下,头颅垂低,神色恭敬,粗略一数,少说也有近百人,占据了大殿中整个推恩阁将近一半以上的人员数量,黑压压跪了一地。

    “啊!”

    看到这一幕,不止葬邪山弟子,全都发出惊呼之声,就连八宗被请来观礼的各宗人员,长老,也一个个不由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著这一幕。

    “什么,葬邪山的两大阁主之一,居然向来人下跪?”

    “整个葬邪山推恩阁,居然有近二分之一的人,投靠了这位神秘的面具人。此人到底是谁,有何来历,莫非他就是邪无殇口中所说的魔主?”

    一时间,在场众人个个心惊,人人惊悚,齐齐退后一步,远离了那一小块区域,仿佛那里藏著什么魔鬼。

    ps:第三更,补欠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