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七百八十八章、突变
    谁也没有想到,两名金衣道主,跳出来展开对邪无殇的反对,身为葬邪山两大阁主之一的推恩阁主,‘七灵蛇女’风嫣柔竟然直接指使她那头万彩金蛇,一口将两名金衣道主吞了下去。

    这手段,血腥残暴。

    这结果,谁也始料不及。

    不过,邪无殇却似早有预料,只是朝另一边站立,风姿绝世的‘七灵蛇女’风嫣柔拱手笑道:“替我感谢魔主大人。”

    “不必客气。”

    身穿紫色凤凰长袍的推恩阁主,一颦一笑,似乎都带著奇异的魅力。

    她扭动身躯,缓缓走下场中,来到‘九黑玄君’黎千幽的尸体前,不屑地伸足踢了踢他的尸体。

    随即,娇笑著朝一旁一身黑衣的‘破锋’邪无殇开口道:“这是属下应该做的,当然,宗主也不要忘记答应大人的条件即可。”

    身为葬邪山两大执掌重权的人物之一,‘七灵蛇女’风嫣柔的风向,无疑十分重要。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此时此刻,她竟然直接自称属下,显然是认定了邪无殇的宗主地位。

    一时间,在场众人,不管宗内宗外,无不感到十分讶异。

    在此之前,众人可都是知道,‘九黑玄君’黎千幽下了大价钱,买通了这位推恩阁主,但现在,推恩阁主却投靠了邪无殇。

    那位‘九黑玄君’黎千幽还真是悲哀,付出了巨大代价,想拉拢一位盟友。

    但他的那位盟友,收下礼物,却反叛了他,反而投向他的敌人。

    这对于这次持剑大典以前,还信心满满的九黑玄君来说,无啻于最大的讽刺。

    再加上现在连‘赏刑阁主’刑无咎的动向,也表明属于‘破锋’邪无殇那一边的成员,一时间,大殿中人很多接受不能。

    他们完全不能了解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为什么两大实权阁主,居然都投靠了邪无殇,难道真的只因为邪无殇是上一任宗主选定的继承人吗?

    很明显,没有人相信。

    葬邪山两大副山主之一的黎千幽有夺权之心,他们的实力地位又不比黎千幽低多少,又岂能就完全排除?

    除非这其中还另有隐情。

    蓦然,所有人想到邪无殇口中所说的“魔主”二字,见多识广的人,顿时不由得面色一变,神情变得慌乱起来。急忙扭头四处打望,生怕见到什么恐怖的存在。

    显然,“魔主”二字,在他们心中,生起的波澜近乎万丈狂涛,而对于邪无殇答应给“魔主”的什么代价,众人也无比好奇,更隐隐有一股十分不祥的感觉。

    “啪啪啪……”

    忽然,一人轻轻拍掌,走了出来。

    “没有想到,真是没有想到,区区一介三代弟子,居然有如此能力,击败黎副山主,实在让人惊讶。”

    一人轻轻摇头,白衣白袍,面色阴柔,如一个无害书生,正是葬邪山除黎千幽之外,另一大副山主,一向在养龙阁养伤,在葬邪山形同隐形的第二副山主,“白幡书生”潘皓月。

    就在满殿之人,噤若寒蝉之时,只有他一人走出,顿时吸引了全场所有人的目光。

    却见‘白幡书生’潘皓月走至黎千幽的尸体面前,低头查看了下,顿时“啧啧”有声,“无殇你的实力,提升的实在让人激动啊,看来我葬邪山后继有人了,只是……”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顿,却是忽然一声冷笑说道:“只是,纵使黎千幽万死莫赎,也有宗门赏刑阁量刑定罪,你这当众击杀一位副山主的行为,在我葬邪山,可是等于私设公刑,属于大不敬啊。而且……”

    说到这里,他面色陡转阴沉,一枚折扇打在掌心,发出“啪”的一声轻响:“刚才那两声魔主,可否给大家解释一下,到底怎么回事?”

    场中气氛,陡然凝固。

    谁也没有想到,本来以为只是黎千幽与邪无殇之间分个胜负,结果黎千幽死了。

    现在邪无殇胜出,众人已经认可他有继承葬邪山的能力,便连八宗前来观礼的一些人,也觉得名正言顺,理所当然。

    但此时,一向不引人注意的另一大副山主,‘白幡书生’潘皓月却突然跳了出来,对邪无殇进行当众指责。

    并且……还著重提到了‘魔主’二字。

    这如何不让大殿中众人呼息一窒,感到又是一阵山雨欲来。

    没有人认为,此时此地,在这个敏感的时刻,‘白幡书生’潘皓月跳出来,指责邪无殇,真的是因为对方击杀黎千幽之事。

    如果只是这点小事,事后宗门内部处理即可,不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指责出来。

    这番做法,只有两个可能,其一,对方也是黎千幽那一党派的成员,只是所有人都知道这不可能。

    ‘白幡书生’潘皓月,和‘九黑玄君’黎千幽,两人一直不合,之前也没有多少交集。

    同为葬邪山两大副山主之一,两人权力大多交叠,黎千幽占得多了,潘皓月自然没什么可占。 虽说这其中有大半是因为潘皓月自已不争的原因,但也有黎千幽权力欲太强,什么都想一把抓的重要因由。

    要说潘皓月不恨黎千幽,那是不可能的。所以此时此刻,更不可能因为黎千幽被杀,而为他出头。

    那就只有……和黎千幽同一个理由,宗主之位了。

    如果再没人阻止,可以肯定,‘破锋’邪无殇几乎有九成九以上的几率,直接继位为主。那别人就再无机会。

    只是众人怀疑的是……一向远离葬邪山权力中心,向来不愿掺合太多,甚至上一任宗主继位之时,还主动让权的‘白幡书生’潘皓月,为何今日,会突然做出如此不智的举动?

    难道,他还能比黎千幽支持者更众,或是,他的修为,比黎千幽更高,更有把握对付邪无殇吗?

    没有人觉得有这个可能。

    潘皓月的体质放在那里。

    就因为从小体弱多病,在修炼上几乎难有寸进,所以潘皓月才不得不退出葬邪山权力中心之外。

    就算风千里给他一个副山主的位置,也不过是虚名假职,其实根本没什么实质权力。

    就是因为,是他将葬邪山第四十七任宗主之位,让给了风千里,为了杜绝悠悠众口,风千里必须给潘家后人以厚待。

    所以继位之后,不但给了他一个名誉副山主之位,还赏赐了一座天神山给他,为他布下万剑诛仙剑阵,防止宵小打扰。

    潘皓月,几乎没有什么人脉。

    在修炼上,也没有人觉得,他能比得过另一副山主,‘九黑玄君’黎千幽。

    现在连‘九黑玄君’黎千幽也当众被邪无殇击杀,身死,潘皓月何德何能,敢与邪无殇正面相争?

    不少人面露异色,面面相觑,想不出原因。

    但大殿中,众人却是紧张得呼息都几乎忘了,一片寂静。

    所有人都转头望向站在黎千幽尸体之畔的‘破锋’邪无殇,看看他要如何回答潘皓月的问题。

    最重要的是,目前已有两大阁主表态支持邪无殇,葬邪山中,剩下来的高层,就只剩下两位太上护法,以及四位道主。

    无论怎么看,潘皓月势力也不占优,除非他脑子真的被驴子给踢了。

    “嗯?”

    一身黑衣的‘破锋’邪无殇,略有些僵硬地转过头,看著站在另一边的‘白幡书生’潘皓月,忽然一声冷笑:“你也想跟邪某竞争宗主之位?”

    “呵呵,有何不可?”

    ‘白幡书生’潘皓月目光不变,淡淡微笑道:“这葬邪山山主之位,本就是潘某让给你的师傅。现在你的师傅身死,潘某出面,收回这葬邪山山主之位,又有何不可,有何错处?”

    “嗯?”

    闻听此言,‘破锋’邪无殇的眼神,一瞬间阴森起来,带著一丝幽幽之光芒,略有些叹了一口气,方才道:“看来,大多数人都小瞧了你啊,潘副山主!”

    他将“潘副山主”四个字咬得极重,神色之间,更不见一丝紧张之色,毕竟,胜券在握。

    他不认为,有两阁阁主支持,他还能失败。

    更重要的是,他背后,还站著另一位“大人物”,就是那位“大人物”,让他在短短时间内突破中阶半步法丹,更有胆气有能量回来找黎千幽复仇,并夺回葬邪山宗主的大位。

    只是,这番做,当然有代价,只是那等代价,对他而言,却又不值一提。

    因为对方要的,不过是控制葬邪山镇宗宝器,‘邪魂扇’的控制秘法而已,而邪魂扇,本来就不在葬邪山,给不给他,对自己又有何影响?

    随便复录一份给他,自己这边也不会少些什么,反而能得到那一位大人物的支持,光只想一想,便让他兴奋得浑身颤栗。

    更重要的是,是他,让自己看到了更广阔的天空,葬邪山算什么,法丹算什么,那些都不过是自己的一块小跳板。

    也许借著“他”,自己能脱离这边空间,进入更广阔的世界,登上更高的巅峰。

    “呵呵。”

    ‘白幡书生’潘皓月听到“潘副山主”四字,眼中的阴翳一闪而过。

    ps: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