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七百八十七章、一尺之威,下
    他双目一凝,注视到黎千幽的身上。

    顿时,就见黎千幽“啊”的一声,也出一声惨叫,整个人的思维,似乎已经错乱,竟然那样茫然地,懵懂地,就那样全无防备地,朝邪无殇这边,缓缓走来。

    邪无殇从衣袖内取出一只雪白玉尺,轻轻一拍。

    “啪”的一声轻响,仿佛西瓜从百尺高楼砸下,黎千幽的脑袋,就在这样轻轻一拍之下,仿佛砸烂的西瓜,红的白的流了一地。

    随即,黎千幽缓缓倒下,仿佛一具破布袋,“砰”的一声砸在大殿的黑石地面上,也如同“砰”的一声,砸在所有人心口。

    “啊,这是什么邪法?”

    “为什么我感觉身体虚弱了许多,邪无殇刚用的是什么鬼功夫,居然能摄取众人之力,为他所用?”

    唯有少数几人,脸色变得极为凝重,眼神也有一些难看。

    因为他们是场中,唯独少数几个,没有被邪无殇所影响之人,而他们,恰恰认出了此种功法,名称由来。

    “控心术!”

    葬邪山镇宗宝典,邪极心典中,最强大最可怕的秘法,一般非宗主和宗主继承人不能轻传。

    此秘法,属于葬邪山山主一脉,才能修习的绝顶邪术,也是邪极心典第六卷的内容。

    葬邪山中,高手无数,但是能修习邪极心典的,也就十几二十人,但大多不过修习的是第一卷的奠基功法,能修行到第二卷的,就要一定的身份地位,能修习到这第六卷的,除了宗主和宗主继承人,历来没有别人。

    便是九黑玄君黎千幽,修炼的也不过是邪极心典第二卷的黑玄劲。

    葬邪山两位太上护法,笑菩提端木万年和红衣婆婆余不语,修炼的最多也就是第三卷第四卷的内容。

    从第五卷开始,就是宗主专属。

    谁也没有想到,今日大庭广众之下,原本被众人认为必败,并且恐怕即将死无葬身之地的破锋邪无殇,居然修炼有控心术这等绝世邪术,并且击败,并当众击杀了原来的第一副山主,九黑玄君黎千幽。

    这等结果,实在是逆转到让众人讶异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不过想到五境青年修士擂上,排名第一的幽尊玲浮屠,也提前展露出了天工山中专属于宗主一脉的独尊式绝学,众人忽然也就不觉得有多奇怪了。

    连幽尊玲浮屠都能提前得传宗主秘术,邪无殇也属于早已选定的宗主继承人,那么在七星龙尺风千里战死之前,他就已经提前得传这门秘术,也就不是多么让人惊讶的事情了。

    只是之前,众人没有想到这一方面,所以不能理解而已。

    控心术,可以说是整个葬邪山,最为邪恶恐怖的秘术,一经施展,只要魂力足够,甚至可以控制比自己修为强大数个层次的对手。

    若魂力足够强大,便是一村之人,一县之人,一城之人,一国之人,也未必不能全部控制,让所有人全部浑浑噩噩,完全失去自己的意识,如同行尸走肉,任由施术者宰割。

    所以最后,九黑玄君黎千幽就是中了邪无殇此术,才最终毫无防备,被其一尺轻轻拍死。

    堂堂一位葬邪山副山主,位高权重,名动天下的人物,即将要继承葬邪山的大位,居然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在了这里,死在了所有来见证他登基宗主之位的宾客面前,还真是冤,同时却也讽刺得无以复加。

    一代枭雄,就此陨落。

    可惜,他虽有弑主夺权之心,却最终没有这份实力,王图霸业一场空,法丹长生尽成梦。

    想来如果不是上次邪无殇是在练功期间,正逢紧要关头被其偷袭,失了先手,身受重伤,没有用出这控心术,否则正面交战,鹿死谁手还真未可知。

    而众人也才知道,原来邪无殇,早已变得这么强大了,强大到让众人只有仰望的程度。

    不管是他所得的那门奇术,十罪忏天卷,还是这门控心术,都足以有与天下最顶尖人物争锋的能耐。

    毫无疑问,今日一战,破锋邪无殇必将名震天下。

    只要不死,成就宗师之位,也不过咫尺之遥。

    ……

    九黑玄君黎千幽战死,大殿先是一阵沉寂,随即陡然一时大乱。

    原本支持黎千幽的几位道主,以及属于他一脉的门下弟子,顿时哗然起来,面色大变。

    有些人预料到不好,竟然脚底抹油,似乎想逃出此地。

    但一打量,却现不知何时,极邪魔殿门口,竟然站立了一位灰袍老者,尖勾鼻,眯起的双眼带著淡笑,看似和蔼可亲,但无谁是谁想冲出殿外,都无法成功。

    “是赏刑阁主刑无咎,什么,他不是支持黎副山主的吗,怎么站在了邪无殇这一边?难道他早已投靠了邪少宗主,所以要阻止我们逃出这里吗?”

    一时之间,这些支持九黑玄君黎千幽的门徒弟子,一个个面如土色,驻步不前,既不敢硬闯,又不愿离开。

    所有人都明白,等下一旦大殿内形势明朗,邪无殇彻底坐上葬邪山宗主的位置之时,就是他们的清算之日。

    现在不逃,等下更逃不掉了。

    不过,逃也不逃不掉,赏刑阁主守在门口,谁能逃得掉,众人一时不由有些绝望。

    而大殿中的气氛,也变得诡异起来。

    那些没逃之人,亦是面面相觑,作声不得,不知道接下来事情该如何展。

    在今日来此之前,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局势强弱一转再转。

    从黎千幽先占上风,到邪无殇施展十罪忏天卷,局势逆转,再到黎千幽施展天命禁法,差点将邪无殇当场击杀。

    其后,却又爆出邪无殇不但身负他亲传师尊,法丹境后期强者遗留的一道保命玄光,而且还得到了他师傅提前亲传的邪极心典第六卷,控心秘术。

    原本要继承宗主之位,下请柬的九黑玄君黎千幽竟当场战死,这等结果,谁也无法预料。

    大殿静了足足有一刻钟,终于,两名金衣道主硬著头皮站出,来到邪无殇面前,冷冷指责道:“邪无殇,你一个三代弟子,还没有成为宗主,竟敢妄自击杀身为副宗主之一的玄君大人,该当何罪?左右,还不给我拿下,严惩不怠!”

    这两人,显然是九黑玄君黎千幽的死忠,眼见逃不出大殿,干脆跳出来,打算扳倒邪无殇,不然他们绝没有好下场。

    毕竟,支持邪无殇的长老弟子,全部被九黑玄君黎千幽屠杀一空。

    如果说黎千幽死后,邪无殇继位,他不报复一下当初那些跟随黎千幽,对他练功之地突袭,并亲手对对他的追随者举起屠刀的人,任谁也不相信。

    而这两位金衣道主,就是其中最主要的力量之一。

    不过,能支撑他们有胆量这么做的,也是他们看到了,借助众人魂力,强行击杀黎千幽之后,此时的邪无殇,也应该到了强弩之末。

    毕竟控心秘术,也没有那么好施展的,对别人而言,威势恐怖,对自己而言,负担也很大。

    邪无殇先是受了黎千幽黑玄劲绝招,十方俱灭的一击,差点身死,随后又强自施展,本不是他能够掌握的控心术,对心神的负担一定极大。

    此时此刻,只怕随便来一两个气穴境,就能将其击杀。

    毕竟,九黑玄君黎千幽也不是易与,而是一位堂堂高阶半步法丹,又爆了天命禁术,实力更是提升不知多少倍。

    当初那致命一击,邪无殇胸口的血洞所有人都看得一清二楚,虽说随后其便用七星龙尺风千里留给他的保命玄光化去。

    但两人相信,即使如此,那伤势,仍然会对邪无殇造成巨大影响,尤其是,刚才一瞬间,失去的精血,损耗的道气,根本没有那么快恢复。

    所以,两人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大好的机会。

    与其等待其荣升宗主之后,对自己等人展开清算,不如现在跳出来,把局面搅混,或许还能借助一些野心家之手,将他解决。

    到时候,即使上位者不如他们原本的心,但至少也不会立即就有杀身之祸,更可能成为新任宗主的功臣。

    只可惜,很显然,他们小瞧了邪无殇。

    甚至说,不止是他们,今日之前,整个葬邪山门人,乃至八宗高层,全都小觑了这个三月之前,被黎千幽当作丧家之犬一样赶出宗门,狼狈逃窜的天骄弟子。

    因此听到两位金衣道主的话,对方只是笑了笑,淡淡道:“是么?你们想治我的罪?先不说三月之前,是黎千幽犯上作乱,率众偷袭我的练功地。单说就算邪某真有罪,那也是赏刑阁主操心的事,你们算哪门子葱,敢管到邪某的头上?”

    两名金衣道主还待再说,然而此时此刻,忽然“砰”的一声,地底下石块纷飞,一只金彩巨蟒,破土而出,一下将两名金衣道主吞入腹中。

    彩蟒腹部鼓动了几下,随即不动,那两名金衣道主,却是赫然身死,直接死在了一头突然出现的彩蟒口中,死得还真是冤枉至极。

    “万彩金蛇?”

    人群中,骚动了一下,一些人难忍惊讶,开口说道。

    毕竟,此蛇实在太过有名,也是大部份蛇类妖兽能进化到的极限境界,没想到在此处出现。

    但对于葬邪山弟子而言,这头万彩金蛇,却并不陌生,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其是推恩阁主七灵蛇女风嫣柔的私有宠物。

    ps: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