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七百八十六章、一尺之威,中
    “该死,该死啊!”

    九黑玄君黎千幽擦干净嘴角的血迹,脸色一瞬间变作狰狞。

    作为和七星龙尺风千里一个年代的人物,邪无殇其实也算作他的弟子辈。

    但今时今刻,他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他召集来见证他继位大典荣光的天下群雄面前,败给了这样一位自己弟子辈的人物,这让他的脸往哪里搁?

    而邪无殇实力增长之快,提升度之妖孽,也让他感到了深深的危机。

    他明白,自己偷袭邪无殇,囚禁诛杀支持他的长老和弟子,两人之仇已经仇深似海,恨重若山,除非一方死亡,否则根本无法化解。

    既然如此,今日不趁著局面对自己有利,把对方留下,也许过不了多久,自己就不是他的对手了。

    虽然这个结论,他心中万万不愿接受,但却是事实,理智让他只有接受。

    这让他心中,杀机更是疯狂涌动,双目之中,亦闪烁著赤红之光芒。

    “这是你逼我的,邪无殇,九泉之下,你该后悔今日的鲁莽。”

    随著话声,黎千幽双手骤然一动,十指疯狂地在胸前穿梭了起来。

    一道道血红光芒,在他十指间凝聚,一股暴虐毁灭的气息,在黎千幽身上出现,并不断提升,气势越来越恐怖。

    到最后,整座大殿都隆隆震动起来,所有观战人员,无不面色大变,感受到威胁,纷纷朝后倒退闪避,不愿牵涉进这场风波。

    “天命四解!你疯了?”

    便是几名葬邪山高层,亦是不由纷纷大哗,面色骇然,一个个面无人色。

    纵是在葬邪山这等天下第一邪宗,门下弟子俱是外人眼中的邪子魔徒,但即使是他们,也有不愿染指的禁术,被封印在葬邪山武道阁最顶层。

    那些禁术,不是威力不大,相反,威力足可毁天灭地,远一般功法或绝技。

    但是,那些禁术,要么修炼的代价太大,要么施展的后果极其恐怖,譬如此时此刻黎千幽施展的这天命四解,其实真名应该叫作血解。

    所谓血解,便是人体内,其实有三死穴。

    这些死穴内,无不蕴藏著恐怖的能量,常人根本无法将之取用。一旦取用,往往就是身死魂灭的下场。

    不是那些能量不能使用,而是一旦解封死穴,后果太严重,轻则气血亏败,伤残身体;重则肉身崩毁,伤及灵魂。

    所以自古以来,敢于解封死穴能量的人,要么是疯子,要么就是到了最紧要关头,不惜拼死一博,已经不管任何代价了。

    而显然,此时此刻的九黑玄君黎千幽,就是其中之一。

    天命四解,顾名思义,就是解封其中四大死穴,也称天命穴,分别为第一眉心,又称印堂穴;第二枕骨,又名脑户穴;第三左太阳,第四右太阳。

    此四穴都是人身重穴,虽不说沾之必死,但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而此时此刻,黎千幽施展的禁术,就是解封此四大死穴,引出其中潜藏的能量,来动至强一击。

    “黑玄劲最终式,十方俱灭。”

    话声方落,那些血色光芒凝聚成一把深红的宝剑。

    宝剑如灵蛇出鞘,陡然击出,虚空中,红影一闪即逝,下一刻,刚占到上风的破锋邪无殇脑袋,猛然一疼,随即浑身一下子弓若大虾,口吐鲜血,朝后倒飞了出去。

    仔细看时,其身躯正中,居然破开了一个碗口大的血洞,前后通透,正有鲜血不断涓涓滴出,甚至隐隐约约看得到旁边的心脏。

    若是再偏一分,邪无殇必定立即身陨。

    但饶是如此,这一击,竟然兼具伤及肉身及灵魂之效,堪称可怖。

    果然一下子强弱再次逆转,邪无殇一下重伤,虽未说瞬间死亡,但也几乎失去了战斗力。

    此天命四解,不愧为葬邪山至高禁法之一,不过施展代价也没有几人愿意接受。

    黎千幽眼,耳,鼻,口等窍穴之中,不断流出鲜血,形状可怖,但他却疯狂大笑:“邪无殇,怎么样,这天命四解的味道不错吧,竟然逼我施展出如此禁术,你也算足以自傲了,这便下九泉去忏悔吧!”

    话声方落,他强压后遗症,欲要动最后一击,了结邪无殇的性命,解决这个心腹之患,让自己登顶葬邪山主之路,再无阻碍。

    只是此时此刻,诡异地,看到这一幕,邪无殇竟然缓缓爬起,伸手抹了一下嘴角的血沫,淡淡道:“弟子的确小看了黎副宗主了,居然修有天命四解这等秘术。不过,你以为,只有你一人拥有禁术吗,你莫非忘了,我是谁之弟子?”

    话声方落,他一只手抬起,按在胸前伤口之上。

    肉眼可见,他的手掌,竟然滋生一道道光明之力,那光明之力乳白色,带著奇异般的温暖般的力量,包裹住伤口。

    他那恐怖的碗口般大的血洞伤势,竟然以肉眼可及的度复原。

    数个呼息之后,他整个身躯,竟然已经完整无损,再也不见一丝伤痕,仿佛刚才那一幕,不过是错觉。

    “什么,这怎么可能?”

    这一下,不止是邪无殇对面的九黑玄君黎千幽,即便是大殿中观战的其他宗门高层,亦不由齐齐一皱眉,感觉到了不对劲。

    是啊,怎么可能呢?黎千幽动禁术,才施展出来的致命一击,不说当场将邪无殇击杀,那般伤势,也绝非短时间内能修复完整的。

    但邪无殇,却做到了。

    而且是当著众人的面,活生生地将胸口处的伤势如同化去了一般,这是什么能力,凡人绝对没有这样的手段,除非是神圣仙魔一流。

    “不对,那不是光明之力,那是邪魔之力!”

    突然,有人大哗,惊喊了起来,似乎现了什么,面色惊恐,整个人瑟瑟抖。

    众人闻言,齐齐一惊,朝邪无殇的左掌望去,赫然见到刚才光明圣洁的光芒,已经消失不见,露出了里面邪无殇左掌的真容。

    那是一只怎样的手掌啊,整个已经只剩一具枯骨,上面血肉翻滚,布满了鲜红或刺青的颜色,早已腐烂得不成样子。

    一丝丝邪魔之气,从上面不断散出来,带著腥恶的异臭,一眼可见,绝不是什么神妙的法门,而是邪无殇借助了邪魔的力量。

    传说邪魔不死不灭,即使受了再重的伤势,只要邪魔之力覆盖,也能很快恢复原来,难怪他能那样短时间内恢复那样恐怖的伤势。

    莫非,为了对付九黑玄君黎千幽,抢夺回葬邪山山主之位,邪无殇已经投投靠了邪魔,成为对方麾下的一员。

    大殿中,所有人的表情都各异起来。

    葬邪山弟子先是不信,继是羞愧,难以接受;而八宗其他弟子,长老,则眼中带著惊惧之光芒,有的更有丝丝杀意。

    邪魔之徒,人人得而诛之。

    葬邪山虽然是天下第一邪宗,但毕竟也是隐世八宗之一,传承久远。平时行事可能稍微不徇正法,但也不能容忍这样的存在。

    因为邪魔,是能颠覆大陆的存在。如果人类传承都不存,又谈何生存,谈何展,谈何传承永续?

    所以,一旦现邪魔之徒,各大宗门,几乎都是联合起来,共同诛杀,绝对不会容忍对方活下去。

    只是,邪无殇真的是邪魔之徒吗,却仍有人一些人抱持怀疑,因为刚才,只是一人片面之辞。

    所有人虽然看到了邪无殇左掌的异变,但葬邪山本就有一些恐怖邪法,连九黑玄君黎千幽都能施展天命四解这种禁术,邪无殇未必没有。

    忽然,众人想到刚才邪无殇最后所说的人,有人一惊,猛然反应了过来。

    “不对,这不是邪魔之力,这应该是邪无殇师傅,七星龙尺风千里在他体内,留下的一道保命之光。”

    邪无殇的亲传师傅是谁,那可是大陆八大宗门的宗主之一,堂堂法丹境后期的顶尖强者,七星龙尺风千里。

    连碧玉刀王阎邪川,体内都能封印有一道由神王陵陵主风林剑主秋龙上封印的保命刀气。

    白衣王荆枯叶体内,也封印有一道长仙宗宗主施加的保命手段。

    那邪无殇,同样身为八宗宗主亲传弟子之一,而且都是早已命定的各宗继承人,谁又能说,他身上,就没有一道这样的保命之气?

    所以显而易见,既然连阎邪川,荆枯叶等人,身上都有各自宗主施加的禁制手段,邪无殇身上,应该同样有。

    而且荆枯叶,阎邪川等人的师傅,修为最多也不过法丹中期,但邪无殇的亲传师傅,那可是法丹境后期的顶尖强者。

    他的师傅,比之阎邪川,荆枯叶两人的师傅,还要更强上一大重境界。

    所以,邪无殇师傅留下的保命之光,拥有这等威力,众人丝毫不觉得奇怪。

    只是,即然如此,他已经使用过这道保命之光,接下来,他又有什么手段,是打开了四道死穴的九黑玄君黎千幽的对手呢?

    众人不解,齐齐朝邪无殇的身上望去。

    随即,却见他冷笑了一声,眼神无端阴森了许多。随即,抬起那只迹近腐烂的手掌,微微一挥,一股奇异的啸音,顿时出现在所有人耳膜。

    “咚、咚、咚……”

    所有人只感觉自己的心跳陡然加快,随即,思绪居然开始紊乱起来,仿佛入耳的,是什么可怖的噪音。

    接著,修为不足的,心性不坚定的,竟然有一种自己被人控制的感觉,仿佛正有什么可怖的力量,从自己胸膛内生长出来。

    “啊……”

    随著一个个人出惨叫,一道道幽绿的光芒,从他们身上飞逸而出,而后全部汇聚于大殿门口站立的破锋邪无殇身上。

    邪无殇的双眼,顿时变得也如同绿水晶一样的颜色,诡异,奇特。

    充满了一种奇异的魔力。

    ps:第一更,补欠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