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七百八十三章、黑玉玄掌
    “邪无殇,你竟还敢回来?”

    望著一身黑衣,身背长枪的邪无殇,一步一步走来,位于人群正中心,正准备接受两位护法加冕,成为葬邪山第四十八代山主的‘九黑玄君’黎千幽,一双眸子都差点瞪爆出来。

    他预料过各种变数,甚至如‘不败灰鹰’刑无咎出面阻止,花重金收买的‘七灵蛇女’风嫣柔也反背自己……他都想到了,并想好了各种应变手段。

    只是,他绝对没有想到,被自己偷袭重伤,差点当场击杀的宗主弟子,‘破锋’邪无殇会回来,并当众叫停自己的继位大典。

    就算他恢复了伤势,难道不知道此时回来,等于是送死吗?

    现在支持他的葬邪高层,早已全部被自己清理过一遍,他此时回来,凭他区区一个三代小辈,又无人支持,如何与自己这等掌握大权,并即将成为一宗之主的存在争锋?

    除非,他真的活的嫌命长了。

    不过不管如何,即使邪无殇如此做,到底有多么不智,但‘九黑玄君’黎千幽心中,此时还是差点气炸了。

    愤怒,恼火,一时在他心中熊熊燃起。

    虽然邪无殇回来,他根本不信他一个孤家寡人能翻起多大风浪,但在这等敏感时刻,天下人共同观礼,只怕自己就没有办法如之前名正言顺,继承宗主之位,反而要用血腥手段。

    而这在外界眼中,就会留下无情,残暴之印象了。

    而这,自然是他最不能接受的事情。

    做了那么多准备,花了那么多时间,广发英雄贴,邀请天下人前来观礼,黎千幽心中,就是为了一朝风风光光,登上葬邪山山主之位,让别人看到他的荣耀,从而成就法丹,威震天下。

    现在,因为如此紧要关头,邪无殇的突然回归,即使自己马上出手将其诛杀,也会走向一个自己不能预料的结局。

    “该死,实在该死,千刀万剐。”

    这一刻,黎千幽只恨自己,为什么当时做事没有周密一点,竟然没有一举将邪无殇当场击杀,让其依靠一件秘甲,饶幸逃脱了开去,演变成今日这尴尬的局面。

    杀了对方,今日这场继位大典,就成了一个笑话,名不正言不顺,一番苦心,尽付东流。

    不杀对方,任由邪无殇在这里捣乱自己的继位大典,更是黎千幽万万不能接受之事,一时心情极为复杂,面色青红倒转,眼中杀气时盛时弱,难辩心思。

    “我为什么不能回来?为何不敢回来?”

    终于,走近到‘九黑玄君’黎千幽身前十丈,邪无殇稳稳站定,一脸冷笑,望著对面的‘九黑玄君’黎千幽,开口道:“是没有如你的意,打乱了你的计划,扰乱了你的风光大典,所以心内气愤,不甘吧!如何,今日,我邪无殇,就要在天下人面前,揭穿你的真面目,让世人看看你的丑恶嘴脸。这样一个人,也配成为葬邪山下一任山主,简直贻笑天下!”

    “好,很好!”

    ‘九黑玄君’黎千幽眼中,一时杀意大盛,紧盯著对面的邪无殇,冷冷地道:“邪无殇,你现在退下,我还可以饶恕你无礼之罪,并封你一个长老当当。但如果你执迷不悟,今日,说不得,也只有血溅五步了!”

    “看清眼下形势,真要拼到鱼死网破,何益于你?不如放下执著,我保你一世平安。”

    这是劝说了。

    显然,即使再气愤,再恼火,黎千幽还是不愿破坏世人眼中自己的威武形像,如非万不得已,他宁愿现在忍下邪无殇,只要对方退后一步,让自己顺利继位,未必不能留他一命。

    只是很显然,邪无殇今日既然到来,就不会顺他的意。

    只见他忽然猛然一拉胸前,露出胸前一件闪烁著璀璨星光,数十网格的迷濛灵甲,冷笑著开口道:“如果三个月前,邪某没有穿戴这件仙妖战场上赏赐给邪某的特殊宝物,‘天网秘甲’,现在只怕已经死在你的手下了吧,又如何能回来,揭露你的真面目!”

    “但就是如此,你趁邪某不备,趁夜闯进邪某的练功之地,出手偷袭。堂堂一位副山主,居然作出如此不耻之事,向我一个后辈弟子下手,简直贻笑大方,如果你敢公公正正,堂堂一战,胜了邪某,这葬邪山主之位,让给你也未必不可,但如此小人行径,今日,邪某却必要让你尝尽苦果,身败名裂!”

    “天网秘甲,原来如此,好,很好!”

    ‘九黑玄君’黎千幽知道劝说无果,邪无殇心念已定,心中一时杀意炽盛,点头冷笑道:“小鬼,当初让你逃得一命,你莫非真以为自己修为不俗,可堪与黎某一战?”

    “当初不过是一个意外,但今日,纵使声名尽毁,既然你不知好歹,黎某也要将你当场诛杀,以儆效尤。宗门内再没有支持你之人,你以为,你还能像上次那样,有人帮助,逃得性命吗?”

    邪无殇闻言,脸色一瞬间更加冰冷,淡淡道:“黎千幽,将屠刀对准宗门之人,以为算得本事吗?得道多助,失道多助,你难道以为,今日一切,真的尽在你掌握?”

    “也许,结果会不如你意呢!”

    闻言,黎千幽脸色微微一变,目光隐晦地四下一扫,就见到不少葬邪山弟子,个个目光闪烁,面现犹豫,顿时不由心中一沉。

    知道今日邪无殇此言,彻底让自己声名丧尽,虽然继承宗主,多靠武力,但是,如果德行不能服众,那些之前支持自己的属下未必没有反背自己的可能。

    既然如此,只有速战速决了。

    想到此,‘九黑玄君’黎千幽心中一狠,大声道:“废话少说,邪无殇,上次一战我们未分胜负,今日不如就在此极邪魔殿中,再来一场公平对决,你胜,宗主之位黎某拱手相让。我胜,你自动退出葬邪山,永世不得再次回来,如何?”

    只是心中,他却是冷笑。

    什么公平对决,都是借口。他就是要世人看一看,他黎千幽的武力,就是比邪无殇一个三代弟子高,继承宗主之位,名正言顺。

    但今日,他不可能放任邪无殇退走,等下比试,只要自己假装一个失手,就能将邪无殇诛杀当场,这样,别人也没法说什么了。

    虽然可能依旧造成一些不良影响,但总比任由邪无殇这样揭自己老底,破坏自己的继位大典强得多。

    而邪无殇,脸上浮起一抹高深莫测的笑意,冷笑道:“黎千幽,如你所愿,出手吧,让世人看看,你九黑玄君的身手,有没有你的心那么黑!”

    话声方落,‘九黑玄君’已经再不多话,悍然踏前一步,一拳击出。

    ‘九黑玄君’,修炼的是葬邪山镇宗功法,邪极心典的第二卷,名叫‘黑玄劲’,其中,又有一门名动天下的掌法,名为黑玉玄掌,正是其中精粹。

    九黑玄君就是依此,名扬天下,此时既然心存杀意,自然是第一时间催动黑玄劲,发动了自己最为强大的黑玉玄掌,一连九掌击出。

    掌劲破空,连绵不绝,天地失色,一掌连接一掌,如同九个漆黑掌印,前后相连,同时击向邪无殇胸口。

    一旦印中,即使邪无殇身穿仙妖战场奖励宝物,防御名器‘天网秘甲’,此次也断难幸免。

    但让众人惊奇甚至震惊的一幕发生了。

    ‘破锋’邪无殇见状,不闪不避,脚步一动,同样一掌迎了上去。

    “十罪忏天卷,一罪车犁裂地!”

    “轰隆!”

    血红色的气劲,与黎千幽发出的黑玉玄掌在半空中轰然相撞,两人同时身形一颤,第一式攻击,竟然打成平手,不分胜负。

    “什么,这怎么可能?”

    ‘九黑玄君’黎千幽一时惊愕当场,都忘了继续攻击,心中满满的都是怀疑和不可置信。

    虽然早知道‘破锋’邪无殇天赋惊人,实力强大,但也不过气穴巅峰境界,最多初入半步法丹。

    可自己,可是成为半步法丹不知多少年,中心更经历初阶,中阶,高阶三段,目前已是高阶半步法丹中期……原本以为可以手到擒来的一击,居然被对方挡下,而且看似不弱自己多少。

    这让他如何愿意相信。

    “你的实力,何时竟然强到了如何地步了?”

    他失神喃喃,不住摇头,而邪无殇见状,却是一声冷笑:“拜你所赐,邪某这数月来,修为大涨,目前已经跨入中阶半步法丹,比你,也不过稍逊一筹罢了。”

    “但若加上被邪某悟出奥义雏形的十罪忏天卷神功,今日,邪某定要你当场伏诛,以偿三月前数百门徒之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