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七百八十二章、惊变
    葬邪山的镇派功法,为地品中阶心法,名叫邪极心典,一共六卷。

    这邪极心典,一直收藏在万恩阁第十层的教主宝库中,和各种突破法丹的资源一起,为葬邪山最重要的资源和底蕴。

    没有掌教玉印,进不去教主宝库,更取不出里面的任何东西,哪怕是推恩阁主风嫣柔,也不可能。

    她有办法从第九层直通第十一层,却不能进入第十层,因为那是历任葬邪山主独有的所在,只有拥有掌门法印,才能打开大门,进入其中,获得宝藏。

    所以,掌教法印是像征,就和掌门法剑一个性质,但重要性,却强多了,因为可以打开教主宝库,取得里面的一切资源。

    等下三问结束之后,如果没有人反对,由葬邪山两大护法,笑菩提端木万年和红衣婆婆余不语,就会各端掌门法剑和掌教法印,为九黑玄君黎千幽加冕,他也能正式成为葬邪山第四十八任山主。

    当然,如果有变故,结局就难说了。

    只是目前,所有的一切还是按照九黑玄君黎千幽的想法在走,他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盛,几乎已经可以想见自己登上掌教法座的那一刻。

    ……

    进入极邪魔殿之后,葬邪山的一群人,更靠里一些,而厉寒等这些八宗的观礼人员,才靠近大门一些。

    厉寒收回目光,抬头朝周边扫望了一眼。

    只见漆黑的大殿中,立有十二根漆黑圆柱,圆柱直通殿顶,上面雕浮鬼恶相,张牙舞爪,断舌缺耳,跛足独臂,一个个面相狰狞,持戈拄矛,神色恐惧,显得极是凶恶。

    一股阴森邪气扑面而来,让人心寒。

    “这就是极邪魔殿吗,果真不负其名。”

    随后,厉寒就站在原地,悄悄靠近了秦天白一步。

    他明白,如果今日这场继位大典不能顺利进行,等下必然爆发惊天异变,所以还是靠近秦天白一些的好,毕竟谁也不能确定等下会发生什么事情。

    以厉寒如今的实力,虽然也算不错,但在这等场合,明显还不够看。

    而前方,交剑三问正式开始。

    继承宗主,祭天祭祖,交剑三问,大宴群雄,通告天下,目前已经进行到了最为关健的环节。

    大殿中一片寂静,没有人敢多说话,都静静听著上首的赏刑阁宿老在举行三问的第一环节,等身问。

    “……现,玄君在位之时,兢兢业业,严已宽人,披肚沥胆,宽爱弟子。品德卓著,威信显赫,对宗尽忠,待师至孝,仁义不缺,可承葬邪大权。可有人有异议?”

    连续三次,没有人出声,九黑玄君脸上现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三声无人出声,就代表这第一问他过关了。

    原本以为这是最容易出问题的一节,因为他毕竟与赏刑阁主刑无咎不合,却没想到,他并没有在这一关卡卡自己,反而轻松让自己过关。

    这是为什么?难道,他也知道无法阻止自己今日继承宗主之位,所以这是为向自己示好吗?

    黎千幽心中不由闪过一抹自得。

    而另一旁,站立在那的赏刑阁主,不败灰鹰刑无咎,脸上现出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不知道在想什么,却是一言不发。

    很快,第二问到来。

    交剑三问,第二问为有朋问。

    有朋问三字,取自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由来访的宾客,宗门代表发表意见。

    这一环节,基本不会有什么问题,一般都只是走个过场,各宗不可能在这种事情上,与葬邪山为敌,即使心内不赞同黎千幽升任宗主,也不会在这个关节发难,而是暗中支持别人。

    干涉他宗内政,可是大忌,没有任何一个宗门,世家会做这种恶人,至少不会做表面上这种恶人。

    所以第二问,黎千幽也很快过关,

    接著,到了第三问,也是最关健的一问。

    “威德问。”

    威德问,如果继位者德材兼备,万人敬仰,这一问就不会有任何问题,宗门内没有反对声应,自然轻松渡过。

    但如果威德不足,这一关就极有可能出现反对者,如果压得下,继续可以继续进行,如果压不下,就极有可能被人翻盘。

    历来葬邪山继位大典,在这个关节出问题的,都是最多。

    但是,一般上任宗主尚在时,这一关节却基本不会出问题,只是现在上一任葬邪山主已经战死,上面没有了法丹级存在的压制,葬邪山表面上看似太平一片,底下却早已暗流汹涌,这一关,只怕没那么轻易过。

    就连九黑玄君黎千幽,脸上也不由略为浮现出一丝凝重,阴沉的目光,扫过在场所有葬邪山的高层,尤其是两阁阁主,以及另一位副山主,白嶓书生潘皓月。

    反倒是六道道主,他没有多看,仿佛早已笃定,他们会支持自己,所以没有任何紧张。

    面对他的目光,有些人低下头去,有些人,却坦然对视,表情平常,看不出一丝异常。

    这让九黑玄君黎千幽心中轻松了一下,是啊,如果没有把握,自己也不会举办这个持剑大典了,现在既然举办这个持剑大典,自然已经说服其中大多数人。

    看来这次继位,即使有些小小波折,问题也应该不大,自己还是能顺利继位成为葬邪山下一任山主了。

    九黑玄君黎千幽脸上慢慢绽放出一丝笑容,甚至脑海中已经在想像,自己顺利继位成功之后,要如何大宴宾客,通告天下了。

    自此之后,自己九黑玄君的名头,将从此威震天下。

    甚至不久之后,成为又一尊法丹境的强者,走向了修道界的最巅峰。

    就在他心中畅想未来的时候,葬邪山两大护法之一的笑菩提端木万年,捧著一卷玉色古册,缓缓走向高台。

    他摊开玉卷,朗声念道:“今,有葬邪山第四十七代弟子,九黑玄君黎千幽,赏罚分明,严已谦人,愿担我葬邪重任,继位为葬邪山第四十八任山主,门下弟子,可有异议?”

    第一声,满堂寂静,无人应答。

    黎千幽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盛。

    白发老者端木万年见状,等侯片刻,见无人出声,当即捧卷,再次重念了一遍,目光扫视向台下诸人:“由本门第四十七代弟子,九黑玄君黎千幽继任葬邪山第四十八任宗主,门下弟子可有异议?”

    第二遍,台下依旧寂静无声,无人应答。

    黎千幽感觉心快要跳出来,脸上已经绽放出夺目的笑容,左脚微抬,只等最后一问,就此走上高台,接受两位护法的交剑仪式。

    就在此时,笑菩提端木万年的第三问,终于问了出来。

    “由本门第四十七代弟子,九黑玄君黎千幽继任葬邪山第四十八任宗主,门下弟子可有异议?”

    依旧是满堂寂静,就在厉寒都以为,自己居然看走眼了,黎千幽已经准备起身,走向台上,满脸笑容接受众人朝贺之时,一个淡淡冰冷的年轻声音,从大殿之外传来。

    “我,有异议!”

    随著话声,大殿陡然一静,随即,所有人无不纷纷骇然,抬头朝极邪魔殿之外望去。

    就见一名黑衣年轻人,缓缓走入。

    他神色冰冷,如刀凿斧刻,背后背著一柄漆黑长枪,比人还高一个头,散发冰凉古老色泽,枪身斑驳,犹有血色,显然不是凡物。

    一瞬间,所有人就认出了来人的身份,竟是,已经被九黑玄君黎千幽击成重伤,逃遁而去,不知所踪的葬邪山上一任山主亲传弟子,破锋邪无殇!

    他,居然又回来了!

    而且,看样子不但伤势全复,而且修为更上一重楼,气息幽深难测,让人几乎探不到底,不由心惊。

    邪无殇赶在这个最后关头回宗,并且打断黎千幽的继位大典,明显来者不善。

    一时间,所有人都满到头皮一麻,一阵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息,不由自主,后退一步,让开一条路来。

    一身黑衣的破锋邪无殇,就那么背著长枪,缓缓走向前方,所过之处,一股冰冷死意,自然传来,让所有人震惊。

    他,何时变得如何强大了?

    他,现在修为,提高到何等层次了?

    这次回来,真有把握,从黎千幽手上,夺回他的葬邪山主大位吗?

    没有人知道答案。

    但都知道,一场风暴,正在形成,冲突,无可避免,即将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