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七百七十四章、夜客
    不过,即使‘荒天君’秦天白未至,凭厉寒此时的实力,如果在启动九天刑印的情况下,纵使未必是‘霹雳金环’勾青峰的对手,但想逃得性命,想必不难。

    ‘霹雳金环’勾青峰,身为天工山两大副山主之一,和‘黑凤仙子’姬罗裳同为高阶半步法丹之境。

    若要说两人实力谁更强一些,勾青峰胜在修为更高,修炼时间更长,但姬罗裳却掌握著天工山几件秘密武器,真实战力肯定要远高于勾青峰。

    因此哪怕即使有可能因为勾高俊的事,对上这位天工山副山主之一,厉寒也未必见得如何惧怕,更不会后悔。

    勾高俊这样的存在,对于这个世界就是一种污辱,毁灭他,纵使非厉寒之愿,但也绝对不会觉得愧疚,更不会因此生出什么抱歉,要补偿的心态。

    因此,哪怕再来过一次,如果再遇上当时那种情况,尹青瞳身上未曾出现变异,厉寒也要想办法杀了他。

    所以,厉寒不后悔当日之所以,只不过也不愿意因此事,对上天工山两位副山主之一。

    毕竟,勾青峰个人的实力,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背后,站著一个天下第一宗门。

    虽说因为秦天白的关系,明面上这件事情已经算是解决,毕竟秦天白因此甘冒奇险,进入妖区后方,探得妖祖逻天之秘,可称对整个修道界有极大的贡献。

    另外六宗,再加上天工山,都默认了此事已经揭过,绝不会在明面上为难两人。

    但是,毕竟是杀子之敌,别人如何厉寒不清楚,但勾青峰,绝对没有如此容易放过他们。

    之前是因为一直没有机会,现在面对面碰上,只怕不是易与,所以,如果能找到机会,勾青峰绝不介意亲手将两人送入地狱。

    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即使不愿现在就与这样一个大宗门的副山主对上,但如果对方真要威胁到自己的生命,说不得也只有拼死一战了。

    九天刑印……

    想到此,厉寒却又不由得心中微沉,快步回到雅阁,却是紧闭房门,伸手从储物道戒中掏出一物。

    那是一件本应纯白透明的水晶球,只是此时此刻,水晶球中,无端多了道道黑色丝线,有的粗有的细,将整个球面填满大半。

    厉寒注目那些黑色丝线,每一道黑色丝线,就是一道因果,黑色丝线越多,说明不曾了结的因果越多,而这其中,有因为击杀勾高俊而结仇勾青峰的一道,但更多的,却是因为厉寒使用九天刑印,而牵涉到的更深层次的因果。

    这些因果,线条更粗,颜色更深,一道道漆黑诡异,交织在一起,现在虽然没有发作,但厉寒敢肯定,如果当有朝一日,此因果球内,线条密布,全部填满之时,必有异变发生。

    其实自从当初哀牢山下,坠下黑魂崖,在冷寂冰湖之中得到这九天刑印入体,厉寒就觉得此物大是不凡。

    此物的来历,只怕牵涉上古诸神之争。

    传说远古之时,九天之上,一共有九人证道成神,一人执掌天下,一人教化万物,一人驱风唤雨,一人招引雷电,一人掌管轮回,一人坠入无间……还有一位,掌控刑罚。

    其中,刑罚之神,刚正不阿,任何人违背规则,都要严治,得罪过不少人物。

    一般人物也就罢了,以刑罚之神的能耐,这些人根本无法威胁到他,但是,有朝一日,执掌天下的那位古神犯下大错,被刑罚古神知晓,神庭之上,因此爆发过一场惊天大战。

    也是那场惊天大战,远古神庭陨落,九大古神全部下落不明,刑罚之神的法印也打破虚空,消失不见。

    如果九天刑印,真是那位的遗物,那此物代表的意义,就非常可怖了。

    刑必守法,一旦滥施刑罚,不管那位是谁,都要受到天地规则的反背,这就是因果的由来。

    厉寒以前不知道,所以经常动用九天刑印,后来发现因果球的异变,也渐渐了解到一些背后的因果,就越来越少使用,更多的依靠自己的实力。

    但是,人总有处于无奈之时,如身处绝境,到了那时,即使面对再严重的后果,厉寒也顾不得了。

    所以,万妖城中,面对‘龙鹰大长老’裘天洛的咄咄逼人,厉寒才不得不连续施展九天刑印……其后数次施展此印,也是情况真到了危险之时,不得不为。

    所以,随著时间的逝去,厉寒施展九天刑印的次数一次次增加,以后可能还是会持续遇上无法解决的难题,依旧难以避免使用九天刑印的情况。

    那么,如果一旦这因果球全开,诸番因果全部爆发出来的时刻,到时候,厉寒将会面对什么恐怖的惩罚,连他自己也不清楚。

    但他很明白,一旦真到了那一天,真的就是最危险的时刻,所以,能不用还是尽量不用。

    虽然难以阻止因果球变黑的趋势,但是总可以延缓这一天的到来,所以,除非真到了难以解决的困境,厉寒还是不希望对上勾青峰。

    因为如果真对上勾青峰,凭他本身的实力,此时此刻,万万不可能是勾青峰的对手,除非使用九天刑印,别无二途。

    而这,却是他不愿接受的。

    “希望,他不会在这持剑大会上,就对自己出手吧……此会一旦了结,自己立即离开,绝不多留。回到伦音海阁之后,马上闭关一段时间,等自己突破半步法丹出来,也许,就再也无须顾忌这样的对手。”

    厉寒对自己的实力很有底气。

    他目前不过是气穴后期的修为,但真实战力,已经超过了一般的半步法丹,即使是中阶半步法丹中的佼佼者,面对他们厉寒依旧有可能获胜。

    但高阶半步法丹,不在此列,尤其是拥有灵性与智慧的高阶半步法丹,更没有那么轻易战胜。

    传承古村中的那两具守门傀儡,虽然也是高阶半步法丹,但只要没有智慧,便能想到办法解决,勾青峰这种,成为一宗副主,位高权重,修为之精深,掌握的秘技武器之可怕,自然与这两具高阶半步法丹的傀儡完全不同。

    再多几具这样的傀儡,可能也没有一位大宗主的副宗主来得可怕。

    不过如果厉寒的修为再进一步,连跨气穴巅峰,初阶半步法丹两境,凭他的实力,未必就不能与勾青峰这样的高阶半步法丹一战,所以,目前为止,提升实力,便是当务之急。

    至于更高一步,让道元液化,甚至晶化,进入中阶半步法丹之境,却还有一段距离,这是怎么也无法急切起来的,需要漫长的时间,一步一步打磨。

    有些人可能就在这个境界中,渡过了一生,依旧没法达到最巅峰的地步。

    所以,目前的任务,首要,还是先达到气穴巅峰再说吧。

    而要达到气穴巅峰,就要将万世潮音功,先修行到第二层中期左右,才有可能。

    而此时的厉寒,不过终于将南境青年修士擂时突破的一层巅峰给稳固下来,连突破第二层初级都有一段距离,更不要说短时间内达到二层中期。

    这依旧需要一个时间的积累。

    不过,再高的境界,也是一步一步,水磨功夫而修成。因此厉寒收起手中的因果球,不管日后将面临多么恐怖的变数,现在的他,还是努力提高自己的实力为要。

    因此,厉寒再次走到榻前,盘膝坐下,准备修炼自己的万世潮音功,争取早日突破第二层初期,以踏足气穴巅峰之境。

    只是,就在厉寒放心思绪,准备修炼的时候,却不由得陡然心头一警,接著目光一寒,霍然朝一个方向看去:“哪位高人,夜临厉某居所,何不出现一见?”

    随著他的话声,厉寒房门的门户无风自开,接著,一团整个被一团漆黑斗蓬包裹中的阴影人物,缓缓走出,站在厉寒面前。

    “年轻人果然有点能耐,不枉老夫趁夜亲自前来寻你一叙。”

    “是你?”

    而厉寒看著来人,目光先是惊愕,再是讶然,最后甚至带上了一丝震惊:“你怎么也来葬邪山了?难道此处,会有什么大的变故不成?”

    黑色斗蓬下,来人露出真面目,赫然竟是那日,在传承古村之外,接引厉寒等人进入古村,后又送他们离开的那位神秘黑衣人,传说中的隐龙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