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七百七十二章、火龙晶髓
    过了良久。

    暗金面具男子才终于回过神来,收起玉盒,将其放入左手衣袖中,看向怀中那身材完美,曲线傲人的绝色女子,轻笑开口道:“没想到黎老鬼居然有如此气魄,将‘火龙晶髓’这等稀世至宝都送出来,看来此次为了争夺葬邪山主的位置,他还真是舍得下本钱啊!”

    “呵呵。”

    闻言,怀中的女子娇笑了两声,不屑地道:“火龙晶髓算什么稀世至宝,也不过能增加一成晋阶法丹境的概率而已,此物虽然在我葬邪山内也是珍贵之极,一共只留下了两滴,但黎千幽也不过慷他人之慨,这火龙晶髓本就不属于他,只属于下一任葬邪山主所有,他还没成为山主,却提前将其借出来送予我,让我支持他争夺葬邪山主之位,岂不是可笑!”

    暗金面具男子叹道:“一成,也很多了。别小看这一成,除了像你们这些顶级大宗,否则其他世家宗门,哪能轻易收集到这等稀世至宝。此物一流落到俗世中,只怕瞬间能造成可怖的影响,动辙灭门毁宗都是轻的。”

    绝色女子闻言,轻轻笑了一下,没再说话。

    是啊,一成看似不多,但其实突破法丹,本来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就希望渺茫,能多增加一成的突破成功几率,这等物品,绝对是稀世难寻。

    譬如说,一个人如果本来东拼西凑,能凑够五成突破法丹的几率,那这一滴火龙晶髓,绝对是至关重要的,六成和五成,绝对不是同一个概念。

    像火龙晶髓这种等级的东西,除了八大顶级宗门,其他世家宗族也很难收集到,而且就是对于八大顶级宗门来说,也是一等一的宝物,是专门作为战略资源,只在下一任继承人需要突破法丹时,才会要用到的东西。

    如果黎千幽突破法丹,这滴火龙晶髓自然是属于他的,也是为了帮助他更快更好突破法丹的辅助物品之一。

    但现在,他还没有成为山主,更没有突破法丹,却舍得将一滴火龙晶髓送给风嫣柔,只为换取她的支持,甚至只是她的不反对,这份代价,看起来有些大,但如果细算起来,如果他一旦成功,所能收获到的,又岂是一滴火龙晶髓可比?

    到时候,凭借葬邪山百多年来收集的各种顶级资源,他至少有七成以上的几率直接突破法丹,即使失去这一成,依旧还有六成左右的把握。

    对于任何人来说,六成把握突破法丹,都是绝对不容忽视的概率,为此,提前付出一份根本不属于自己的宝物,又有何不可?

    “不过!”

    暗金面具男子开口道:“黎老鬼打的好算盘,也的确有不小的魄力,只是他没想到,嫣柔你从来就不是葬邪山的人,更不会支持他,这次他的打算,却是打水漂了。”

    绝色女子闻言,脸上现出万千柔和,道:“嫣柔只听从南哥的吩咐,南哥要支持谁,嫣柔就支持谁。什么黎千幽,什么火龙晶髓,在嫣柔这里都不值一提。”

    “知道你忠心。”

    暗金面具男子微微一笑,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

    “黎千幽本来至少有八成以上的把握,顺利继承葬邪山,这才敢发下英雄贴。只是他没有想到,嫣柔你早就是本座这边的人,而另一个阻力,只怕便是刑无咎了吧?”

    “不错。”

    风嫣柔眼中现出冷色:“刑无咎一直把持山内的刑权,势力庞大。黎千幽要成为下一任葬邪山主,最大的阻碍自然是上一任山主的亲传弟子,但那名亲传弟子早已被黎千幽赶走,如果不是他身上穿著一件罕见的宝甲,挡住了致命一击,此时那名弟子,已经死了。”

    “搬掉了这个最大的阻碍,另一个阻碍,便是赏刑阁主刑无咎。”

    “黎千幽一直以为,整个葬邪山内,最有可能与他争夺葬邪山下一任山主大位的,除去那个上任山主的亲传弟子,便是数十年来执掌大权,早已尾大不掉的刑无咎,所以,他不可能去争取刑无咎的支持,反而要把他当成最大的敌人对待,所以这次拉拢宗门内各大长老,他才没有拉拢刑无咎,反而隐隐将其排斥在外,只下重金,收买我以及其他几位六道之主。”

    “到时候,只要我以及其他六道之主里面,有一半以上的人,同时支持黎千幽继位,他就有极大的可能,继承葬邪山山主之位,到时候,即使刑无咎反抗,也于事无补,因为他不能取得和黎千幽一样人数的支持,除非,他能说动早已归隐不出关的两位老阁主,同时作他的说客,这才有一丝可能。”

    暗金面具男子道:“可是那两位老阁主,除了上一任的赏刑阁主可能会支持他,推恩阁主却一定是站在你这边,所以他根本不具备成为葬邪山下一任山主的条件,除非突然你们几人也改弦易辙,转而支持他,不过那明显是不可能的。”

    “所以……”

    风嫣柔笑道:“除非有更大的变故出生,否则,黎千幽继承下一任葬邪山主基本不会有任何问题。只是……还有一个人的动作,极为关健。”

    暗金面具男子目光微闪,道:“让本座猜一猜,整个葬邪山内,够资格争夺葬邪山主之位的,总共就只有那么几个人,两位副山主,两阁阁主,再加上葬邪山主的亲传弟子。”

    “现在,亲传弟子已去,两阁阁主之一的你,一介女子,加之势力终究是薄弱了些,显然也不具备争夺山主的机会,因此黎千幽才那么放心地拉拢你。”

    “但还有两个人,可以与他一争,那就是,赏刑阁主刑无咎,以及另一位一直隐身不出,即使在外界,传闻也是极少的副山主,‘白幡书生’潘皓月。”

    “说起来,这位白幡书生潘皓月,到底是一个什么人,即使以我的情报,居然也所知不详,具体资料,你可明了?”

    “潘皓月?”

    听到此话,那绝色女子推恩阁主风嫣柔,少有的沉默下来,半晌方才缓缓点头答道:“自然明了,这潘皓月,是上一任葬邪山山主潘天扬的独子,只是从小体弱多病,资质普通,根本不具有继承葬邪山主的资质,所以才最终选择了风千里,而潘皓月,以一介病弱之身,成为葬邪山两大副山主之一,只是一直在后山的养龙阁中养病,甚少出世,更不会干涉葬邪山的正常运转,所以一直以来,虽然大家都知道葬邪山内共有两大副山主,但除了实权副山主黎千幽,这位潘皓月,其实一直以来是被人遗忘的。”

    “黎千幽忘记了他,其实也不是因为他不知道对方的存在,而且上一届潘皓月身为宗主独子,都因身体问题不能继承,这一届更加没有可能,所以大家下意识的忽略了他。”

    “难道南哥认为,这次持剑大典,一向不出世的他,也会出现?”

    “白幡书生,也是一位有趣的存在啊!”

    闻言,那被风嫣柔称之为‘南哥’的暗金面具男子,轻笑了一下,微扬起嘴角,半晌方才道:“在结果出来之前,一切皆有可能。譬如,嫣柔,你也不知道本座来此,所为的目的吧?”

    “南哥不是为了取这火龙晶髓吗?难道?”

    那名暗金面具男子轻笑了一声:“火龙晶髓,在世俗人眼中,此物的确珍贵,但在本座眼中,却不值一提。”

    “那是?”

    绝色女子疑惑地问道,神色间还隐隐有一丝期待。

    “南哥莫非是为我而来,如果是……”

    想到此,她心头忽然急剧跳动起来,显得既紧张又期待。

    “我要你支持另一个人!”

    “另一个人?啊,是谁?”

    发现自己想歪了,一时间,女子的面容红得像酒,她忙不迭地开口,以掩饰自己的失态,急忙问道。

    暗金面具沉声道:“邪无殇!”

    “啊!”

    绝对没有想到的名字,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邪无殇已经被黎千幽赶走,宗门的势力连根拔起,没想到,此时此刻,暗金面具男子却提了这个人的名字。

    但绝色女子也只是疑惑了下,随即也不敢问为什么,只是轻声答道:“是。”

    “持剑大典上,嫣柔一定全力支持邪无殇继位,只是……”

    “只是什么?”

    暗金面具男子对她,似乎是难得的有耐心,微笑问道。

    绝色女子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不得不道:“即使有嫣柔的支持,凭邪无殇一介三代弟子的势力,也绝难坐上山主之位,南哥是不是还另有安排?”

    “这就不用你管了。”

    谁知,暗金面具男子左手用力一挥,只是道,神色中有一股不容言说地霸道和独断,偏偏绝色女子闻言,却浑身不由一颤,立即再次答道:“是。”

    谁也不知道,就在这万恩阁的最顶楼,有关持剑大典的事情就此定下格调,三日之后,注定要惊破所有人的眼球。

    那个被所有人遗忘的存在,真的会回来吗?

    真的能回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