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七百七十一章、风嫣柔
    伦音海阁共分为伦音七脉,梵音寺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宫阁之分,而葬邪山,也分为两阁六道三护法。

    两阁为赏刑阁与推恩阁,六道为天、人、畜生、饿鬼、地狱,阿修罗。

    而三护法,则只是名誉上的称呼,基本上都是老一辈的赏刑与推恩阁主,以及退位让贤的老一代葬邪山山主,所以地位崇高,身份尊贵。

    但更多的时候,三护法都不管事,只在宗门紧要关头,才会出来一下,掌控大局。

    所以葬邪山的组织体系,以两阁最为紧要,只在掌门及两位副山主之下。

    六道则是分管具体内容,和梵音寺的三宫六院权力地位差不多,六道之主,也是葬邪山内,炙手可热的人物。

    六道之主,与三大护法一起,又被称之为葬邪山九大长老。

    不过六道之主,是葬邪山普通一级长老,三大护法,则是和超然众人之上的太上长老。

    两阁阁主,不在此列。

    葬邪两阁,赏刑阁掌一切刑律规则,推恩阁掌教中物资晋升渠道,都是位高权重,赏刑阁主‘不败灰鹰’刑无咎,是葬邪山内排在前三的顶级人物,推恩阁主‘七灵蛇女’风嫣柔,则自然同样是葬邪内不可忽视的一位顶级存在。

    赏刑阁处在葬邪山后山‘天刑殿’,推恩阁,却建立在葬邪山山巅的一处‘万恩阁’。

    万恩阁一共十一层,底下七层,是给普通弟子们兑换物资的地方;第八至第九层,为长老领取物资的所在,第十层为教主宝库,而第十一层,却是不对外开放的,是推恩阁主风嫣柔的私人住所。

    夜,深沉。

    此时此刻,哪怕是平时葬邪山内最为热闹的推恩阁,此时也是寂静无声,所有弟子俱都离开,便连值守的各位葬邪山执事,物务长老,亦纷纷收拾东西回家。

    除了明里暗里设立的守护力量,整个推恩阁,除了最顶层之外,其余地方,基本都熄了灯火,不见一丝光明,看起来诡异而冷寂。

    顶层。

    一张巨大到足以让人躺在上面睡觉的黄金座椅,两旁雕著巨大的凤凰,展翅凌天,座椅之上,铺著柔软舒适地红色兽皮,淡雅的清香扑鼻而入,令人不自禁沉迷。

    这兽皮,明显不同凡晌,如此巨大,如此柔软,特别是那一身鲜艳的红色,简直绚丽到了极点,加上那独属的香气,不难猜出,这只怕是整个真龙大陆上,早已绝迹的顶级凶兽,麝香虎的虎皮。

    麝香虎本就存世极为稀少,所以猎杀一只少一只,而偏又实力强大,成年麝香虎至少都有著媲美人类法丹巅峰的实力,猎杀不易。

    而能将其成功猎杀,并将其毛皮保存得如此完整的,就更不简单,出手之人,听怕至少也是法丹巅峰,甚至是半步引雷期的高人。

    毫无疑问,凭风嫣柔的实力,自然是不可能猎到这只麝香虎的,那就只可能是葬邪山前代遗传下来,只是能被风嫣柔拥有,被将其拿来当成坐垫使用,也足以见其威势煊赫和懂得享受了。

    此时此刻,这每一根毛发几乎都可以用黄金白玉来对比的巨大麝香虎座椅之上,一名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国色天香的美人,正横卧于一名戴著暗金面具的儒雅中年人怀中,像只小猫一样蜷缩著。

    这名美人,眸如秋月,容颜端庄明艳,一身精致得体的凤凰长袍,勾勒出她那惹火的身材,整个人简直不似人间,而是天上尤物,妖狐下凡。

    她那肌肤,若白玉般无暇,她的眼瞳,似能滴出无尽春水。

    这样的一个人,本应是无上威严,指掌间驱动天下英豪,但此时此刻,这样一位女子,却躺在一名暗金面具男子的怀中,雪白的大腿从凤凰长袍中斜侧而出,直似暖玉生香,真让人情不自禁流鼻血。

    但她却是似忽甘之如夷,如果有人知道,这位身材好得惊人,修长挺俏,凹凸有致,肌肤充满着惊人的弹性,情不自禁让人咽口手的女子,就是平时在所有葬邪山门人面前,端庄典雅,高贵冷艳的推恩阁主,‘七灵蛇女’风嫣柔,不知会作何感想。

    她那双修长笔直,蜷缩在一起几乎看不到丝毫缝隙的长腿,微微蠕动著,一只小巧而精致的玉足,却踏在一个金黄色的蛇头身上。

    那蛇头,身上闪烁著万千彩色的金光,如同一只彩虹金蛇,显得尊贵无比,明显不是普通妖蛇。

    它大半身子,缩在那黄金座椅之下,如果不是探出的一只头来,承载著凤凰长袍女子的赤足,只怕任谁也不知道,这样一张黄金座椅下,居然寄居著一条黄金巨蟒。

    如果有对蛇类凶兽稍微熟悉一些的人,一看到这个巨大的黄金蛇头,只怕立即就能认得出来,此蛇为蛇类妖蛇之中的王,经紫翼王蛇蜕变而成,最终修成巅峰存在的一条万蛇之王,万彩金蛇。

    万彩金蛇,半步妖宗,也就是相当于人类世界中的半步法丹强者,但这样一头王蛇,居然蜷缩在一个女子足下,成为其玩物一样的存在,七灵蛇女风嫣柔的可怕,真是可见一斑。

    这位葬邪山仅次于几位山主,以及赏刑阁主刑无咎的顶级存在,将一头半步妖宗的万蛇金蛇王当作庞物伺养,却又自身仰躺在一位头戴面目,来历不明的神秘人怀中,那神秘人的身份,则更让人惊奇无比,几乎难以置信。

    是什么人有这个能耐,让葬邪山的推恩阁主如此投怀送抱,并且露出如此娇柔怜弱的表情,似乎任君采撷?

    是什么人,有这个实力,让堂堂高阶半步法丹境的‘七灵蛇女’风嫣柔,自甘成为附庸,胸前露出的一抹洁白,高高耸起的两座山峰,被那名暗金面具人探进一只手去,但暗金面具人的目光,却不在怀中几乎堪称绝世尤物的风嫣柔身上,而是端详著手中一枚玉盒,似乎在想著什么,却久久没有将其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