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七百七十章、两阁六道三护法
    葬邪山弟子,按身份高低不同,从低到高依次分别为青衣,黑衣,赤衣,金衣四色。

    青色是葬邪山最低等杂级弟子的服饰颜色。

    黑色为初级弟子,修为低微,不得随便外出走动。

    赤色为中级弟子,修为至低都在混元中期以上,甚至不少气穴境,可以外出游历。

    金色为高级弟子以及一些内宗长老。

    在外界看来,他们了解的葬邪山弟子,多数以赤色服饰为主。

    这并不是因为,葬邪山弟子没有其余服饰颜色,而是因为能以葬邪山传人身份在外行走的,多是葬邪山中级以上的弟子。

    他们大多身穿赤色衣服,所以很多人误以为,葬邪山只有赤色弟子这一样颜色。

    譬如‘飞天浪子’血无涯,惯常所穿便是一身血色,纵横天下罕有敌手。

    除了玲浮屠,衣胜雪,应雪情,厉寒这等顶级天骄,血无涯至少也是一线顶尖。

    而今天带厉寒等人进入葬邪山的‘张刑’,却不过一名葬邪山普通弟子,很明显不到中级级别,是以一身黑色初级弟子服饰。

    当然,也有例外。

    譬如葬邪山首席弟子‘破锋’邪无殇,自始至终都是一身黑色。

    本来按他的身份,衣金色都绰绰有余。

    可是自从初级弟子一路晋升上去,他那一身黑色衣装却从未改变,倒也形成了另一个独特的风格。

    鉴于他的身份地位,倒也没有人就此于他为难。

    所以,当厉寒等人进入真正的葬邪山地界,看到大量赤色弟子成群结队的走过,倒也不觉惊讶。

    因为很显然,赤色,才是葬邪山的中流砥柱,整个葬邪山,低等弟子和高等弟子加起来的数量,也不及赤色弟子这一个级别多。

    至少到目前为止,厉寒见过的黑色弟子也就张刑和邪无殇两个。

    而金色弟子,目前为止还一个都没有出现。

    ……

    张刑将厉寒等人带到葬邪山地界,就将任务移交,恭恭敬敬地抱拳退下了。

    一名葬邪山赤衣弟子过来,将厉寒等人带到一处雅阁,安排他们住下,随即说了几句葬邪山的禁令,也随即退出。

    厉寒等四人,一人分到一个雅间,这也是他们身份尊贵,普通人,哪有这等待遇。

    距离葬邪山持剑大典召开的时间还有几天,这几天中,厉寒等也无所事事,干脆就在这里安心等待起来。

    到得此地,厉寒等俱都觉得山中的气氛隐隐有些古怪,甚至感到一阵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息,让人窒息。

    他们不明白葬邪山中的气氛为何如此异常,但知道必要变故发生。

    在这等时候,任何一点小事都可能引发流血冲突,所以为免麻烦,厉寒等人都没有出去闲逛的心思。

    四人安心待在雅阁中,闭关修炼起来,准备直待持剑大典的开始。

    反正饿了有人送饭,渴了有人送水,加之这雅阁也建得古朴典雅,一应物事俱全,厉寒等人也不是心性跳脱之辈,自然安安心心住下,乐得清闲。

    而厉寒,更是趁此机会,把传承古村中学到,却还没有真正掌握的那两门秘技,‘服气秘卷’和‘神刃指’,拿出来研究起来。

    当然另外几门绝学,也没有放下,共同研究,共同进步。

    几天的时间一晃而过,距离持剑大典召开还有三天时间时,这一天,近风雅阁之中,厉寒房间,他猛地从闭关中苏醒,睁开眼来,猛然伸指,“咄”地用力重重地一指点出。

    劲风如丸,一闪即逝!

    下一刻,坚愈金石的八仙木桌,直接被他切割开一大块桌角。

    木桌切割处光滑如镜,隐隐有寒意散发,似是利刃劈过,如切豆腐。

    赫然是参悟数天,厉寒的神刃指,终于初步入门。

    接下来,只要继续参悟,勤加修炼,终于一日,他能将这神刃指修炼到大成,成为自己的又一底牌。

    到时侯,这神刃指不便会大大丰富他的对手手段,甚至其威力,只怕也超出厉寒想像。

    想到此,厉寒嘴角不禁浮现出一丝笑容。

    数日苦修,终于不是一无所得。

    不过随即,厉寒脸上的笑容又不由淡了下去。

    数日时间,神刃指虽然初步入门,但另外那本‘服气秘卷’,却实在修炼不易,不知为何,厉寒无论怎么尝试,都难以改良进入体内的元气,自然更不提什么化一切异种道气的能耐了。

    看来,此门功法果然非比寻常,只怕修炼不易,眼下看来,估计是时机未到,只有另等机会了。

    来到葬邪山已经数天,在这近风雅阁之中也闭关了这么久,外面的局势,不知又变得如何了?

    这样想著,厉寒不由推开门,走了出去,打算看看外界的动静如何,最近是否又有什么消息传出?

    ……

    与此同时,葬邪山深处。

    一处漆黑大殿。

    殿内,一名一身灰袍的老者,静静地矗立在一幅壁画之前。

    他身形瘦削,尖勾鼻,灰色的衣袍下绣著阴森的火焰,勾勒出一个白骨轮子的形状,给人一种邪森难测的印像,显然不是善类。

    只是他身上的气息,却磅礴得可怕,甚至远远地超出了一般人眼中半步法丹的界限,显然非比寻常。

    葬邪山两阁六道三护法之一,赏刑阁主,‘不败灰鹰’刑无咎,高阶半步法丹境界,赤蟒龙蛇手名震天下,所持武器为葬邪山三大极品名器之一,‘邪鬼轮’。

    据说鬼轮现,生死定,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能从其成名兵器邪鬼轮之下生还。

    当然,这也是因为他没有遇上那些顶级强者的原因,如果对上一位法丹,结果自不必说。

    但饶是如此,也足以说明他的可怕。

    赏刑阁,是葬邪山的执法之阁,葬邪山之内,上至宗主,下至附庸势力,任何人违犯了葬邪山的条例,都是由赏刑阁量刑定罚,目前为止还从来没有人敢违背过。

    所以赏刑阁,是葬邪山内一股十分强势的力量,平时不显,但一旦到了宗主换届之时,新任宗主第一个想要拉拢的对象,都必定是这赏刑阁主刑无咎。

    最重要的是,其本身的实力也无比可怕,整个葬邪山内,不算已经死去的法丹境强者‘七星龙尺’风千里,刑无咎的实力,至少可以排在前三。

    甚至,说他第一也未必没有人相信。

    就是因为,赏刑阁的威势太可怕了,葬邪山众脉之中,赏刑阁,毫无疑问排在第一。

    但此刻,这名‘不败灰鹰’刑无咎,盯著石柱上那幅壁画,眼神焦距却根本不在画上,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身上的气息不断波动,越发显得阴森莫名。

    忽然,一道黑烟升起,一个全身都笼罩在灰袍之中的人影,出现在刑无咎的身后,单膝跪地,双手恭恭敬敬地献上一枚黑色图卷。

    刑无咎似乎早有所料,一直在等著来人,见状不由猛然回头,一把抓过图卷,打开看了两眼,顿时再也忍不住激动之情,仰天哈哈大笑起来。

    “好,很好,小子,果然有魄力,没有让老夫失望。”

    “三日之后,我等你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