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七百六十四章、接引纸船
    然而,接下来的两座石山,厉寒却皆遭遇到从所未有过的挫折。

    第二座石山,山顶隐现一座小小的石质宫殿,虽然看起来规模不大,却美伦美奂,只是无论厉寒如何靠近,都如同隔了一个空间,隐在云端,略隐略现。

    厉寒发现,这一次,凭他的阵法造诣,居然也无法到达,就知道,这不是普通的法阵,只怕是一个大型空间法阵。

    只可惜,厉寒对此并不精通,也不太了解空间奥义,不然,或许有千分之一的机会,前往石殿……

    但现在,厉寒明白,这就是他机缘未至,此处传承,不应属于他所有。

    虽然这种感觉虚无缥缈,毫无边际,但厉寒就是有这样的感应。

    而厉寒也知道,这传承村极不简单,事事牵涉因果,甚至关乎命运,有些看似不存在的东西,却的确影响著众人的一举一动,一收一得,有人机缘到了,传承自然出现。

    有些传承明明肉眼可见,可即使千祈万求,却也永远隔了那么一步。

    于是厉寒也不停留,直奔第三座石山而去。

    他明白,有些事,的确要有勇争一线的决心,有些事,却要有舍得放弃的觉悟,因为有些舍得,就是为了更好的获得。

    扣除进入传承古村的前三天,他在村中到处晃荡的时间,再减掉石龙空间中参悟‘三圣截元手’的十天,就已经过去了十三天。

    而在第一座石山上,他又花费了三天三夜的时间,也就是说,留给厉寒的时间,已经不足一半,最多也就十三四天了。

    他不能把太多的时间浪费在这些虚无缥缈的事情上,他要抓紧这剩下不多的时间,将它的作用发挥到最大。

    ……

    奔至第三座石山的厉寒,再次感到了失望。

    这一次,他的面前是一片虚无,头顶的山峰,什么东西也看不见。

    但厉寒敢肯定,这座山上,肯定也有东西,但他就是看不见。

    哪怕他强自运使目力,催动破魔瞳术,结果也只看到头顶上空一片蔚蓝,更多的,就看不清了。

    这让厉寒明白,此地同样与他无缘。

    缘份这种东西,看不见摸不著,但就是真实存在,你说它没有,有时它就在你身边,可以清清切切地感受到;你说有,却又怎么也把握不住它的痕迹,抓不住它的跟脚,过份强求,反而欲离欲远。

    这就让厉寒,不由深吸了一口气,经过这小半天的折腾,他又浪费了大半天的时间,距离离开传承古村,已经只有大概十二天半的时间了。

    “该去那片最后的雾湖一探了。”

    想到此,厉寒没有犹豫,身形一转,直接纵身,朝著那边雾气遮盖的小湖飞纵而去。

    不片刻之后,厉寒就仿佛飞鸟投林,整个人直接没入茫茫雾气中。

    一进入雾气之中后,厉寒就感觉双眼之上蒙了一层灰,视线所及距离缩短十之七八,伸出一双手去,在眼前一晃,也只看到一片模糊的影子。

    这小湖明明不大,这里的雾气却浓厚得出奇,超出了众人的想像,真不明白,传承古村之畔,为何还有这样一片神奇的雾湖存在。

    不过越是如此,厉寒越感到此地的不同寻常,可以说,整个传承古村虽大,但最为神秘与奇特之处,必数这座神秘雾湖。

    厉寒初至此地,也不敢大意,当感受到此迷雾之中的不同寻常之后,立即放慢了速度,整个人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他精神力略微辅散一些出去,却发现在此地,连精神力都受到了影响,扫视到的范围缩小了十数倍,最多只到方圆两三丈。

    在这样的环境中,两三丈的距离,基本等于没有。

    所以厉寒干脆收回精神力,想了想,忽然他伸手一抚,掌心中顿时出现一颗玉色流转的白光珠子。

    正是他自至尊交流会中花数百万宝钱所拍下的那件中品秘宝——吐雾珠!

    厉寒也没有犹豫,逆催道气,引动吐雾珠中的吞噬之能,瞬间,四周的雾海,如同被引动了起来,如同闻到腥味的鱼儿,纷纷疯狂地朝厉寒掌心中涌来,最后悉数没入厉寒掌心中的那枚白色圆珠中。

    白色圆珠中的雾气越来越浓,最后几乎凝如白霜的形态,而厉寒周围的空间,顿时亮堂了不少,清晰了不少,虽然剩余雾气还没完全吸光,但也与之前相差十万八千里。

    “这吐雾珠,还真是一件稀世至宝,此地雾气,果然也有效,这次交流会果然没去错。只是……”

    目光朝四处打量了一下,忽然厉寒又手一翻,吐雾珠中的吸力瞬间中断,而后吸收雾气之势顿止,顿时,离得稍远一些的地方雾气又朝这边涌了过来,眼看再过不久,此地又要恢复如初。

    但厉寒的目光,却诡异地笑了一下,因为借著刚才此一片区域被吸去近半的模糊视线,他终于发觉到,自己离湖边其实已经不远,最多不过相距二三十丈的距离。

    这点距离,对他也就是一掠眼的速度就能达到。

    最重要的是,雾湖之边,凭空悬浮出去一道浮空石桥,直接延伸到湖面之上,只是却又没有接触湖水,是临空的,中间还间隔著数丈的距离。

    但诡异的却是,这座石桥,却又并不是完整的,只有一半,不过延伸出去十数丈,就似乎从中间而断了。

    桥另一端,悬浮在湖面上空,残缺不全,但此时此刻,桥端之上,居然停放著一艘黑色的纸船,似乎散发著神秘的气息,吸引人不断靠近。

    “这是,接引纸船?”

    厉寒听说过这种传闻,据说一些顶级奇人,能以纸为船,载人飞行,抵达一些神秘的终点。

    而这些终点,也许就是厉寒这次最为希望进入之地。

    厉寒当即站起身,也没有犹豫,直接就朝著那浮空石桥上走去,慢慢地,周边的雾气再次笼罩了过来,四周再次一片迷蒙,不过厉寒却早知终点,一路速度不减,穿破迷雾,直达湖心之上。

    凌空悬浮在雾湖之上,一阵寒风吹来,令人不寒而栗,但此时,却有一阵风铃声响起,随即,在厉寒眼前,那艘黑色纸船,居然慢慢散溢出点点金光,如丝如雾,照破了迷雾,照亮了四周。

    随即,更加神奇而惊悚的一幕出现在厉寒面前,纸船之中,慢悠悠飞出两只携手并肩的一黑一白两只小纸人,在厉寒周边转了一圈,随即悬停于他左臂之前。

    其中黑色纸人,左手一指,居然直指纸船之上,似乎是邀请他上去。

    见状,厉寒目光闪烁了一下,虽然对未知的事物,总有那么一份恐惧,但值此之时,厉寒也不可能退缩,最终只是略一犹豫,厉寒当即跨步,走上了纸船站稳。

    那两只小纸人也飞回船头,立于前方,似乎是在导引航行。

    随即,黑色纸船就在漫空金光的包裹下,慢慢地破空而去,直朝雾湖中心区域飞去,明明只不过是一张普通纸张叠砀小船,厉寒站身其中,竟然不觉似毫窘迫,脚下也没有任何虚浮的感觉,就和真船无二。

    “这还真是天下神手,这雾湖,果然有我所不知道的秘密,只是不知,今时今日,我厉寒,是否真能一探其底?”

    想到此,厉寒目光微缩,负手立于纸船上方,也不去看脚下的湖面,反而微闭双目,静静闭目养神起来。

    因为他明白,在抵达终点之前,应该是丝毫无虞的,但抵达终点之后,会有什么变故,厉寒无法猜测,是福是祸,也完全无法预知。

    也许是一方神秘的异境,也许是一处险恶的凶土,不管如何,厉寒这一趟,都不会枯燥,简单。

    一切充满未知。

    而未知,才是最令人好奇,也让人觉得恐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