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七百六十二章、六剑石
    然而,当厉寒又一次走出小镇,却意外的发现,那几座石山,看似很近,只不过真走起来,却似乎永远是相同的距离。

    无论厉寒走多久,那几座石山,都在视线之外几里的地方。

    发现这个疑惑,厉寒很快就反应过来,是幻阵,这传承村外,居然被布下了一个幻阵。虽然不知道这个幻阵具体规模的大小,但厉寒敢肯定,只怕其不会小。

    甚至极有可能,不止自己这一边,整个传承村周围,可能都是一个大型幻阵。

    如此一来,整座传承村,都被包裹其中,外面的人想进去,不简单;但里面的人想要出来,只怕也没有那么容易。

    不过厉寒是谁,他就是从幻灭峰走出,所会的幻术,虽还没到出神入化的地步,但是,拥有厉寒师傅冷幻所赐的幻灭峰至高法典,《幻神典》,厉寒对幻术的见识,这世间却只怕少有人及。

    故而,当他发现端倪之后,只要静下心来,仔细观察一番,很快就发现了这幻阵的破绽。

    接下来,花费了厉寒大概小半天的时间,他终于走出了幻阵,而一出幻阵,那几座石山,顿时近在眼前。

    而这时厉寒才明白,之前他一直在原地踏步,其实无论怎么走,都不超过传承村周围半里方圆的。

    而幻阵一通,结果自然大相径庭。

    已经耽搁了这许多时间,厉寒自然不再犹豫,直接纵身便朝那几座石山奔去,须臾之后,终于赶到第一座石山,发现石山之顶,居然有著一座草庐存在。

    见此,厉寒自然是大喜过望。

    他很明白,古人云仁者乐山,智者乐水。

    大凡隐士高人,皆喜欢独处于僻静山间或近水幽阁,因为这对他们陶冶,磨练自己的武道之心极有作用,而这石山,本应荒无一人,既然能出现草庐的存在,只怕就是昔年什么强者在此地隐居之时所留。

    既然有人,极有可能就有留下传承或秘宝存在。

    虽然厉寒也明白,此传承村千百年来,来过的高手太多了,其中不乏顶级强者,运气好过他的更不知道多少。

    这些人,绝对也有人会发现幻阵的秘密,或想来此石山一探,因此这草庐要说是厉寒第一个发现,连他自己都不信,但是那些人虽然来了,但肯定不会毁去这屋内的传承,最多拥有的物品被扫荡一空,只要自己运气不差,或者所想无错,这草庐中,都绝对有著一份传承存在的。

    怀著这样的想法,厉寒当即就准备朝那座草庐奔去。

    但是这一次,厉寒再次发现了阵法的痕迹。

    当他朝著那座石山之顶攀登而去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越想朝那边走,就越走越远,而仔细打量过几眼之后,厉寒发现了几座不起眼的石堆。

    这些石堆,一共九座,按一种特殊的轨迹摆放出来,如果不仔细看,根本不会发现,因为这些石堆,和这座石山上的其他土堆,石堆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

    但如果从高空俯瞰,或如厉寒这样看出端臾的人,却可以自动忽略周围那些作为障眼法的普通石堆,将这些石堆按照一个特定的轨迹联系起来。

    如此一来,此九座石堆的形状也就跃然而出,赫然是一个小小的九宫八卦。

    阵法既显,接下来破阵自然没有多难。

    也许对于别人而言,如果完全不通阵法之道,想要上去这座石山,只怕不是件简单的事,但厉寒,既研幻术,必懂阵法,虽然未必有多精深,但这个九宫石乱阵,却也不可能有多难。

    因为传承传承,既言传承村,自然就是为了后人谋福利,历来隐居在这其中的,都是真龙皇朝的一些顶尖强者,或退位后的真龙圣皇。

    他们将传承留在这座古村中,既是对前人的一种敬仰,亦是对后人的一种激励,谁若有缘,就能得到这些传承,从而成为他们真龙皇朝的中流砥柱。

    他们当然想不到千百年后,真龙皇朝的人会将其对外人开放,所以这阵法,虽然有一定难度,却绝非完全不可能破解,而是自然留有暗门,等待后人的进入。

    再次花上小半个时辰,厉寒破去九宫石乱阵,终于,这一次前方再无阻挡,一条小小的羊肠小径出现在厉寒面前,直通前方的草庐。

    不过厉寒没有大意,他可是清楚记得进入古村第一天,死亡的那些人有多惨,所以即使这一条小路看起来甚是平常,厉寒也是打起一万二千个小心,小心翼翼靠近。

    所幸一路上都再无什么变化,厉寒终于靠近草庐,这时他才发现,此草庐周边的天地灵气,是周围地域的十数倍,本来村外灵气浓度远远及不上传承村内,但在这里,却尤有过之,还超出数倍。

    很显然,这个九宫石乱阵,不止是阻止外人乱入的阵法,也有聚灵之效,而且效果还非常不错。

    寻常人若在这等地域多生活上几十年,也许都能达到延年益寿的效果,更不用说修道者,这才是最适合他们修炼的环境,如果能在这等灵气浓度的环境下修行,修为的增长,也会远比别人更快上一筹。

    难怪此人会选择这样一座小石山,因为他有把握,将这座石山,改造得比传承村更适宜居住,所以晚年才在此修炼,生活。

    不过厉寒来此,自然不是因为这里灵气浓度比其他地方更高,更是为了这座草庐中有可能存在的东西,当即也没有犹豫,周身罡气流转,五行十方诀自动开启,厉寒慢慢抬起手掌,推开了那扇草庐虚掩的木门。

    草庐并不大,推开木门后,里面的情景一眼可知,一个小小的蒲团,一张石桌,一个红泥小火炉,都是些平常物品,若说唯一的特殊,应该便在那石桌之上雕刻的一幅图画之上。

    那幅图画,刻画了数个持剑的姿式,虽然看似简单,十分朴拙,但真一沉浸进去,却能瞬间感觉到不凡,仿佛无数长剑迎面刺来,剑光耀眼,白光刺目。

    “看来,这应该是一幅剑道传承。果然,此草庐果然有不凡之处,而之前的来者,没有毁去这幅剑图,只怕这幅剑图,也有什么特殊之处吧?”

    这样想著,厉寒当即伸手,抚摸向桌面上的那六个持剑图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