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七百六十一章、三圣截元手
    三日之后。

    厉寒走到村子东头,那里有一处和八卦石阵一样小小的广场,广场顶端,有一个小小的平台,平台两端,是两具石龙,仰面朝天。

    每头石龙嘴中,都叼著一枚石珠。

    这三日以来,进入传承古村的十几人,各有际遇,有的人已经进入,有的人却已经陨落,不过厉寒没有轻易作下任何一决定。

    在别人都急著寻找机缘的时候,他先把整个传承村彻底走了一遍,几乎每一间房屋每一条石路都留下了他的身影,却没有贸然闯入任何一间房屋之中。

    途中有人见到他,都嗤笑他莫名其妙,进了这里莫不是还怕死,而厉寒对于这些人的嘲笑,一向是坦然相对,从来不惊不恼,依旧依然故我的慢慢观察。

    渐渐的,厉寒也现了一些规律。

    在他的破魔瞳中,至少现了十数处地方,隐藏有极大的凶险,人一踏入,估计是中者立毙。

    譬如他曾在一户人家的水缸中,现水缸中的水历经千百年,居然依旧清绿见底,还隐隐散著一股灵泉之香。

    只是若真是如此以为,一定会死的不明不白,因为缸底似乎还隐藏著数柄极其邪恶的凶器,一旦口渴者想要用那水缸中的水来解渴,只怕机关就要瞬间动,将喝水的人刺死。

    又如厉寒在村中央的一株古树之上,看到其中悬挂的几个蜂巢,如果真以为那是普通蜂巢,那就是找死无异了,因为里面封存的是一道道恐怖至极的剑气,每一道,都能轻易杀死普通半步法丹。

    哪怕就是顶阶半步法丹境强者来了,如果全无防备之下,也很有可能中招,万刃穿心而死。

    又如,厉寒在一间房屋后面,现了一小片药圃,看起来,这里是藏宝之地吧,这房屋,明显是以前的一个药铺,那药圃很明显是他们自种,历经千百年,里面还有一小片药草生长。

    但如果认为这是千年灵药,妄自进入其中采摘,旁边的一个小机关瞬间就会被触,每一片草叶,都会会一道杀招,将来犯之人千刀万剐。

    ……

    凡此种种。

    最终,厉寒认为,越是最明显拥有宝物的地方,越是有危险。相反,那些本来毫不起眼的地方,反而越有可能隐藏有机缘的传承。

    譬如,这三天中,厉寒也不是没有看见幸运儿。

    两天之前,他路过村南之时,有一个坐在一株长得张牙舞爪,形如魔怪的巨树之前,本来只是找累了想喝水休息一下,结果莫名其妙的心有感悟,竟然被人悟出一套惊世刀法。

    只不过,当后来的人想要进入那片空间时,才现不知何时,那片空间如同多了一层空间屏障,将里面与外面完全隔绝了。

    里面的人还在忘我的修炼刀法,外面的人虽然能看见,却感觉不到一点特殊,但是,那个人的刀上,却渐渐生出一片的白光,越来越亮,仿佛星辰。

    还有一次,有一个人只是照著地面上的一块石碑写了几笔,忽然“砰”的一声,石碑上一个字忽然亮起,然后一道光将那个人笼罩,那个人就凭空失去了踪迹。

    不过当有人也想照模样画葫芦时,却现无论他怎么画,那石碑都毫无动静,显然机缘已尽,后来者也只有慨叹后悔,锤胸顿足,却没有什么作用了。

    心有所感,机缘自至。

    现在隐隐的,厉寒有些明白了这八个字的意思,也许,就是要用心去感受,才能避开一步步险峻的危机,最终收获到丰硕的果实。

    比如今天。

    在村中那么多地方一一走过,厉寒也是一无所得,但当他今天走到村东这个广场平台,忽然头脑中就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一道道玄奇的感觉。

    他不由走向那石台,就莫名觉得石台周围的两条石龙嘴中的石珠在光。

    他走上前,按动石株,“轰”的一声,瞬间,两条石龙如同活了过来,然后下一刻,石台翻转,厉寒重心一失,还不待他反应过来,陡然,他就处在一片神秘的空间。

    空间中,高山苍苍,大地莽莽,七株绿竹,俱都扭成奇异的模型,似是天生残缺,有所崎形。

    然而厉寒在其中,却感应到七式不同的手法,每一式都玄奥非常,拥有著恐怖的威力。

    他知道这是他的机缘到了,当下也不怠慢,坐在七株绿竹中间,慢慢感悟,渐渐的,一门地品残缺奥义绝学的雏形,在他心中诞生。

    这七株绿竹中所记载的功法,被他命名为:“七竹截元手!”因为每一根绿竹,所载的,都是一式专截经脉的奇异手法。

    这种手法一旦修炼到大成,一旦点中在别人身上,瞬间能让其某一部份经脉停止运转,经脉封停,气血不畅,自然影响运功。

    平时还不觉得,如果交手时,突然来这么一下,也许胜负就在这其中翻转呢。

    七株绿竹中记载的手法玄奥非常,即使以厉寒的悟性,也足足花了六七天的时间,才初步掌握,而等到他彻底掌握的那一天,已经过去十天之久。

    绿竹忽然幻化了一下,然后忽然消失不见,而厉寒只感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再次回到外面的空间,那两条石龙,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厉寒知道,机缘已尽,接下来,只剩半个月左右的时间,必须好好把握,寻找一项机缘,自然是喜事,但花费那么多至尊宝钱进来,如果只得一门地品截脉手法,厉寒还是心有不甘的。

    只是机缘并没有那么好寻,接下来数天,厉寒还是一无所得,时间渐渐过去,转眼又过四天。

    忽然,厉寒想起什么,自己在这村中走了这么久,只有那一处石台产生了感应,莫非,是此地机缘已尽。

    那传承村既然如此古老,神秘,理应不止如此,莫非自己机缘不足,或是,自己找错了方向?

    忽然,厉寒抬起头,望向村外的那几座石山,以及那一片看起来神秘无比的雾湖。

    村中既有传承,一般隐世高人,都喜欢居住在山水之处,那么,那些村外的石山,雾湖,又有没有前人留下的传承存在呢?

    想到此,厉寒瞬间激动起来,目前还没有人朝那石山雾湖而去,显然还没有人想到此点,而这,也许就是厉寒的机会。

    犹豫了一下,他当即迈步,朝著左近的一座石山攀去。

    ps: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