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七百五十四章、麒麟万象玉
    中品秘宝‘吐雾珠’,若真按那华服拍卖师所言,当真是一件稀世异宝,其功能亦是让人称奇的。

    能吸纳与吞吐雾气,这作用看似寻常,但世间之事,从来不能一概而论,若是在某些奇异之地,此宝却是能发挥相当大的作用。

    譬如有些遗迹洞府,主人为了不被人发现,往往会布下雾阵遮盖,寻常人若连洞府所在都找不到,自然更不提破机关而入了。

    但有此吐雾珠,只要倒转其中威能,便能吸尽迷雾,让洞府自现,寻珍觅宝自然轻便许多,这也是一大利器。

    但对于厉寒而言,更重要的,却是它的吐雾之能。

    厉寒所得的秘宝‘斗幻灵旗’,便能布置幻阵,雾阵自然也是幻阵其中一种。

    只是,幻阵也不能凭空而生,必须有所依凭,如厉寒得到的中品秘宝‘斗幻灵旗’,若是将其拿来布置雾阵,最多也就遮盖个数里方圆,再多就有些困难了。

    但如果有此吐雾珠,能释放大量雾气相助,厉寒的斗幻灵旗能瞬间提升十倍甚至百倍威能以上,不但覆盖范围倍增,就连威力,也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如此一来,厉寒自诩,哪怕是遇上玲浮屠,荆枯叶这样一个宗门的顶级天骄,至少也难拖延他们脚步一段时间的。

    如若只是之前的斗幻灵旗,对付一般天骄尚可,像玲浮屠,荆枯叶这些绝世天骄,只怕挥挥手就能破去的。

    所以此物,他自然是志在必得,不惜一切代价。

    所幸的是,此物主人并没有扬言要以物换物,而是明码标价,以拍卖的形式来竞拍,如此一来,厉寒的机会就来了。

    毕竟,若是以物换物,厉寒未必那么巧就有对方想要之宝;但如果只是比拼宝钱,那厉寒也未必会输于任何人了。

    所以,当竞价一开,厉寒虽未直接出手,但他也一直在等待。

    很快,一百八十万中品宝钱的起拍价就被人连连超越,两百万,两百三十万,两百五十万……

    转眼间,这件在普通人眼中,只是有点小功能的中品秘宝‘吐雾珠’,居然被人拉高到了两百八十万左右的天价,惊煞了一堆人的眼球。

    不过所幸,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明白这‘吐雾珠’的价值,即使明白,也没有像厉寒这般身上还有‘斗幻灵旗’这种特殊秘宝与之匹配,所以两百八十万估计是他们的最后底线,到了此处,竞价者就已经寥寥了。

    毕竟,就算是各大宗门的顶级弟子,身上财富也不可能无穷无尽的。

    接下来还不知有什么顶级宝物,为了这样一枚对实际战力提升不大的辅助秘宝,就付出数百万中品宝钱的代价,也不是任何人都能接受得起的。

    所以,当厉寒看到人声渐落,知道竞拍已经尾声的时候,也就不再犹豫,悍然出价。

    最终,厉寒以三百二十万的天价,拍卖下这枚普通人眼中只是寻常的‘吐雾珠’,一拿到手,他就忍不住想尝试一番,只可惜此地终究是拍卖场,却是不方便作此行动,但也并不妨碍他的欣喜。

    将吐雾珠在手中翻来覆去的打量一番后,厉寒才一抬手,将其收入了储物道戒中,随即再次聚精会神的观看起剩下的拍卖起来。

    连得‘纯阳玉精散’,‘吐雾珠’这等至宝,厉寒对接下来的拍卖会,亦是越发期待起来。

    这次至尊交流会,却是来对了。虽然付出不少宝钱,但却也是完全值得的。

    毕竟宝钱再多,放在身上也若死物无异,而能拿来提升自己的实力,增加接下来对传承古村一行的把握,却是价值无量的。

    只是接下来第十一件拍品和第十二件拍品,却都是厉寒出售之物。

    次传说级灵丹‘天火裂魂丹’,是厉寒与叶清仙在乱星湖底药神道府中发现之物,共有三粒,作用是分魂裂念,达到一心二用甚至数用的能力。

    只是此物服用过程中危险甚大,厉寒至今也没有找到合适时机服用。

    而他也知道此物不宜多服,否则后果难料,所以此行只留下二粒,其中一粒,却是拿来换取对他如今作用更大的疗伤秘药。

    毕竟,比起现在就分魂裂念,赶在传承古村开启前就恢复自己的全部实力,却是当务之急的。

    所以,厉寒明言,此物不拍卖宝钱,而是拿来兑换能恢复精神力或身体状态的灵药,秘法,价值却是无所谓,多退少补,自然也引起了别人的一番轰动的。

    毕竟,厉寒拥有三粒这样的‘天火裂魂丹’,可以不在乎拿出一粒拍卖,但别人对于这种等级的秘药,却是趋之若鹜,根本无法淡定的。

    更何况,虽然有点痛苦,但分魂裂念,向来是引雷境强者才能达到的境界。

    现在却凭借一枚次传说级灵丹,就有可能做到,如何能让人不心动?

    所以,当拍卖师‘竞价开始’四字一出,底下却是彻底轰动,便连衣胜雪,玲浮屠等,亦是忍不住出价。

    只是终究并非人人都有厉寒想要之物,恢复精神力和身体状态的秘药,向来都是顶级宝物,可遇不可求,任何人都难以将其出手相让的。

    毕竟说不定自己什么时候就用得上,所以这等作用的宝物,向来是修道界大热之物,几乎是硬通货一般的价值。

    厉寒之前购得的那五枚‘纯阳玉精散’,不过是极品灵药,价值比之天火裂魂丹差得太远,而若是想要付出与天火裂魂丹同等级,甚至更珍贵的灵丹秘药,却不是谁都支付得起的。

    所以,哪怕是衣胜雪,玲浮屠的开价,厉寒却也不由摇头,因为他们最多能拿得出的,也就和‘纯阳玉精散’一个等级,价值却相差太多。

    哪怕他们愿意用宝钱补足余价,厉寒也是不愿意的。

    他之所以愿意拿出‘天火裂魂丹’这等稀世至宝,就是因为想兑换一些比‘纯阳玉精散’更珍贵的顶级疗伤秘药。

    这也是他所图甚大,并不仅仅只想暂时恢复实力,而是想至少还保留一部份,留至传承古村中使用,使之更多一份成功机会的。

    竞价之声虽然此起彼伏,却很难得到厉寒中意之物,厉寒耳中不断传来那拍卖师闻人三藏的催促,但厉寒还是不由摇头,闻人三藏也不由无奈。

    终于,竞价声渐稀,所有人也都看得出来,裂魂丹主人对众人出的兑换物品不甚满意。见状,那些拿不出更好物品的人不由放弃,而有几人,却目露闪烁,似在犹豫起来。

    就在拍卖师最后叫了三声,准备再没人竞拍就此放弃,将此件物品流拍之时,终于,一个女子声音忽然有些犹豫地响起:“我有一块传承异玉,只要将之浸泡在清水之中,月余左右,清水便会自动变成灵泉,拥有神奇功效。一旦饮下,全身暖洋洋的,身体疲惫顿消,恢复身体状态自然也有不小功效的。”

    “只是此物珍贵,却非一次性物品,故而仅凭一粒天火裂魂丹,却是不可能与之交换的。不知你还有什么物品,可以作为添头,若是代价我满意,这桩交易才有可能成功!”

    “什么?”

    此言一出,不止厉寒,整个拍卖大厅,都落针可闻。

    这等神乎其神的宝物,众人也只在传说中听到过,什么时候亲眼见过?不少人都是骚动起来,纷纷抬头朝那人望去。

    却见出声之人,一身青衣,俏脸秀白俊美,风姿清丽绝俗,秋水为神玉为骨,十足的大美人一个。

    此人不是别人,赫然竟是真龙皇朝的三大郡主之一,‘青玉郡主’司青念。

    不过想来也不奇怪,能拿出如此宝玉的,只怕身份不凡。

    而司青念不止身份尊贵,是真龙皇朝三大郡主之首,父亲更是一位一字并肩王爷。

    而且她的修炼天赋也算不错,整个真龙皇朝年轻一代,她是仅次于‘魔龙王’司青蛇之人。

    出入皇族,偶得异缘,也算合理。

    不管这宝玉是她自己偶然得到,还是其父亲所赐,抑或从大内宝库之中取得,这都不是众人关心的问题,众人只关心,她居然舍得拿出这样一块宝玉出来兑换天火裂魂丹。

    不过有几人却是略有所思,想到了什么。

    听闻‘青玉郡主’司青念的母亲,不是凡人,赫然是八大顶级宗门之一长仙宗的一位女长老。

    只是其母红颜薄命,二十余岁生下司青念没多久就撒手人寰,所有这司青念从小只是在丫环仆人的伺侯下长大,一次不慎跌入湖中,竟是染上了头疾之症,时常感觉头疼欲裂,哪怕其父延请天下名医,亦是束手无策。

    后来其父花大代价,从一名摸金奇人手中换到一方麒麟宝玉,可略为镇压其头疼之疾,方才缓解了她的痛楚。

    只是这麒麟宝玉最大的功效,根本不是镇魂,而是养身,据说其百日一泡,可得仙乳,经年服之,功能洗骨炼髓,换体重生,堪称天下无双至宝。

    哪怕就是皇宫大肉之中,也没有几物能与之相比的,司青念得到这麒麟宝玉之后,身体状况大为改善,只是仍不能治疗其时常头疼之疾,虽较小时略有缓解,作用却是不大。

    但若司青念能得这天火裂魂丹,将魂念一分为二,也许就有可能减轻其痛楚,甚至彻底治好也说不一定。

    所以难怪其犹豫半晌,才最终出口,想来如果不是头疾所苦,任谁也不可能拿出这等宝玉来换取一枚次传说级灵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