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七百五十三章、吐雾珠
    厉寒这边厢在服用纯阳玉精散,恢复因阎邪川那一战而损耗近乎一空的精神力,而那边厢的拍卖会依旧在进行。

    接下来出现的第三、第四件拍品也俱是难得一见的宝物,俱都拍出了接近两百万的天价,不过都不是厉寒需要之物,所以他都只是淡淡看著,没有出手。

    而直到第五件拍品,场中出现了以物换物的物品。

    “第五件拍品,特殊物品‘玄冥剑种’一枚,是上古一位剑系强者毕生剑道精华凝聚,一旦炼化领悟,便能拥有不弱的剑道修为,甚至直接掌握几种大威力的剑法都说不一定。”

    “此物之珍贵自不必说,不过剑种主人明言,不需要宝钱,只拿来兑换。”

    “在座中人,若谁手中有地品奥义残卷,品类为功法或掌法,可与之交换。不过以功法兑换者,需额外再补加二十万中品宝钱,掌法者,需额外补加至少五十万中品宝钱,方可成交。”

    “嘶!”

    听到台上华服拍卖师的一席话,台下不少人顿时不由哗然。

    一枚暂时还不明威力的剑种,居然喊出一部地品奥义残卷,外加几十万宝钱的价格,还真是狮子大开口,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么?

    别说地品奥义残卷有多珍贵,就算有人真有,有人肯跟他兑换么?

    如果只是一物兑一物,平等交换,那还差不多。

    不过这些人虽然哗动,但场中毕竟还有几人眼露思索,目光闪动,显然有所心动。

    只是地品奥义残卷难得,这些人虽然欲得那枚‘玄阴剑种’,没有地品奥义残卷,却是不符合主人要求,纷纷被驳回。

    就在此时,一人却是站起身,淡淡道:“我以一部地品功法奥义残卷,‘北辰元气诀’,外加二十万中品宝钱,兑换你的的玄冥剑种。”

    这说话之人,一身彩衣,面容稚嫩,不是别人,竟是本次五境青年修士擂的传奇榜第一名,‘幽尊’玲浮屠。

    谁也没有想到她竟然也会出言竞价,她所修的,可并不是剑法。

    当然,不会剑法炼化这剑种,亦有奇效,只是效果,肯定没有本身就是剑道弟子能从中领悟的多。

    不过拍卖台上的闻人三藏拍卖师,可不管那么多,看到有人愿意出手,当即点了点头,随即,玲浮屠手一挥,一个紫色小锦袋,平放在一本青色的残破古册之上,就平平向著台上飞去,被闻人三藏拍卖师一把接住。

    他先打开那个紫色小锦袋看了一眼,确认宝钱数字没错,随即才翻开那本古册,看了两眼,微皱眉头,随即闭上眼睛,竟是与人凝气传声交谈著什么。

    没片刻,他终于再次睁开了眼睛,朝玲浮屠点了点头,道:“好,剑种主人同意交换,此项成交,这枚玄冥剑种,是玲姑娘的了。”

    说完,手一招,掌心中一个晶莹玉盒就平平飞向立于拍卖台左下方的玲浮屠,被其一把接住。

    打开一看,玉盒中却是存放著一枚乌青色,形似椰子的奇异剑种,隐隐有丝丝缕缕的玄冥剑气在其周遭流转,显得甚是古朴和不凡。

    看了两眼,玲浮屠面露一丝喜色,将其收起,随即再次坐下,面色恢复如常。

    而闻人三藏拍卖师,也收起了手中之物,显然此时并不是交换竞拍品的时候,他又开始了第六项,第七项物品的竞拍。

    而厉寒,却没有关注剩下来的几项拍卖,而是看著刚才那一幕略有所思。

    玲浮屠拥有一部地品功法奥义残卷一点不出厉寒的预料,因为光只五境青年修士擂上,她获得第一的奖励,其中便有两部地品奥义残卷。

    显然,这部被她拿出去交换的‘北辰元气诀’,便应该是其中奖励之一。

    虽然厉寒不知另一部地品奥义残卷她兑换的是什么,但想必也不是凡品,只不过这些奥义残卷对别人珍贵,对她这个天工山基本已经确定的下一代继承人,就不算什么了。

    所以她虽然兑换了两部残卷,但并不打算自己使用,而现在拿出来兑换一些值得她感兴趣的物品,就是应有之议。

    只是,她兑换一枚‘玄冥剑种’做什么?此物虽然拥有不凡功效,但那是指对有兴趣在剑道上走得更远的人而言,对于她,掌握一些剑道感悟和残缺剑法,对她的帮助并不甚大。

    除非,她也有志于日后精修剑道,或者此物,有另外的作用,却不是厉寒现在能明了。

    摇了摇头,不再细思此事,厉寒又在思索,是谁舍得能将‘玄冥剑种’这种上古之物拿出来兑换?

    此物虽然作用并不算逆天,但却的确是极为珍贵之物。

    最重要的便是,这种剑种极其稀少,一旦失去,便再也难求。

    因为只有上古剑道强者,会修炼凝种之法,才能传下所谓的‘剑种’。但上古时代早已逝去,那时的剑道强者亦不过如流星一现,早已在这个世间消踪匿迹,再不复存。

    他们传下的剑种,发现一枚便少一枚,而且能经历千年时间还流传下来的剑种,每一枚都十分不凡,任何人一有机缘得到,往往都是自己炼化才对。

    能舍得拿出来兑换其他物品,其一要么是他不认识这种剑种的珍贵?其二,便是他所图更大。

    不过厉寒更倾向第二种。

    若他不知道这剑种的珍贵,就不会喊出那么高的价格,显然,对方对剑种,并不陌生。

    那就只有第二个原因了,此人既然要兑换地品功法奥义残卷,只怕他自己所修的功法就未必如何高明了。

    那此人必定不是八大宗门的顶级弟子,甚至根本就不是八大顶级宗门的弟子,出身不佳。

    所以,他明白以正常手段,很难得到地品功法,但地品功法,却是修道人在这个世间更进一步的保证,功法不行,其他未必一定不行,但最终能走到的路,也就难有多远。

    所以此人舍得用一时的利益,来换取更大的未来,倒是个眼光长远之辈。

    看起来,应该是某个幸运的小家族弟子,或者散修弟子,意外得到此枚剑种,难得有这种机会,却是换到了一部对他来说不错的功法,未来成就,未必会低。

    ……

    “第八项拍品,中品极等防御名器,烈风护臂一对,可根据穿戴人的体型,自动伸展延长,最终包裹整个手臂。对炼体修士作用最大,一旦全力爆发,能抗住大部份上品名器的攻击,便连次极品名器,短时间内也难以攻破。”

    “起拍价,一百五十万中品宝钱,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一万!”

    “第九项拍品,四品初等灵矿,‘血魄银石’一块,若将之融入武器,将使武器获得极大的气血加持之力,威力暴增三四成,若融入护甲,将使护甲防御性能大增。”

    “此物不以宝钱拍卖,只兑换武器,以剑类,奇兵类为主,要求品质,最低上品低等……若是能达到上品高等,银石主人愿再额外添加一定宝钱。”

    “第十件拍品,中品秘宝,吐雾灵珠一枚,功能:有蓄雾之能,若输入道气,则能瞬间释放一大片迷雾,将周围笼罩。按吐雾珠之中所蓄雾气含量的高低,遮盖不同范围。最高可达数十里方圆,对面不见人影,即使是有灵瞳类秘术,也将效果大减。”

    “若不用时,反催吐雾珠,则可吞吸周围雾气,将之重新凝入珠身之中。遇上特殊场景,也可以以此破除对方的雾阵。”

    “起拍价,一百八十万中品宝钱,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五万!”

    “第十一件拍品,次传说级灵丹,天火裂魂丹一枚。服丹之后,瞬间如引天火煅烧,能撕裂灵魂,将其一分为二,达到分神之效。但服丹之时,会蕴含极大痛苦,意志力不足者,建议不要出手。”

    “此单不以宝钱出售,裂魂丹主人只兑换能在短时间内,极大恢复精神力,或身体状态的灵药。丹药,秘法皆可,但价值不得低于裂魂丹,若有不足,可以其他之物补充。”

    “当然,若有人手中所持有之物,远远超越天火裂魂丹价值,也可直言所需之物或由卖主补足差额宝钱。现在,请大家踊跃竞价!”

    “第十二件物品,上品中等名器‘天邪钩’一本,可宝钱拍卖,亦可兑换一些稀有灵珍,或高品阶矿石或秘药,只要价值相当即可!”

    “第十三件物品……”

    ……

    拍卖会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出现的物品一件比一件珍贵,其中第八件拍品,中品极等防御名器‘烈风护臂’,再次被真龙皇朝的六皇子,‘魔龙王’司青蛇买走。

    第九项,却是被衣胜雪拍走。

    许是他在真龙秘库之中,再得到了什么高品阶武器,竟是将他在江左青年修士擂上的奖励,那柄上品名器飞龙探雪剑拿了出来,以之兑换血魄银石,最后对方还要反找他数十万宝钱。

    而第十件物品一出,却是让厉寒不由瞬间眼睛一亮,不由想起了自己的斗幻灵旗,若是两者相合,只怕能爆发出不一般的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