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七百四十九章、斗幻灵旗
    片刻之后,厉寒身形一闪,已是回到客栈。

    他没有惊动任何人,直接掠入房中,关上门窗之后,这才伸手掏出那件赌斗赢来的‘流电护身’,慢慢察看起来。

    为此,厉寒差点把命都赔进去了,如果不是最后施展九天刑印,击溃了阎邪川施展的夺天造化刀刀气,自己此时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不过虽然付出一点代价,此物总算到手,而且还额外获得了另一件物品,也算物有所值。

    随著打量,厉寒越看,眼中的喜色就越浓。

    这流电护身,果然非比寻常,厉寒只是略微输入一道道气,它就不断涨大,体表的电弧滋滋作响,即使是催动它的厉寒,也不由感到双手手掌传来一阵麻痹痛楚之感。

    若是强行攻击,后果难以预料。

    不过顾忌到这客栈房中空间有限,怕对它造成损坏,所以厉寒只将它放大到一座铜钟大小就收手。

    但饶是如此,也可以看出其十分不凡。

    厉寒用出五分力拍出一掌,此流电护身也不过表面微微一黯,随即恢复正常。

    倒是厉寒,感到一丝恐怖的电流,瞬间沿著自己拍出的手掌,向著他体内冲来,差点要把他的经脉一冲而乱,如果不是早有准备,化解及时,只怕真要受伤。

    “如此看来,即使自己全力一击,只怕也难以打破这流电护罩。哪怕是高阶半步法丹境的存在,十击之内,也绝无可能攻入其中。如果全力催动,顶阶半步法丹境的攻击,也能挡住一两击。”

    顶阶半步法丹境,这已经是整个真龙大陆除明面上的几位法丹境强者之外,最强的存在了。

    就厉寒所见过的,也就当初梵音寺大战,见过的那位黑僧地圣,拥有这等实力。

    其余如地悲,地正,地德,地善等人,最多也就拥有高阶半步法丹境左右的实力……

    当然最后地正神僧吞服下梵音寺至宝‘金刚钟’,借物化丹,短时间内,却是拥有了媲美初阶法丹境的战力,不在此列。

    而那紫袍老人地善最后御使宝器残兵灰雀刀,一时间也能爆发接近顶阶半步法丹的战力,同样可怕。

    只是随后他的灰雀刀却已遗失,目下很有可能落在了梵音寺的手中,如果拥有这种等级的武器,那倒是有可能让一位高阶半步法丹能瞬间跨一个阶位,拥有媲美顶阶半步法丹的战力。

    只不过宝器残兵这等东西,比极品名器还要稀有,连极品名器都是稀少至极,宝器残兵自不必说,那便是顶阶半步法丹境强者也很难得到的,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收起流电护身,厉寒目光一闪,却是手掌一翻转,又取出另一件物品,仔细打量起来。

    这是一件三角型的旗子,旗杆是银白色,旗子正反两面,分别是一蓝一红,表面有些残破了,却有一丝丝奇幻的气息,从其上不断溢出。

    斗幻灵旗,中品秘宝,功可施展幻阵,使人陷入迷雾之境。

    此物正是厉寒从真龙武库之中,获得的第二件物品,本来他想拿的是‘流电护身’,‘流电护身’被阎邪川抢走之后,他经过另一边,才发现这‘斗幻灵旗’。

    此物对于正面战斗,可以说毫无作用,但如果就其辅助功能来说,有某些特殊场境,或许却能发挥出不一般的效果。

    比如这次进入传承村秘地,里面虽然传说拥有传承无数,但肯定也伴随著无穷凶险。

    最重要的是,大家一同进入其中,若是同时发现某样顶级传承,肯定会起贪婪争夺之心。

    所以里面的本身危险只是其一,来自背后的危险,同样可怕。

    但如果拥有了这斗幻灵旗,若是厉寒抢先发现某处秘地,又不想让别人随后发觉,就可以使用这斗幻灵旗,将那处秘地周围布置成一个迷雾幻阵。

    后来之人即使看到,想攻破幻阵估计也要一点时间,而这就有了一小段时间,足以供厉寒捷足先登。

    虽然厉寒明白,这斗幻灵旗虽然能布置幻阵,但毕竟不过一件中品秘宝,绝对无法拦得住那些天之骄子多久,但是,只要有一点先机,就有可能发挥成百倍利益。

    有时,也许就是一步之先,所得收益,却是截然不同呢。

    最重要的是……如果危险之时,厉寒受伤,急需疗伤却没有安全地点,或者面临围攻想退走,周遭却俱被别人包围,使用这斗幻灵旗,施展出一个迷雾幻阵,却能稍微拖延一点时间让他疗伤,或从容离开……

    也许结局,就完全不一样。

    所以有时候,看一件物品,并不是看它本身的作用有多大,只要能完全发挥它的长处,没有任何一件物品是废品。 而像这件斗幻灵旗,明明荆枯叶和阎邪川都看到了,但估计是他们觉得这种辅助物品对战力增长作用不大,所以都没有选择,最后却便宜了厉寒。

    同时得到斗幻灵旗和流电护身,这一趟真龙武库之行,还真是超值。

    不过想到此,厉寒一抬手,将这杆双色灵旗也收入储物道戒后,目光望视向窗外,眼神却是也不由带上一丝阴翳。

    这次真龙武库之行,厉寒完全没料到会出如斯多的变故,最后甚至不得不被逼上擂台与阎邪川拼死一战。

    虽然结局是美好的,但厉寒也不是没有付出代价。

    那就是,连续施数道九天刑罚,他精神识海中的精神力也再次消耗一空;而且催动青气燃魂诀和六阳催魂指的后遗症也需要解决,不然即使进入了传承古村,他也抢不过别人。

    对于阎邪川横空夺爱,厉寒心底说不愤怒那是假的,他甚至动过直接暗杀对方夺回流电护身的打算。

    不过理智最终战胜了冲动,让他打消这个决定,最后心念一动,改以赌斗的方式赢回流电护身。

    原因也很简单,那就是阎邪川的身份不允许。

    阎邪川是何许人也?神王陵首席大弟子,天下八大顶级宗门之一,神王陵下一代的继承人。

    这样的人,如果让厉寒将其击杀了,即使夺得流电护身,他也不敢使用。

    因为一,如果他当众使用,让外人知道了,所有人都知道是他击杀了阎邪川,厉寒肯定要接受神王陵无穷无尽的追杀。

    即使厉寒如今实力已经达到气穴后期,非比寻常,距离气穴巅峰也没有多远,但也抗衡不了一个顶级宗门的全面追杀。

    更何况,阎邪川的死去,还极有可能引得他背后的法丹境存在出手,到时候,如果法丹出手,厉寒将再无任何抵抗余地,只有死路一条。

    二,也是因为阎邪川身怀流电护身的事,‘白衣王’荆枯叶也知道。

    除非厉寒能将两人一起击杀,否则这件物品就绝对无法露面,得到和没得到也没有什么区别。

    像阎邪川是神王陵继承人,荆枯叶却也是长仙宗继承人,连杀两大顶级宗门的继承人,除非厉寒不想活了,否则哪怕他是伦音海阁宗主,也不可能同时抗衡两大顶级宗门的暴怒。

    所以,能安全得回流电护身,并光明正大使用的,就只有赌斗这一条路。

    所幸,阎邪川最终还是没有抗衡他抛出一件次极品名器的诱惑,答应了赌斗,成功让其赢回流电护身。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厉寒这件物品是从阎邪川身上赢回来的,但却没有任何人,会因此指责厉寒,因为他是光明正大赢回来的,连阎邪川本身,也没有资本说其他话。

    但是,流电护身是赢回来了,厉寒却没有想到,阎邪川身上,还有那样一道保命刀气,而且面对自己,他居然悍然发动了这道刀气,可以说极出厉寒意料之外。

    这一战,厉寒可以说是元气大伤,恢复需要一定时间。

    所以最后一算,到底值还是不值得,却是两说。

    如果是平时,自然没什么大碍,休养一两个月,自然恢复。

    但现在传承村开启在即,留给厉寒的时间没多少了,他必须赶紧把伤势恢复完全,不然,无法应对传承村中可能出现的各种危险。

    这样一想,厉寒就明白,除非他舍得服下最后一粒还魂丹,他才能缓解目前的窘境。

    否则短时间内,他很难彻底恢复原状。

    但还魂丹已经只剩最后一粒,可以说这是最后一次救命的机会,厉寒无论如何,都不会将它用在此处的,所以看来,只有在剩下的这三四天时间里,前往玄京城中的各大药铺,以及拍卖会,看看有没有能助自己恢复创伤,精神力的秘药了。

    如果有,自然皆大欢喜。

    如果没有,那就只能再想其他办法了。

    想到此,厉寒也不敢怠慢,直接盘膝而坐,闭目打坐起来,先尝试用打坐运功之法,自行疗伤,如果不行,再从外面寻找办法。

    转眼之间,一天时间过去,厉寒与阎邪川再次一战的事情,亦是传得沸沸扬所,只不过厉寒闭关疗伤,却是两耳不闻窗外事,根本没有理会。

    但是,当第二日凌晨,厉寒再次睁开眼,眼睛中却不由露出一丝失望之色。

    一夜的成果,效果寥寥,作用不大。

    虽然也不是全无效益,但是想用剩下三四天时间,就彻底恢复伤势,那是天方梦谭。

    如此看来,还真是必须借助外物不可了。

    想到此,厉寒目光一闪,已是再不犹豫,推开门,就是准备朝外去撞撞运气。却没想到,刚出门,就遇见水青瞳,有琴诗霜等相熟之人,联袂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