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七百四十八章、十招,下
    “咳,咳……”

    握著赤红长刀,阎邪川仰天长笑,神情狰狞,望著厉寒道:“一招,定你生死!”

    话声方落,他整个人已经是飞天而起,整个人悬浮在虚空之中,双手一前一后,同时握住赤红长刀的刀柄,然后猛然一刀,朝下一劈而下。

    瞬间,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息,出现在整个天武大斗场。

    无数红色星雨,如雨点落下,所有人心头,都生出一股无可抵抗,几乎瞬间要被毁灭的感觉。

    宝具之威,一至如斯!

    而且,这还不是真正的宝具。

    此时此刻,有些眼力劲儿的人,都看出来了,阎邪川此时施展的,根本不是神王陵的那件镇宗宝具,‘夺天造化刀’,而是有人将夺天造化刀的一缕刀气,封印在了他的体内!

    而毫无疑问,阎邪川是神王陵弟子。

    而有能力催动夺天造化刀,又将其中一缕刀气抽出,封印入阎邪川体内的,整个神王陵,也不会有别人,只可能便是神王陵陵主,法丹境中期的‘风林剑主’秋龙上。

    而秋龙上为什么要这么做,此时众人也猜得七七八八。

    所以众人再看向漂浮在半空中的阎邪川时,就都是不由表情微微一变,更加尊敬敬畏了一些。

    毫无疑问,只有当阎邪川被秋龙上选定成为神王陵的下一代继承人时,秋龙上才会不惜一切代价去保护他的成长。

    而花费大力气,将镇宗宝具‘夺天造化刀’的一缕刀气封印入阎邪川体内,就足以让他扭转过一次生死危机。

    这种保护,是其他小宗门小势力的弟子,怎么也不可能享受到的。

    甚至除非被确定了成为一个大宗门的下一代继承人,那些大宗门,也不可能花这样的代价去保护他。

    玲浮屠能在气穴境界就被传授通灵大法第五卷,六合独尊掌,就表明她已经被选定成为了天工山的下一代继承人,所以才能得到破例传授。

    同时,六合独尊掌亦是对她的一重保护之一。

    拥有此六式掌法,玲浮屠自保的能力大增,除非真正的法丹出手,否则能对她造成威胁的人少之又少。

    而阎邪川体内,被封印入这样一道恐怖刀气,也是秋龙上对阎邪川的保护。

    有此刀气在,等闲普通法丹,如果不察觉的情况下,只怕也要受点轻伤。

    法丹之下,能伤到,甚至杀死阎邪川的,自然更少。

    这样的保命之招,平时阎邪川自然是不会用出来的。

    所以哪怕五境青年修士擂上,他被打得很惨,连战连败,最后只拿了个第六名,他也不会动用这一招。

    但此时此刻,许是被厉寒激起了真火,也因为这一战关系著一件次极品名器的归属,阎邪川却是一怒之下,将这道保命刀气施展了出来,要一举击杀厉寒,夺取破气青芒剑。

    而荆枯叶之所以在看到阎邪川胸膛出现异状之时,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就是因为,他自己身上,肯定也有长仙宗宗主对他施展的一重保护之力。

    只不过荆枯叶暂时还没到生死存亡之时,自然不会动用那一招,而那也是他最大的底牌。

    否则,五境青年修士擂上,荆枯叶与应雪情一战,鹿死谁手,还真未可知。

    他也许就不是现在的第四,而是至少前三之名了。

    ……

    而厉寒,虽然暂时没有接触到这种等级的东西,但毕竟,他也不是一个蠢人。

    目睹阎邪川跃空而上,一刀斩下的那恐怖威力,只是瞬间,厉寒就明白过来,这不可能是阎邪川自己的能力。

    极有可能,是神王陵陵主留给阎邪川的保命禁招。

    没想到,因为自己,他竟然将这么珍贵的保命之招,在此地用了出来,也不知道是该说他有魄力还是愚蠢。

    如果换一个人,真有可能因为这一个疏忽,而瞬间横死。

    但厉寒,反而眼睛冷了下来。

    “用出这一刀,就真以为,能逆转胜负么?”

    “天真!”

    微长的头发,遮住眼角,厉寒眼睛一眯,随即,精神力疯狂催动,瞬间全部涌入双瞳之中,没有一分保留。

    这还是实力渐渐提升以来,厉寒第一次如果毫无保留,毫无顾忌的全力催动精神力。

    显然,面对这样的一刀,即便他,也不敢怠慢。九天刑印疯狂催动,瞬间,一股完全不输于头顶上空恐怖刀招的气势,在厉寒身上出现。

    “九天刑印,神灵天罚!”

    嘴唇微开,轻轻吐出八个字,陡然,厉寒眼开的双瞳,瞬间变得无比的温润晶莹。

    随即,瞳孔之上,倒映出两抹淡黄的锋线,如同剑光,一闪即逝。

    下一刻,擂台上空的阎邪川,陡然身子一颤,面色一白,双手腕之上,两道血线陡然出现,阎邪川再握不住手中的刀,仰面从天跌倒。

    他握刀的手分开之后,那巨大的红色刀气还未劈下,就因为失去支撑之力,在半空中溃散开来。

    恐怖的刀气,不由暴发出来,向四面八方蔓延,一瞬间就扫过了整个天武大斗场。

    天武大斗场中,如同经历了一场十二级的风雨,穹顶之上悬挂的各种灯具,铁链,挂饰,一瞬间被摧得七零八落,随即瞬间碎为齑粉。

    二十四根支撑穹顶的圆形石柱,本来足有数人合抱,便是拿刀砍也难以砍出几个刀印,但在这红色刀气暴发的一瞬间,也是随即猛地一颤,而后齐齐从上半截颓然跌落。

    立柱倒塌,支撑天武大斗场的穹顶顿时失去支撑,“嘎吱”、“嘎吱”……

    恐怖的异响中,底下观战的众人,顿时一阵慌乱,哭爹喊娘。

    “不好,快走,这里快要倒塌了。”

    “走。”

    不管心中如何的震惊,如何的难以置信,众人依旧忙不迭地慌忙朝著出口处奔去。

    而见到此幕,厉寒双眼之中的黄光终于渐渐黯淡起来,他深深地呼出一口气,眼睛中也不由露出微微震撼之感。

    虽然自己用九天刑印化作的剑气,瞬间割开了阎邪川的腕脉,让他的刀气没有击下就在半空中溃散开来。

    不然,凭此时所见的恐怖威力,只怕便是连他,也要在一瞬间被击为齑粉。

    宝具之威,还真是强大得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啊!

    所幸的是,世间大部份的宝具,都被拿去封印真龙皇宫地底的魔祖肉身了。

    不然,如果这样等级的宝具多几具,被别人随便持在手中横行霸道,那厉寒,真的就只有暂避其锋,不然一个不好,就随时有陨落之危了。

    九天刑印虽强,但也有一个极限,那就是暂时还没办法对法丹境的力量,产生什么威胁。

    但毫无疑问,此时此刻,阎邪川发出的这一道刀气,却绝对有接近法丹境的力量。

    如果不是这只是封印的一道刀气而是真的夺天造化刀发出的刀气,厉寒绝难幸免。

    这也让厉寒不由暗暗咋舌,感到后怕。

    如阎邪川,荆枯叶,玲浮屠这等早早就被选定的大宗门继承人,果然不能以常理来猜测。

    五境青年修士擂上,他们爆发出来的,都不过只是他们常规的力量而已。

    如果遇到危险,他们能爆发出来的能量,要比平常时候要强得多,可怕得多。

    如果有朝一日,再需对上,绝对要提起一万倍的小心,绝不能有任何大意。因为任何一点大意,可能就是陨落的开始。

    感受到精神识海中一阵空虚,厉寒也知道,刚才这一招,他将自己的全部精神力一瞬间爆发,后遗症也蛮严重的,此地不宜久留。

    感受到头顶的震动越来越强烈,已有无数碎石块,泥土滚落而下。

    厉寒再不怠慢,催动起自己体内残余的道气,身形一闪,已是化为一道残影,飞至对面的墙壁,一把将自己的破气青芒剑拔出,收入储物道戒。

    随即再次身形一闪,就出现在了正随著人群朝外奔逃的天武大斗场的那名红衣裁判身前,手一招,其手中一个雷电环绕的奇形护罩就落入到厉寒手中。

    随后厉寒再不犹豫,身形一闪,就朝著天武大斗场的出口处疾奔而去。

    至于躺倒在地,生死不知的阎邪川,厉寒却是根本懒得管他了。

    刚才虽然因为顾忌对方的身份来历,厉寒没有下死手,但让他去救这个差点一刀差了自己的阎邪川,却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厉寒相信,自己不救,会有人救他的。

    果然。

    一身白衣的长仙宗首席弟子‘白衣王’荆枯叶,在赤红刀气在半空爆发的时候就知不好。

    他身形一闪,先是抄起了跌落在地的阎邪川,随即身形化作一道电光,以比其他人更快的速度,冲天而起,不过片刻,就超越了大多数人。

    再过片刻,他已经有厉寒并肩同行,两人几乎是同时一闪,就出了天武大斗场。

    在他们出来没多久之后,久负盛名的玄京城地下一大秘地,顿时再也支持不住,轰然倒塌。

    无数尘土,漫天飞起。

    不少听到动静,赶过来的玄京城居民,一脸震惊和莫名其妙,而厉寒,荆枯叶等脱身而出的众人,却是再没有停留,感应到越来越多的围观人群,直接就是身形几个连闪,朝四面八方消失不见,眨眼不见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