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七百四十六章、十招,上
    “来吧!”

    阎邪川左足踏前一步,伸手做出一个起手势,脸上露出一丝阴沉的笑意。

    看著对面的厉寒,他脑海中已经想像自己十招之后击败厉寒,看他在地上跪著向自己求饶,恭恭敬敬献上破气青芒剑,而外围众人惊呼震撼的表情场景了。

    越想,阎邪川脸上的笑容越盛,到最后几乎难以抑止。

    而厉寒,眼中寒光一闪,却是再不废话,直接身形一动,无影身法施展,整个化为一道几乎看不见的残影,瞬间欺近至阎邪川身边。

    没有破气青芒剑在手,厉寒就是直接左掌斜斜向上一切。

    黄,蓝,红三色光芒相继闪过,继而合而为一,直击阎邪川的咽喉,正是三珍合一!

    快,无与伦比的快。

    强,比起五境青年修士擂时,此时失去了剑的厉寒,反而更显强大,那三色光芒合一的恐怖,一记掌刀,就让所有擂台下的人几乎窒息。

    而正面即将要承受这记一掌刀的阎邪川,震受更深。

    他没有料到,没有了剑,厉寒居然还能发出如此一记恐怖的攻击,若是自己反应稍慢一点,只怕这一招下,自己就是不死,也要重伤。

    锋利的寒气,直逼咽喉,所幸阎邪川终究不是常人,他眼神阴冷,轻吐出三个字:“第一招!”

    随即,身随风转,整个人如同御风而行,只是一动,数十丈的土地就在他脚下一晃而过,如同瞬间缩小一般。

    只是一个眨眼之间,他就已经到达擂台的另一边,避过厉寒这一掌。

    神王陵绝技,缩地成寸诀!

    只是,他刚刚站定,还不待反击,厉寒的身影又至,青气一闪即逝,厉寒身上的气势随即暴涨,却是爆发秘技,青气燃魂决已经赫然催动,三色手掌一个翻转,再次击下。

    不过这一次,却是掌走剑招,涅寂融合剑招第三招,寂尽荒芜,赫然施展。

    虽然没有了破气青芒剑在手,但厉寒以三大灵珍融合为一的能量,施展出这式寂尽荒芜,却让阎邪川,一瞬间有如置身死寂世界,遍眼天地只剩荒漠的感觉。

    “哼!”

    一声轻哼,阎邪川终于反应了过来,不再一味闪避,身体之上,瞬间绽放出恐怖的蓝光,蓝光如水气,一瞬间将他包裹。

    随后,他反手拔刀,碧玉流香刀“噌”的一声出鞘,随即瞬间剧颤千百次,最后合而为一,一瞬向厉寒击来的掌剑斩下。

    “燃灵力诀,千回千刀斩!”

    可怖的音爆声响起,厉寒以三珍合为本催动的涅寂剑招,与阎邪川爆发秘技,全力催动的千回千刀斩,在半空中轰然相撞。

    “轰!”

    一声可怖的闷响响起,厉寒一步未退,只是掌上的光芒瞬间暗淡,然后一寸寸碎裂,嘴角现出一丝血迹。

    而阎邪川更惨,“蹬蹬蹬……”连退四五步,脸上一脸的难以置信。

    “什么?你以一记掌剑就能破去我的碧玉刀和千回千刀斩,这怎么可能,我不信,再来!”

    话声方落,阎邪川脸上蓝光再次一闪,却是爆发了燃灵力诀的第二重境界,燃神力诀,精神力瞬间大量消耗。

    他面色苍白,双手持刀,而后眼睛之中,出现过一道极致的锋芒,握著碧玉流香刀的手,划了一个圆圈,然后缓缓斩下。

    “刀典,虚无灭!”

    “嗯?”

    感受到这一刀之中蕴含的恐怖实力,更重要的是,即使在五境青年修士擂上,厉寒也没见阎邪川施展过此招,显然是阎邪川最大的底牌之一。

    见状,厉寒也不敢怠慢,身形一错,无影身法施展,就想避开。

    但是,虚空之中,一股隐隐约约的力量,却制约了他对空间之道的掌握,无影身法居然施展不开来。

    四周空间不断崩灭,他停在原地,感受到那恐怖的一刀,越来越近。

    “不能再等了!”

    瞬间六阳催魂指连点,厉寒身上气势再涨,他双眼如寒星,一个巨大的暗黄囚牢,赫然出现在他的双掌中间。

    “超,土神囚笼!”

    继而,他双掌向上一扬,加大加厚版的土神囚笼,仿佛一个旋转的巨屋,一瞬间轰击在阎邪川击出的碧玉流香刀之上。

    超土神囚笼一瞬间被破,漫天黄尘消散,然而阎邪川的刀光,也黯淡许多。

    时至如今,厉寒的三大高阶幻技,随著他不断钻研幻神典,和自身的实力越发强大,这式高阶幻技的威力也变得相应强大了许多,至少有原来三四倍的威力,早已不能称之为普通土神囚笼。

    所以,厉寒给它命名为:超,土神囚笼。

    只可惜,即使是超土神囚笼,也挡不住阎邪川的那一刀。

    那刀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那一记刀招,招式中蕴含著斩灭虚无的恐怖力量,厉害异常,所以厉寒发出的超土神囚笼,也是被一刀斩灭。

    所幸的是,超土神囚笼,虽然没有挡住阎邪川这一刀,但两者相撞,终是让阎邪川的刀招出现了一丝破绽。

    有破绽,禁锢厉寒周围虚空的力量就有缝隙,有缝隙,厉寒的无影身法就能再次施展。

    “唰!”的一声,周身凝滞感消失瞬间,厉寒已是陡然化为一道残影,急剧暴退,同时反手一扬,数十道火红的光线同时出现,而后融合化为一道惊天的火柱,将阎邪川困在其中。

    正是三大高阶幻技其中的另外一式,神火罗网。

    不过现在的神火罗网,也不是普通的神火罗网,同样可以称之为超,神火罗网,威力强大了不知道几十倍。

    但是阎邪川面对此招,却只是一声冷笑,刀身不收,改斩为削,碧玉流香刀上一股恐怖的气息一闪即逝,厉寒发出的超神火罗网,瞬间被一刀斩灭,所有火焰瞬间消散。

    刀光未歇,斩在周围的地面上,四周的地面,瞬间哗啦一声分为两半,满目疮痍,裂出一道道巨大的裂缝。

    这天武大斗台,不过是供世俗武者或低级修道者相斗的擂台,平时基本没有高阶修道者前来,在凡人眼中自然算得上坚固,但对厉寒,阎邪川这样的强者来说,却不够看了。

    普通的擂台,被阎邪川这一刀瞬间斩开,土地如同镜面一样破裂,蛛蛛网一般的裂缝蔓延得到处都是,甚至让整个擂台隐隐摇晃起来。

    但是诡异的却是,刀光所过之处,反而平整如镜,可鉴人面,表面竟然隐隐带著一丝淡蓝色的寒气闪烁,仔细一看,里面的土块,居然凝成了晶体。

    一刀之威,竟至如斯!

    “嘶!”

    擂台下围观的人众人,一个个不由倒吸一口冷气,为阎邪川的实力所震惊。

    斩裂土地这一幕,在场中人虽然也有不少人能做到,但像阎邪川这样,仅仅只是一丝丝刀气余波,就将下面的土块晶体化,这却不是什么人都能办到的。

    龟裂的擂台正中,此时的阎邪川,哈哈长笑,身上蓝光狂闪,状若魔神,手中的碧玉流香刀,刀气流转,散发著一股毁天灭地的霸气,几乎无人可以抵挡。

    他望向逃避到另一边的厉寒,冷笑道:“厉寒,你还能闪避到哪里去?这已经是第四招了,记住,你现在只有六招的机会,现在乖乖认输,交出破气青芒剑,也许我可以考虑放你一马!”

    “呵,是么,那也未必?”

    却见退到另一边的厉寒,神色凝重,望著站在远处的阎邪川,却并不见任何畏惧之色。

    失去破气青芒剑,厉寒的实力的确受到一点影响,不然也不至于要用到幻技来对敌,只是,这不可能是他认输的原因。

    “原本不想动用这一招的,但你既然如此想承受失败,那就如你所愿!”

    说完,陡然他闭上眼睛,一股恐怖的气息开始在他的身上蔓延,周边所有围观的人,都是不由面色一变。

    “这是什么力量?”

    就连对面的阎邪川,也不由眼神变得极为惊恐,因为此时此刻,厉寒的身上,竟然不断蔓延出火光,火光连成一片,最后竟然凝成一条巨大的火龙,头顶直接顶到了天武大斗场的穹顶,而且还有越升越高之势。

    但是阎邪川却不可能退缩,大话早已放出,所以此时只能强撑,冷哼道:“大言不惭,我看你还有什么能耐,故作声势么?道气化相,这一招,我也会!”

    话声方落,碧玉流香刀脱手飞出,呜呜旋转,化为一道恐怖碧玉青龙,同样气势急剧提升,与厉寒身上诞生的火龙针锋相对。

    “百兽刀诀,极限刀意,化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