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七百四十一章、乾阳诛仙镜
    “恭喜你们!”

    再一次站在擂台之顶,俯视著下面这群年纪正好的各境青年天骄,‘云镜’司玄云的心中,也是五味杂陈,无比复杂。

    现在,他还能以‘俯视’的姿态看著他们,给他们发放奖励。

    也许再过几年,地位就要掉换过来,变成他站在下面,仰视这些曾经年轻的面孔。

    如果不出意外,这些人里面,未来将会出数位宗主,一位准圣皇,数名超级世家继承人。

    哪怕最差的,也能威震一方,名动天下,成为不弱于自己的存在。

    所以,虽然目前为止,他还保持著高高在上的姿态,但他却知道,这些人超越他,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甚至将来,达到自己连仰望都不能企及的境界。

    譬如玲浮屠,如果不出意外,她绝对是未来天下第一大宗,‘天工山’的新任宗主。才区区气穴境界,就得传‘六合独尊式’这等隐秘绝学,如果不是宗主继承人,谁能相信?

    而荆枯叶,阎邪川,星渡等,肯定也是继承一宗的存在。

    哪怕就是排名靠后的华赤轩,叶清仙,冷枯松等人,将来继承一个百年家族,千年家族,那都是板上钉钉的事情,甚至未必不能开创另一番未来。

    所以,虽然站在台上,但‘云镜’司玄云,却一点也不敢小瞧他们,因为他曾经,也是从五境青年修士擂上走出,而那时,他也不过拿了个第十名而已。

    而那时,最耀眼的天才也就那么几个,远没有这一届群英汇萃,天骄云集。

    所以第十名的含金量,可能还没有今天排名最末的冷枯松高。

    咳嗽了一声,司玄云回过神来,发现底下围观的人群已经有一点不耐烦的趋势,这才明白自己有些想入神了。

    不管怎么样,今天还是由自己来给他们发放奖励,也许数十年后,说出去,这也是一大光荣的事情吧。

    想想那时的几大宗主,都曾在自己的主持下参加过这一届的五境青年修士擂,那也是一大荣耀。

    没有再多想什么,司玄云直接开口说道:“首先,有请第十,‘锦衣楼’弟子华赤轩,第十一,‘隐丹门’弟子叶清仙,第十二,南境水家水青瞳,十三,塞北冷家冷枯松,上来领取奖励。”

    闻言,只有前三人走上前,冷枯松自然不在。

    三人的奖励都一样,分别是至尊宝钱两枚,一枚铜制真龙令,可以进入真龙宝库选取一株四品以下的草药。

    而后,便轮到七至九。

    “有请梵音寺弟子‘星渡’,伦音海阁弟子‘尹青瞳’,真龙皇朝皇子‘司青蛇’,上台领奖。”

    星渡小和尚,尹青瞳,魔龙子纷纷走上擂台,各从‘云镜’司玄云手中接过三枚至尊宝钱,一枚银色的真龙赦免令,一把造型奇古的钥匙,以及一本薄薄的小册子。

    星渡手中的红色,尹青瞳的是青色,司青蛇的是蓝色,三人各不相同。

    真龙赦免令可以赦免除死罪之外,任意罪责一次,钥匙则是赏赐给他们的子爵府邸一座,至于最后的那本小册子,则是随机赠送的一本低级秘术,无法自己选择。

    当然,如果不满意,也可以互相交换,看各人自己意愿了,总之有好于无。

    三人低头打量了一眼手中秘术,星渡是一副淡然表情,尹青瞳看了一眼,随意将其扔入储物道戒,显然不怎么在乎,只有司青蛇,低头打量了一眼,眼睛中露出一丝喜意。

    毫无疑问,星渡,尹青瞳,都不是会缺秘术的人,而且给他们的这本也并不算精妙。

    倒是司青蛇,虽然排名最末,但这毕竟是真龙皇朝的奖励,所以给他的奖励,反而是最好的。

    虽然只是一本低级秘术,但‘云镜’司玄云,却刻意给了他最好的那本,基本接近中级秘术的程度。

    即使他这样的皇族子弟,平时想要兑换,也要花费不少的皇族点数,而那皇族点数,可没那么好赚取的。

    现在平白得到这样一本,自然高兴。

    不过三人都只是开胃菜,显然,前九和前六的地位,是截然不一样的。

    随后六人的奖励,才是最好的。

    “第六,神王陵弟子阎邪川,第六,伦音海阁弟子厉寒,第四,长仙宗弟子荆枯叶,请上台!”

    随著话声落下,一身锦衣蓝袍的阎邪川,一身白衣的厉寒,以及身背正气浩然剑的荆枯叶,纷纷走上擂台。

    “前六至前四的奖励,分别是:各自封号,至尊宝钱四枚,真龙群赦令一枚,伯爵身份府邸一座,一次进入真龙武库的机会,任选一件上品武器,或中品盔甲,或中品以下辅助秘宝。

    话毕,‘云镜’司玄云手一招,面前出现三个红铜托盘,托盘中各放著四枚叠在一起的金色古钱。

    古钱外圆内方,钱身有一条金龙游走,栩栩如生,正是至尊宝钱。

    另外,除了四枚至尊宝钱之外,还有一枚金色的真龙群赦令,一把上雕龙形浮纹的奇异钥匙,一枚银制真龙令,可以拥有进入一次真龙武库的机会。

    厉寒,荆枯叶,阎邪川三人,纷别一挥手,将自己面前托盘中的东西收起,然后转身走下擂台。

    厉寒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十枚至尊宝钱,终于凑齐,而且还多出一枚。

    接下来,应该便是要进入真龙禁地传承村的时候到了吧……不知道具体开放时间,是哪一天?

    至尊宝钱不但是开启真龙禁地的钥匙,同样,在传承村里面,至尊宝钱也是有大用的,可以兑换到一些极品宝物,所以很少有人会将之转让的。

    一些不够的,会想尽办法收购,但基本很难买到。

    但他们,也不甘心自己手中的宝钱被人换走,被别人凑足钥匙,然后拥有机缘……

    因此,那些想要至尊宝钱的人,往往都是花极大代价的,要么一个强者承诺,要么物易物,而且必须是非常珍贵的宝钱才有可能……

    打动了对方,才能让对方割舍出来一部份。

    所以到时候,是由哪些人进入真龙禁地,目前还真是两说,现在已经聚齐钥匙的人肯定都有机会,但有些只差几枚,却有代价能换到的人,到时也有可能进入其中。

    当然,付出的代价,却可能有点大了。

    这也是厉寒,为什么在南境青年修士擂上,宁愿舍弃一粒还魂丹,也要争取自己凑够,而不是跟找人交换的原因,因为他不认为,自己有那么大的面子,或者那么多的筹码,兑换到足够的至尊宝钱。

    幸好现在,刚刚好够,而且多出一枚,他省去了这最辛苦也是最艰难的一个步骤。

    接下来,进入真龙禁地传承村的,肯定有他一个。

    厉寒,荆枯叶,阎邪川退下之后,接下来,就是前三奖励的发放。

    便连站在台上的‘云镜’司玄云,脸色也变得郑重了一些。

    “第三名,伦音海阁弟子,‘飞雪剑王’应雪情,请上台领取属于你的奖励!”

    这一次,出于尊重,‘云镜’司玄云连应雪情的封号都念了出来,显然是得到了他的承认。

    要知道,即使是之前的司青蛇,阎邪川,厉寒,荆枯叶等,尽管出身尊贵,未来的成就也绝对不小,都只得到他都以各宗弟子来取代,毕竟是晚辈,没那么郑重。

    但现在,排名前三,那便完全不同了,毕竟前三,哪怕在任何一届,都是属于最为顶级的天之骄子,一个时代的最强传说,处在另一层次,是正常的。

    一身黑衣,身背白玉剑匣的应雪情,缓缓走上擂台,而后接过奖励,平静走下。

    全场,她的表情都没有什么变化,既无激动,亦无兴奋,仿佛只是理所当然。

    全场所有人,这一刻目光都凝注在她的身上。

    所有人都知道,这个昔日最多只能算伦音海阁一宗天骄的弟子,自今日起,已正式扬名天下,成了真龙大陆共有的顶级天骄,变得彻底不同了。

    到底有什么不同,现在也许还不是很明显。

    但再过五年,八年,他们就知道了。

    因为那时,虽然还是同龄人,但也许就只能用仰望的姿态,或者听传说的姿式,去追寻这位昔日跟他们同代的新秀弟子了。

    应雪情的奖励,比厉寒等还要丰厚得多,仅只至尊宝钱,便有五枚。

    而且除此之外,所赐府邸,也从伯爵,升级成了侯爵,赏则真龙侯爵令一枚,侯爵身份府邸一座,中级秘术一本。

    而且她所得的中级秘术,还远不是司青蛇所得的那本接近中级秘术的低级秘术可比。

    她这本可是真正的中级秘术,十分珍贵,司青蛇所得的那部,即使接近中级秘术,但毕竟不是真正的中级秘术,一百本也比不上她这一本。

    排名第二,南境江左衣家弟子,衣胜雪。

    上一个十年,他的二叔,‘烈日侯’衣南裘,也曾在此名动天下。

    而现在,十年过去,竟然又再次有一位衣家弟子站在了五境之巅。

    十年前,衣南裘遇上了‘荒天君’秦天白,所以他只能排名第二,封号为七侯之首。

    而十年后,衣胜雪遇上了‘陌上花’玲浮屠,所以他同样只能位列五境第二,封号三尊之一‘剑尊’。

    多么似曾相识的场面,多么同样的意气风发。

    上天何其眷顾衣家,小小一个江左小族,放在江左或许是无冕之王,但放眼整个真龙大陆,便是各大顶级宗门,也未必能做到这等成绩。

    若说衣家能媲美天下八大顶级宗门,相信所有人都嗤之以鼻。

    但这些年来,衣家弟子在五境青年修士擂上取得的成绩,却让所有八大宗门都觉得颜面无光,自惭形秽。

    衣家之名,再一次扬威天下。

    衣胜雪的奖励,分别是至尊宝钱五枚,真龙侯爵令一枚,侯爵身份底邸一座,次极品名器一具,高级秘术一本。

    其他的都是当场发放,至于次极品名器,则是一枚金色真龙令,由他进入真龙秘库一次,任意挑选一件。

    高级秘术亦是同样。

    真龙宝库,真龙武库,真龙秘库,是存放各种不同宝物的地方。

    宝库等级最低,是明面上的地方,即使凡人也听说过其存在,就连王公大臣都有机会进入;武库,是只有修道之人才有资格踏足的地方,里面摆放的,多是修道人才能使用的宝物。

    而秘库,却是只有真龙皇族寥寥几人,才有资格踏足的地方,里面摆放的,都是真龙皇朝千百年来,收集的顶级宝库,每一件都价值连城,珍稀无比。

    能踏足武库的,也许不少,能踏足秘库的,千百年来,都没有几人。

    而现在,衣胜雪却获得了这样一次机会,自然让人欣羡无比。

    不过羡慕也没用,谁让他们,无法取得衣胜雪这样的名次呢……而且五境第五,榜眼之位,足以承担得起这份荣耀。

    至于第一,当玲浮屠被念到名字,走上擂台时,一瞬间,全场所有的目光,全都凝注在她的身上。

    似乎整个天地的光芒,都集中于她的身上。

    至尊至贵,无与伦比。

    这八个字,此地此刻,就是玲浮屠的最好写照。

    众目所集,光盖日月。

    这就是此刻她所拥有的风光。

    如果不出意外,玲浮屠未来必成法丹,甚至成为天下第一大宗的继承人,更是尊贵之极。

    天工山未来山主,短短七字,却是成就日后真龙大陆最为顶尖一人的机会,难得有这等机会亲眼目睹她成长,所有人岂会放过?

    而她将获得的奖励,便连送出奖励的‘云镜’司玄云,手都是颤抖的。

    真龙王侯令,至尊宝钱五枚,王级府邸一座,地品奥义残卷两部……召集军队之权,而最重要的,毫无疑问是最后一项,奖励极品名器一件!

    极品名器!

    那是整个天下,都屈指可数的顶级兵器,在宝器不出的今天,极品名器,每一件都掌握在各宗宗主,顶级高手手中,任何一件外流,都可说是轰动修道界的大事。

    厉寒到目前为止,总共也就见过两件极品名器,而且还全是药神洞府中发现的,一件是辅助名器博天鼎,一件则是叶清仙手中的冰轮梦剑。

    而这一件,将是他知道的第三件极品名器,贵重稀少之处,可以想见。

    很显然,即使放在整个真龙皇朝,极品名器,也没有多少件,所以没有可供玲浮屠选择的机会,直接便放在托盘上,呈送到了她的面前。

    那是一面光芒流转的八棱古镜,古镜背后刻了一个乾字,对日一照,似乎天下的阳光,都被吸入其中,金光灿烂。

    ‘乾阳诛仙镜’,昔年真龙皇朝威震天下的顶级名器之一,没想到,今天赏赐给了玲浮屠这个外人。

    便连明面上的第三高手,‘云镜’司玄云都没有这种等级的名器,只拥有一件次极品名器‘化龙戈’,作为他的成名兵器。

    所以,便是当他看到这枚古朴铜镜的时候,也不由得眼露痴迷,良久,才依依不舍的将其送到玲浮屠面前,神情依旧是那么依依不舍。

    可是众目睽睽之下,他也不可能贪墨为已有,而且这是真龙圣皇下的命令,没有任何人,敢予违背。

    便是他,身为真龙皇朝四皇叔,也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