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七百三十九章、最后一战
    拍了拍身上不曾有的灰尘,厉寒转身走回到自己的座位,脸上不曾出现一丝郁闷失落之色。

    对他来说,这三战的结果其实早已预见,之所在还在坚持参加,只不过是为了印证自己的实力,和同时寻找提升的方法而已。

    战斗,从来都是提升人的最好工具。

    平时想遇到几个势均力敌,或刚高一线的对手极为难得,而且也无法打得尽兴。但现在,既然难得有这样好的机会,厉寒自然不会放过。

    而且,刚才与荆枯叶一战,厉寒也没有用全力。

    像三珍合一,六阳催魂指这些顶级底牌,厉寒都没有动用。

    显然,因为明白自己暂时与荆枯叶之间还有一段微小的距离,所以他干脆藏拙,反正第四到第六之间的奖励都是一样的,他没必要暴露太多。

    虽然这些手段,南境青年修士擂的弟子看到不少,但毕竟不清楚自己如今的实力。

    而对于五境青年修士擂上的大部份弟子而言,厉寒更是一个陌生的名字,让他们看到的越少,以后面对危险时,厉寒的把握也就越大。

    所以后面两战,厉寒也是印证自己道技的想法,而不再在乎胜败。

    战斗继续进行下去。

    第三战,‘飞雪剑王’应雪情,对‘剑尊’衣胜雪。

    一个是伦音海阁这一代不出世的天骄,一个则是南境魁首,刚才更是与玲浮屠拼得两败俱伤,两人的战斗,可称是精彩绝伦,让人不忍侧目。

    应雪情的天下有雪剑道,剑出必带杀意,一朵朵雪花飘飞,瞬间就将整个擂台变成了一片雪国。

    而衣胜雪的时光剑意,斩尽虚妄,横行其中,如入无人之地,屡屡出手,都让应雪情不得不翻身后退。

    见状,应雪情目光不变,伸手一招,剑心通明玉牌再次出现,输入一道道气进入其中,透明虚影嗡然而出,扬手发出一道剑气,直劈衣胜雪。

    恐怖的剑气,直逼普通法丹的战力,让衣胜雪也不得不暂避其锋。

    不过随后,衣胜雪就招出了青魂剑卷,漫天剑气攒射而下,将透明虚影斩出的那道剑气一点点磨灭,随后,又发出反攻,虽然质量比不上虚影发出的剑招,但胜在量多,不怕消磨。

    一瞬间,两人你来我往,眨眼已数过十招。

    就在此时,应雪情再祭通天剑令,那套神奇的剑法重新出现,截,断,空,斩,灭……

    一道道奇异的剑诀,蕴含著可怖的能量,几乎瞬间将战局翻转。

    但很可惜,就在此时,衣胜雪也取出了他的最大底牌,上古奇物‘玄冰剑胎’,握剑在手,一剑斩出,恐怖的蓝色剑气,拖拽出一道恐怖的剑痕,直逼应雪情而来。

    应雪情的剑法顿时出现破绽,身形连闪,不断退避,数次过后,才终于闪过这一剑,发起反攻,气势却已是大不如前。

    而衣胜雪越是越战越勇,加之他的周天三寒气,不惧怕世间任何寒冷,应雪情的天下有雪剑道对他收效微微。

    因此数十招过后,虽然不甘,应雪情还是终于不支而败,退下了擂台。

    至此,今日的战斗全部结束,明日,就是最后四场战斗的来临。

    同时,也将决定本届五境青年修士擂所有的名次,并发放奖励,一时间,所有人都有些激动,期待不已。

    第二日,红日东升,所有人再次汇聚通天峰,五老台。

    决战再次开始。

    第一战,厉寒对决玲浮屠。

    即使用力周旋,厉寒还是小觑了玲浮屠的实力,哪怕对方没有施展六合独尊式,最终凭借浮屠幽塔以及波璇功,都将厉寒的大半底牌逼出。

    最终,一百招过后,自觉已经战到巅峰,兴致已尽,再战下去,只怕总有人要受伤,于是厉寒主动跳下擂台,出口认输。

    自此,玲浮屠再积一胜,目前为止,玲浮屠十二场战斗全部结束,不管是老牌顶尖弟子‘白衣王’荆枯叶,‘碧玉刀王’阎邪川,还是后起新秀,如‘剑尊’衣胜雪,‘飞雪剑王’应雪情,全部败在她手下。

    本届五境青年修士擂首名,实至名归,无人有任何异议。

    同时,经过这一战,玲浮屠也最终确定了自己的尊号,‘幽尊’。

    ‘幽’,指的就是她手中的浮屠幽塔,而尊,却是仿照厉寒的妖尊,衣胜雪的剑尊,给她新封的尊号,排列三尊第一,五境之首。

    而五境第一决出来后,便是第二的排名争夺。

    目前为止,只有荆枯叶,衣胜雪,是连胜的战绩。

    虽然荆枯叶与衣胜雪还各欠一战,如荆枯叶对决应雪情,衣胜雪对决厉寒。

    但因应雪情提前败给了玲浮屠,衣胜雪两人,厉寒则败给了玲浮屠,荆枯叶两人,无论他们接下来一战的胜败,也必定无缘榜眼之名。

    所以这一战,在衣胜雪与荆枯叶之间展开。

    当两人站上擂台,同样的白衣胜雪,同样的剑意凛然。

    当两人交汇,众人犹如看到了两道白色的闪电,在擂台上空不断交错。

    恐怖的剑气,激得不少人不得不纷纷退避,睁不开眼睛。

    再定睛看时,战斗已经结束,衣胜雪玄冰剑胎在手,虎口之上,不断慢慢往外淌血;而荆枯叶,也并不好受,正气浩然剑剑光黯淡,身形狼狈,一身白衣,凌乱破败,几乎不成人形。

    最终,沉默良久,荆枯叶才有点沙哑地道:“我败了,你,是个高手。”

    话声方落,“噗”,他脸色猛然转白,转头朝一侧喷出一大口污血,这才有些跄踉著走下擂台。

    这时众人才意识到,是这位长仙宗的绝世天骄战败了。

    虽然对比与玲浮屠一战,众人可能已经预想过会有这样的结局,但当这一幕真正出现在他们面前时,他们还是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

    老牌顶尖弟子荆枯叶,败给了南境一名新秀弟子,继阎邪川之后,又一尊无匹神话陨落。

    不过荆枯叶的陨落,同样象征著一颗新星的冉冉升起。

    今日一战之后,衣胜雪必定名扬天下,三尊之二,‘剑尊’之号,实至名归。

    而他的排名,也仅在玲浮屠一人之下而已。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修道界当之无愧的顶级天才。

    如果不是还有一个‘幽尊’玲浮屠撑著,那一这届,老牌弟子可说惨不忍睹。

    荆枯叶,阎邪川的连续战败就不说了,衣胜雪,应雪情,厉寒等三人的崛起,则说明了这一届,新人弟子的份量越来越重。

    而时间也到了最后的关头,最后两战,荆枯叶对决应雪情,厉寒对决衣胜雪。

    新老弟子之间的并汇,以及两大黑马之间的交锋,谁胜谁负,一时引起了所有人的期待。

    而首先开始的,便是新老弟子之间的并汇,长仙宗首席弟子,‘白衣王’荆枯叶,对伦音海阁的新秀,‘飞雪剑王’应雪情。

    两人将争夺第三名的归属,谁胜,谁就将夺得本届五境青年修士擂的探花之位。

    毫无疑问,这和第四名的结果不同,前三之位,是任何人都必夺的,因此这一战,也打得相当惨烈。

    但很可惜,不知道是不是与衣胜雪一战,荆枯叶受了一点暗伤,还是应雪情的天下有雪剑道,和剑心通明玉牌,的确凌厉难挡。

    最终,荆枯叶即使尽催长仙天经,再施展云岚剑画,还是败在了应雪情这位后起新秀之手,再积一败。

    至此,他彻底失去了争夺前三排名的机会,这个曾经修道界一时为之侧目的天才,今日,在此黯然落幕。

    虽然前四的位置,对于别人,也是非常高的一个排名,对于他,却毫无疑问,是下滑的开始。

    而后,就是最后一战,厉寒,对决衣胜雪。

    也是南境青年修士擂上,未完成的一战,两大顶级天骄,终于在此刻,再次目光交汇。

    全场的人,目光也不由凝滞起来,充满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