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七百三十七章、至尊属九
    “你竟然能伤到我?啊,该死……我要你死!”

    一声痛呼,满是痛楚和不能置信,阎邪川的双目瞬间赤红了。

    本来以为手到擒来的一个小角色,一上场竟然就给了他一个深刻的教训,他没有将对方如何,对方却直接一剑将他割伤。

    虽然只是普通的皮肉之伤,但这等结果,却不是他能接受的。

    擂台下面传来的笑声,更是一瞬间让他发狂。

    “神王体现,圣光剑卷!”

    一瞬间,阎邪川身上,散放出了恐怖的光芒,光芒横空,一瞬间凝聚出一柄巨型天剑,当空朝厉寒一劈而下。

    葬邪山镇宗功法,风林剑典第一卷,圣光剑经。

    曾经,潮音大会上,另一名神王陵弟子冷昊空,也曾经施展过,用以对付黑衣青年殇璃易。

    不过现在,由阎邪川施展出来,威力不知强大了多少,也可怖了多少……

    然而,没用。

    绝对的速度压制下,厉寒身形连闪,整个人再次模糊进四周的虚空,消失不见。

    纵使阎邪川再次开启了那对紫电之眼,瞬间捉摸到他的痕迹,指使巨剑改换方向,重新斩下,却因为这一闪一换之间,而耽搁了不少时间。

    而这段时间,已经足以厉寒施展出反击手段。

    “蚩尤金剑!”

    手一挥,破气青芒剑收起,蚩尤金剑出现,一瞬间涨大,化为一座门板状的巨剑,挡在上方。

    轰然一声巨响,金光四溢,蚩尤金剑化光飞回,可天空中的那巨型天剑,亦消失不见。

    随后的时间,厉寒就诠释了何谓以极致的速度,无暇的攻击,打得阎邪川不断狼狈躲闪,破气青芒剑每一次出现,就必定切割开阎邪川的防御道技一次……

    数百招之后,速度方面全面被厉寒压制,防御道技又防不住厉寒破气青芒剑的阎邪川,不得不狼狈的认输,满脸皆是不信和不甘。

    可是再不信和不甘也没有用,他的攻击,能被厉寒一一化解,但厉寒的攻击,他却没有有效的防御手段。

    加上身法的压制,他认输,只是迟早的事情。

    没有理会台下的一片哗然,厉寒也收起破气青芒剑,纵身跳下擂台。

    而此时,有些眼力的人,都已经看出,厉寒方才施展的,竟然是一柄次极品名器,而且赫然是一柄专破人护身罡气的极品次极品名器。

    这一发现,顿时让众人不由哗然。

    所有人都看得出来,这柄一柄名器对厉寒的价值。

    毫无疑问地说,如果原来,厉寒最多与阎邪川打个平手,但有了这柄破气青芒剑,他几乎就对阎邪川形成了碾压,这让人羡慕不解的同时,又同样嫉妒无比。

    苍天何其厚待伦音海阁,年轻人中,出现了一位仅凭一已之力就突破法丹的秦天白,本以为后继无人,也算板回一局。

    没想到,先是出了一个‘飞雪剑王’应雪情,连败阎邪川,荆枯叶,让人惊呼黑马出世。

    现在又出一个厉寒,以一已之力,压得阎邪川毫无反抗之力,不得不憋屈的认输。

    这对于伦音海阁,是何等幸运?但对于其他宗门,又是何等不幸的事情……

    不管顶级力量还是中坚力量都被全面压制,他们用什么,来与伦音海阁抗衡?

    不过不管幸或不幸,感慨和忌惮伦音海阁崛起的同时,他们也不得不考虑一个现实的问题。

    当今世界,伦音海阁两大法丹并立,年轻一辈又冒出应雪情,厉寒,尹青瞳这些顶级新秀,原来排在吊车尾的末流宗门伦音海阁,又该在修道界中,处于一个怎样的地位?

    ……

    没有去思考别人怎么想,和经此一战,别人对他的看法截然不同。

    厉寒坐回座位之上之后,就继续等待著下一场的战斗。

    对他来说,击败阎邪川并不是终点,他还有更多的高手需要挑战。

    而在座之人,也还有太多,他没有任何战胜的把握,如玲浮屠,如衣胜雪,如荆枯叶,还有如自己的同门师姐应雪情……

    这让他,对于击败阎邪川,并没有任何骄傲或自满的神色。

    而是更多的保持著一个谦虚和谨慎的态度,对待著每一个即将要面对的对手。

    今日最后一轮,也就是第七轮开始。

    同时,最后一战结束之后,也将正式由台上的几位主持者决定,本次可以录入传奇的名额,总共是几人。

    所有人都有些紧张,这不但关系著自己的名声,还有著巨大的奖励。

    毕竟,进入前十三,和进入传奇之名,奖励也是截然不同的。

    第七轮,第一战,衣胜雪对华赤轩。

    因有南境的珠玉在前,两人自知实力对比,华赤轩自知不敌,不用比,直接在台下就认输。

    经历过衣胜雪与玲浮屠一战,所有人都看到了他强大的实力,没有人对于华赤轩的认输,有任何嘲笑和讽刺的想法。

    因为换了他们上场,可能结果也是同样。

    第二战,‘百世麒麟’冷枯松对战梵音寺首席弟子,‘不语和尚’星渡。

    因冷枯松不在,星渡轻松获胜。

    同时,经此一战,冷枯松因连续缺席,彻底被确认失去资格,接下来即使他出现在场中,也将不再有参加任何一场擂战的资格,直接以末位之名,被排挤出了挑战传奇的序列。

    也就是说,本次五境青年修士擂,第一个被确定的排名,就是第十三名,也是最后一名,为‘百世麒麟’冷枯松。

    至于他应得的奖励,真龙皇朝也会想办法送到他手中,只是到底送不送得到,和冷枯松接不接受,这都不是需要众人考虑的事情。

    战斗继续。

    第三战,‘飞雪剑王’应雪情,对真龙皇朝六皇子‘魔龙子’司青蛇。

    虽然司青蛇的青龙魔相很厉害,祖母银虫也很难缠,吐出大量蛛丝遍布整个擂台,但不管司青蛇如何出招,应雪情的应对都只是一剑。

    一剑斩千丝,一剑破青龙……

    最终,仅仅出了八剑,司青蛇吐血飞退,不得不下台认输。

    至此,‘飞雪剑王’之名更盛,隐隐有媲美玲浮屠,衣胜雪等人,如日中天之势。

    应雪情的声望,也达到极点。

    第四战,南境弟子,‘万花仙子’水青瞳,对北境隐丹门最后一名幸存弟子,‘竹笛玄女’叶清仙。

    这一战,依靠地品秘法,秘影流光手,水青瞳倒是与手持极品名器,‘冰轮梦剑’的叶清仙战了个旗鼓相当,不过最终,还是手持极品名器的叶清仙更盛一筹,战胜了水青瞳,获得胜利。

    第五战,‘碧玉刀王’阎邪川,对伦音海阁又一名新人弟子,‘青眸玄女’尹青瞳。

    这一战倒是没再出什么意外,阎邪川连败给伦音海阁两名弟子,应雪情和厉寒,如果再败给尹青瞳,他直接可以一刀抹了脖子,所以这一战打得格外认真,全力爆发,实力提升到了极限。

    虽然尹青瞳的元始青瞳也很强大,阴月秘鉴也的确不凡,但最终,还是败给了成名已有近十年,修为精深程度远高于她的‘碧玉刀王’阎邪川。

    这让阎邪川不由松了一口气,总算没有全军尽没,还有一名伦音海阁弟子败在他的手下。

    虽然只是一名新人弟子,但好歹是脸上最后的一块遮羞布不是……

    第六战,玲浮屠对水青瞳。

    连续失败,已经让水青瞳认识到了,虽然自己因为在四相石殿获得了一部残卷地品秘法,秘影流光手,实力大涨,实力爬升到了南境顶端。

    但她的实力,还是不足以与大陆各境的顶尖天骄争锋。

    能杀入前十三,已经是不虚此行,换作以前,她连前二十六也难。

    所以,从开始的低落,不甘,到现在的渐渐平静,她已经能斩为平淡心的应对接下来的每一场战斗,就当是磨励自己的水平。

    不过面对玲浮屠,她还是没有任何想法,直接连切磋的念头都省了,直接认输,退下了擂台。

    至此,水青瞳也可以算是排除出了传奇序列,对此,厉寒虽然有些遗憾,但也不得不承认这个结果。

    而今日的最后一战,确定在了两名从南境而来的弟子,‘妖尊’厉寒与‘锦衣秀士’华赤轩之间。

    虽然华赤轩的实力相较三个月前,也不是没有进步,但进步终究比厉寒低了太多太多。

    两相一对比,结果宛然。

    果然,上了擂台没对战多少招,确认了自己全无机会之后,华赤轩爽快认输,算是延续了南境青年修士擂上一战的排名,华赤轩没能最终翻转,超过厉寒。

    同样,经过连续的对战,华赤轩也是输多胜少,甚至近乎没有。

    这让他,也处在了一个十分尴尬的地位,虽然贵是南境第四,但这次,除非五境青年修士擂上,选取的传奇名额最终共有十名以上,否则他应该也没有多少机会。

    这让处在末尾的几人,不由都有些紧张。

    而随著最后一战的结束,众人最期待的一幕来临,‘云镜’司玄云走到擂台前,伸手一掀,一块巨大的幕布被拉开。

    幕布之下,是一个圆形转盘,上面从六至十三,一共分成了八个刻度,‘云镜’司玄云随手一摇,圆形转盘飞速旋转起来,速度模糊不清。

    擂台下,所有人都紧张的瞪大了眼睛,等待著它停下的一刻。

    当转盘停下,就是本届五境青年修士擂,最终传奇人数的名额数字,这让处在末尾的华赤轩,水青瞳,叶清仙等人,自然是无比紧张。

    虽说不在意,岂能真的不在意?

    如果是十三这个数字最好,所有人都能入围,纵然排在末位也好。

    可惜,想像是美好的,现实终究是残酷的。

    随著转盘渐缓,一个数字慢慢停在指针之下,赫然是一个大写的“九”字。

    至尊为九,这在上古,就是最大的数字,是极为尊贵的一个数字。

    看到这一幕,有些人松了一口气,露出笑容。

    华赤轩,水青瞳,叶清仙等,却不由瞬间感觉全身力气都丢失,重重跌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