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七百三十四章、六合独尊式
    “也好,便让你也真正见识一下,我玲浮屠的真正绝学!”

    玲浮屠手一招,已经略微受损的浮屠夜塔化为一道黑光,飞回她的衣袖。

    她看著衣胜雪,淡淡道:“本以为这届五境青年修士擂,也就走个过场,永远不会有施展这一招的机会。没想到,荆枯叶都没见过的绝式,居然被你逼出。”

    “六合独尊式!”

    话声方落,玲浮屠左脚微抬,右足退后一步,一手指天,一手指地,一股恐怖的气息,开始在她的身上蔓延。

    头顶上方,一个巨大的青蓝阵图,瞬间浮现,里面如出现了万千个玲浮屠,一起演武。

    “这是什么招式?”

    擂台下,所有人都看不明白,更没有人见过这一招。

    但坐于观众席上的真龙皇朝几位供奉,以及半步法丹级的‘云镜’司玄云,却是不由一瞬间面色大变,瞬间站起身来,满脸都是不可置信之色。

    “这不可能!”

    “天工山怎么可能把这么强大的绝学,教给一个弟子?玲浮屠一介气穴境弟子,如何能学习得了如此精深奥义的绝学?”

    不说他们不相信,就是四周一些天工山弟子,见状也俱不由一个个面色发愣,满脸皆是不可置信之色。

    天工山镇宗功法,通灵大法,是整个修道界,排名第三的地品神功,位列地品中阶。

    通灵大法之中,一共分为七卷,第一卷,名为‘冥环异相诀’,便是之前玲浮屠施展的猛豹分尸,万龙灭印等招。

    此卷只要在天工山有一定地位,或立下一些极大功勋的人,都有机会传授,所以当初,万妖城天工山分部,‘龙鹰长老’裘天洛,才会这一招,不过他也只学会了其中的四相。

    龙,鹰,鲲鹏,和最后一招的禁式,万龙灭印。

    而第二卷,名叫‘天工百炼’,是天工山一切炼器术的基础,所以,比‘冥环异相诀’更为普及,大部份弟子,长老,都有修习,只不过能学习到的程度深浅不一而已。

    当然,最精髓的东西,肯定是不外传的,只掌握在天工山主,一些长老手中。

    而从第三卷开始,能够修习的人就极少,一是此等神功,基本不会外传,二,也是没有极强天赋,或法丹实力,很难练就第三卷以后的绝学。

    但没有,并不是说完全没人,像天工山一些太上长老,或两位副宗主,就每人都研习有一部份通灵大法。

    不过,无论是他们的太上长老,还是他们的两位副宗主,最多能研习到的程度,也就到第四卷,因为后三卷,是属于天工山主独有的奥义,概不外传。

    哪怕是天工山主的子嗣,天工山两大副宗主,掌握大权的几位天工山太上长老,也没有资格修习。

    通灵大法第五卷,名叫通灵剑,只有一式,所以又叫通灵一剑。

    据说一旦掌握,有一剑劈开山河的莫大威力,神鬼莫测。

    通灵大法第六卷,名叫六独尊掌,一共有六式,所以又叫六合独尊掌。

    六合独尊掌之中,从一元初始,到第二招的两仪封禁,一直到最后的六合独尊,每一招,都恐怖异常,据说只有法丹境界才能够修习成功,尤其是最后一掌的六合独尊式,没有法丹境中期以上的实力,绝难学会。

    而通灵大法最后一卷,名叫化神术,据说,可以唤出神灵,附体而战,威力巨大,但是后遗症也会很严重。

    据传数百年前,修道界有一位大魔头,杀人如麻,无人敢管,最后以万千人血,强行冲破法丹界限,而且一步突破到法丹后期。

    而那些被他所屠杀的人中,居然有当时天工山山主的独女,天工山山主听到此迅后,勃然大怒,下山寻到魔头,惊天一战。

    当时不过是法丹境中期的天工山山主,最后施展了这化神术,召唤出一尊巨灵神附身其上,瞬间力大无穷,将那尊魔头镇压击杀。

    不过最后自己也一身修为尽废,成为一介废人,回到天工山没几年后,就郁郁而终,成为天工山当时一大憾事。

    所以,化神术虽然拥有恐怖的力量,但同时也拥有恐怖的后遗症,一般不到万一关头,没有人会轻用,通灵大法第六卷,六合独尊掌,就是天工山主的独门武功。

    而现在,玲浮屠一个天工山的三代弟子,虽然是天工山的首席弟子,但居然能当众施展出六合独尊式这一招,难怪让那么多真龙皇朝的供奉,乃至主持此次青年修士擂的‘云镜’司玄云如此大惊失色,不敢置信。

    而场中,衣胜雪看到玲浮屠施展出的那记六合独尊式,虽然不明白这是什么掌法,但也知道必定十分不凡。

    于是,瞬间他也不敢怠慢,体内那股奇异的剑意,再次出现,而后仿佛水流一样附身于手中的玄冰剑胎之上,也不用什么招式,就那么普普通通的,朝前一挥。

    “嗡!”

    天地陡然开裂,这一刻,衣胜雪挥出的这一剑,如同天帝执掌,一道惊世绝艳的剑光,如同划开空间,从亘古之初就出现,闪烁著暗蓝暗紫的光芒,一瞬间就到达了玲浮屠的面前。

    时光在这里破碎,空间在这里失去了力量,生命在这一剑之下,渺若尘埃。

    而这时,玲浮屠也终于动了。

    指天指地的双掌,猛然朝中一合,依旧是一指向上,一指向下,两掌中间,一道可怖的蓝色光球,闪烁著丝丝电火花,充满著毁灭而恐怖的气息,朝前一印。

    数息后,天地俱寂,世界无声。

    ……

    “我败了,心服口服!”

    良久,漫天烟尘中,响起一道略微沙哑的声音。

    衣胜雪依旧是一身白衣出现于人前,但此时的他,却说不出的狼狈,满身尘烟,左袖断去一片,衣衫下摆也割裂得支零破碎,嘴角的血迹,更是那样明显。

    而玲浮屠也并不好过,此刻她玉容黯淡,掌心虎口之中不断朝外流出鲜血,身前是一个深达数十丈的深坑,深坑边缘,地面如蜘蛛网一样开裂,里面还不断有剑气,掌力从中逸出,蓝光闪动。

    整个擂台,直接彻底不见了,没有碎裂,没有崩散,而是直接如同从世间抹去,直接不见了。

    显然两人这一击,造成的后遗症,是可怖的。

    但不管如何,毫无疑问,拼完这最后一记,终究还是施展六合独尊式的玲浮屠更胜一筹,因为至少,她身上的衣服还保持完整,而受的伤势,也远不及衣胜雪。

    终究,还是她的底蕴更深厚一些,哪怕衣胜雪仗著玄冰剑胎,强行将原来只能催动三成力量的剑意,催动出了近乎四五成的能力。

    但终究,剑胎不是一把真正的宝剑,否则,如果此时衣胜雪拿的是一把宝器,或者传说中的千生,万死两把剑,结果又是两说了。

    但败了就是败了,没有任何借口。

    更何况,他还借了外物之力,而玲浮屠,什么都没有,由此一点,也足可见两人高下。

    而擂台之外,更是彻底阖寂无声,所有人都紧紧闭上了嘴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哪怕便是认识衣胜雪,玲浮屠的那些人,此时也都难掩内心的震撼,一个个面无人色。即将要跟他们对战的,更是一脸苦笑,满怀失落。

    看完这一招,他们哪里还有勇气去挑战两人,只怕接下来的战斗,不管他们有没有受伤,也将是一路凯歌,没有几个人还会与他们对战吧……

    因为,这一招的威力,已经让他们失去了所有信心,没了挑战对方的勇气。

    衣胜雪转身离开,而玲浮屠,看著对方离开的背影,眼睛中,却也没有任何欣喜高兴的神色,沉默了片刻,也随之朝另一边走开。

    ……

    两人已经走了,裁判来到附近,依旧感觉到刚才对战爆发的巨大威力,面色发白,双腿发软。

    看了眼原来擂台的所在,他哪里还能依例上擂台宣布结果,直接就在沉坑前把玲浮屠胜出的结果宣布了一下,然后就腿脚发软的离开了。

    而剩下的人,面面相觑,原本要继续的战斗,也继续不下去了,甚至这一次,还比上几次擂台损坏更严重,因为连地基都破坏了,没有一两个时辰,只怕难以搭建成功。

    所以所有人干脆转身离去了,休息一两个时辰,准备等一下再来。

    而众人三三两两的散去,离开之时,依旧不免充满震憾而敬畏的讨论著刚才那一战,将自己代入其中,发觉如果是自己面对他们两人中的任何一人,可能此时都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间了吧。

    这个结果一出,众人对玲浮屠,衣胜雪两人的实力之强,更感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