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七百三十章、百兽刀诀
    “竟然真有这么一天!”

    阎邪川忽然阴阴地笑了起来,望了眼对面一身黑衣的应雪情,又看了看南境战台厉寒所坐的方向:“当年你为了那个少年,说要与我一战,领教一下神王陵第一神刀,不过他最终竟然没死,还活了回来,这一战本公子还以为不会发生。”

    “没想到你也进步那么快,居然来到了这五境青年修士擂上,还拥有了与我一战的资格。”

    “说实话,我很惊讶,也很欣赏。”

    “应雪情,做我的女人,如何?我会给你一生的荣耀,享不尽的荣华,远胜你伦音海阁一名普通弟子的身份。”

    闻言,台上哗然,而一身黑衣的清冷少女,面上也不由带上了一丝冷色。

    “阎邪川,你会为这句话,付出代价的!”

    “呵呵……不答应是么?没关系的,我会让你认识到,我们之间的差距,到时候,说不定姑娘就会改变心意了。”

    阎邪川不以为意,嘿嘿笑了两声说道。

    然后,他蓦然面色一变:“你不是想要见识下我的破灭玄线刀法么,今日,就如你所愿!”

    话声方落,他猛然一跺脚,继而冲天而起,反手拔出了腰间的碧玉长刀。

    碧玉流香刀划出一道惊艳的弧线,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陡然劈出,黑线一闪即逝,快到目光难及,应雪情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劈到了她的面前。

    眼看只要这一下,应雪情就被会一劈两半,一分为二。

    但就在这一刻,应雪情的整个身躯,却突然消失不见了。

    下一刻,已经出现在阎邪川身后,却是一门罕见的身法道技,移形换影。

    “偷袭,也是你们神王陵的本事之一么?”

    随著冷冷的话声,“吟!”

    一声尖锐清越的剑鸣,应雪情背后的白玉剑匣瞬间开启,一柄雪白秀气的长剑脱匣飞出,在半空中一个盘旋,然后就化为一道恐怖的剑光,刺向阎邪川背心。

    “好。”

    阎邪川一击不中,却也不觉愤怒,也不回身,身上陡然蓝光一闪,一大片蓝光瞬间化为一层层钢鳞,密密叠加,挡在了应雪情剑尖之前。

    一阵火花四溅,堂堂上品的名剑飞雪,居然刺不进这层鳞片形成的护甲。

    神王陵顶级防御道技,蓝鳞护身术!

    “破灭刀!”

    直到飞雪剑倒飞而回,阎邪川这才回过身来,阴冷的面容之上,出现一丝邪魅的笑意。

    “让你看看破灭玄线刀法的真正面目。”

    话声方落,他左手一抛,掌中的碧玉流香刀居然飞上半空,然后一瞬间疯转起来,恐怖的刀气,将四周的空间剿成了一处黑洞,天地灵气不断朝其中注入。

    “斩!”

    阎邪川再次一声大喝,左手忽然伸出,掌心中,竟然冒出大团大团的白芒,这才伸入那黑洞之中,握住急速旋转的碧玉流香刀的刀柄,用刀朝应雪情一刀斩下。

    “咔嚓!”

    碧玉流香刀面前的虚空,瞬间仿佛镜面一样,被斩得四分五裂,恐怖的刀气,似乎可以斩碎天工山,拖曳出一道足有数十丈大小的恐怖黑色刀芒。

    应雪情见状,脸色微沉,忽然再次手一挥,飞雪剑重新飞回剑匣封好,她却再次取出了那枚神枚令牌,通天剑令。

    “空剑诀!”

    左手斜斜一挥,通天剑令之上冒出一团奇异的紫光,瞬间将两人之间的空间一划,分为两半。

    擂台之上,竟然似乎形成了两个独立的空间,互不统筹,各自分割。

    阎邪川的一刀,斩上光幕,却怎么也无法突进而入,仿佛他困在了另一个时空,而应雪情,却在另一个世界。

    “这是什么剑诀?”

    饶是阎邪川见多识广,也不由微微一愣。

    他还从来没有听人说过,有人能用一枚令牌,让四周的空间瞬间分割成两个天地,不过眼中一厉,他却是冷声道:“我就不信,你这一招就能无限分割空间。”

    话声方落,碧玉流香刀再次加力,阎邪川身上出现了恐怖的蓝光,蓝光仿佛水气一般蒸腾而起,将他包裹。

    赫然是神王陵秘术燃灵力诀!

    下一刻,碧玉流香刀之上,恐怖的刀光再次暴涨,而且颜色越来越暗,越来越暗,四周的虚空,似乎都隐隐不稳起来。

    “破!”

    “千回千刀斩!”

    手臂一瞬间颤动千百次,碧玉流香刀也在一瞬间斩出了千百次,当最后千百次刀光合一,斩在面前的紫色光幕之上。

    瞬间只听“咔嚓”一声,难闻的恐怖撕裂声响起,碧玉色的刀光有如死亡黑线一闪即没,面前的世界轰然分裂,空气的流动声再次隐约可闻,两方世界,重新合为一体。

    “哈哈,不过如此,给我败!”

    阎邪川见状,脸上露出大喜之色,哈哈一笑,就要乘胜追击,将应雪情击败,取得这场胜利。

    最好还是能俘获这个天赋杰出的少女的芳心,让她看到自己的力量,从而产生倾慕之心,委身下嫁。

    想像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截剑诀!”

    应雪情见隔断的空间被破,也不以为意,神色无一丝波动,只是反手一动,掌心中的通天剑令再次绽放一道紫芒,朝前一挡。

    下一刻,阎邪川就感觉到眼前出现了一道阻堵两人的天河,明明就在对岸两边,却根本无路可走。

    “这就是所谓的截剑诀吗?截断后路的剑法,果然奇妙。”

    阎邪川眼中,也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惊叹,不过他却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主动认输的,知道凭正常手段,是战胜不了应雪情的,阎邪川脸色一冷,不由瞬间改变了刀法。

    “百兽刀诀,刀意,虎吼!”

    刀光闪动,阎邪川头顶上空,恐怖的刀意,瞬间凝结成一头猛虎的形状,对著台下对面的应雪情是一吼。

    震天动地的声音响起,那截断的道路不由产生波纹,再次出现。

    阎邪川冷笑。

    “应雪情,你也算足以自傲了,原本这一招,我只准备用来与玲浮屠一决胜负,没想到,你也能逼出我一这招。”

    “刀意,龙行!”

    刀意转换,转变成一条苍莽大龙的形状,拖拽著轰隆隆的恐怖力量,朝应雪情碾压而来。

    就是那头足有十数丈长,摇头摆尾,气势十足的刀龙,就足以让一般的人看得心境破裂,胆魄皆丧。

    但应雪情却不是常人,只见她目光在头顶上的刀龙身上凝视了片刻,随即淡淡道:“原来如此,不过如此!”

    “通天剑令,破字诀!”

    一个破字出口,瞬间通天剑令之上,光华大放,一道奇奥无比的力量,冲上天空,冲入阎邪川头顶刀龙上方,然后猛然一撞。

    “轰隆!”

    恐怖的声音响起,整个擂台都抖了三抖,下一刻,那雄伟无比,看起来无坚不摧,张狂霸气的刀龙,就仿佛被漏破了气的皮球,急促的衰落下去。

    而阎邪川的脸色也是不由一白,受到刀龙被破的反噬,内腑受了不轻不重的一些小伤。

    “居然可以伤到我了,倒是小瞧你了!”

    阎邪川见状,脸色彻底冷下来,彻底熄灭了征服应雪情的心思,眼中再不见其他,只有胜利。

    回复这种状态之后,他浑身的实力,才算真正发挥出来,随后,各种神奇无比的异兽刀意,一道一道出现,但皆被应雪情一一破灭。

    二十多招后,阎邪川所有刀意全部使了一遍,而这时,应雪情才使出天下有雪剑法。

    纷纷扬扬的雪花,看似美丽,却藏著致命的杀机,阎邪川闪动身形,以神王陵独有的‘缩地成寸诀’躲避,但躲避得了一道,躲避不了所有。

    天下有雪,每一片雪花,就是一道剑意,每一道剑意,就是一记杀著。

    最终,他还是没能闪过所有,不经意间,一片雪花,掠过他左颊,血光一现,阎邪川脸上,瞬间多出一道浅浅的血痕,虽然转瞬即逝,还是让他暴怒无比。

    不过暴怒是没有用的,下一刻,叮,一枚剑,从虚无中刺出,瞬眼间横在了他的颈侧。

    望著不知何时,再次飞雪剑出匣的应雪情,阎邪川无法置信,却不能不相信,最终只能苦涩的认败。

    而擂台之下,望著这一幕,所有人同样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个伦音海阁的后起之秀,竟然战胜了原本神王陵成名多年的顶级天才之一,这结果,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但这就是事实,便连厉寒,也没有预料到这种结果。

    虽然想到应雪情会很强,但也没想到会强到这种地步。

    玲浮屠,荆枯叶,阎邪川,是在场中人,最强大的三大老牌弟子,现在之一,竟然倒在了应雪情的剑下,一瞬间,应雪情创造了一个传说。

    她的名声大震。

    阎邪川下台,应雪情看著台下震撼欢呼的人群,却也没有什么得意的表情,看了远处的南方战台一眼,她也转身跳下擂台,来时不见惊天动地,去时也只是两袖清云。

    第三战,水青瞳对厉寒,第四战,华赤轩对尹青瞳,第五战,叶清仙对司青蛇,战斗一轮一轮继续下去。